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第三十六章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订阅低于30%要等12个小时哦么么啾。

    从窗台射进来的微光照耀在他精致到难以勾画的小脸上, 暖色黄晕下的长睫毛, 在眼睑下方打出密密麻麻的剪影。

    那剪影因为他睫毛的震颤,流泻出斑斓粼波的光, 细看之下,煞是好看。

    许久之后,苏沐的瞳孔缩放了一下, 却下意识的往上抬抬,想要抚一下刚被景志轩触碰过的那枚深红色玉饰。

    他本以为这是夸奖。

    可是就在下一秒,他还茫茫然的快要触碰到那刻着‘ai’字符的耳饰时, 身子里突然被灌入一小股冷空气。

    浑身的热潮被这抹凉意,一下子, 全部击溃。

    他在才反应过来, 意识到景志轩已经离开了他。

    他……不要他了吗?

    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不是吗?

    景志轩把丹凤眼眯的细长、威仪,他俯看着苏沐温驯迷糊的有些呆呆的模样。

    心疼, 头疼,又觉得苏沐天真的诱人至极。

    有那么一瞬间,景志轩觉得,如果此生能得苏沐的心, 他死了都甘愿。

    可是,只是一瞬间而已。

    景志轩很快把苏沐推开。

    仿佛他是压在自己胸腔上的大石头。

    不堪重负!

    “你这是, ”推开了人的景志轩仍不放过苏沐似的, 摁住苏沐的肩膀把人定在墙上, 用指绕上苏沐生长在耳边的细发,吸引苏沐注意力似的不轻不重的拉扯了一下:“在提醒我,别忘了自己曾有过的身份?”

    “!!!”景志轩低沉的声音里没有一丝起伏,苏沐蓦然瞪大眼睛,慌乱中对上景志轩冷若冰霜的眼睛:“不、没……”

    “呵呵。”景志轩闷笑一声,彻底放开软绵的苏沐,举高临下看着因失去支撑而滑落在地板上的苏沐残酷道:“无所谓,你可以走了。”

    他知道,苏沐肯定不是故意带给他看,这个答案是多么明显。

    就是因为这个答案太过明显。

    所以他必须中止。

    以他今天的狂燥,继续下去,他势必会伤他。

    不,也许伤害之余。

    他也有些胆怯了,害怕了吧。

    怕一腔热情,再次遭受遗弃。

    他最想要的到底不是苏沐的人,而是他的心。

    景志轩快步走进浴室后,左手撑在洗手台上,低头看着慢慢打开拳握的右手,中指上的水泽在灯光照耀下璀璨生辉。

    景志轩心跳的速度还未缓解,他眉宇紧蹙重重的吁了一口气,充斥火焰的眼神疯狂的像野兽。

    迟疑了几秒,他缓缓抬高臂膀,对着镜子,把敛着水色的指放到唇边细细啄吻。

    像是着了魔。

    传达到鼻尖的味道膻甜。

    是记忆里的苏沐的独特气息。

    他还记得苏沐那里的味道,尝起来应该是微涩。

    景志轩眼神越发的嗜红,对着镜子张开唇时,却在此时听到一声‘咚呛’,他飞快放下,转身。

    苏沐撞进了景志轩的怀。

    似乎给自己打气很久,苏沐带着一股子蛮劲儿,冲击力大的让景志轩后仰了一下。

    景志轩靠在洗手台上,低头看着腻在他身前的苏沐。

    猜不透的深沉目光俯身着他的小脸蛋……

    “……志轩。”苏沐两手死死的抱着景志轩,埋在他怀里轻声啜泣,语无伦次的道歉:“……志轩,对不起,从前……对不起。”

    苏沐爱惨了这个人,从七年前就深陷其中,追了一年,腻了近一年,又日想夜想思念了五年。

    他是个骄傲的人,却唯独可以为了一个人放弃尊严,这个人就是景志轩。

    不!!!

    还有小影。

    一想到儿子,苏沐震颤了一下,脑子里杂乱的快搅成一锅粥,身体的热度刹那降了下来,抱住景志轩的力气也减弱了九分。

    景志轩眯起眼睛,抬起左手回抱住苏沐的腰身,胳膊用力一提,一个旋身把苏沐放到洗手台上。

    苏沐下面光着,桃木洗手台上被他快速的铺上了一条白毛巾。

    景志轩凝眉看去,苏沐深褐色的瞳孔被水色包裹,纤长的睫毛被冲刷的狼狈,泪痕肆流的小脸凄凄惨惨,就像是被暴风雨摧残了的流浪猫。

    景志轩望着他的眸光时而冷峻时而柔情,最终都变成了满满的无奈。

    “啾~”景志轩大手握住苏沐的脸侧,在他鼻尖上轻啄了下,然后是苏沐流泪不止的眼睛:“啾~”

    眼泪的味道咸咸的,融化在景志轩的味蕾,顷刻把他心底的最后一点防线冲破了。

    “不哭了。”

    景志轩抿了抿唇,抬手看了下时间,左手握住苏沐的纤细腰,右手拿过架子的毛巾,打开水龙头,用温水把毛巾打湿。

    这个人除了被他要的时候,流的每一滴眼泪,他都心疼。

    景志轩把毛巾握了握出出水,然后随意折了一下,严厉的看着苏沐向下落的眼泪,“够了,再憋不住就给我滚!”

    “……嗯……哬……”苏沐吓的双肩连耸带震,硬是突然刹车把流到眼眶里的眼泪给收了回去,然后:“咯……咯……唔……”

    苏沐不哭了,却开始打嗝。

    记忆中。

    苏沐追他那会,有一次他急着上课,苏沐却死皮赖脸的抱住他不让走,还说不答应做他男朋友就不撒手,于是他一动怒,力气大了点,一下子把苏沐甩到了地上。

    那会儿,苏沐也是像今天这样委屈的哭鼻子,小手臂也擦伤了。

    最后他无法,只好把苏沐扶起来说带他去医务室,谁知道小家伙直接赖上他,不要脸的用小腿饶上他的,贴到他委委屈屈的说腿疼。

    看着苏沐出血的手臂和磨破的裤子,他只好把人打横抱了起来,说再哭就把他扔下不管了。

    当时苏沐也是像现在一样,硬生生的刹了车,在他怀里一直打嗝。

    那时候,他是不落忍的。

    现在——心里抽疼。

    记忆里的苏沐的每一个样子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温柔的、耍赖的、慧黠的、微笑的、哭泣的、缠绵的、浪.荡的……

    尤其是在他身下辗转求欢时,流着泪水一脸满足的模样,然后用这些记忆填补这五年的空窗期,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

    可是。

    这个人,让他识得了爱情,体验了欢愉,也尝到了锥心之痛。

    景志轩最后给苏沐擦了把脸,然后把毛巾从他脸上拿来,看他精致小脸露出来。

    五年了,苏沐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了。

    可他的肌肤还是这般细腻,眼神还是这样澄清,丝毫找不到岁月留下的痕迹。

    或许这个人离开他以后,还是一样,过的没心没肺,有滋有味吧。

    景志轩随手扔下毛巾,大手握住苏沐的脖子,把他整个人往后摁到镜面上,曲起苏沐的退,拿着手机对他闪了一下。

    苏沐还来不及反应,景志轩就把他换了个更撩的姿势,又‘啪’的一声,将这一幕定格。

    “志、”苏沐吓的大气都不敢出:“……志轩。”

    “……”景志轩看了一眼手机荧屏,满意的挑挑眉,然后把苏沐从洗手台上放下来,把人从身后圈在怀里。

    景志轩把拍的照片放到苏沐眼前切换,笑的邪气:“喜欢画自己哪个姿势?”

    “……”景志轩的西装料子很有质感,磨在苏沐肌上有点奇异燥感,惹得他大脑严重缺氧,再看到自己这样的姿势和表情,整个人都决堤了。

    景志轩勾唇笑:“嗯?”

    苏沐回过头来,深望着邪气的景志轩,心跳陡然加快,眸子含着情愫恬了下唇,有些羞怯的垂眉轻嗔:“志轩……想、想画我们俩的。”

    再多的顾及,再多的畏惧,他最终想要的,不过是和这个人在一起罢了。

    仅此而已。

    苏沐一走,黎洛立马放下作假的手,转过身双手环胸,对着景志轩:“喂,他没我长得好看!”

    景志轩眯着眼手指敲着桌面:“嗯哼。”

    黎洛一屁.股坐到景志轩面前的桌沿上,压迫性的俯身盯着景志轩:“咦咦咦,你这是承认了?!”

    景志轩挑眉:“是啊,承认,怎么?”

    黎洛哼了一声妖妖娆娆的蹭蹭蹭挪到景志轩面前,伸出食指勾起景志轩的泛着青胡茬的下巴,邪气中带着魅惑:“那……boss大人,你喜欢我好不好?”

    景志轩举起双手投降状,看向电脑屏:“hi,dack,you see, it\s not my pan。”(你看到了,这不是我的锅。)

    景志轩电脑荧屏左上角的小视频窗上,一张英俊的混血脸已经几近扭曲,操着不甚圆润的中文腔:“黎洛!你特么的活腻了!”

    耍骚的黎洛一听到这声怒吼,猛地从桌子上蹦下去:“我勒个大操,姓景的,你特么坑我!真特么乌龟王八蛋瘪孙子!”

    景志轩冷笑:“睡美了滚出去玩儿,少特么在这儿烦我。”

    黎洛对着视频挥挥,恶毒的剜了景志轩一眼:“呵呵哒,你给老子等着!”

    荧屏上的英俊脸一慌,连忙大吼:“好好吃饭,宝贝!”

    景志轩无奈扶额,对人在厂区的黎轩道:“他一个吃货你还不放心,你那边什么时候完事!”

    英文名dack,中文名黎轩拔下电脑上硬盘,在镜头前得意的晃晃:“已经搞定了!我现在拿去让人更替!”

    “很好。”景志轩眉宇放松:“剩下的让子城去安排就成,你休息一下。”

    “嗯!我现在就回公司。”黎轩垮着肩膀,疲惫的揉揉眉心:“还有,姓景的,以后不准你骂洛洛。”

    景志轩:“……”

    挂断电话的同时景志轩把视频窗也关了,手指快速在键盘上飞舞,开写整顿方案。

    公司的新型机芯因为一串代码设计错误,导致公司上下人仰马翻的加了几天班,这两天他一共才休息三四个小时。

    不过,高技男黎轩终于把代码搞定,忙完今天,他明天先带苏沐去千許餐厅吃个饭,那里的菜品都是苏沐喜欢的。

    景志轩勾起唇,连日里来眼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顶楼花房里,上午十点多的阳光明媚的有些刺目。

    苏沐努力装出镇定的样子,一步一步走回花房,站在画架前看了一眼上面已经形态完整的画幅,眼泪止不住在眼眶里打转,视线都糊了。

    画幅上,那威武雄虎的眼神有些温软,不像是称霸森林的猛兽,苏沐端详了一会甩甩头捏起画笔,决定改一改……

    “嗨,小白兔,”酒足肉饱后的黎洛揉着鼓囊的肚皮晃晃悠悠的走进花房往苏沐身侧一站:“原来你是轩轩请来画画的呀,误会误会,嘿嘿~”

    “……”苏沐手指一顿,差点把笔尖摁断,这人算不算他半个雇主,苏沐讽刺一笑起身道:“你好,是的,我只是来这里作画的画家。”

    “奥,”黎洛挑高眉,瞧了一眼荷花池,嘴角扬起微妙的弧度:“不过轩轩明知道我喜欢荷花,怎么请人画个猛禽!”

    苏沐握着笔的指节咯吱一下:“这是总裁办公室装饰画,景总吩咐了,客厅让画您喜欢的荷花。”

    把加急文件写好命助理通知各个经销商之后,景志轩缓了一口气,端起面前的咖啡,边打开他前天命人安在花房的监控设备。

    一看吓一跳!

    连忙扔了咖啡杯移驾花房。

    “咯~”苏沐坐下后,黎洛失望的打个饱嗝蹭坐到桌上,又操起坏心思:“对了,听说我家轩轩在t大读书时和一个小双儿好过,也是学国画的,据说也长得白净漂亮!”

    黎洛说完见苏沐作画的手颤抖了一下,得逞的挑挑眉梢:“啧啧啧,不会就是你吧!轩轩以前的眼光还真是……独特呢!”

    “……”苏沐猛地起身,俯视着洛轩:“……您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黎洛贱贱的耸耸肩,很挑衅的:“只是没想到我家轩轩竟然还喜欢过一只小怪物!好奇!”

    “他没有喜欢过小怪物!”尖锐的笔尖猛地戳进拇指指腹,苏沐使出浑身的力量:“而且小怪物怎么了!小怪物会生娃,你能吗!”

    景志轩一踏进花房就听到苏沐竭嘶底里的声音,他心头一震,怒吼着大步走来:“黎洛!”

    黎洛连受惊吓,忙护住腹中的胎儿从桌子上跳下来:我的妈的,吓死宝.宝了。

    紧接着就看到了踏进花房的黎轩。

    黎洛望着黎轩抖抖唇嘤咛:“轩哥哥……”

    背过身的苏沐听到黎洛这一声软腻的‘轩哥哥’,心头又被刀尖刮了一下,手中的笔尖脆声断裂后,笔杆掉落,笔尖刺进苏沐的指腹,他的眼泪也随之夺眶而出。

    “洛洛!”黎轩一听黎洛这柔儿音就知道他闯了祸,直接打断他走过去:“走,跟哥哥回去!”

    “不要!”黎洛耍赖的后退两步绕着花园小径躲,“不要跟你回去!我要在这泡志轩哥哥。”

    黎轩:“闭嘴!”

    苏沐发出微小的抽泣,黎轩抱歉的对站在苏沐身后的景志轩打个手势,忙去追自家已有三月身孕的‘小怪物’。

    景志轩此时面色凌厉,凤眼阴鸷,若非黎洛有孕在身,黎轩怀疑他会揍黎洛。

    两人绕了大半个花房,黎轩总算把‘小怪物’扛了出去。

    被扛出花房的黎洛,临到最后还放烟雾.弹:“喂,那个谁你别得意,景小菊花不给你!唔……”

    景志轩指节咯吱作响!

    花房安静下来,景志轩扳过苏沐的身子,虎口罩住他的尖下巴抬起他委屈的小脸,“黎洛说了什么,让你这么难过?”

    “……”苏沐猛地甩头,失去理智的推搡景志轩却没能摆脱他钢铁般的禁锢,倒是景志轩担心弄疼他,飞快俯身用唇代替了手。

    吻着吻着景志轩把苏沐整个抱起来,放到檀木圆桌上,双手托在苏沐臀下弓身继续。

    苏沐被亲的大喘气,双手不自禁的抓在景志轩胸口的衬衣上用劲儿。

    抵抗不了这般诱惑,苏沐眼泪流的更凶了,他心里很气很气。

    气自己浪。

    气自己无法掌控本心。

    景志轩心疼的把苏沐的每一滴泪吻进嘴里,从他的下巴颏到他的眼睑一滴都没放过,最后还舐了苏沐裹满泪的眼珠。

    他第一次干这事,有些奇妙的悸动。

    他本就不舍得对苏沐怎样,何况上次分别,苏沐因噩梦而哭泣的模样在他脑海中一直萦绕。

    让他心疼至今。

    当年,他虽受过苏家苛难,耿耿于怀被‘包养’,可最大的在意,却是苏沐的离开!

    这个人就在他经历了渴望与畏惧互相矛盾挣扎之后决定好好爱他的时候,突然的,消失了……

    那种被遗弃的感觉,就像是父母当年的突然离去,感觉全世界都崩塌了。

    但是,即便如此,他的心从未离开苏沐半分。

    一个何玉柔已让苏沐对他有所疏离,如今黎洛又故意找茬,他绝不能让苏沐误会他,产生隔阂。

    “告诉我,”景志轩的唇又下滑到苏沐的下巴尖,含着亲了亲后,凤眼灼灼的望着他:“黎洛说了什么,嗯?”

    “他……”受诱惑般的,苏沐闭上眼睛声音嘶哑道:“他说我是个小怪物。”

    “奥,是吗?”景志轩似笑非笑的勾起唇:“没关系。”

    苏沐有些期待的睁开眼睛:“……”

    景志轩却戏谑道:“你不是说了嘛,小怪物会生娃。”

    苏沐别过脸,心里更加委屈,景志轩的唇却滑到他耳后敏感带轻蹭,手心用力揉捏,动作和声音都充满色气:“想看看小怪物会生娃的地方。”

    还想亲亲。

    “你、你别这样……”

    苏沐被撩的身体猛地紧绷,经历黎洛一番话,他很自然的认为景志轩在嘲弄他,可是小花就是不受控的翻浪,人家相好的刚走,他就哗哗的耍骚,有了儿子还如此犯贱,怎么不去死!!

    带着无法饶恕的罪恶感,苏沐咬着唇猛地推开景志轩厉声道:“放开!……画,你找别人画吧,钱,我退给你。”

    景志轩没料到会被苏沐推开,手从桌面与苏沐间抽出,攥住苏沐双肩加重力冷声道:“你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