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第三十四章
    病房里, 景志轩嘴角抽了抽, 松开仍处于昏迷状态的景柏申的手,用眼神向坐在病床对面的黎洛示意了下, 便起身走出病房。

    几乎是吼完的苏沐半天听不到景志轩的回话, 高悬着一颗心,握在石如水细腕上的手用了一下力, 瞪大杏眼看着石如水。

    石如水甩了甩手没甩开苏沐,只好认命的坐回原处睨着苏沐,用手势询问苏沐对方说了什么。

    苏沐用眼神和脑袋表示景志轩什么也没说。

    石如水翻了翻勾魂摄魄的狐狸眼,霸气的伸长手臂捞过苏沐手中的手机点开了扩音。

    苏沐瘪着嘴接过手机, 头皮发麻。

    紧接着, 景志轩特有的低沉磁性的声音就传来了:“然后呢?”

    说完, 是打火机点烟的声音, 苏沐听到打火机开合声, 想想景志轩此时正眯着修长的丹凤眼吐着烟圈和他说话,莫名腿软。

    苏沐脑断路中:“然后……?”

    景志轩勾起唇角, 声音是刻意压低的温柔:“嗯,黄瓜一块六毛八,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

    苏沐下意识的望着石如水求救,石如水早已噗的一声捂住了嘴,两眼的爱莫能助。

    苏沐吞了吞口水, 总不能输了阵仗:“比、比你便宜!”

    “哦……”景志轩对着手机话筒闷哼一声:“所以, 宝宝, 这是在撩我?”

    苏沐莫名瞪大眼睛,瞬间感觉到眼窝湿润,心窝也因为景志轩的一声宝宝荡漾的不知所措,许久,他才羞涩的嚅嗫着嘴唇嗔声道:“谁,谁是在撩你了?!”

    景志轩把夹着烟的手伸到窗外,看向远处,眼中带着几分痛苦,声音却以外的撩人:“好了,不生气了,我的黄瓜更便宜,免费,明天就上.门为你服务,嗯?”

    这下子,苏沐感觉整张脸都冒烟了,他连忙把手机扩音关了,小斑鸠似的缩着脖子瞄了瞄石如水,把手机可这劲儿的贴到耳朵上:“你……你……谁要说这个啦!”

    没有太多心情调.情的景志轩,开始切进重点:“沐沐,吃饭了吗?”

    景志轩的声音突然变得正经,苏沐心尖一颤:“……没。”

    “今天很抱歉。”景志轩叹了一口气:“你赶紧去吃午饭吧,我明天去接你。”

    苏沐闷闷的:“……好。”

    景志轩以为苏沐是因为自己爽约而不开心,就对着话筒轻声‘啾’了一下以作安抚:“好了,明天见,我去忙了。”

    苏沐脸上的表情凝固一瞬:“……好。”

    苏沐挂断电话后,可怜巴巴的扭头瞅着石如水。

    很明显,苏沐什么也没问,景志轩自然什么也没说,石如水只能耸耸肩:“你家小学弟确实很会撩。”

    苏沐红了脸,小媳妇似地:“我感觉他喜欢我,你觉得呢?”

    石如水耸耸肩:“哦,我只听到了他要送你小黄瓜,别的我什么也没听到,耳听为实。”

    “……”半天,苏沐看着石如水抿抿唇,很肯定的:“大黄瓜!”

    石如水:“艹!滚吧滚吧,老子要去陪儿子睡觉了!”

    “别走……”苏沐苦涩一笑,抱住石如水的手臂,眼泪又溢满了眼眶:“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怂,连一句话都问不出口,娘们都不如。”

    “……没。”半晌,石如水沉重的回答道:“谁没被爱情冲昏头脑过,何止是娘们唧唧,一旦陷得深,连狗的尊严都不如。”

    石如水眯起眼睛,双手紧紧抓在膝盖上:曾经,他不知道多少次被那人干的只剩半条命,却还觉得那人对自己是不同的,对自己的暴力占有也是一种欲.望和喜欢的表现,为此还曾沾沾自喜。

    那时候的他,就像一只家犬一样,没有尊严,没有自由,每天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在待在那座比一般狗笼大一点的狗笼里,眼巴巴的盼着那人来,千方百计的取悦对方,最后,再奄奄一息的把人送走。

    远远不如现在的苏沐。

    可是,现在他和苏沐都做了粑粑,有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早已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

    如今,早已归于平静的内心一旦再次掀起风波,求而不得之后,消耗的已然不仅仅只是时间、感情、精力,甚者,失去的将会是余生的整个热情。

    “沐沐。”掩去眼中严重的复杂之色,石如水握住苏沐的手,抬头看他,目光难得深沉:“有个问题你必须正视,对你来说,到底是你的小学弟重要,还是小影重要。”

    第一次看到石如水如此严肃的眼神,苏沐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哎,要不……”石如水叹气道:“你自己先好好想想?”

    “不用了,没有可比性。”苏沐摇了摇头,眼泪溢了出来,他在泪眼朦胧中望着石如水,面临最后的抉择般重重道:“没有小影我会活不下去,没有景志轩……我活的不快乐……只是,不快乐而已。”

    “怎么会,”石如水温柔的勾起唇角,笑道:“之前的你,不是每天都很快乐吗,你说看着小影一天天长大,是你最大的幸福。”

    “……是啊。”苏沐呜咽了一声:“可是,遇到了这个人,怎么就一切都乱了呢,我当初就不应该忍不住去见他,水水,我现在究竟该怎么办,我脑子里真的很乱,每天都不上不下的,一颗心都不敢往肚子里放。”

    石如水握住苏沐的手拍了拍:“乱什么乱,要我说,趁着现在把小黄瓜用秃噜了赶紧一拍两散。”

    “啊喂~”苏沐一脸惨淡的抬头:“我是认真的,人家心里都这么难受了,你还……你还……”

    “我也是认真的,毕竟都特么旱了这么久了,趁着有雨水赶紧涝一涝有什么不对!”石如水给了石雨一个妩媚的大白眼:“不过,沐沐,黄瓜的保质期只有五天,希望你在这五天内,要么有本事就把黄瓜吃的连渣都不剩,要么,就安安生生的回来吧,演好你粑粑的角色。”

    苏沐噎了一下:“……我明白了。”

    石如水起身,最后道:“这几天小影我会好好给你带着,不管怎么样,别忘了小影需要你。”

    晚上景志轩又来电话了,又是匆匆说了几句便挂断了,但是苏沐抱着小影,心里倒也不觉得空了。

    在夜深人静里,苏沐用指腹摩挲着儿子的小脸蛋,体会这种景志轩无法带给他的安逸与平和,也许,还是这种生活更适合他。

    其实,白天里,石如水的话听上去不算正经安慰,但句句戳透他心中迷障。

    五年了,早已物是人非,景志轩是否真心待他,能够伴他多久,会给他怎么的身份,都未可知,感情这种东西,到底是没有亲情来的实在。

    而他现在需要一份勇气,一份和景志轩彻底摊牌的勇气,以前他不敢问,是因为他害怕有些话一旦挑明,他和景志轩连最后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第二天一早,苏沐八点钟把苏影送到幼儿园,就从幼儿园出发赶往景志轩的公司。

    昨晚景志轩给他打电话说今天可能要晚一点儿接他,他也不想拿娇,就说自己过来,景志轩也同意了。

    于是,小黄瓜免费送货上.门的服务,就这么夭折了。

    不到九点钟,苏沐坐出租车到了mosuil公司门口,他付了钱下了车,刚走到公司大门口,就看到景志轩大步走来的身影。

    那人身型挺拔,步伐优雅,不同以往的穿着一身浅灰色似家居服的质地柔软的套装,即便如此,他依然气势斐然,加上又是公司老大,门口来往的员工无不把目光投放在景志轩身上,仰慕爱慕之中还有些许讶异。

    “沐沐,来了。”景志轩一看到苏沐,唇角就勾起了温柔的弧度,几步上前后更是当着公司众人的面把呆愣着的苏沐环在身前,接着飞快俯首在苏沐耳边亲了下:“对不起,免费黄瓜今天没能做到送货上.门。”

    景志轩低沉磁性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邪气,唇上的热度更是灼人,撩烫在苏沐敏感的耳朵上,使得苏沐瞬间心跳加速,肾上腺素急速飙升。

    “……”差点软在景志轩怀里的苏沐,连忙抬手撑住景志轩的胸膛,脑袋也躲着,把人推离,“……别。”

    “好,那我们进去。”

    景志轩说完就转个身搂住苏沐,带着人半拖半抱的走过公司大厅,进入总裁专用电梯。

    苏沐一进电梯,人还没有站稳,就被景志轩紧紧的抵到电梯墙壁上热情似火的封住了唇。

    这和苏沐想象中的不一样……

    苏沐来之前给自己做了几个小时的心理建树,从见到景志轩之后,应该用什么样的眼神看对方,开口第一句应该讲什么,黎洛的话题要如何切入,然后……

    然后后面的事情,他没敢想,一想就鼻子发酸,眼窝发热。

    可是,如今,他在脑子里筹备好的所有的计划,就这样在看到景志轩第一眼之后,彻底夭折了,就像昨天说好的小黄瓜送货服务一样。

    而且,何止是夭折,苏沐从见到景志轩的第二分钟开始,整个人就已经眩晕的找不到北了。

    电梯里,苏沐被景志轩亲的喘不上来气,终于被放开正准备大口吸氧气的时候,又猛地被景志轩打横抱起。

    原来是电梯门开了。

    苏沐惊呼一声抓住景志轩的衣前领,接着就听到张可心急急的喊了一声‘景总’,于是还来不及呼吸的苏沐,就又一头扎进了景志轩胸口。

    差点没把眼泪呛出来!

    景志轩对张可心交代了一句,就抱着苏沐大步走进花房,接着是观景房。

    把苏沐放在大床上后,景志轩就俯身继续刚才未能尽兴的吻。

    这一次,他更加贪婪,牙齿忽轻忽重的啃咬着苏沐早已红艳的不像话的唇瓣,舌尖舐过着苏沐每一颗光洁的牙齿,眯眼近距离的观察苏沐颤抖的睫毛,看他黑亮的眼睛里裹着一层水汽,瞳孔放大的沉浸在他制造的欢.愉里。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景志轩终于再次放开苏沐,一双凤眸多情的流连在苏沐的脸上。

    此时的苏沐像劫后余生般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脸上流露出撩人欲.望的酒红,像是初尝激吻的小处子一样在景志轩手中轻轻颤栗,眼角还因为承受不住而滑落着一滴透明的泪滴。

    “沐沐,”指腹温柔的拭去苏沐眼角那滴泪,景志轩一霎不霎的望着苏沐轻声诱惑:“我想要你,就现在。”

    温柔的询问背后是霸道的索求。

    头脑刚清醒一瞬的苏沐,听完景志轩的话,一时羞窘的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把脸扭到一边,“……”

    但是很快,苏沐的小脸就被景志轩捏着下巴移正,俯视:“不想?”

    景志轩屏住呼吸,等待苏沐的答案,苏沐带着迷惘裹着水汽的瞳孔剧烈的缩放了几次,终于望进景志轩的眸子深处,那黑曜石般闪亮的眸子里,此刻是他放大的脸,此刻只有他……

    苏沐嘴角抖颤了一下,在沉默中抬起手臂,勾上景志轩的脖子。

    景志轩几乎在同时,凤眼眯起,再次把苏沐从床上打横抱起,这一次,一路轻啄着苏沐的脸颊,一边温柔的哄慰:“沐沐,放心,我这次会很温柔,一定不会让你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