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第二十九章
    苏沐腿有点软, 脑袋有点懵, 小缺氧。

    景志轩像个绅士一样扶着他坐进了副驾驶, 还俯身为他系上了安全带,接着亲了下他的脸颊才绕过车头走向驾驶位。

    可以说是非常宠了。

    宠的停了脚步的路人,望向他们的眼神都不自觉甜蜜。

    加上景志轩坐进驾驶座的时候,还对苏沐柔情一笑, 苏沐整个人都是飘的。

    景志轩发动车子,苏沐痴痴的望着大帅哥的侧颜, 从他饱满的额头到坚毅的下巴, 再从他的宽厚的肩膀到他的手臂……

    那有点裹不住鼓囊干练的肌肉线条似的白色衬衣布料微微凸起,苏沐瞬间觉得自己被景志轩逼来的雄性荷尔蒙扑了一脸。

    紧接着, 景志轩把小臂上的袖子撸起来,结实的小麦色手臂直接冲破了苏沐的视网膜, 苏沐耳朵尖一热慌忙别过脸。

    景志轩余光扫到苏沐的小动作,右手放开方向盘打开轻缓的音乐, 接着把苏沐的左手握在手中, 小猫咪的手真小, 软软的,像是没有骨头似的, 景志轩揉捏了一下苏沐的手心:“怎么了?”

    “没, ”苏沐小猫一样的瞧着景志轩乖乖道:“没什么。”

    “嗯。”景志轩摩擦着苏沐的手心,刚毅的嘴角勾起温柔的弧度:“抱歉, 从开始吃饭就着公事, 还没来及问你今天中午的菜合不合胃口, 有没有吃饱。”

    “合胃口的,都是我喜欢的。”苏沐快速说完,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小声:“……吃饱了。”

    景志轩扬眉:“那就好。”

    开车途中景志轩又接了两通电话,看起来是真的非常忙,不过车上的氛围很好,行车的一个小时,景志轩的右手始终没有放开苏沐的左手。

    苏沐就这样斜靠在椅背上,静静的看着景志轩开车的样子、打电话与别人交流的样子,还有……偶尔对向他朝他微笑的样子。

    很温柔。

    如今的景志轩,脸部线条比当年更加坚毅,目光比从前更加睿智,浑身散发着比成熟男性多一点强悍味儿的荷尔蒙魅力,苏沐痴着他,身子都快软成一滩水了:怎么办,这样的景志轩更加让人欲罢不能,好想赶快睡了他!!

    景志轩很快带着苏沐到了mosuil公司,下了车苏沐怕影响景志轩在公司的形象,就稍稍避开他,景志轩暗暗挑了下眉,只当他不好意思,就和他隔了半米的距离进了公司。

    景志轩把人带进卧室,问:“要不要洗个澡?”

    “啊?”苏沐握紧手心,有种要被景志轩开干的错觉,嘴唇有些哆嗦:“不,不用了。”

    腿不能软,不能软!> <

    今天真浪起来的话估计晚上要回不去了,儿子还在家等着他。

    自从上次和景志轩过了夜,那是他生下儿子后唯一一晚没陪他,那之后,他才发觉平日里看着很独立的儿子,一到晚上就特别黏他。

    这段时间他连夜赶画,小家伙总要半夜起来一两次出来看看他。

    像是害怕他突然消失了似的。

    想到小影,苏沐嘴角勾起微妙的弧度,眸光中带着晨曦般温柔的光辉。

    “困不困,”景志轩又问:“要不要午休?”

    苏沐摇摇头:“不用,昨晚……睡得很好。”

    “嗯。”景志轩点了下头,看着苏沐道:“那把上衣脱了吧。”

    “……”苏沐咬咬唇,乖巧:“……好。”

    景志轩眯眼看着苏沐两手紧张的拽着套头卫衣的衣摆两端小猫咪似的瞅着他,于是勾勾唇抬脚走进衣柜间。

    苏沐呼了一口气,扯着衣摆把衣服从身上脱了下来,衣服刚脱离手腕,他的后腰就被景志轩灼热的烫蕴了一下。

    景志轩的手从他后背滑到他身前,然后把他整个人从后纳入怀里,低头附在他耳边,声音有些深沉的:“沐沐,我有没有说过,你瘦了?”

    “……”苏沐紧张的绷紧身体,心头悸颤了一下:“……没。”

    “你瘦了。”景志轩的唇滑在苏沐的鬓发上,很想问一句这些年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想他:“身子没以前好看了哦,摸起来也没以前舒服了。”

    苏沐浑身一颤,侧过脸,望着景志轩深谙的眸子有些委屈:“我……我可以养回来的,很好养的……很快……”

    “啾~”景志轩低头在苏沐唇角吻了吻,“那就由我来养吧。”

    说完景志轩放开苏沐,在他脊骨上轻啄了几下,烫在苏沐微凉的肌肤上,使苏沐吓了连连抖颤,景志轩才算放了人:“手往外伸。”

    苏沐左手刚抬起来,景志轩就把衣服袖子套了上去,然后是右边的,套好以后把苏沐的身子转过来为他系纽扣,“我马上要下去开会,你呢,去画画?”

    苏沐:“好。”

    苏沐说‘好’的时候一低头,就看到了他身上大小合适的浅灰色衬衣,眼底顿时晕开一股子复杂:景志轩这里怎么会有适合他的衣服!?

    紧接着,他心里咯噔一下,想到了黎洛,那个身高体型和他差不多的妖艳货。

    景志轩的指腹在苏沐锁骨中间暧昧的轻刮了一下,然后把那一处的第二枚纽扣系上,然后为他展平领口,没看到苏沐脸上的异样,捏起苏沐的下巴,就要亲上苏沐唇瓣的时候,苏沐却躲了一下。

    景志轩稍稍退开了些,打量着苏沐闪烁不定的眸子:“怎么了?”

    “没,”苏沐目光看向别处:“胸口,胸口有些闷气,大概是衣服…有点紧吧。”

    “紧?!”景志轩蹙起眉,拉拉苏沐胸前的衣襟,不算紧吧,然后他把手放在苏沐后背拉拉衣服:“是没穿好吧,你自己的衣服,怎么会紧呢?”

    “我……”苏沐一听,张了张唇低头往下看,浅灰色的右边臂膀前挂着一个粉红色的logo,这是……他前段时间和景志轩过夜的时候留在酒店里的衣服,苏沐指尖有点发颤的抚上衣服,窘迫的把肚子前的布料拉了下:“哦,这里……有点紧的。”

    “嗯。”景志轩又低头在苏沐两腰侧把衬衣整理了下,重新勾起苏沐的小下巴:“下次,我注意。”

    “好。”苏沐对上景志轩的眼睛,抬手勾住景志轩的脖子:“我的衣服……你怎么……”

    “恭喜你找了个勤俭节约的好男人!”景志轩点点苏沐的鼻尖:“我铺张浪费的小金主。”

    其实不是,那天景志轩一带着苏沐进了电梯心里就开始抓挠,想着那条染了苏沐小猫血的裤子可能被随意处理和一堆腐臭的垃圾混在一起,也可能被某个节俭的服务员捡走洗洗给什么人穿……

    反正怎么处理心里都不味儿。

    于是就发信息给魏子城让魏子城带回公司了。

    上衣和裤子是分开装的,他当天中午就把苏沐的上衣扔到洗衣机和自己的家居服一起洗了。

    苏沐染血的裤子,是他手洗的。

    洗的时候整个心脏都是疼的。

    不确定那天是不是伤了他。

    苏沐有些尴尬的笑笑,接着就撒娇似的踮脚啄景志轩带着一层薄青茬的下巴,勾的景志轩后悔给他穿了衣服。

    下午景志轩非常忙,抽空上来十多分钟和苏沐亲昵了会儿就又下去开会了。

    而苏沐一下午就坐在花房,画了两只老虎的四只眼睛,把那原本凌厉的和绝望的眼神都改成温柔缠绵,改到满意,才放下手中的画笔。

    打开手机一看时间已经到下午五点半了,往常这个时候,他已经在收拾画具准备离开了。

    苏沐从椅子上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下意识的转身朝长廊处张望,不知道景志轩何时才能忙完。

    晃着腰,他突然想起家里那两幅没动笔的‘春宫图’,离交成品的时间就剩二十天了,如果不熬夜赶肯定是完不成的。

    苏沐靠坐在木桌上,蹙眉沉思了一会儿,打开手机里一个微信聊天群。

    这个群是黄耀权建立的,里面都是画国画的好手,有十几个人,作为画廊老板,黄耀权建立这个群是为了方便平时派活,不过里面都是野生画手,不止接金品阁一家活。

    苏沐三年前刚认识黄耀权时,黄耀权就拉他入了群,刚开始他还在里面打打酱油找找存在感,后来因为何文卓的关系,黄耀权一有好活都给了他,他也不好意思在里面嘚瑟,就屏蔽了消息没再进来过。

    而今天,他想找个枪手。

    这事儿,尽量不让黄耀权知道。

    苏沐进群的时候,群里正热火朝天,苏沐一进来就看到了大红灿灿的红包,连忙手疾眼快的抢了。

    艹!乖乖,200块,真特么幸运!!!

    苏沐唇角刚扬起来,接着群里一下子爆了:一连串的懵逼表情包。

    五分钟后苏沐才明白前因后果,原来是群里一个画手的老婆得了肺癌,群里正在搞一次捐献活动。

    苏沐连忙把200块红包还了回去,又连着发了两个200块过去:深呼吸,牙疼。

    疼完之后又觉得对方挺可怜的,叹叹气觉得时机不对正准备退,就有人扯开话题了。

    马成:哎,咱们这行,活真的是越来越难接。

    高雨:是啊,我也半个月没接着正经活了,正发愁,总之在这里谢谢大家了。

    张子龙家的:我也是啊,都跑来站商场了,一把辛酸泪……

    苏沐一看皱皱眉,点击‘高雨’的头像。

    私聊。

    苏沐:你好,高雨,我是苏沐,还记得我吗?

    高雨:记得,我们年初在黄老板的画廊里见过一次。

    苏沐:嗯,希望你老婆能够尽快好起来。

    高雨:谢谢,不过……哎,希望如此吧。

    癌症不是一般的病症,苏沐呼了一口气,进入主题:我这里接了个活,三副结婚照,现在还剩下两幅,要求工笔精工高作,我因为其他事情排不开,想转给你,你看你有时间吗?

    高雨:有啊,有啊,谢谢。

    苏沐:嗯……就是这件事吧,你尽量不要告诉黄老板好吧,我明天给你送过去,你画好了我再过去拿。

    高雨:好的,我懂,你放心吧,不用你送,我过去拿就成。

    高雨什么都不问,对画作的要求、大小、价钱、期限,苏沐能感受到他很需要这份case,于是稍稍考量,快速打字道:我接这个画一共三副,一米高半米宽,一副是一万五,你把银行账号给我,我现在给你转三万。

    那边应该是愣了一下,过了一分钟:你接的价格这么高啊,我……两幅我一共收一万五就行。

    苏沐抿抿唇叹了一口气,真是个实在人,多给他点儿心里也舒坦:是多少就是多少,我还能挣兄弟的钱,不过,实话说在前面啊,这画有点骚,哈哈,兄弟可要扶得住啊。

    高雨:……好,谢谢你,苏沐。

    没一会儿,苏沐就把钱转了过去,高雨一收到收款提示,就按耐不住给苏沐来了电话。

    其实高雨知道苏沐在黄耀权那儿受特殊待遇,刚才想着苏沐找枪手是为了挣差价,但是很明显苏沐在帮他,毕竟都是圈里边的,这种尺寸的画幅,给四千块一副多的是人接。

    手机一响,苏沐瞬间就接了,电话那头高雨很客气的说自己找苏沐拿画,或者这会儿过去,顺便请苏沐吃个晚饭。

    苏沐正准备拒绝,就听到了景志轩的脚步声,他抬起小脸迎上景志轩灼灼的目光,慢慢从木桌上站起来:“我现在在外面有事,你晚上八点半过来取画吧,我八点半之前赶回去。”

    高雨:“好,那待会你把位置发给我,还有,苏沐……真的很谢谢您。”

    “没事,”景志轩走近停住脚步,苏沐站直身子,最后道:“那晚会儿见。”

    “怎么?”景志轩眉梢微妙的挑起:“今晚约了人。”

    “没有。”苏沐握着手向前一步抱住景志轩的腰,故意软着嗓子:“是个画手,我前段时间接了个活,但是现在不是想陪陪你嘛,就不想画了,找朋友接了。”

    “还是这么喜欢接活干?”景志轩叹了一口气,苏沐上大学的时候就混网站接画画的活了,倒不是为挣钱,他不怎么论价格,就是一爱好,毕竟能拿到钱,至少证明这东西是有价值的,这是苏沐曾经说过的话,不过想想之前下属的报告,景志轩就忍不住吃味:“以后,只准给我一个人画画,不准再接活了。”

    “这么霸道啊!”苏沐抿唇一笑,垫脚朝景志轩唇上亲了亲,浅浅的:“那么请问总裁大人,什么时候可以送我回家?”

    景志轩猛地抱紧苏沐的腰,低头俯视着他:“谁说要送你回家了,嗯?”

    “那……”苏沐眨眨眼睛,带着点儿当年的小调皮:“让张助理送我如何,张助理讲的黄色笑话可好听啦,我还想接着听。”

    景志轩咬牙切齿:“我送!”

    苏沐说回去,景志轩也蛮心塞,他大概还要忙个两三天,七点多还要赶重要饭局,也不舍得让苏沐等他。

    再说明明说好是苏沐勾.引他的,凭什么他要低三下四的留人!

    景志轩心里有点酸,对苏沐说了句‘走,陪我吃了饭就送你回去’,就率先走出了花房。

    景志轩带苏沐去的是十五楼员工餐厅。

    因为最近公司常加班,所以平日里只中午开火的员工食堂,现在也敞到晚上八点。

    简单的吃了三菜一粥和小饼,景志轩就亲自开车送苏沐回去了。

    六点钟下班高峰期,有点小堵车,景志轩把苏沐送到书苑名家已经七点多了,太阳刚刚落了山,城市的璀璨灯火陆续亮起。

    小区地面不让进车,只能进地下室,景志轩只好把骚包车停在小区门口,倾身给苏沐解安全扣的同时吻住他。

    望着被亲的喘大气的苏沐,景志轩好笑的刮刮他的小鼻尖,突然很后悔答应送他回来,想日:“用不用送你进去?”

    “不,不用。”苏沐连忙摇头,有点不舍的望着景志轩:“那你回去路上慢一点。”

    “好,”景志轩离开苏沐推开车门下车:“等着,我给你开门。”

    景志轩大步走来,苏沐一脸甜蜜的坐在车里等待着。

    景志轩弯腰打开车门,握住他的手带他下车时,苏沐满脸尽是遮也遮不住的幸福,感觉自己像被宠上天的小公主。

    可是,当苏沐的双脚稳稳落地,一道粉色的身影猛地闯入他的余光,苏沐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十米开外,穿着一身醒目骚粉运动衣的石如水正一左一右拉着贝贝和小影,朝大门口一步步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