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第二十五章(三合一)
    与花房互相连通的景观卧室在东面, 是挑高层, 和花房之间仅隔一层全景透明感应玻璃门。

    南面又是整面落地玻璃墙。

    斜阳洒满整间房, 犹如完全沐浴在阳光之下。

    房间内部除了一整面浅棕色实木墙柜, 就是正中央的圆形大水床和一个椭圆床头柜。

    床头柜上空无一物,床也比较空荡, 上面只有浅蓝色的亚麻床单铺的一丝不苟。

    景志轩抱着苏沐上了几阶平缓的阶梯,感应门灵敏的打开,怀里的人儿还在揪着他领口的衬衣,断断续续的呜咽:“别不要我, 我真的很乖的,呜呜……你知道的, 我以前就很听你的话……”

    景志轩轻轻把苏沐放到大床中央,水床沉浮震荡, 苏沐脑子有一瞬间空白, 但一意识到要被景志轩放开, 他搭在景志轩肩头的手臂就猛地勾住景志轩的脖子把人拉低:“志轩, 不, 不要离开……”

    是梦也好, 那就留下这片刻的甜美。

    舍弃尊严也罢,谁让他爱这个人呢!

    哭过的苏沐,眼中的红血丝浮现开来,眼底的遮瑕霜也被眼泪洗掉了, 因时间熬夜而造成的两抹淤青也显而易见。

    但还是漂亮的。

    但是这种漂亮, 让景志轩心疼。

    他轻轻拉下苏沐的右胳膊, 打开苏沐右手心轻啄他指腹的小伤口,并眯眼深望苏沐委屈的小脸:“那就不许哭了,眼睛哭肿了,就不漂亮了。”

    “……嗯。”苏沐别过脸,硬生生刹住哽咽,委屈而急促的呼吸着,他害怕自己不漂亮。

    更害怕景志轩认为他不乖。

    可是好像刚刚用力过猛似的,这会儿眼泪还是无法控制的往下流。

    他感觉到了那从他的眼尾蜿蜒而下,钻进他的发里,从温热变冰冷的液体。

    苏沐硬生生的把小虎牙镶进嘴唇内侧柔软处,身体瑟缩……

    “别咬唇。”景志轩微微蹙眉,用食指尖分开苏沐暗自用力的唇瓣:“疼不疼?”

    本是无心,可是苏沐哭泣噬咬后的唇瓣比以往更显艳丽妖娆,晶莹闪亮的像果冻,随着他的摩擦而震颤。

    “唔……”苏沐还勾人似的申今了一声。

    像是着了魔,苏沐一张口,景志轩就忍不住把指放了进去,他凤眼促狭的上挑,手指慢慢开始在苏沐口中暧昧动作,模仿着某种姿势,眸光也渐渐幽暗深邃。

    “志……轩。”苏沐含糊的叫了声景志轩的名字,舌尖怯怯的触碰了下景志轩的指,接着就情不自禁的缠绕上去,再明显不过的讨好:“唔……”

    这一下景志轩却慌了,他猛地离开苏沐,沉声道:“好了,我去拿药箱。”

    “别走……”苏沐却比景志轩更慌乱的咬着唇坐起来,伸出的双手想抱着景志轩,即将抱到人的时候却又怂哒哒的缩回来:“我……对不起……我……除了你,没这么对过别人的……真的……”

    景志轩沉眉握住苏沐的肩,为他擦拭眼角的泪:“我知道,不哭了。”

    “呜……对不起,”苏沐张着眼睛看着景志轩脸上的表情,含糊着:“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再也不,再也不……”

    “喜欢!”景志轩握住苏沐的肩膀给出肯定答案,接着唇从他的脸颊滑到他的耳垂,低沉的嗓音如同醇美的烈酒:“但是,如果你这样煽动的话,我会忍不住想~干~你,狠狠的。”

    “!!”苏沐小花一颤,绯红瞬间蔓延全身,他羞涩的垂下眉目,软着嗓子:“那你,稍稍对人家温柔一点,好不好?”

    “遵命!”景志轩瞳孔骤然一缩,眯起眼睛握住苏沐的腰把人重新放倒在床上:“我的金主大人。”

    可是,苏沐不曾想到,景志轩温柔的时候,足以天崩地裂!

    从苏沐受伤的指腹开始,他浑身的热度随着景志轩的唇全都汇聚到了那不可言说的一处。

    二十分钟后。

    把苏沐亲的满足的哼不出声来,景志轩才粗喘着一路啄着苏小猫的小人鱼线爬上来。

    景志轩托住苏沐的后颈,深望着苏沐一张一翕配合鼻子急促呼吸的唇瓣,和他满足到泪朦朦的眼睛,得意的点点苏沐的鼻尖:“很舒服吧,真想让你的身体离开我就活不下去。”

    被景志轩操.控后的身体有点失真,此时的苏沐就像被抛上岸的鱼,软绵绵.湿沥沥的,只会下意识的大口大口呼吸。

    他的瞳孔呈放大状,毫无焦距的望着景志轩,脑子里一片混沌,哪里能看得懂景志轩眼中的深情,听得清景志轩这般充满掌控.欲的话。

    “好了,闭上眼睛。”景志轩见苏沐半天缓不过神来,轻笑着抚上苏沐强撑过半的眼皮使他合上,宠溺的亲亲那一处:“睡吧,我也已经四天没好好休息了,很想抱着你睡一会儿。”

    这一句倒是听懂了,景志轩话音一落,苏沐紧绷的最后一根弦猛地松弛下来,沙哑的闭着眼睛呢喃:“别……走……”

    景志轩覆在他耳边哄慰:“不走,睡吧。”

    景志轩原本就没打算今天要苏沐,毕竟他和苏沐的精神状态都不好,苏沐又是个娇气包。

    但是这番施为之后,他的身体竟然疼痛中也能爆发出一点点火花似的快.感,有种要被折磨疯的崩溃。

    差点刹不住车。

    若不是心疼苏沐,早干.翻他好几回了!

    景志轩摩挲着苏沐后脑勺在他发上细碎的‘啾啾啾’,用以平复身心那团足以燎原的火。

    怀中的苏沐倒是一点不受影响的,很快,就发出细小的满足的噜声。

    看来真是累到了极致,小沐沐才满足了两次,景志轩都还没要,就体力透支成这样了。

    娇气!!!

    景志轩最后把苏沐手上的固定在稍远的地方,抱着苏沐合上了双眼。

    慢慢来,慢慢来吧。

    娇气的人就得娇着养!能怎样?!

    这一次,他一定要竭尽全部来好好宠他,把所有的柔情都给他,不让他受一点点疼。

    景志轩四天来每天休息不到三个小时,而苏沐更是接连一周都处于精神高压,加上通宵达旦,早已身体不支、精神交悴,如今得到一番满足被景志轩拥进怀中,苏沐一直以来高悬的心,似乎一下子放了下来,睡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沉。

    下午三点时,景志轩正抱着苏沐睡的甜蜜,魏子城焦头烂额的来寻人了。

    因为公司畅销的产品hn3出了问题,景志轩几乎动用所有关系,才把这次的损失降低到最小。

    而今天下午三点,各个与mosuil合作的经销公司都会过来参加会议,了解产品后续开发问题,并确定是否更改原本已经签约购入的数量。

    事关重大,必须由景志轩亲自主持。

    最后,魏子城内心日了狗的走到景志轩的高逼格观景卧室前。

    从这个角度看,一眼就能看到床上那旖旎的画面,景志轩还着条裤子,苏沐则什么也没穿,不过基本上整个人都嵌在景志轩宽厚的怀里,腰间到膝窝还搭着景志轩的白衬衣。

    魏子城摸摸鼻子:但还是很尴尬的说。

    尴尬不是主要的,主要是他太了解景志轩了,这厮上中学就是一扛把子,看光他媳妇还能活?!

    魏子城抓心挠肺的想敲门,但是感应玻璃门不等他走近,就对他大敞怀了。

    艹!阴间大门一般的既视感!

    虽然感应门是静音,但景志轩还是敏锐的醒了。

    他清醒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衣服裹紧苏沐并熊抱遮挡,以防苏沐走光。

    “嘘!”景志轩回头冷刀子一眼的看着魏子城,声音却轻的听不真切:“把我卧室的毛毯和枕头取来。”

    “……”魏子城瞬间吁了气,遮着脸飘走了。

    魏子城拿过来枕头和毛毯,又被景志轩使唤着去客厅找药箱。

    魏子城:突然感觉自己像伺候皇上娘娘的后宫太监。

    景志轩小心翼翼的把苏沐脑袋抬起来放到枕头上,然后用毛毯细细把人裹好,亲了亲苏小猫被他抱出薄汗的鼻尖,这时魏子城刚好把药箱拿进来。

    景志轩接过医药箱轻放在床侧:“你先拿文件下楼!我马上到。”

    魏子城看景志轩树懒一样慢动作的打开药箱,抓心挠肺:“您老快点行不,今天的事非比寻常!”

    景志轩被呛了一声,竟然只是瞪了魏子城一眼:“……”

    都是为了不吵醒苏沐。

    魏子城惊讶之余,幸灾乐祸的踮脚出了虐狗窝。

    出了门,魏子城昂首阔步的走几步后突然猫着腰回身,趴到玻璃门一角往里面瞄。

    然后……

    看到的景志轩从药箱里拿出一片创可贴,握着苏沐的手,往他指肚上亲了亲,然后贴创可贴。

    魏子城被景式温柔杀吓得一激灵:呵呵,没劲儿!放着更爽的不吃,打了个手.仗,出息!!

    然后……

    被连手.仗都没爽到的暴躁总裁阴测测的瞪了!

    撵了人,景boss去卧室换了身衣服洗洗脸,又端来温水,小心翼翼的给睡得美滋滋的苏小猫擦擦小脸。

    这才去开会。

    景志轩是三点多离开的,苏小猫四点钟开始做恶梦,五点钟从噩梦中惊醒,他猛然坐起身,冷汗涔涔。

    满屋的金光,偌大的圆床,浅色的床单,软柔的毛毯。

    坐在床上的苏沐有些恍惚,他症愣了大约两分钟,才有所反应似的三百六十度环视。

    可是他入睡前根本就没有看清这间房,他所看清的,只有景志轩。

    然而,景志轩不在。

    又是梦吗?

    苏沐的眼窝一热缓缓掀开毛毯,就看到了被景志轩爱过的地方。

    那里洒满了浅淡却密麻的小梅……

    苏沐脑子轰的一声,过了好一会,才稍稍放松些紧绷的神经,蹭了下小梅。

    接着就看到了床头摆放整齐的衣服,有些甜蜜的起身穿上衣服,系着衬衣纽扣就往外走。

    他的脚步有些发虚,走出卧室感应门有个一米宽的木板走廊,然后要下五阶台阶。

    苏沐连睡带晒六七个小时,早上吃的少,中午又没吃,下台阶时头重脚轻的差点栽倒。

    下了台阶后,他颤颤巍巍的顺着花房的木排小路,走到了花房正中的荷花池前,当脚底传来冰冷的玻璃触感,他才猛然惊醒似的低头看着自己细瘦的没有穿鞋子的脚丫。

    景志轩不久前在这里抱着他对他说:‘想看看小怪物会生娃的地方。’

    说:‘不管是何玉柔还是黎洛,我跟他们都没关系!’

    还说要他,想.干.他,狠狠的,然后……

    却亲了他为他生了小影的地方……

    很温柔的……

    “苏先生,您醒了!”张可心的声音猛然传来,苏沐吓了浑身一瑟,脸上迅速飞上两抹红晕。

    坐在离荷花池五六米远一大课发财树下躲太阳的张可心匆忙合上手中的文件站起来:“您稍等,我马上给景总打电话。”

    “呃……”苏沐抿抿唇连忙摆手:“不、不用了,我……他一定在忙工作吧。”

    “嗯,boss在开会。”张可心笑了笑:“不过,boss交代过,如果苏先生醒了,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那,谢谢。”苏沐心头一甜,又有些窘迫:“那我,我去穿鞋子。”

    百平余的会议室里,暗红色的大型会议桌两侧坐了五十多号人,有的在低头做数据汇总,有的两两交流权衡利益,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严谨,气氛压抑。

    同样坐在正位席认真浏览文件的景志轩,一听到桌面上的手机震动,看到是张可心的来电,就对魏子城递了个眼色拿着手机匆匆出了会议室。

    张可心:“景总,苏先生醒了。”

    景志轩大步走往电梯口:“嗯,让他接电话。”

    张可心:“那个,苏先生忘记穿鞋了,这会折回房间穿鞋子了,您稍等,我立马过去……”

    “不用了。”景志轩勾起唇角,走进电梯:“告诉他,我马上就到。”

    景志轩:小迷糊。

    折回卧室的苏沐,在床尾找到鞋子穿上,然后红着脸凌乱的大床整理了一下,系好上衣纽扣这才走出去。

    再次踏上玻璃桥,景志轩高大的身型猝不及防的背着阳光把他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景志轩望着苏沐率先开口:“还以为你会多睡一会儿呢。”

    “……”苏沐心尖颤了一下,受惊吓似的往后退了一小步。

    “小心!”景志轩一个箭步向前,就把苏沐勾进臂弯,他低头看着羞涩的在他怀中颤抖的苏沐,虎口托起他的下巴,揶揄:“这,算是你勾引我的新花样?”

    苏沐嚅喏:“景总……我……”

    “还景总呢?”景志轩好笑靠近,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苏沐的耳朵尖,充满邪气:“不会睡一觉就忘了……我不久前是怎么伺候你的吧?我的金主大人。”

    苏沐猛地低下头,心跳都快出了嗓子口:“我,谢谢……”

    “!!”景志轩扯过苏沐把人圈进怀:“只说谢谢可不行,我可是嘴巴都酸了,你难道不应该用行动表示一下?”

    “我……”苏沐羞得都快站不稳了,过了好一会才抿抿唇,大着胆子踮着脚尖向前亲了亲景志轩带着青胡茬的下巴,软着嗓子叫了一声:“志轩。”

    “……嗯。”景志轩猛地把苏沐摁在身前,紧紧的。

    他不让苏沐看到他的表情,天知道苏沐惦着脚尖在阳光下亲他下巴并柔柔软软的叫他名字的这一幕,他心心念念了多久。

    说出来,苏沐一定不相信吧。

    因为五年前,苏沐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从来都是一把推开他。

    那时候确定关系后,苏沐心大,从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兴奋的到处宣扬,几乎每天只绕着他一个人打转,性格又娇气的上天,看似从不逼迫他做什么,软而吧唧的,但最终要软磨硬泡三百六十计绝招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于是,他从一个小穷酸被苏沐逼着各种穿名牌,像狗一样的被他遥控指挥,怎么可能不招人闲话。

    那时候,没人敢当面说他,但是又有什么难听话没传到他耳朵里。

    不过当时心里过不去的,后来随着苏沐的离开,都成了瘠薄!

    眼眶里无法控制的闪出泪光,景志轩在苏沐的后背轻拍,没有这个人在的日子,他觉得自己仿佛寂寞了一个世纪之久。

    可是,没有再次见到苏沐之前,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寂寞,是那样浓重。

    那样的难以承受。

    这一次,说什么都不会再让他走。

    苏沐被景志轩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到,还是那种快要窒息的拥抱方式。

    他埋在景志轩怀中听着景志轩震耳欲聋的心跳,呼吸不由得随着他的节拍急促起来,犹豫了一下才颤颤巍巍的抬手,回抱住景志轩的腰。

    景志轩的腰不宽不窄,十分硬实,是标准型男的身材。

    如果景志轩要他的话,一定……

    比当年更猛更有劲儿吧。

    想试。>﹏<

    想完,苏沐暗骂自己浪,骂着又忍不住接着想想想。

    想着想着,肚子发出一连串不满的抗议。

    “哦~”抱了人的景boss,一听到声音立马放开人,手臂环胸一双凤眼高冷的睨着苏沐:“很会破坏气氛嘛。”

    苏沐有些慌乱的扒拉景志轩的胳膊,像小奶猫:“我,我……”

    “好啦。”景志轩俯身轻轻亲了一下他的唇,就拉着他的手往木桌处走:“赶紧过来吃饭,就知道你该饿了。”

    拉着苏沐坐下来,把他刚端上来的养胃四物粥推到苏沐面前。

    这是他一醒来就交代厨师熬了,两个小时正好够火候。

    苏沐小斑鸠一样耷拉着脑袋小声道了谢,这才拿起碗里的调羹在景志轩的注视下心慌意乱的搅搅搅。

    景志轩的手肘担在桌面上,托着下巴欣赏苏沐在斜阳下散发着暖晕的精致小脸。

    享受着他所熟悉的美好,和苏沐身上充满新鲜感的矜持内敛。

    却又有些心疼他的拘谨孱懦、如履薄冰。

    这本该是他曾经希望的苏沐的样子,可是此时,又有点小小的不喜欢。

    “你……”苏沐抬头,对上景志轩投来的目光,眸子闪了闪:“你吃饭了吗?”

    景志轩挑挑眉,邪气道:“吃了你,不饿。”

    “……”苏沐羞赧的低下头,放下勺子把粥碗推到景志轩面前:“那,你先吃。”

    “呵呵。”景志轩勾起唇角拿起碗中的勺子,真的舀起一勺粥低头尝了尝,芡实、莲子、山药、薏米加红糖,味道还不错,就是有点甜腻过头。

    不过,苏沐喜欢甜甜的东西。

    景志轩一手托在勺底,顺着勺子向前,把剩下的大半勺粥递到苏沐面前:“来,张嘴。”

    有点像是喂小孩子。

    苏沐:“……”

    紧接着,一股香甜软腻就在嘴巴里散开来,好吃到想哭。

    这不是景志轩第一次喂他吃饭,但在以前,都是在他又强迫又撒娇的情况下得逞的。

    能让景志轩主动,这还是头一次。

    在景志轩娴熟的投喂下,一大碗粥很快就见了底,除了第一口基本上都进了苏沐的肚子里。

    景志轩放下勺子,没有餐巾纸,就用拇指指腹抹去苏沐唇角的一点残渣,抹去之后,把指腹抵在自己唇边暧昧的‘啾’了一下。

    苏沐一娇羞一低头这才看到一大碗粥自己吃的只剩下一层薄底儿粥,下意识的打了个饱嗝。

    志轩喂,就是能下饭。

    撑死也心甘情愿。> <

    苏沐忽闪着眼睛正想着要不要表示点什么的时候,景志轩却突然站起身来。

    见景志轩站起身,苏沐连忙跟着起身。

    “我要下去开会了。”景志轩把苏沐左耳前的发丝勾到他耳后,用指腹摩擦着苏沐耳朵上的银制耳饰:“如果你想留下,会议结束我带你去吃饭,不过大概会很晚。”

    “那……”浪完了,苏沐有点想儿子了:“我……还是先回去吧?”

    “当然。”景志轩被噎了一下,眉稍拔高了点,放开苏沐,掩去眼中的复杂:“你开车来的?”

    “没。”苏沐说着起身道:“我驾照……没考上。”

    “那我派人送你回去。”

    “不、不用的,我打车就行。”苏沐连忙摆手,眼神有些躲闪:“打车很方便的。”

    “我派人送你更方便。”说着,景志轩就搂住苏沐往外走,苏沐抿抿唇没再说什么,怂哒哒的跟上景志轩的脚步出了花房。

    出了花房,站在花房口,景志轩突然伫立脚步,面向苏沐道:“我今天很忙,下次,我送你。”

    “……”苏沐心口一暖:“……嗯。”

    送苏沐的人是张可心。

    让小金领高材生给他当司机,苏沐有点不好意思,一坐上车连连道谢。

    张可心虽然看上去不苟言笑,其实是个性格外放的女人,一出公司就表现出来了,她一路都在和苏沐找话题聊,气氛还不错。

    半个多小时后,苏沐让张可心把车停在了上次景志轩送他的蛋糕房,目送张可心离开,才走进蛋糕房挑了几样糕点带回家。

    苏沐到家的时候,石如水刚把苏影接到家进厨房。

    “吆,浪回来了。”听到开门声,在厨房淘米的石如水端着锅走过来,用美翻边儿的狐狸眼睨着苏沐,仿佛一个眼神就能把他看的透透的:“怎么,今天这是吃到那三两肉了?眉飞色舞的。”

    “!!!”艹,这特么哪是狐狸,这特么的就是一半仙儿,被吃了一两肉的苏沐尴尬的摸摸鼻子:“咳,我去给小影打个招呼就过来掌勺。”

    “啧啧,嘴唇搞的跟香肠似的,炫耀个唧唧啊!”石如水勾勾柳叶眉梢冷哼一声,扭着小蛮腰又进了厨房。

    苏沐:“……”感受到一万点伤害。

    苏沐把刚买的小蛋糕放在玄关鞋柜上,怕两个小家伙贪了嘴后不好好吃饭。

    换上亚麻托鞋,苏沐走出玄关,就看到了坐在客厅儿童地垫上教贝贝玩魔方的苏影,他勾起唇角,一步步走过去。

    近了,能看到夕阳的余晖从玻璃窗上反衬到小影白嫩的脸蛋上,打出一层淡粉色的光晕。

    那光影之下的轮廓,竟让苏沐有种重回六年前,在t大校园门口第一次看到景志轩,看那个少年披着晨阳的光辉朝他走来的样子。

    可是,明明,那人朝他走来时,披的是晨光,却最终成了他心中的白月光。

    求而不得。

    苏沐叹了一口气,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已经二十九岁了啊,原来他已经有了那么大的儿子,原来……

    他和景志轩分别已经很久很久。

    被景志轩拥抱过的那份悸颤,久久萦绕在他鼻端的那股子强悍味,还有他被景志轩捧到云端之上那种缱绻的心情,都随着这一声叹息,烟消云散。

    苏沐的心窝,重新被面前的小小身影溢满……

    听到脚步声的苏影,侧脸看过来对上苏沐的目光,苏沐立马漾起一抹微笑:“宝贝,想粑粑了吗?”

    过了几分钟,苏沐进了厨房,石如水正在切胡萝卜。

    苏沐站到石如水身后解开他腰间的围裙,边往自己身上系边道:“你出去歇着吧,我来。”

    石如水没抬头,手上的刀也停歇:“你先把番茄鸡蛋炒了。”

    “奥,好。”

    开了火,添了油。

    石如水淡淡开口问:“还是小影他爹?”

    “……”苏沐长睫毛像蝶羽一样震颤了下,接着把打好的鸡蛋倒进锅里,趁着油和鸡蛋一起抨击出的滋滋声,点头含糊道:“……嗯。”

    “找个不爱的男人打打泡,最多伤肾。”石如水手上的节奏快了些:“找个这种的,你可别搞的到时候又伤心又伤肾的!”

    “……”苏沐被烟气驱的眼里呛出一层泪花,这才连忙打开抽油烟机,把鸡蛋炒好了盛到盘子里关了火。

    苏沐端过石如水面前盛番茄的碗,才凝望着石如水开口道:“如水。”

    石如水微微侧脸看他一眼,就又忙着切萝卜片了:“嗯?”

    “这几天确实是见小影他爹,”目前的状况就算他不说,石如水也猜的七七八八,倒不如挑明了,大家都安心些:“但只是做画画的生意,他给的价钱很高,你这段时间不要着急上火,不管结果如何,以后,你和贝贝……都有我呢。”

    “能说出这样的话,看来你这前任是出了天价。”

    石如水动作停顿下来,抬头放下刀对着苏沐郑重道:“不过,苏沐,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的几张破画值几个钱你自己心里不清楚?我特么就是一例子!咱没钱可以挣,怎么着都能活,你可不能犯傻。”

    “没,你放心,他只是让我去他公司画画。”苏沐敛下眉扭头开了火,不想让石如水看出情绪:“我们之间以前有些金钱纠葛,我也算帮过他,大概是想着还我人情吧,何况他现在腰缠万贯,身边不缺我这么一个旧人。”

    “……嗯。”石如水收回目光点点头,把切好的胡萝卜放到空盘子里:“总之呢,你比我年长,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要你心里记着小影就行。”

    “那是当然。”抽油烟机有些年头了,放了胡椒和辣椒,屋子里顿时发呛,苏沐推了一把石如水:“咳咳,如水,你出去歇着吧,咳咳,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的。”

    “那我先出去了,”石如水拿起根黄瓜,妖妖娆娆的咬了一口:“可别忘了刚才说的话,我和贝贝以后可就靠你了,豪粑粑。”

    苏沐:“……”

    石如水扭着腰出去后,苏沐把番茄倒进锅,对着浸了油后越发红艳的番茄,拿着铲刀机械的翻撩着陷入沉思。

    其实,今天和景志轩之间发展过猛,他也有点半信半疑。

    从早上在景志轩办公室看到黎洛那一刻,他就警告自己,一定要把心好好收回来,尽快完成任务再也不要见这个白月光。

    他甚至想到了陆齐明,想着或者他应该接受这个人,给小影一个完整而富裕的家庭。

    想着想着……

    黎洛进来了,当他更加坚定离开的决心时,景志轩也进来了,抱着他说出那样的话后,两个人又莫名滚上了床……

    可是,如今的苏沐,二十九岁的苏沐,除了一个小尾巴,一无所有的苏沐,真的能够让景志轩感兴趣吗?

    或者,能够让他感兴趣多久?

    即便年轻貌美时候的自己,骚浪贱的撩撩撩,砸钱倒追贴贴贴,都尚且不得那个人的心啊!

    苏沐纠纠结结炒好了三道小菜。

    菜上桌。

    番茄鸡蛋咸了,胡萝卜牛肉淡了,红烧茄子贝贝不吃,一开饭,贝贝就嘤嘤嘤的撒娇闹脾气,苏沐连忙去厨房端白开水伺候。

    吃了白开水泡鸡蛋的贝贝更是一脸嫌弃:“大粑粑,是笨蛋。”

    吃完晚饭,苏沐做的善后,石如水见苏沐从厨房走出来,就打着哈欠带着贝贝去睡觉了。

    他今天身上来事了,有些困倦。

    苏沐蹲下身来和苏影一起坐到地垫上,摸摸他的小脸:“宝贝,困不困?”

    “……”苏影摇摇头,摇完头又想了想:“今晚想要粑粑一起睡。”

    苏沐下意识的抬眼往阳台上铺着新宣纸的画架,眸光闪烁一下,然后温柔的笑道:“好哒,今晚粑粑早点抱着宝贝睡觉好不好。”

    说着苏沐就把苏影从地垫上抱起来:“我们现在去洗澡澡。”

    洗了澡,时间还早,苏影缠着苏沐念童话故事。

    小影已经很久没这样撒娇了,他近日晚上赶画,小影也体惜他,晚上不用哄,自己就乖乖爬到床上睡了。

    苏沐把小影抱上床,询问过小影的意见,就哪本三只小猪盖房子的童话书上了床。

    他半靠在床头,一手把儿子搂在身前,一手打开童话书,声情并茂的念了起来。

    今天的苏影有些小活跃,和苏沐有不少互动,问了很多故事中的问题。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小家伙才趴在苏沐的身上,小魔爪不老实的蹭着苏沐的小包,打着细小的呼噜睡着了。

    苏沐见儿子睡熟了,慢慢收起手中的书本放在床头柜上,把儿子从身上抱下来,盖好被子,正犹豫今晚要不要继续画画的时候,他的手机蓦然响起。

    苏沐吓了一跳,连忙摁了静音,看看手机荧屏上跳跃的是个陌生号码,微微蹙眉。

    他不慌不忙的亲亲儿子的额,然后下床穿上拖鞋,走到客厅接电话。

    准备接完电话今天再加几个小时‘夜班’。

    苏沐穿过客厅走到阳台,在铃声即将停止的那一刻才慵懒接通:“喂~”

    对面安静如鸡。

    苏沐看了看手机屏,又贴到耳朵上:“喂,请问您哪位?能听到吗?”

    “你果然,”电话那头是景志轩没有一丝起伏的声音:“没记我电话。”

    一听是景志轩,苏沐浑身骤然僵硬,把手机听筒可着劲儿的往耳朵上贴,仿佛连对方的呼吸声都不想错过:“我……”

    “算了。”景志轩喝了点酒,似乎心情还不错,话语缓和了些:“睡了吗?有没有吵醒你。”

    “……没。”苏沐激动不已,没在意景志轩耿耿于怀记电话号码的事情:“你……吃饭了吗?”

    “没,刚入席就被灌了两杯酒。”景志轩笑的有些无奈,站在饭店二楼小阳台吹小风:“也没什么事情,就和你说一声我要去趟a城,今晚就出发,你好好休息,明天不用过来了。”

    “我……”苏沐一听,心立马就沉了,颤着唇:“没、没关系,画……”

    “乖,好好休息!”景志轩的语气变得有些强硬,但却是关心:“我明天尽量早点回去,接你吃个晚饭,嗯?”

    苏沐心:“……好。”

    景志轩笑道:“亲我一下。”

    苏沐脸红:“……啵。”

    景志轩:“挂电话吧,他们叫我了。”

    苏沐有些不舍的:“……嗯。”

    大约过了两分钟,苏沐听到电话那头的交谈声,劝酒声后,正准备挂电话,景志轩的声音突然传来,听上去是用手遮掩着话筒的,声音里还带着点克制的挑.逗:“金主大人,晚安。”

    苏沐顿时像做了小贼一样的,羞窘的对着话筒小声道:“……晚安。”

    “慢着!”

    “粑粑!”

    苏沐后膝窝被撞上的同时,电话里的景志轩和他身后的苏影同时发出声来。

    前者声音低沉急促,后者声音清脆响亮。

    苏沐心脏猛地停跳,他几乎是颤抖的回身看着儿子,并同时颤抖的用手紧紧捂上话筒,把听筒贴在耳边,等待死亡宣判一样的,等待着对面景志轩再次开口说话。

    大概过了会,景志轩似乎和身边人交流了一句,然后,对他低声道:“金主大人,别忘了把你的具体住址发给我,晚安。”

    苏沐一听,没敢回话,就匆忙挂断了电话,同时蹲下身来抱起儿子。

    从来没有感觉到儿子和他奉献了小蝌蚪的父亲离得这么近,一时间,苏沐的眼泪再次的肆虐般的吞噬了他的视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