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0.宠溺4
    ( )

    抱歉,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补齐或等一天么啾。

    世风日下, 同学聚会也变得不纯粹。

    有人是来炫耀,有人是来寻找商机, 也有女人迫嫁, 男人寻一夜刺激的。

    所以,当何文卓拉着苏沐到最角落的一桌,这张全场最不显眼的八人桌上只坐了四个人, 苏沐加入后还有三个空位。

    在座的其他三人, 两个是年长的学长, 一个是年轻的胖学妹,苏沐都不认识。

    何文卓拉着他落座前相互介绍了一下,苏沐与学长学妹简单的寒暄后就坐下了。

    两个学长外貌衣着平平, 都是西裤软衬衫,看上去很低调,不知道是混的低调,还是性格低调。

    胖妹子估摸着得有一百八十磅的体重,妥妥的是外型低调,和苏沐打完招呼就又低头沉迷于手机二次元了。

    大概只有那个世界才能领悟到她的灵魂美。

    苏沐今天特意穿了一套浅灰色半休闲套装, 稳重朴素, 咋一看,倒是和景志轩的着装有几分般配。

    这么看来, 穿着上粉下绿像个撅屁.股开屏花孔雀的何文卓, 算是这一桌唯一一颗会发亮的星星了。

    其实是骚的没边儿!>﹏<

    苏沐入席后, 何文卓递给他一杯橙汁,炫耀道:“好位置吧,省的一会被灌酒。我今天可是瞒着黄扒衣出来的,要是醉醺醺的回去,少不了一顿狠.操。”

    “咳咳~”苏沐猛咳了两声,接过何文卓递来的餐巾纸,喉头滚动一下,强笑:“老黄真是画看得多了,懒得拿正经眼光挑人了。”

    “喂!”何文卓一听,竖起眉捏着苏沐的削瘦肩笑骂:“你特么就这么诽谤你的衣食父母啊,大不孝!!!”

    “呵呵。”苏沐闷声一笑,挑高一眉睨着何文卓:“话说,什么时候给我新case啊,豪粑粑,您家儿子和孙子可都快断粮了。”

    “没钱你不早说。”何文卓阔绰的拍拍胸脯子肉:“本粑粑还能饿死自家亲儿孙不成。”

    “……”苏沐别过头,即便和何文卓打着趣,他的脑子里仍然来回激荡着景志轩这个名字。

    “好了好了。”新上了一盘木须肉,热乎的冒着烟,何文卓给苏沐夹了块放到他面前的骨瓷餐盘里:“最近无论是大小公司还是家装,都流行北欧装修风,抽风艺术画大受欢迎,国画市场确实不如从前,不过你放心,我会让我家扒衣多关照你这边儿。”

    “嗯哼,谢了,野生粑粑。”苏沐低头拿起筷子,把木须肉夹起来放进嘴里嚼了嚼,这家菜的味道还不错。

    老黄,或者扒衣,都说的是何文卓的扯证男人,大名黄耀权,非常高端奢华土豪风。

    不过,据何文卓的话,黄耀权见了他,不扒他衣服,就证明他在光着。

    于是,黄耀权被何文卓不吝脑细胞,赐了个特接地气的昵称——黄扒衣。

    黄耀权干的是画行生意,苏沐这几年靠画画养儿糊口,于是,黄耀权的小傍家何文卓就成了苏沐的野生粑粑。

    认识多年,何文卓也是了解苏沐的,欠人情的事情逼不得已偶尔为之,但是欠钱的事情,是坚决不会干的。

    再怎么说,苏沐也豪门贵公子了二十多年,当年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小清高的架子一旦端起来,总归是难放下的。

    一块木须肉,苏沐和着柳橙汁总算咽了下去。

    嗓子硌得难受,眼泪差点被逼出来。

    没人知道他此时此刻,手心脚心都是冷汗,手里的竹木筷都湿滑的夹不起第二块肉。

    景志轩就在苏沐的左手边,隔着何文卓和两张圆桌,一偏头应该就能看到那个他日思夜想的人。

    他甚至还能通过糟杂的‘合奏曲’听到江妹子操着吴语侬音对景总撒娇劝酒。

    真特么绿茶婊!

    心头翻滚着浓烈醋意,却连扭头看景志轩一眼的勇气,苏沐都没有。

    和当年骑在景志轩身上,拿着领带当小鞭,扭着小蛮腰抽打着景大帅哥吆喝着‘驾驾驾’的那个傲娇苏女王比,现在的他,简直是个怂逼。

    大怂逼!!!

    “话说,沐沐啊,”何文卓说着,放下筷子凑近苏沐,紧密的贴着苏沐咬耳朵:“你今天不就是为了见景贱人才来参加同学聚会的吗,要不要我陪你上前敬杯小酒。”

    “!!!”苏沐慌忙摇头:“不用,不用。”

    “啧啧,装什么臊啊,你当年为了撩他可都骚成t大的小名人儿了,”何文卓呵呵一声贱笑:“今个哥哥特意为你买了‘痴.汉.媚.情’,晚上给你补补~精~,嗯哼?”

    “咳、咳咳。”苏沐顺瞬间红了脸掉了筷子,抱住何文卓的手臂深呼吸:“你小点儿声。还有,这个真不用。”

    “好像……”何文卓目光突然阴沉,勾起唇角冷冷哼:“确实不用了。”

    不远处。

    只见,景志轩帝王一般屏退身边团团围绕的狂蜂浪蝶,起身离席,端着酒杯朝这边健步走来。

    他穿着商务休闲裤的腿,显得特别修长,迈动的时候,徐徐带着风,有股子势不可挡的霸气。

    像移动的荷尔蒙,走几步就t了全场的雌性目光。

    苏沐随着何文卓的声音和目光,也偏头望过去,恍惚间对上景志轩的眼睛,呼吸瞬间被夺去。

    灵魂也为之颤抖。

    “苏沐学长,”景志轩嘴角噙着不羁的笑,缓下步时,步伐优雅高贵,就像是一只觅食的猎豹,慵懒之下是危险气息,走近:“好久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