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5.玛丽苏的男人们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嗷嗷嗷嗷——”

    晏褚沉浸在意识空间里,看着面前带着标准邪魅狂狷黑眼线的哈士奇, 觉得自己可能需要聘请一个狗语翻译。

    “嗷嗷嗷嗷——”

    晏傲天可看不懂晏褚的想法,把自己的愿望一吐而尽,吐着舌头再瞪了他一眼, 直接就在他的脑海中消失。

    “叮, 主线任务, 让于心妍幸福, 任务完成奖励积分, 失败关小黑屋一百年, 支线任务, 惩罚于心桐和楚天河, 将两人赶出娱乐圈,任务完成奖励600积分,失败关小黑屋五十年。”

    系统提示音响起, 晏褚根据上涨的任务积分以及失败惩罚,也感觉到这个世界的任务难度加大了。

    “新手世界累计1100积分, 在新手世界停留扣除100积分, 剩余1000积分,现在开启积分商城。”

    007就是那么喜欢神出鬼没,在晏褚吸收完这个世界的记忆后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积分商城只有五个货架, 货架上的商品每天十点更换, 物品所需积分由商城自行拟定, 宿主可以选择性购买。为顺应潮流,商城允许分期付款,但是利息堪比高利贷,如果没法按时归还所欠积分,后果很可怕,我并不介意宿主超前消费,商城剩下的功能宿主可以自行摸索,如果连这样傻瓜的操作都不会,我觉得宿主可以呵呵呵。”

    007留下一串冷笑,又神出鬼没的消失了。

    晏褚在007消失后从识海中脱离,原本躺在别墅客厅沙发上的男人,也再次恢复清明。

    他的视线在客厅环视一圈,在靠近餐厅的位置发现了一个大型犬的狗窝,只是里面空无一狗,晏褚回想了一下,此时任务的委托者,那条狂拽酷炫的哈士奇晏傲天应该在二楼,和它的主人作伴吧。

    这个任务世界相当于他生活的那个时代的平行世界,原身晏褚,是一名演员,更准确来讲,是一位三冠影帝。

    金凤、千花、金肖奖是这个世界华国演员的最高奖项,而原身也是华国获得三影帝大满贯中年纪最小的男演员。

    他在23岁时被星探挖掘,这个年纪对娱乐圈而言并不算年轻,无奈老天爷赏饭吃,得天独厚的外貌,精湛的演技,在接演第一部偶像剧时,就凭借痴情男配一夜爆红,获得无数迷妹,从那以后,他的演艺事业就一发不可收拾,入圈第三年,就登顶娱乐圈顶级流量的行列,只要是他参演的电视剧,部部爆红。

    随着即将迈入三十大关,晏褚开始尝试转型,第一部电影搭档华国最顶尖导演之一的林导,扮演一个卧底的缉毒警,悲剧的结尾赚足了一票眼泪,他也凭借着在电影里无可挑剔的演技,以及号称爆破戏打戏不用任何替身的敬业态度,得到了业内业外的一致认可,在凭借这部片子获得他人生中第一个金凤影帝后,晏褚彻底打开了演技派实力派的道路。

    现在晏褚三十五岁,对于一个实力派男演员而言,这是最好的年纪,对于他曾经偶像派的身份而言,这个年纪也不算太大,毕竟即便这个年纪,他的颜值还是吊打一众鲜肉,甚至因为年龄的提升,又多了几分岁月的积淀,犹如美酒,时间越长越香醇。

    在他的微博和脸书上,留言最多的就是男神我想和你生猴子,男神睡我之类的话,尤其这个男神入圈十几年,除了一些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炒作的恋情,没有任何绯闻,对于所有女友粉,事业粉而言,没有比粉这样洁身自好的男神更让人放心的了。

    不过随着男神的年纪渐长,当初的粉丝开始成熟,也有一部分粉丝开始操心起了男神的终身大事,只是这些粉丝都不知道,她们眼里一直宣称单身的男神,早就已经结婚了。

    于心妍,也就是晏褚刚来到这个世界就向他提出离婚的女人,他们已经结婚十二年,这个期间,她一直默默做着晏褚背后的女人,因为原身的事业,除了自己的母亲,她没法和自己的亲人、朋友,介绍原身的存在,一年当中,她有将近十一个月忍受夫妻分居的寂寞,原身总是让她等,说等到他脱掉偶像派的帽子,就会光明正大和自己的粉丝宣告她的存在,于心妍爱他,就选择了相信。

    可惜,直到原身拿了三冠影帝,她都没有等到那一天,甚至现在,她发觉自己的丈夫的心渐渐的也不再属于她,仅有的一些相处时光,在丈夫嘴中提到最多的,也是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于心桐,那个比她小了八岁,正值青春年华的娱乐圈新晋小花。

    于心妍累了,选择了放弃,她不想自己即便输还输的那么难看,于是她主动提出了离婚,保全自己谨慎的一点颜面,同时她也不想闹到最后,现实告诉她,自己那么多年的付出,那些真心,都只是笑话。

    客厅的水晶灯富丽堂皇,晏褚沉默的看着对面的液晶电视,于心妍,就是他这次的任务目标。

    这次任务的委托者晏傲天是原身的狗,只是他太过忙碌,平日里照看它更多的反而是于心妍这个女主人,因此在晏傲天的心里,于心妍就是妈妈一般的存在,至于原身,估计就是那个负责生不负责养的没良心的爸爸吧。

    晏褚觉得刚刚在识海里晏傲天对他那一顿吼,多半是在骂他。

    按照这个世界的走向,原身的结局并不算太好,于心妍的预感没有错,在这个时间点,原身和她那个异母妹妹已经开始产生暧昧的感情,只是他不知道,于心桐接近他,除了习惯性抢夺这个突然间冒出来的异母姐姐拥有的一切东西外,还有就是想要借着原身在娱乐圈的地位,为自己的演艺之路保驾护航。

    从头到尾,原身就只是于心桐的踏脚石罢了,她喜欢的是和原身所同一个经济公司新捧的男演员,出道之初,就顶着小晏褚的称号,那个男人也就是支线任务中他所需要对付的楚天河。

    于心桐靠原身给的资源扶摇直上,在他准备和于心桐告白并且打算和于心妍离婚的时候,就被于心桐曝光了隐婚的丑闻,在经纪公司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警察又来到公司将正在和经纪人商量对策的原身带走,原因是吸.毒.藏.毒。

    这个丑闻相较于隐婚而言更是致命,原身想不到,自己从来都没有碰过那些东西,为什么尿检会呈阳性,并且他所居住的大平层公寓中会搜出重达五千克的毒.品.

    当初让他获得第一个影帝的影片,他所扮演的就是卧底的缉.毒.警,甚至最后还因为和毒.贩的火拼,丧失了性命,这时候被爆出他吸.毒.藏.毒的丑闻,可以说是致命的,加上他同时还担任着禁毒大使的名声,这更让他成了一个笑话。

    在他暂时被羁押的时候,又有十几个女演员站出来指正他片场潜.规则和咸.猪手,那时候正是他观众感官最差的时候,没有人怀疑那些女演员说谎,一时之间,原身的那些圈内好友没有一人站出来替他说话,经纪公司也打算放弃这个曾经的影帝,培养新人,那个新人也就是小晏褚之称的楚天河。

    不对,因为原身的丑闻,他已经不再用小晏褚这个称号了,那时候他是最炙手可热的新星,在获得第一个最佳男配的当天,就在微博公开了自己和当红小花于心桐正在交往的事,和他相比,隐婚十多年的原身,更加让人唾弃。

    最后的结局,楚天河和于心桐幸福恩爱的生活在一起,成了圈内有名的模范情侣,而原身,于心桐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给他注射的过量毒.品让他彻底染上毒.瘾,戒.毒的过程没有那么简单,意志力薄弱,复吸的几率极高。

    那时候,原身声名狼藉,巨大的落差让他郁郁寡欢,在藏.毒存在疑点被释放后,原身几乎就生活在戒.毒、复吸、戒.毒、复吸的循环中。

    最后于心妍,那个被他背叛的女人带着他变卖了所有房产不动产,移民离开了华国,去了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国家,那个国家风景优美,当地居民热情,终此一生,两人都没再踏上华国的土地。

    于心妍没有选择和原身复婚,也没有选择和其他人再婚,那时候对原身,更多的事处于一种责任和同情。

    晏傲天陪着他们度过了自己短短十几年的寿命,直到它狗生结束的那一天,它以自己的灵魂做代价,希望有人能阻止这一场悲剧的发生,也希望有人能真正给与于心妍幸福,她是个很好的女人,不该被那样辜负。

    晏褚抬头望天,就在刚刚,他们好像决定要离婚了啊。

    林青山在一旁推了晏褚一把,现在正是去女方家迎亲的时候,吉时可不能耽搁了。

    晏褚回过神来,暂时没去管那三百积分,带着一群知青和乡邻,热热闹闹朝林家赶去。

    因为晏褚的长辈远在都城,婚礼里里外外都是林家人操办的,村里也有不少说闲话的人,觉得表面上林家是嫁女儿,实际上和招赘没区别,贴钱捡了一个上门女婿。

    这些话不好听,黄茹花实在是烦死了那些多嘴的八婆,她心里清楚一个正常男人的自尊心,懂点道理的知道这些闲话,不会迁怒媳妇,要是遇到个黑心的,听到这些话,还不把错都怪在媳妇和媳妇的娘家头上?

    自卑又自傲的人天底下多了去了,心机深的就在心里给你记着,等哪天他占了上风了,有你好瞧的。

    黄茹花这性子就是容易想太多,但是她愁的也不无道理,好在晏褚并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再说了,其实村里人包括一部分知青说的也有道理,现在的他确实像是个吃软饭的,工作是媳妇舅舅安排的,房子是媳妇家里之前的老房子,聘礼就只有原身带着的那个欧米茄手表,就是那个手表,也就是走个场面,到时候还是会作为林丁丁的陪嫁还回来的。

    晏褚听了那些流言完全就没有生气的意思,只是越发觉得他媳妇好,老丈人和丈母娘宽和大方,他能做的就是对他们更好。

    时间见证一切,总有一天,别人会知道岳父岳母把丁丁嫁给他,是亏了,还是赚了。

    *****

    “听说了吗,高考恢复了?”

    1977年十月,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传遍了附近的几个村庄,消息是有人从县里带来的,几乎在同一天,所有得到消息的知青都疯了。

    没有一个知青不盼望着回城,包括那些已经在村里娶妻生子的,对他们而言,回城几乎已经成了执念,他们的亲人在城里,他们的梦想在城里,比起贫瘠的乡村,繁重的劳务,显然城里体面轻松的生活才是他们习惯的生活方式。

    林广国看着原本分配给知青的那块田,今天没有见到一个人影,拿着旱烟枪,吧嗒吧嗒抽着烟,深深的抬头纹,满是愁绪。

    “这算是什么怎么回事呢。”

    黄茹花这两天一直提不起劲,又是擦桌子,又是拖地的,只要一停下来她就头疼。

    “当家的,你说晏褚那孩子......”闺女已经结婚大半年了,除了还没怀个孩子,几乎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掉福窝里了,当初背后说闲话的,现在谁不羡慕她闺女啊。

    晏褚是个有责任心又体贴妻子的,现在他一个礼拜六天的时间在公社小学教书,晚上回家,帮着媳妇烧水做饭,村里的大男人哪个会帮媳妇干这个。林丁丁的小日子,晏褚都不让她碰凉水,连贴身的小衣都是他帮着洗的。

    家里的收入就更不用说了,他在小学教书,一个月有二十块钱的工资,刚过手还没热乎,就全都交到媳妇的手里了,不抽烟,不喝酒,不打媳妇,夏天的傍晚,还常常能见到小夫妻在河边或是山脚下散步纳凉,常常能看到林丁丁手里捧着一束漂亮的野花,问谁摘的?还不是晏褚特地采来逗媳妇开心的。

    村里的男人可能会觉得晏褚这么做太没男人的脾气,老婆娶进门不就是生儿子加使唤的吗,不听话就打,打服了就该知道怎么服侍男人了,他对老婆这么好,让人觉得没了男人的骨气。

    女人们对此嗤之以鼻,一群没心肝的大老爷们儿懂什么,对着一个个不爱洗澡,又抽烟又喝酒,每天臭烘烘就想着钻被窝的臭男人,晏褚这样的好丈夫,简直被对比成了天神。

    当初还在背后偷偷嘲笑林丁丁眼瞎找了个中看不中用的男人,浪费了她那好家世的同龄女孩,别提多后悔了,早知道晏褚是个这么体贴的丈夫,她们自己就上了。

    再加上这个丈夫模样还是出了名的俊俏,简直让人嫉妒的抓耳挠心,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别瞎想了,晏褚是高中生,这次高考恢复怎么会不参加,今天队里统一帮他们报名,他和丁丁的名字都在上头。”

    林广国虽然诧异闺女居然也报名参加了高考,可是对于闺女的成绩他心里还是有数的,估计就是凑热闹去的,相反晏褚,那可是来自都城的高中生,高考考上的希望很大,到时候一个大学生,一个乡下小村姑,即便晏褚记挂着妻子,没有当陈世美的意思,日子一天天过下去,夫妻俩的差距越来越大,这日子过得,怕是也难。

    黄茹花的担心还真成了真,她把抹布往桌子上一甩,和丈夫一样,同样没觉得自家闺女报名有考上的希望。

    “当家的,那名单不是得过你手吗,要不你把咱们女婿的名字,悄悄的,悄悄的......”

    黄茹花还是不好直说让他把女婿名字从名单上去掉的事,毕竟这是太阴损,她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虽然担忧闺女,可也实在没法坦荡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还想不想闺女好好过日子了。”

    林广国白了媳妇一眼,尽知道出瞎主意,自己把名字从名单上一去,等到时候要考试了,其他人都收到了准考证,就晏褚一人没有,让他怎么想,又不是傻子。

    “放心吧,咱们女婿不是那样的人。”林广国眉头紧锁,看的黄茹花撇了撇嘴,一边说着女婿不是那样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大晚上的,翻来翻去睡不着觉。

    *****

    “林丁丁,你男人来接你了。”

    结婚后,林丁丁找了活补贴家用,他们这边靠海,有一些工厂会分出一些活来,让附近几个村子的妇女帮着织网,一群女人边聊天边干活,林丁丁手脚快,一天下来能挣个两三毛钱,一个月下来钱不多,却也能减轻一些家里的负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