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1.变态厂公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晏褚说了一大段话, 也没管江东临的反应,拎着那一兜的馒头回了家。

    几个月下来, 主线任务已经进行到了百分之九十,自从到了这个分界点后,无论晏褚做什么, 进度条都没有任何增进,晏褚觉得, 想要达到满分的幸福度, 或许还需要一个契机。

    至于后来出现的支线任务2,他暂时还没打算分出精力去执行,原本他是想着等媳妇生完孩子, 再去考虑怎么对付江家人的,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 对方自己先找上门来了。

    别看晏褚刚刚把话说的那么敞亮, 似乎一点都不打算和江家人计较,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不再往来,实际上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那么简单就放过那一家子。

    他心里清楚, 不论是江东临还好, 还是他身后的江城和高亚琴也罢, 都不会放着晏家这块大肥肉啃上几口的, 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过不了多久那个女人就该找上门来了。

    晏褚的脸色沉了沉,倒不是怕了那一家子,而是现在媳妇还怀着孩子,一堆苍蝇找上门来,虽然伤不了人,可是光听他们嗡嗡叫,也怪恼人的。

    看来得想个办法,早点解决他们了。

    江东临就眼睁睁的看着晏褚离开,嗓子发干,背后一阵虚汗,想要把人拦下都没有那个勇气。

    “东临,那小子说的都是骗人的吧?”跟江东临一块过来的朋友朝他问道,眼神里隐隐透露出些许打量。

    “当然是假的。”

    江东临想也不想的回答,为了确定自己说的是真话,他的脸上还露出一个放松的微笑:“我家什么情况你们还不了解,当初买房的钱就是我爸和高姨工作好些年的钱攒的,再加上我爷爷当初留下的一些遗产,根本就不是晏褚说的那回事。”

    “他估计还在怨高姨和我们一家,所以才口不择言说了这些话污蔑我们吧,他是弟弟,不论怎么样,我都会原谅他的。”

    江东临一副宽容的模样,他那些朋友不管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在明面上只能符合他刚刚的话,决定等回家后再好好打听打听江家的情况。

    和他混在一块的都不是简单人,相处的好多数都是家庭的原因,掺杂着不少利益关系,根据刚刚那些对话,看得出来江东临那个继母的前夫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如果真和刚刚那个青年说的那般,两家怕是得结仇了。

    江家凭空惹来这么一个大麻烦,之后该怎么相处,不是他们这些孩子能决定的事。

    江东临此时心慌意乱,往日这个时候他肯定能发现自己的那些朋友的变化,不过这个时候他一心想着回家和他爸问清楚有关晏褚的事,根本没工夫和他们寒暄。

    “我得回家告诉高姨晏褚回来的事,今天暂时没法和你们约了,咱们还是改天找个机会,就去老莫,我请客。”

    江东临是江城的长子,也是他最器重的儿子,对于这个儿子他一向很大方,因此江东临手头并不缺钱,为了笼络人脉,请客也是家常便饭的事。

    “那行,你就先回去吧。”

    他那些朋友笑着冲他挥了挥手,心里对于刚刚晏褚的那些话更是信了几分。

    江家就一个江城还算有点本事,但也只是个领固定工资的,这些年不比以往,油水也有限,江东临能够那么阔气一次次请客,还是去老莫那样的高档西餐厅,肯定就是因为晏褚刚刚所说的那笔意外之财啊。

    这么想来,那些朋友对江东临的态度,就不由的冷淡了几分。

    *****

    “丁丁,我回来了。”晏褚被江东临那群人耽搁了点时间,往日这个点家里都开饭了。

    他回来的时候,林丁丁正在门口张望,她穿着一件纯棉的碎花连身长裙,裙子的长度正好到小腿肚,上身还套了件米白色的针织外套,五个月大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俏生生的姑娘一手捧着肚子,看到晏褚后笑着朝他挥了挥手,总算放下心来。

    “我闺女今天乖不乖?”晏褚蹲下身子凑近林丁丁的肚子问道。

    “还在家门外呢。”

    即便已经结婚怀了孩子,可是面对晏褚这么亲密的动作林丁丁还是有些害羞,她拍了拍晏褚的肩,让他赶紧放开抱住自己腰的双手。

    “七婆,兰花婶,炒菜呢?”

    晏褚也没和林丁丁多闹,很快听话的站起身,对着附近的一些邻居打招呼。

    “是啊,咱们可没丁丁那么好的福气,有一个像你一样体贴,啥事都帮媳妇做好的丈夫。”一块住了几个月,周围的人都知道这空了好些年的房子,终于迎来了他们的主人。

    尤其是那个七婆,也算是当初看着晏褚出生的,和晏家的老一辈关系十分不错,见到晏家的后人回来了,别提多开心了。

    住在这一片的多数都是老亲,关系很快就热络起来,加上晏家人都是会做人的,邻里之间你给我一盘炸藕合,我给你一盘素饺子,感情就是这么培养的。

    “七公和大柱哥还不是忙着给家里挣钱吗,咱们这一片说去来,谁不羡慕七婆你有七公那么肯干的丈夫,有大柱哥那么孝顺的儿子,还有兰花婶,大柱哥跑完长途回来,给你带的那条丝巾你现在还系在脖子上呢,就这样你还说大柱哥不疼人,他都得伤心哭了。”

    林丁丁也就是对着晏褚羞涩了些,农村的姑娘性子都开朗大方,加上她现在被丈夫宠着,公公捧着,一点糟心事都没受过,眼界是越发广了,又因为嘴甜会说话,附近的邻里都知道她是晏褚在乡下插队时娶的媳妇,却没有一个人因为她是农村户口而看不起她。

    七婆和兰花婶被林丁丁那么一通夸果然很开心,谁不喜欢自家男人被人夸有出息呢,刚刚还觉得晏褚是不是对媳妇太好了些,现在被她那么一讲,觉得自家男人也不比人家的差。

    不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自家两个跑长途货车的男人,和晏褚这个燕京大学的大学生,哪个有出息,哪个前途广阔,大伙心里也是有数的,林丁丁刚刚的夸赞,也就是为了让她们开心罢了。

    “我娘家婶子刚给我送来了一筐水灵灵的青菜,等会儿我给你们拿点过去,丁丁怀着身孕呢,还是得吃些新鲜的东西。”

    兰花婶现在心情很好,十分大方的就把嫂子给她送来的青菜分享了一小半。

    “谢谢你啊兰花婶,这新鲜的蔬菜现在还真不好买,每次等我赶去集市,好一些的菜都被人挑完了。”

    晏褚不是小气的人:“前些日子我爸曾经的学生送来了两罐麦乳精,他不爱喝那些东西,一罐我给丁丁留着,还有一罐正好给小柱,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多喝点好的补补。”

    他口中的小柱是兰花婶的儿子,说起来也有趣,当爸的叫大柱,儿子的名字懒得想,直接就叫成了小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兄弟的名儿呢。

    “这怎么好意思呢。”

    兰花婶激动的搓了搓手,不就是几把青菜吗,一罐麦乳精的价格都够买上几十筐青菜了。

    “我那嫂子的娘家就是郊区的,他们每个礼拜都来集市卖自家自留地种的新鲜蔬菜,要不这样吧,以后你们想吃什么,提前告诉我一声,我让我嫂子专门帮你们留下,也省了你们买菜的功夫。”

    兰花婶也是个精明的,想了想晏褚刚刚的那番话,当下就想到了该怎么回麦乳精这份谢礼。

    “那还真是麻烦兰花婶了。”晏褚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实际上他能和周围邻居处的那么好,也是因为这些邻居为人正直,不是那种喜欢贪便宜的,和这样的人相处让人来的舒心又放心。

    “不麻烦,也就是顺道的事。”

    兰花婶赶紧摆摆手,她也知道晏家人的脾性,到时候她嫂子把菜送来了,他们也不可能会赖下那些菜钱,实际上也就是多走一趟的事,到时候她再把那罐麦乳精匀一半给她娘家嫂子,保准她比任何人都愿意。

    “我男人真厉害。”

    进屋关上门,林丁丁冲着晏褚佩服地说道,眼里都快冒小星星了。

    “我这么厉害,那你一定要更喜欢我。”

    晏褚点了点小媳妇的鼻尖,挽起毛衣的袖子,家庭煮夫准备开火做菜了,还有那馒头,这会儿功夫早就凉透了,得上笼蒸过才能吃。

    林丁丁坐在餐桌旁,剥着豆芽的那层薄衣,看着晏褚在厨房忙碌时专注的模样,一时有些痴了。

    她怎么这么幸福,拥有了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晏荀看着已经长得一表人才的儿子,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拉着他回忆起了他小时候的事,这一段段记忆是晏荀在农场劳改那些年反复回味的快乐记忆,一遍遍在脑海中回放,已经和他的身体融为了一体。

    晏褚看着这个熟悉的四合院怔楞了几秒,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院子在原身的记忆里频繁出现过,却不是在童年那些并不清晰的记忆里,而是在他上一世高考完回到首都之后,继父一家搬家后的新房。

    就是眼前的这座气派的四合院。

    他记得当时生母高雅琴的说法,这个院子是他们后来买的,现在想想,这一切还存有疑虑呢。

    他的继父江城算是政府的一个科级干部,在首都这个政治中心,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权利,但是绝对称不上多厉害的一个人物。

    他的生母高雅琴出生不错,只可惜高家早在战争那几年就败落了,家底远远不如晏家,当初晏荀愿意遵守婚约娶她,还被众人夸仁义,现在高雅琴在大学里当了一个后勤老师,夫妻俩的工资待遇都不错,但是绝对没到能买的起四合院的地步。

    原身那时候忽略了太多东西,比如他插队那几年家里忽然多出来的几套房子,改革开放后他那个继父哪来的一大笔资金下海从商,这一切恐怕都和原身息息相关吧。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极有可能此时站在他面前的男人上一世在死后迎来了平反,并且像这一世一般,国家归还了当初没收的部分财务,这部分遗产,按理应该交给晏荀唯一的继承人,也就是原身,只是他那个所谓的生母和继父贪图了原本属于他的财产,并且利用这笔钱财作为本金,成为了后来江家发家致富的第一笔初始资金。

    这时候晏褚就不得不同情一下原身了,本来觊觎江家的财富并不怎么占理,现在好了,原来那些财产都是从他那没经过他的同意骗去的,最后反倒是他沾了一身背信弃义,忘恩负义的名声,不得善终。

    这么想来,原身恨毒了那一家子,完全是情有可原的。

    不过,晏褚看了看边上拉着他的手,有些害羞拘谨的媳妇,上辈子抛妻弃子,原身还是个渣男不解释。

    父子俩久别重逢,加上得知儿媳妇肚子里已经有了晏家的第三代,开学前的这段日子,晏家每日都是欢声笑语的。

    尤其是晏父,国家不仅归还了当初没收的部分财产,还替他补足了劳改这些年本身身为大学教授该有的工资,光是这笔钱加起来也有小三万了,晏荀似乎是想要把这些年欠儿子的都补上,新衣裳新鞋子都是最基本的,又是首饰,又是手表,恨不得把儿子和儿媳从脚尖武装到头发丝,把所有最好的一切都送到他们手上。

    相较之下,江家的日子过的就没那么痛快了。

    “你知不知道你那前夫回来的事?”

    江城一回家把公文包往沙发上一扔,对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女人质问道。

    “什么,晏荀回来了,他不是劳改去了吗?”高亚琴皱了皱眉,面带不解的问道。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自己那个前夫了,回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对方时的场景,她不住的有些恍惚。

    那个男人太耀眼了,耀眼的让人感到自卑,当初高亚琴知道那样的男人会成为自己将来的丈夫时,心里是真的高兴的,可是渐渐的,这些高兴就变成了不知足。

    对于那个男人而言,她似乎就是一件拿得出手的摆设,他对他很好,也从来不和自己的那些女学生暧昧,可高亚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他喜爱书籍,看书的时间比陪她的时间还多,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更是将更多的注意力转到了孩子的身上。

    房事上,他不算热衷,每个礼拜例行公事般的两次,即便是在最**的时候,他的表情都很克制,保持原有的频率,直到终结,高亚琴受够了那种不温不火的**,在一次意外中,她和眼前的男人上了床,江城在床上很霸道,很粗鲁,却让高亚琴真真切切尝到了作为女人该有的滋味。

    第一次,她有些愧疚也有些害怕,可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渐渐的,也就没什么愧疚了,也是在对方的挑唆下,她匿名举报了自己的丈夫,就为了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长相厮守。

    那个晏荀也是傻的,在出事前偷偷给了她一盒金条,加上她之前当家时攒的一些钱和提前藏起来的晏家的古董,这些年日子过的很宽裕,除了江城前妻留下的长子和晏褚,几乎没有什么烦心的地方,尤其是后来她给江城生的那对龙凤胎,是她的骄傲,也是她可以付出一切的全部。

    可江城刚刚说什么,晏荀回来了,想着自己对长子做的那些事,高亚琴不由的有些心虚。

    此时他们都还不知道晏褚考上大学回来的事,也不知道晏褚早就和晏荀联系上了,在他们看来,晏褚还在山沟沟里待着,到时候晏荀要是来找人,只要说是那孩子自愿下乡插队的就成了。

    “你还不知道。”江城揉了揉头发,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眼底闪过一丝深深的嫉妒:“晏荀不仅回来了,当初充没的那些财物也归还了大半,一套皇城根儿的四合院,桐华路的小洋楼,光是这两块房产就不说了,其他几套房据说也是地段好又大又宽敞的,还有当初没收的一些古董,除了一部分不知道是文.革时毁了还是被人给昧下了没给,总归还归还了一小部分,听说晏荀去领东西的时候,抬了整整两箱子出来。”

    江城有些烦,他当初能做到这个位置,就是靠一路□□别人上来的,这些年随着那些人陆陆续续的平反,他的日子很不好过,随时都担心这个位置会被撸了。

    晏荀为什么要活着回来,他要是死了以后再平反,那些东西不就全都是他的了吗?

    江城忍不住感慨,他不知道,按照原本的轨迹,一切确实是像他想象的那般发展的。

    “怎么,你后悔当初跟我了,也是,不然这时候你还是你的晏太太。”

    江城自己可以后悔,可是他看不得自己的女人露出一副惆怅震惊的模样,这辈子他最自得的估计就是以一个初中文凭的造反派,撬了文化人,大教授的媳妇,只要想起高亚琴曾经的那个男人是那么高高在上,每次他在干那个女人,看着他为自己意乱情迷的时候就特别带劲,这让他有一种格外的成就感。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他也有过其他比高亚琴更年轻,更漂亮的女人,她却一直稳稳的做着江太太的原因。要知道作为首都造反派的一个小头目,早些年江城在这片地界还是很有地位的,也就是这些年,不得不夹紧尾巴做人,老实蛰伏罢了。

    “你说什么呢,我对你的心思你还不知道,要不是为了你,我能写举报信把他给整下去,还为了你那个儿子把我自己的儿子送到乡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