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7.变态厂公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哎, 晏褚什么都好, 模样好, 性格好, 还是高中生, 只可惜这身子骨差了些,刚来村里插队没多久,都病了多少回了, 你们说他这样要是回不了城, 将来可怎么办呢?”

    “谁知道呢,不过你也说了他模样好,只要有个村里姑娘愿意嫁给他不就成了,有未来岳父和小舅子们的帮衬,还担心日子过不下去。”

    “别看晏褚性子好,其实他心气还挺傲的,毕竟首都来的,能甘心娶个乡下媳妇。”

    外头的声音越来越远, 直到晏褚再也听不清, 他闭上眼, 接受原身的记忆和这个世界的剧情。

    没错, 此时的晏褚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晏褚, 现在存在在这具身体里的男人, 虽然和原身同名, 却是一个世外来客,或许也能叫他执行者。

    九重天之外,存在一个奇妙的空间,存在在那个空间里的,除了主神,以及他所创造出来的系统,剩下的就只有如晏褚一样的执行者了。

    他们多数都是意外死亡,心存不甘的人,又因为心智或是某方面的原因被系统挑选中,执行任务,只要凑满积分,就能回到原本的世界,消除执念。

    晏褚不知道他的系统挑选他的原因是什么,毕竟他这一生几乎没什么遗憾,除了死的早了点,并且到死还是处男外。

    不过他父母恩爱,事业有成,朋友不多,却个个讲义气,死亡的原因也是因为疾病,不存在抹杀意外等情况。

    唯一让他放心不下的父母当年就没好好响应独生子女政策,他那弟弟只比他小了三岁,还抢先他一步,让爸妈抱上了孙子,他患病的时间不短,父母早就做好的心理准备,或许会悲痛,但是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有弟弟在,他完全能放心。

    晏褚有时候会想,难道是他做人太佛系,系统挑选他的原因就是为了让他摆脱处男之身?

    想不明白就不要去想,晏褚就是那么一个豁达的人,反正活着总比死了好,他接受了系统的条件,成为了一名执行者。

    晏褚平心静气的接受原身的记忆和这个世界的剧情,等接受完一切,淡定如他都忍不住要爆一句粗口了。

    这个世界是类似华夏国六七十年代的平行空间,大致走向相同,只是在领导人,历史进程上稍微有了一些改动。

    原身晏褚,十七岁,首都人士,1976年插队到了南方的一个小村庄,原身的条件不错,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只可惜时运不济,文化大运动刚开始那一年,生父就被自己的学生举报叛国罪,生母当下和丈夫离婚,带着原身改嫁,并且登报和原身生父脱离关系。

    原身当时也就七岁,并不是很成熟的年纪,懵懵懂懂的,就成了一部分人嘴里的白眼狼,冷血无情的不孝子。

    原身的母亲改嫁后又生了一对儿女,加上再嫁丈夫原配妻子留下的一个长子,几乎没有多少心思放在原身身上,她改嫁的人家条件不错,在物质上也没亏待原身多少,只是那样压抑的生活环境,生父那边亲友的指指点点,让原身的性子敏感又自卑,表面上光风霁月,实际上小肚鸡肠。

    在他十六岁生日当天,生母不顾他的反对,在插队下乡的名单中用他的名字取代了继兄的名字,让他成了知青中的一员,原身的身子骨并不是很好,下乡的日子过得万分艰难,好几次得重病差点没挺过去,雪上加霜的是,在知青第二年,原身接到了他生父劳改的农场寄来的信件,随带的包裹,是他生父的遗物。

    看剧情前半截的走向,这估计就是一个小反派养成的过程,果不其然,在高考恢复后,原身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大学,顺利的回到了首都。

    之后的故事很俗套,原身在家里四处挑拨,挑拨继兄和继父的关系,挑拨继兄和同父异母弟弟的关系,挑拨生母对继兄的关系,把原本还算和睦的家庭搞得鸡飞狗跳。

    原身的继父算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辞掉体制内工作下海经商的牛人,和原身的生母一起创办了一副不小的家业,原身的心思就放在这份家业上,他想要取代继兄,宁可所有的家业都让两个同母异父的兄弟继承,也不愿让继兄得到分毫。

    因为他记得,当初要不是继兄和生母的那番话,下乡插队的那个人就不会是他,他就剩下生母一个亲人,不敢怨恨生母,只能将一腔怨恨全都加诸在继兄之上。

    只可惜,这个世界的主角不是他,而是他的继兄和继兄的女友,理所当然的他的那些阴谋都失败了,并且下场凄惨,潦倒而终。

    如果光是这样,晏褚绝对不会说原身渣的,可谁让这小子当初下乡的时候,为了躲避繁重的农务,娶了村里大队长的闺女,仗着人家小姑娘喜欢他,把人哄得团团转的,高考恢复后,还哄着姑娘偷了她爸的公章,拍拍屁股拿着介绍信念大学去了,把那个乡下媳妇抛到了脑后,他走的时候,压根就不知道他那媳妇怀孕了。

    晏褚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些玩弄感情没有担当的男人,纵然许多人都对不起原身,可那小姑娘对他的好却是真真切切的,他辜负的不是一份普通的爱情,而是这个世界上或许是唯一的,对他最真挚的,不惨任何利用的感情。

    他的孩子已经被当年那个小姑娘抚养长大,也考上了他当年考上的那个大学,因缘际会,他的儿子知道了这些年发生的事,可笑的是,最后在去世的时候,替他收尸入殓的,却是那对早早被他抛弃的妻儿。

    临死,原身才看明白自己荒唐的一生,他就是这次任务的许愿人,他希望回到一切开始之初,这一次,他不想做别人生命里的反派,如果可以,他希望和那个家庭彻底脱离关系,他想要父亲好好活着,他想要弥补当年那个小姑娘,还有他们的孩子。

    “叮——主线任务:让林丁丁获得幸福,成功奖励积分500,失败关小黑屋五十年,支线任务:挽救晏荀的性命,成功奖励积分300,支线任务失败无惩罚。”

    晏褚还没从灌输的记忆中回过神来,耳边就传来了系统007的声音。

    “第一个任务世界难度等级较低,没有特殊情况,请勿呼叫系统。”说罢,就从晏褚的脑海中消失,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晏褚有些苦笑不得,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据说现在主神空间系统严重不足,007作为个位数的大佬系统,带的执行者可多了,它兼任女配复仇系统,炮灰逆袭系统,反派洗白白系统,宠妃系统等各色系统于一身,晏褚作为一个新人,还真不值得007在他身上耗费太多心血。

    说起来,晏褚还不知道系统在他身上的定位是什么,总不可能是什么反派洗白白系统吧?稳重如晏褚,一想到以后每一世的自己或许都是大反派,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不过,挽救晏荀,也就是原主生父的性命这个任务他理解,让林丁丁,也就是原主后来娶的那个乡下妻子幸福,这幸福的判定到底是什么标准呢。

    晏褚思索再三,在关小黑屋五十年的压力下,还是冒死在心里呼唤了一遍007

    “有什么事!!!说!!!”

    即便007没有实体,可是光听这声音,晏褚就觉得它那怨气实质化了。

    也怪不得007,它刚刚还在处理其中一个宿主捅下的烂摊子呢,明明那个宿主对应的自己只是宠妃系统,她只要勾引皇帝就成了,可偏偏那个宿主每到一个世界,她不仅勾引皇帝,她还喜欢勾引王爷、皇子、太傅长得讨她喜欢她就勾引,好好的宠妃系统差点被她玩成了肉文女主系统。

    007是绝望的,可偏偏那个女人次次都能出色的完成任务,罚也不是,骂也不是,只能跟在她屁股后帮她收拾烂摊子。

    “幸福值的判定标准是什么?”晏褚抵抗着系统的低气压,声音平稳的问道。

    “幸运值可打开系统面板查询,满值一百,达到一百,主线任务即为成功。”晏褚的平静让007高看了一眼,它有预感,这个宿主或许能走很久。

    不过万事都难以预料,想当初它另一个宿主多羞涩的一个姑娘,现在如狼似虎,它这么正经的系统根本就招架不住。

    007打了个冷战,它察觉到自己要是再不去盯着点,今晚那个垃圾六号宿主就要爬摄政王的床了,它得去拦着点,不然剧情得崩坏成什么样了。

    对于系统说完就跑的画风,晏褚已经有点习惯了,照系统的说法,他调出了自己的任务面板,果然上头有主线任务和支线任务的完成度,此时两个任务的完成度都为零。

    “晏大哥,我给你带了退烧的药。”

    知青院的门被敲响,门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晏褚将任务面板收了起来,如果他的记忆没错,这时候来的应该就是他这个的任务目标林丁丁吧。

    那个傻的让人心疼的小姑娘。

    江东临毕竟是江东临,很快就转变了自己的态度,就像是一个关心继弟的好兄长一般,放柔了语气:“我只是担心你,毕竟这些日子一直都没有听到你的消息,既然你现在都回来了,什么时候去看看妈,这些日子她可着急了,要是听到你考上大学回来的事,一定很高兴。”

    他记得晏褚对高亚琴那个女人一直都抱有很复杂的感情,一边怨她放在自己和后头生的那两个弟妹身上的感情远远超出对他的关心,一边又因为那是他唯一的依靠,对她有着无法言说的孺慕之情,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每次只要他抬出高亚琴,晏褚都会乖乖听话,并且想要刺激到对方,高亚琴也是最好的武器。

    “还不是亲爹回来了,就看不上当初辛辛苦苦把他养大的亲妈了,说起来东临你爸还真亏,白帮别人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也没说给点补偿,要不是今天咱们来燕京找同学,人家怕是要躲你们一辈子呢。”

    江东临的好哥们自然是站在他那边的,加上江东临平时在朋友里面是出了名的大方讲义气,这会儿看出来他似乎对那个继母带来的弟弟有些不满,不用他有什么暗示,就十分主动的站出来帮他怼人。

    “晏褚不是那样的人,或许只是误会,可能开学太忙,他还抽不出空来回家。”

    江东临可是好哥哥,这时候当然得帮着弟弟说话,可说是帮忙,实际上还不是暗里又讽刺了晏褚一把,开学太忙,这都开学两三个月了,难道还忙吗?

    他说话的时候一直默默关注着晏褚的表情,看着对面那个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从头到尾都拿他当空气的青年,江东临那么好的涵养心计,都有些憋不住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初下乡插队的名单上写的是你江东临的名字,只是因为你不想去,于是我的母亲,苦苦哀求我,在我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去街道办换成了我的名字。”

    晏褚想不明白,就对面这个沉不住气的男人,怎么就把原身逼到了那种程度。

    “不要解释你不知情,那天晚上你是怎么求她的,我都听见了,你不就仗着她想要经营自己好名声这一点,让她牺牲了我这个她本来就不喜欢的儿子吗?”

    晏褚阻止了江东临的反驳,他只想快点解决这些事回家,他爸和媳妇还等着他回家烧饭呢,家庭煮夫的生活是很忙碌的。

    “下乡插队那两年,她只在最开始的几个月给我寄了一件棉袄,一些布票和粮票,等她那少得可怜的愧疚心一消失,就忘了我这个被她亲手送去乡下务农的儿子,你口中所谓的关心,抱歉,我一点都没有感受到。”

    晏褚实在想象不到,难道他不是高亚琴的儿子吗,为什么她对于后来生的那对龙凤胎能够那般疼宠,对于他这个儿子却这般忽视。

    “晏褚,你误会了。”

    江东临看着边上人,包括自己几个好兄弟异样的眼神,赶紧解释:“当初知青的名单上写的就是你的名字,我怎么可能做出让你代替我下乡的决定呢?”

    “再说了,父母的钱都是他们自己辛辛苦苦挣得,这些年也没少我们吃少我们穿,你怎么能因为你下乡后高姨少给你寄东西就心生怨恨,实际上这些年家里的生活也困难,弟弟妹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家里的开销很大,因此委屈了你,我很抱歉。”

    江东临巧言善辩,他一脸正气,说话很有说服力,边上的人听了也不禁有些动摇。

    世界上那些年被送下乡的城里青年不知凡几,尤其是在场的学生,也有不少是作为家中几个兄弟姐妹中唯一被选中的那个去乡下支农过的。

    家里条件好的,偶尔会寄点东西过去,条件差的别说支援了,在粮食紧缺的那些年,家里人还想他们从农村弄点吃的寄回家里去呢。

    这么想想,江东临说的那番话似乎也不无道理,好歹江家养了晏褚那么些年,不能因为后来给的东西少了,晏褚就为此记恨上了江家还有他那个生母啊。

    “江城没告诉你吧?”

    晏褚似乎没听到旁人的窃窃私语,眼神微眯,看着江东临问道。

    “什么?晏褚,我爸好歹也是你的继父,即便你不愿意唤一声爸爸,好歹也该叫他一声江叔吧?”

    江东临一副恳切的模样,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果然不论怎么样,晏褚都是那个没脑子,一激就怒的傻子。他倒是希望他能够更配合一些,要是能自己搞坏自己的名声,记一个大过那就最好不过了。

    “看来江城确实没告诉你,也是,他哪里有脸说呢。”

    晏褚笑了笑:“当初我爸离开前,可是给了我妈整整一盒金条的,即便按照当年的汇率,也能换个十几万,那时候我只有七岁,我爸给我妈留下那些东西,只是想要她把我好好带大,那么大一笔钱,别说只是当时还是孩子的我了,就是普通的小家庭,吃好喝好,也足够用一辈子。”

    十年前,万元户这个词还没出现呢,一个家庭的存款能有一千,就已经很富裕了。

    “你还记得你当初住的是什么样的房子吗,让我提醒提醒你,合溪口那三间小平房你还记得吗,那是你们江家的老房子,在我妈和你爸结婚后,你们一家搬到了齐林路的四合院里,你们占了最宽敞的正房,而我住的是另一边的厢房,从那天以后,家里餐餐都有肉,你开始有许许多多的新玩具,背新书包,穿新衣裳,江东临,你以为这一切都是你改得的吗?”

    晏褚一步步逼近江东临,明明脸上还是那般冷静自持的表情,却让他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他不敢相信,这样的压力是他从自己从来都瞧不起的继弟身上感受到的。

    “我的生母,我曾经是那么尊敬她,可是她对于我的疼惜,还不足你对这个继子的十分之一,你们现在所住的房子,所穿的衣裳,所享用的珍馐美食,江东临,你去问问你的父亲,这一切,是不是原本该属于我的。”

    晏褚气势逼人,将江东临吓退了好几步,直到撞到了他身后站着的一个青年,退无可退为止。

    “我爸爸不计较,那是因为他宽和,不论你们一家做了什么,至少没有为了钱在我还小的时候直接借口感冒发烧将我害死,我不计较,那是因为我还记得,高亚琴,她曾经是我的妈妈,虽然这个妈妈,在我七岁那年就消失了。”

    一阵清风吹过,正好有沙进了眼。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