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7.阿拉不撕家以后
    (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晏傲天可看不懂晏褚的想法, 把自己的愿望一吐而尽, 吐着舌头再瞪了他一眼,直接就在他的脑海中消失。

    “叮, 主线任务, 让于心妍幸福,任务完成奖励积分, 失败关小黑屋一百年, 支线任务,惩罚于心桐和楚天河, 将两人赶出娱乐圈, 任务完成奖励600积分, 失败关小黑屋五十年。”

    系统提示音响起,晏褚根据上涨的任务积分以及失败惩罚, 也感觉到这个世界的任务难度加大了。

    “新手世界累计1100积分,在新手世界停留扣除100积分,剩余1000积分, 现在开启积分商城。”

    007就是那么喜欢神出鬼没, 在晏褚吸收完这个世界的记忆后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积分商城只有五个货架,货架上的商品每天十点更换, 物品所需积分由商城自行拟定, 宿主可以选择性购买。为顺应潮流, 商城允许分期付款, 但是利息堪比高利贷,如果没法按时归还所欠积分,后果很可怕,我并不介意宿主超前消费,商城剩下的功能宿主可以自行摸索,如果连这样傻瓜的操作都不会,我觉得宿主可以呵呵呵。”

    007留下一串冷笑,又神出鬼没的消失了。

    晏褚在007消失后从识海中脱离,原本躺在别墅客厅沙发上的男人,也再次恢复清明。

    他的视线在客厅环视一圈,在靠近餐厅的位置发现了一个大型犬的狗窝,只是里面空无一狗,晏褚回想了一下,此时任务的委托者,那条狂拽酷炫的哈士奇晏傲天应该在二楼,和它的主人作伴吧。

    这个任务世界相当于他生活的那个时代的平行世界,原身晏褚,是一名演员,更准确来讲,是一位三冠影帝。

    金凤、千花、金肖奖是这个世界华国演员的最高奖项,而原身也是华国获得三影帝大满贯中年纪最小的男演员。

    他在23岁时被星探挖掘,这个年纪对娱乐圈而言并不算年轻,无奈老天爷赏饭吃,得天独厚的外貌,精湛的演技,在接演第一部偶像剧时,就凭借痴情男配一夜爆红,获得无数迷妹,从那以后,他的演艺事业就一发不可收拾,入圈第三年,就登顶娱乐圈顶级流量的行列,只要是他参演的电视剧,部部爆红。

    随着即将迈入三十大关,晏褚开始尝试转型,第一部电影搭档华国最顶尖导演之一的林导,扮演一个卧底的缉毒警,悲剧的结尾赚足了一票眼泪,他也凭借着在电影里无可挑剔的演技,以及号称爆破戏打戏不用任何替身的敬业态度,得到了业内业外的一致认可,在凭借这部片子获得他人生中第一个金凤影帝后,晏褚彻底打开了演技派实力派的道路。

    现在晏褚三十五岁,对于一个实力派男演员而言,这是最好的年纪,对于他曾经偶像派的身份而言,这个年纪也不算太大,毕竟即便这个年纪,他的颜值还是吊打一众鲜肉,甚至因为年龄的提升,又多了几分岁月的积淀,犹如美酒,时间越长越香醇。

    在他的微博和脸书上,留言最多的就是男神我想和你生猴子,男神睡我之类的话,尤其这个男神入圈十几年,除了一些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炒作的恋情,没有任何绯闻,对于所有女友粉,事业粉而言,没有比粉这样洁身自好的男神更让人放心的了。

    不过随着男神的年纪渐长,当初的粉丝开始成熟,也有一部分粉丝开始操心起了男神的终身大事,只是这些粉丝都不知道,她们眼里一直宣称单身的男神,早就已经结婚了。

    于心妍,也就是晏褚刚来到这个世界就向他提出离婚的女人,他们已经结婚十二年,这个期间,她一直默默做着晏褚背后的女人,因为原身的事业,除了自己的母亲,她没法和自己的亲人、朋友,介绍原身的存在,一年当中,她有将近十一个月忍受夫妻分居的寂寞,原身总是让她等,说等到他脱掉偶像派的帽子,就会光明正大和自己的粉丝宣告她的存在,于心妍爱他,就选择了相信。

    可惜,直到原身拿了三冠影帝,她都没有等到那一天,甚至现在,她发觉自己的丈夫的心渐渐的也不再属于她,仅有的一些相处时光,在丈夫嘴中提到最多的,也是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于心桐,那个比她小了八岁,正值青春年华的娱乐圈新晋小花。

    于心妍累了,选择了放弃,她不想自己即便输还输的那么难看,于是她主动提出了离婚,保全自己谨慎的一点颜面,同时她也不想闹到最后,现实告诉她,自己那么多年的付出,那些真心,都只是笑话。

    客厅的水晶灯富丽堂皇,晏褚沉默的看着对面的液晶电视,于心妍,就是他这次的任务目标。

    这次任务的委托者晏傲天是原身的狗,只是他太过忙碌,平日里照看它更多的反而是于心妍这个女主人,因此在晏傲天的心里,于心妍就是妈妈一般的存在,至于原身,估计就是那个负责生不负责养的没良心的爸爸吧。

    晏褚觉得刚刚在识海里晏傲天对他那一顿吼,多半是在骂他。

    按照这个世界的走向,原身的结局并不算太好,于心妍的预感没有错,在这个时间点,原身和她那个异母妹妹已经开始产生暧昧的感情,只是他不知道,于心桐接近他,除了习惯性抢夺这个突然间冒出来的异母姐姐拥有的一切东西外,还有就是想要借着原身在娱乐圈的地位,为自己的演艺之路保驾护航。

    从头到尾,原身就只是于心桐的踏脚石罢了,她喜欢的是和原身所同一个经济公司新捧的男演员,出道之初,就顶着小晏褚的称号,那个男人也就是支线任务中他所需要对付的楚天河。

    于心桐靠原身给的资源扶摇直上,在他准备和于心桐告白并且打算和于心妍离婚的时候,就被于心桐曝光了隐婚的丑闻,在经纪公司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警察又来到公司将正在和经纪人商量对策的原身带走,原因是吸.毒.藏.毒。

    这个丑闻相较于隐婚而言更是致命,原身想不到,自己从来都没有碰过那些东西,为什么尿检会呈阳性,并且他所居住的大平层公寓中会搜出重达五千克的毒.品.

    当初让他获得第一个影帝的影片,他所扮演的就是卧底的缉.毒.警,甚至最后还因为和毒.贩的火拼,丧失了性命,这时候被爆出他吸.毒.藏.毒的丑闻,可以说是致命的,加上他同时还担任着禁毒大使的名声,这更让他成了一个笑话。

    在他暂时被羁押的时候,又有十几个女演员站出来指正他片场潜.规则和咸.猪手,那时候正是他观众感官最差的时候,没有人怀疑那些女演员说谎,一时之间,原身的那些圈内好友没有一人站出来替他说话,经纪公司也打算放弃这个曾经的影帝,培养新人,那个新人也就是小晏褚之称的楚天河。

    不对,因为原身的丑闻,他已经不再用小晏褚这个称号了,那时候他是最炙手可热的新星,在获得第一个最佳男配的当天,就在微博公开了自己和当红小花于心桐正在交往的事,和他相比,隐婚十多年的原身,更加让人唾弃。

    最后的结局,楚天河和于心桐幸福恩爱的生活在一起,成了圈内有名的模范情侣,而原身,于心桐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给他注射的过量毒.品让他彻底染上毒.瘾,戒.毒的过程没有那么简单,意志力薄弱,复吸的几率极高。

    那时候,原身声名狼藉,巨大的落差让他郁郁寡欢,在藏.毒存在疑点被释放后,原身几乎就生活在戒.毒、复吸、戒.毒、复吸的循环中。

    最后于心妍,那个被他背叛的女人带着他变卖了所有房产不动产,移民离开了华国,去了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国家,那个国家风景优美,当地居民热情,终此一生,两人都没再踏上华国的土地。

    于心妍没有选择和原身复婚,也没有选择和其他人再婚,那时候对原身,更多的事处于一种责任和同情。

    晏傲天陪着他们度过了自己短短十几年的寿命,直到它狗生结束的那一天,它以自己的灵魂做代价,希望有人能阻止这一场悲剧的发生,也希望有人能真正给与于心妍幸福,她是个很好的女人,不该被那样辜负。

    晏褚抬头望天,就在刚刚,他们好像决定要离婚了啊。

    现在计划生育已经开始执行了,只是还在刚开始的时候,执行力度远没有后世那么大,不过晏家人并没有那种重男轻女的思想,无论男女都好,也打算生完这一胎,就遵循国策,不再生第二胎。

    因此林丁丁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宝宝还没出生就成了全家人的宝贝,一家三口都无比期待他的到来。

    现在林丁丁的肚子就五个月大,即便大夫看出了男孩女孩,碍于政策上的原因也不会告诉他们胎儿的性别,至于晏褚和晏旬一口一个闺女孙女的,纯粹就是两人想要软乎乎的小闺女。

    三人拎着大包小包,刚刚从医院回来,他们顺道去百货商店买了一些柔软亲肤的布料,林丁丁打算趁现在手脚还灵活的时候提早把小宝宝的衣服鞋子做起来,外头虽然也有卖婴幼儿的衣物,可是总归没有自己做来的放心。

    小孩子的肌肤柔嫩,穿干净的旧衣服对他们而言更加舒适,只是晏家两个大男人都不想委屈小公主穿人家穿过的旧衣裳,林丁丁就想着提早把衣裳做好,多洗几次,多晒几遍太阳,让衣服变得柔软一些,也不用担心小宝宝的皮肤受不了。

    “晏褚。”

    三人还没进院子,在门口就被一个打扮美艳的中年妇人给拦下了。

    高亚琴今天穿了一身暗灰色的对襟西装,腰上微微收紧,显出依旧纤细的腰身,包臀裙遮住大腿,长度正好在膝盖正上方,肉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小皮鞋,看上去身段姣好,又气质斐然。

    这些年高亚琴的日子过的很不错,丈夫疼爱,儿女乖巧,手头也不缺钱,她自然有更多时间花在打扮上面,她的发型是时下最流行的短发大波浪,精心描了眉毛,脸上的脂粉涂得有些白,加上大红色的口红,看上去将将三十出头的模样,谁也看不出来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是四十岁的年纪,还生了三个儿女。

    晏旬看着突然出现的前妻,思绪有些复杂,高亚琴又何尝不是呢。

    晏旬在农场的十年过得并不算好,整个人苍老的可怕,西北多风沙,他的肤色呈偏黑的小麦色,虽然回来了小半年,却还没养回来,眼尾额头刻着深深的岁月痕迹,半百的头发,背部微微佝偻,唯独出彩的就是那双眼睛,以及岁月带不走的俊美的五官的痕迹。

    高亚琴看着那双透彻如初的双眼,忍不住有些自惭形秽,但是想着对方现在的模样,再想想江城因为保养得当,依旧精壮的身躯以及成熟的面容,安慰自己她并没有做错。

    “你回来了。”

    高亚琴轻叹一声,攥着小牛皮包的手捏得太紧,手尖有些泛白。

    对方应该还不知道当初是她写的举报信,不然不可能直到现在都没什么动静,所以她没什么好心虚的,现在要紧的是怎么把晏褚给哄回来。

    她这个儿子一直想要得到她的目光和称赞,现在只是闹别扭罢了,她只要稍微对他好一些,他必定会激动的重新黏上来。

    晏家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将来晏家的一切都是他的,自己是她的生母,南城和西进都是他的弟弟妹妹,怎么都能沾点光。

    高亚琴想着今天来这儿的使命,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露出慈爱思念的眼神,看着那个站在晏旬身边的高大青年。

    “小褚,妈知道你还在为当初的那件事而生气,不过妈妈也有难言之隐的,你知道,当初我带着你改嫁很不容易,要不是为了你江叔叔能够将你的户口移到江家,改变你的政治成分,妈妈怎么会再嫁呢,后来有了你的弟弟妹妹,妈妈最疼爱的还是你啊。”

    高亚琴一副有难言之隐的样子:“当初之所以送你下乡,并不是因为妈妈想要讨好你江叔叔的儿子,而是那几年实在是太乱了,有不少红小兵隔三差五就在家边上晃,我担心是他们查出来你父亲的成分问题,怕你被抓去批斗,所以才忍痛把你送下乡啊。”

    她眼眶里含着泪,眼睛一闭,泪水就哗哗哗和水龙头似得往下流。

    “看着你平安回来妈就放心了,你不知道这几个月联系不到你,妈心里就和刀割一样。”

    高亚琴拿着手绢擦着泪,演技堪比当代影后,没给她颁一个金鸡百花的,都亏待她流的这些眼泪了。

    “我记得,江南城和江西进,是在你改嫁后的第七个月出生的吧?”

    晏褚丝毫不为所动,这几个月他虽然没有主动去找他们,可是江家的所有情况他都已经打探的清清楚楚,尤其是高亚琴的这个大把柄,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小褚,你是不是听了别人什么不好的言论,你怎么可以这样指责妈妈。”

    高亚琴心头一紧,眼神隐晦的环顾了四周,见到周围没什么人,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南城和西进是怎么早产的你难道忘了吗,那一天要不是因为你调皮偷偷跑回了晏家老宅,妈妈怎么会在找你的路上摔了一跤,导致你那双弟妹提早降世,因为这个原因,你妹妹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妈妈也为此偏爱了她几分,你不能就这样嫉恨上妹妹,甚至诬陷她的出生。”

    高亚琴就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不过妈妈不怪你,当初却是让你委屈了,妈妈都知道。”

    高琴的眼神宽容,说来可笑,晏褚翻了翻记忆,除了当初哄骗他下乡的时候,这还是这个女人唯二对他这般耐心温柔。难道这就是金钱的魅力?

    “高亚琴,你那双儿女是足月还是不足月,只要查当年生产的档案,以及找到当初给你接生的大夫就能查出来,现在国外有一项技术,叫做亲子鉴定,就是能够依靠血缘鉴别血亲,如果那对孩子是足月生的,我不介意和他们做亲子鉴定,但是我相信,那对孩子应该是你现在的丈夫的,如果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还是足月出生,我是不是可以告你通奸呢?”

    晏旬并不是那种宽宏大量的男人,本来刚回首都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要怎么报复那对狗男女了,只是被儿子给拦住了。

    他想着或许是儿子对高亚琴这个生母还有感情,虽然不满儿子的优柔寡断,可是他更心疼儿子的孝顺,因此放了她一马,可这比不代表他能眼睁睁看着这些阿猫阿狗都来欺负他的宝贝儿子。

    “晏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在儿子耳边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你知道当初你出事后我们母子的日子有多难过吗,你知道我把儿子养大有多辛苦吗?”

    高亚琴歇斯底里的问道,也懒得装温柔了。

    至于那箱金条的事,当事人就只有她和晏旬,只要她咬死不承认有这件事,谁能奈何的了她。

    “哼,那些苦日子,不是你和江城一手造成的吗,高亚琴,我晏旬不是傻子。”

    晏旬冷冷的看着那个完全陌生的女人,想不明白,当初那个羞涩的小姑娘为何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是他在婚姻中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吗?可是他在婚前就是那样的性子,在履行上一代的婚约钱,晏旬曾让高亚琴考虑清楚,是她看中了晏家的家世底蕴,为了富裕的生活嫁给了他,婚后他和其他异性保持距离,除了工作时间,按时回家,她嫌刚出生的孩子烦,儿子小时候几乎是他和家里聘请的婆子一手带大的,他做到了所有他能做的,她究竟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即便有,晏旬并不是那种顽固不化的人,如果她分开,他也不会绑着她不放,只要她把儿子留给他,他甚至能给她一笔足够她后半生都过得很宽裕的赡养费,到时候她想和谁在一起,他都不会阻止。

    归根到底,高亚琴还是想要名利双收罢了。

    她既不想摊上抛夫弃子的坏名声,又不像放弃晏家的财富,干脆就和她的奸夫携手,斗倒了晏旬,不过他们也没想到晏家的财富会全部充为国有,要不是晏旬在出事前给儿子留下的那盒金条,他们的日子怕不会有现在这么宽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