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5.阿拉不撕家以后
    (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就是眼前的这座气派的四合院。

    他记得当时生母高雅琴的说法,这个院子是他们后来买的, 现在想想,这一切还存有疑虑呢。

    他的继父江城算是政府的一个科级干部,在首都这个政治中心,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权利,但是绝对称不上多厉害的一个人物。

    他的生母高雅琴出生不错,只可惜高家早在战争那几年就败落了, 家底远远不如晏家, 当初晏荀愿意遵守婚约娶她, 还被众人夸仁义, 现在高雅琴在大学里当了一个后勤老师,夫妻俩的工资待遇都不错, 但是绝对没到能买的起四合院的地步。

    原身那时候忽略了太多东西,比如他插队那几年家里忽然多出来的几套房子, 改革开放后他那个继父哪来的一大笔资金下海从商,这一切恐怕都和原身息息相关吧。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 极有可能此时站在他面前的男人上一世在死后迎来了平反,并且像这一世一般,国家归还了当初没收的部分财务,这部分遗产, 按理应该交给晏荀唯一的继承人, 也就是原身, 只是他那个所谓的生母和继父贪图了原本属于他的财产,并且利用这笔钱财作为本金,成为了后来江家发家致富的第一笔初始资金。

    这时候晏褚就不得不同情一下原身了,本来觊觎江家的财富并不怎么占理,现在好了,原来那些财产都是从他那没经过他的同意骗去的,最后反倒是他沾了一身背信弃义,忘恩负义的名声,不得善终。

    这么想来,原身恨毒了那一家子,完全是情有可原的。

    不过,晏褚看了看边上拉着他的手,有些害羞拘谨的媳妇,上辈子抛妻弃子,原身还是个渣男不解释。

    父子俩久别重逢,加上得知儿媳妇肚子里已经有了晏家的第三代,开学前的这段日子,晏家每日都是欢声笑语的。

    尤其是晏父,国家不仅归还了当初没收的部分财产,还替他补足了劳改这些年本身身为大学教授该有的工资,光是这笔钱加起来也有小三万了,晏荀似乎是想要把这些年欠儿子的都补上,新衣裳新鞋子都是最基本的,又是首饰,又是手表,恨不得把儿子和儿媳从脚尖武装到头发丝,把所有最好的一切都送到他们手上。

    相较之下,江家的日子过的就没那么痛快了。

    “你知不知道你那前夫回来的事?”

    江城一回家把公文包往沙发上一扔,对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女人质问道。

    “什么,晏荀回来了,他不是劳改去了吗?”高亚琴皱了皱眉,面带不解的问道。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自己那个前夫了,回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对方时的场景,她不住的有些恍惚。

    那个男人太耀眼了,耀眼的让人感到自卑,当初高亚琴知道那样的男人会成为自己将来的丈夫时,心里是真的高兴的,可是渐渐的,这些高兴就变成了不知足。

    对于那个男人而言,她似乎就是一件拿得出手的摆设,他对他很好,也从来不和自己的那些女学生暧昧,可高亚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他喜爱书籍,看书的时间比陪她的时间还多,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更是将更多的注意力转到了孩子的身上。

    房事上,他不算热衷,每个礼拜例行公事般的两次,即便是在最**的时候,他的表情都很克制,保持原有的频率,直到终结,高亚琴受够了那种不温不火的**,在一次意外中,她和眼前的男人上了床,江城在床上很霸道,很粗鲁,却让高亚琴真真切切尝到了作为女人该有的滋味。

    第一次,她有些愧疚也有些害怕,可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渐渐的,也就没什么愧疚了,也是在对方的挑唆下,她匿名举报了自己的丈夫,就为了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长相厮守。

    那个晏荀也是傻的,在出事前偷偷给了她一盒金条,加上她之前当家时攒的一些钱和提前藏起来的晏家的古董,这些年日子过的很宽裕,除了江城前妻留下的长子和晏褚,几乎没有什么烦心的地方,尤其是后来她给江城生的那对龙凤胎,是她的骄傲,也是她可以付出一切的全部。

    可江城刚刚说什么,晏荀回来了,想着自己对长子做的那些事,高亚琴不由的有些心虚。

    此时他们都还不知道晏褚考上大学回来的事,也不知道晏褚早就和晏荀联系上了,在他们看来,晏褚还在山沟沟里待着,到时候晏荀要是来找人,只要说是那孩子自愿下乡插队的就成了。

    “你还不知道。”江城揉了揉头发,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眼底闪过一丝深深的嫉妒:“晏荀不仅回来了,当初充没的那些财物也归还了大半,一套皇城根儿的四合院,桐华路的小洋楼,光是这两块房产就不说了,其他几套房据说也是地段好又大又宽敞的,还有当初没收的一些古董,除了一部分不知道是文.革时毁了还是被人给昧下了没给,总归还归还了一小部分,听说晏荀去领东西的时候,抬了整整两箱子出来。”

    江城有些烦,他当初能做到这个位置,就是靠一路□□别人上来的,这些年随着那些人陆陆续续的平反,他的日子很不好过,随时都担心这个位置会被撸了。

    晏荀为什么要活着回来,他要是死了以后再平反,那些东西不就全都是他的了吗?

    江城忍不住感慨,他不知道,按照原本的轨迹,一切确实是像他想象的那般发展的。

    “怎么,你后悔当初跟我了,也是,不然这时候你还是你的晏太太。”

    江城自己可以后悔,可是他看不得自己的女人露出一副惆怅震惊的模样,这辈子他最自得的估计就是以一个初中文凭的造反派,撬了文化人,大教授的媳妇,只要想起高亚琴曾经的那个男人是那么高高在上,每次他在干那个女人,看着他为自己意乱情迷的时候就特别带劲,这让他有一种格外的成就感。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他也有过其他比高亚琴更年轻,更漂亮的女人,她却一直稳稳的做着江太太的原因。要知道作为首都造反派的一个小头目,早些年江城在这片地界还是很有地位的,也就是这些年,不得不夹紧尾巴做人,老实蛰伏罢了。

    “你说什么呢,我对你的心思你还不知道,要不是为了你,我能写举报信把他给整下去,还为了你那个儿子把我自己的儿子送到乡下去。”

    高亚琴是个聪明人,她清楚晏荀要是知道当初的真想和这些年她是怎么对晏褚那个孩子的,是绝对不会原谅她的,现在她要是露出一分后悔的意思,恐怕就会两头不讨好。

    “我知道你对我好,这些我都记着呢。”

    女人都是要哄的,江城握着高亚琴保养得宜,却不再年轻的双手,凑到嘴边亲了亲,惹来高亚琴一阵嗔怪。

    “对了,最近你和晏褚那孩子有联系吗,那孩子在乡下日子怕是不好过,你多给他寄点吃的穿的,让孩子知道你这个当妈的还是很关心他的。”

    江城眼神闪烁,晏褚那孩子对高亚琴这个亲妈还是有几分感情的,即便下乡的时候带着气,这时候气也该消了,这时候高亚琴再卖点好,那蠢货还不和看到肉骨头的狗一样,吐着舌头追上来。

    “我知道,当初把那个孩子送到乡下去都是情不得已,他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我比任何人都疼他。”

    高亚琴闻一知十,一下子明白了丈夫打的小算盘。

    晏荀年纪不小了吧,不出意外,晏褚可就是他唯一的儿子了。

    夫妻俩相视一笑,满是算计。

    “嗷嗷嗷嗷——”

    晏褚沉浸在意识空间里,看着面前带着标准邪魅狂狷黑眼线的哈士奇,觉得自己可能需要聘请一个狗语翻译。

    “嗷嗷嗷嗷——”

    晏傲天可看不懂晏褚的想法,把自己的愿望一吐而尽,吐着舌头再瞪了他一眼,直接就在他的脑海中消失。

    “叮,主线任务,让于心妍幸福,任务完成奖励积分,失败关小黑屋一百年,支线任务,惩罚于心桐和楚天河,将两人赶出娱乐圈,任务完成奖励600积分,失败关小黑屋五十年。”

    系统提示音响起,晏褚根据上涨的任务积分以及失败惩罚,也感觉到这个世界的任务难度加大了。

    “新手世界累计1100积分,在新手世界停留扣除100积分,剩余1000积分,现在开启积分商城。”

    007就是那么喜欢神出鬼没,在晏褚吸收完这个世界的记忆后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积分商城只有五个货架,货架上的商品每天十点更换,物品所需积分由商城自行拟定,宿主可以选择性购买。为顺应潮流,商城允许分期付款,但是利息堪比高利贷,如果没法按时归还所欠积分,后果很可怕,我并不介意宿主超前消费,商城剩下的功能宿主可以自行摸索,如果连这样傻瓜的操作都不会,我觉得宿主可以呵呵呵。”

    007留下一串冷笑,又神出鬼没的消失了。

    晏褚在007消失后从识海中脱离,原本躺在别墅客厅沙发上的男人,也再次恢复清明。

    他的视线在客厅环视一圈,在靠近餐厅的位置发现了一个大型犬的狗窝,只是里面空无一狗,晏褚回想了一下,此时任务的委托者,那条狂拽酷炫的哈士奇晏傲天应该在二楼,和它的主人作伴吧。

    这个任务世界相当于他生活的那个时代的平行世界,原身晏褚,是一名演员,更准确来讲,是一位三冠影帝。

    金凤、千花、金肖奖是这个世界华国演员的最高奖项,而原身也是华国获得三影帝大满贯中年纪最小的男演员。

    他在23岁时被星探挖掘,这个年纪对娱乐圈而言并不算年轻,无奈老天爷赏饭吃,得天独厚的外貌,精湛的演技,在接演第一部偶像剧时,就凭借痴情男配一夜爆红,获得无数迷妹,从那以后,他的演艺事业就一发不可收拾,入圈第三年,就登顶娱乐圈顶级流量的行列,只要是他参演的电视剧,部部爆红。

    随着即将迈入三十大关,晏褚开始尝试转型,第一部电影搭档华国最顶尖导演之一的林导,扮演一个卧底的缉毒警,悲剧的结尾赚足了一票眼泪,他也凭借着在电影里无可挑剔的演技,以及号称爆破戏打戏不用任何替身的敬业态度,得到了业内业外的一致认可,在凭借这部片子获得他人生中第一个金凤影帝后,晏褚彻底打开了演技派实力派的道路。

    现在晏褚三十五岁,对于一个实力派男演员而言,这是最好的年纪,对于他曾经偶像派的身份而言,这个年纪也不算太大,毕竟即便这个年纪,他的颜值还是吊打一众鲜肉,甚至因为年龄的提升,又多了几分岁月的积淀,犹如美酒,时间越长越香醇。

    在他的微博和脸书上,留言最多的就是男神我想和你生猴子,男神睡我之类的话,尤其这个男神入圈十几年,除了一些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炒作的恋情,没有任何绯闻,对于所有女友粉,事业粉而言,没有比粉这样洁身自好的男神更让人放心的了。

    不过随着男神的年纪渐长,当初的粉丝开始成熟,也有一部分粉丝开始操心起了男神的终身大事,只是这些粉丝都不知道,她们眼里一直宣称单身的男神,早就已经结婚了。

    于心妍,也就是晏褚刚来到这个世界就向他提出离婚的女人,他们已经结婚十二年,这个期间,她一直默默做着晏褚背后的女人,因为原身的事业,除了自己的母亲,她没法和自己的亲人、朋友,介绍原身的存在,一年当中,她有将近十一个月忍受夫妻分居的寂寞,原身总是让她等,说等到他脱掉偶像派的帽子,就会光明正大和自己的粉丝宣告她的存在,于心妍爱他,就选择了相信。

    可惜,直到原身拿了三冠影帝,她都没有等到那一天,甚至现在,她发觉自己的丈夫的心渐渐的也不再属于她,仅有的一些相处时光,在丈夫嘴中提到最多的,也是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于心桐,那个比她小了八岁,正值青春年华的娱乐圈新晋小花。

    于心妍累了,选择了放弃,她不想自己即便输还输的那么难看,于是她主动提出了离婚,保全自己谨慎的一点颜面,同时她也不想闹到最后,现实告诉她,自己那么多年的付出,那些真心,都只是笑话。

    客厅的水晶灯富丽堂皇,晏褚沉默的看着对面的液晶电视,于心妍,就是他这次的任务目标。

    这次任务的委托者晏傲天是原身的狗,只是他太过忙碌,平日里照看它更多的反而是于心妍这个女主人,因此在晏傲天的心里,于心妍就是妈妈一般的存在,至于原身,估计就是那个负责生不负责养的没良心的爸爸吧。

    晏褚觉得刚刚在识海里晏傲天对他那一顿吼,多半是在骂他。

    按照这个世界的走向,原身的结局并不算太好,于心妍的预感没有错,在这个时间点,原身和她那个异母妹妹已经开始产生暧昧的感情,只是他不知道,于心桐接近他,除了习惯性抢夺这个突然间冒出来的异母姐姐拥有的一切东西外,还有就是想要借着原身在娱乐圈的地位,为自己的演艺之路保驾护航。

    从头到尾,原身就只是于心桐的踏脚石罢了,她喜欢的是和原身所同一个经济公司新捧的男演员,出道之初,就顶着小晏褚的称号,那个男人也就是支线任务中他所需要对付的楚天河。

    于心桐靠原身给的资源扶摇直上,在他准备和于心桐告白并且打算和于心妍离婚的时候,就被于心桐曝光了隐婚的丑闻,在经纪公司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警察又来到公司将正在和经纪人商量对策的原身带走,原因是吸.毒.藏.毒。

    这个丑闻相较于隐婚而言更是致命,原身想不到,自己从来都没有碰过那些东西,为什么尿检会呈阳性,并且他所居住的大平层公寓中会搜出重达五千克的毒.品.

    当初让他获得第一个影帝的影片,他所扮演的就是卧底的缉.毒.警,甚至最后还因为和毒.贩的火拼,丧失了性命,这时候被爆出他吸.毒.藏.毒的丑闻,可以说是致命的,加上他同时还担任着禁毒大使的名声,这更让他成了一个笑话。

    在他暂时被羁押的时候,又有十几个女演员站出来指正他片场潜.规则和咸.猪手,那时候正是他观众感官最差的时候,没有人怀疑那些女演员说谎,一时之间,原身的那些圈内好友没有一人站出来替他说话,经纪公司也打算放弃这个曾经的影帝,培养新人,那个新人也就是小晏褚之称的楚天河。

    不对,因为原身的丑闻,他已经不再用小晏褚这个称号了,那时候他是最炙手可热的新星,在获得第一个最佳男配的当天,就在微博公开了自己和当红小花于心桐正在交往的事,和他相比,隐婚十多年的原身,更加让人唾弃。

    最后的结局,楚天河和于心桐幸福恩爱的生活在一起,成了圈内有名的模范情侣,而原身,于心桐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给他注射的过量毒.品让他彻底染上毒.瘾,戒.毒的过程没有那么简单,意志力薄弱,复吸的几率极高。

    那时候,原身声名狼藉,巨大的落差让他郁郁寡欢,在藏.毒存在疑点被释放后,原身几乎就生活在戒.毒、复吸、戒.毒、复吸的循环中。

    最后于心妍,那个被他背叛的女人带着他变卖了所有房产不动产,移民离开了华国,去了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国家,那个国家风景优美,当地居民热情,终此一生,两人都没再踏上华国的土地。

    于心妍没有选择和原身复婚,也没有选择和其他人再婚,那时候对原身,更多的事处于一种责任和同情。

    晏傲天陪着他们度过了自己短短十几年的寿命,直到它狗生结束的那一天,它以自己的灵魂做代价,希望有人能阻止这一场悲剧的发生,也希望有人能真正给与于心妍幸福,她是个很好的女人,不该被那样辜负。

    晏褚抬头望天,就在刚刚,他们好像决定要离婚了啊。

    不论长辈之间有什么纠葛仇恨,够不该牵连到孩子,他恨高亚琴和她那个奸夫,恨他们给自己带来了那么多年的苦难,更恨他们亏待了自己的宝贝儿子。

    要不是儿子运气好,因祸得福在乡下认识了丁丁那个好姑娘,借了亲家的光找了一份相对轻松的教书的工作,晏旬活吞了高亚琴的心都有了。

    看看他查到的消息,为了讨继子的欢心,多一个善待继子的好名声,连自己的亲儿子都能牺牲,看她做的那一桩桩事,简直是疯了。

    “今天白天的事......”

    晏旬不敢讲的太直白,毕竟高亚琴还占着儿子生母的名头,做太过,他怕儿子伤心,做的太轻,他又觉得不解气,一时间倒是为难了。

    “爸,你放心,我不难过。”

    晏褚一眼就看明白了他爸此时的纠结心情。

    他的眼神微微低垂,睫毛在灯光下洒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只是浑身萦绕的惆怅让老爷子看的心疼。

    “以前我也羡慕江南城和江西进,羡慕她待他们如珠似宝,羡慕她对他们毫无保留的付出,我时常在想,我也是她的孩子,为什么她却时常看不见我,无论是我考试考了满分,还是我和同学打架被打的满脸淤伤,她的目光总是放在其他人身上,包括江东临,都比我更受她的疼爱和重视。”

    晏褚的声音低哑,如娓娓道来,让晏旬仿佛看到了一个幼小的孩子,在失去了他这个父亲后,孤寂的待在江家的角落,落寞的看着人家一家人卿卿我我的场景,也仿佛看到了,在自己出事后,被所有人排挤的儿子,那可怜地让人心痛的模样。

    晏旬的心揪着,只是听儿子短短几句话,就让他对江家,对高亚琴的恨意更加深刻了。

    “直到我被她用来替代江东临,成了知青送往乡下,我忽然明白了,我的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现在活着的,是江南城和江西进的妈妈,是江东临的好后母,现在对我来说,我的家人,只有爸爸,只有丁丁,还有我们的孩子。”

    晏褚抬起头,眼神清澈通透,一瞬间,晏旬觉得儿子真的放下了,放下了高亚琴那个母亲,他彻彻底底将她当成了陌生人,甚至没多少恨意。

    “好,就只有咱们一家人。”

    晏旬感慨万千,眼眶有些泛红,握住晏褚的双手还有些抖。

    他总算放下心来了,儿子对那个生母还有留恋他不放心,儿子太过执着过去的事,执念报复高亚琴等人他也不放心。

    现在这样很好,珍惜眼前拥有的一切,豁达面对所有的苦难。

    晏旬忍不住想要大笑三声,这是他的儿子,比他还优秀,至于那些欠他的,欠自己的人,他这个当爸爸的,会替他报复回来。

    晏褚从书房出来,走在走廊上,看着任务二忽然又上涨了百分之二十的进度,对自己刚刚的表现很满意。

    其实吧,他从来不是一个大方的人,相反,他小气的紧呢。

    在任务二开始之初他就已经有了计划,如果想要报复江家人,肯定离不开晏家的财势和背后的人脉关系,而要动用这些东西,在他羽翼未丰前逃不开他爸的眼睛。

    根据晏褚对他的了解,如果他太执着于报仇,对于晏旬而言未必是一件高兴的事。

    老爷子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亏欠了儿子,一心想要弥补,他太执着于仇恨,对老爷子而言只会让他更加痛心与自责。

    而且爱之深,恨之切,某种程度而言,晏褚如果想要报复高亚琴,何尝不是因为曾经对这个母亲有太多的留念。

    所以他一边隐晦的在日常生活中给老爷子一些江家的调查方向,一边又表现出对那家人冷淡的态度。

    他心里明白,不论他怎么想,老爷子和江家,和高亚琴就是一个死局,他再好涵养也不可能会放过一个害了自己十年,还亏待了他儿子的人,晏褚只是加一把火,让老爷子动手的时候不要忘了把自己的那一份也加上。

    “爸,找你有什么事吗?”

    晏褚回房的时候林丁丁已经躺在床上了,开着床头灯,手里拿着一本书。

    书本翻开在第一页,刚刚公公把丈夫叫走,她心里就有些担心,毕竟今天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她担心那个人的出现影响公公和丈夫的心情,压根就没心思看书。

    “爸给咱们闺女取了好几个名字,让我过去参谋呢。”

    那些讨厌的人,恼人的事晏褚从头到尾就没有让林丁丁知道的意思,她现在还怀着宝宝,如果烦恼就是两个人的烦恼了。

    “宝宝还没出生呢,你就一口一个闺女,要是个儿子看他出来怨不怨你。”

    林丁丁性子单纯,没想过丈夫在欺骗自己,想着他们给闺女取的那一个个好听的名字,要是放到男孩的身上,别提多逗人了。

    “我们的孩子一定最喜欢爸爸妈妈,怎么会怨我呢。”

    晏褚轻轻虚枕在林丁丁的肚子上:“再过些日子咱们给家里去个电话吧,接岳父岳母来首都,你生孩子的时候,他们总得在场的,特别有些月子上的事我和爸也不一定清楚,还得岳母帮忙才行。”

    “真的!”

    林丁丁一脸欣喜,把手里的书放到一旁,这些日子,她的日子过得幸福,要说唯一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就是离家好几个月,见不到父母。

    真是自己当母亲了才发觉父母的不易,随着肚子越来越大,林丁丁就越发思念家乡的爸妈,只是这些话她也不好当着丈夫的面说,没想到晏褚先他一步提出了这件事,这让她怎么不激动。

    “不过我爸还是大队长呢,不一定能有时间过来。”林丁丁有些失落,如果她爸不来,她妈会过来吗?

    “那就先去个电话问问,如果岳父实在脱不开身,就让大舅哥他们陪岳母一块过来,那些日子还多亏了他们的帮忙,没嫌弃我这个没用的妹夫,到时候多买一些谢礼,还有舅舅和二叔三叔他们的那份,也不要拉下。”

    晏褚说的这些话也是晏旬的意思,他一直想好好谢谢儿媳妇的那些家人亲戚,谢谢他们那些年对儿子的扶持帮助。

    “晏褚,你真好。”

    林丁丁红着眼眶保住晏褚的胳膊,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低声呢喃到。

    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自己的丈夫把自己的亲人放在心上,包括林丁丁。

    夫妻俩脉脉温情,另一边江家的情况可是糟糕到底了。

    “你今天去晏家情况怎么样?”

    高亚琴受了一肚子气,又惊又慌的回家,就看到江城没有和往常一样去上班,而是坐在家里的客厅里,吞云吐雾。

    “你在家怎么也没开灯?”

    高亚琴皱了皱眉,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她不喜欢江城抽烟抽的太猛,这些年他也很体谅她,很少在家里抽烟,可今天他这个毛病又犯了。

    一屋子的烟气,也不知道抽了多久了。

    她打开客厅点灯的开关,看清江城现在的模样时,吓了一大跳。

    “你这是怎么了,被谁打了?”江城脸上青青紫紫的,衣衫凌乱,身前的桌子上,沙发边上全是烟灰烟蒂,看上去狼狈不堪。

    高亚琴什么时候见过江城这个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