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3.阿拉不撕家以后
    (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晏荀看着已经长得一表人才的儿子,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能拉着他回忆起了他小时候的事,这一段段记忆是晏荀在农场劳改那些年反复回味的快乐记忆,一遍遍在脑海中回放, 已经和他的身体融为了一体。

    晏褚看着这个熟悉的四合院怔楞了几秒,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院子在原身的记忆里频繁出现过,却不是在童年那些并不清晰的记忆里,而是在他上一世高考完回到首都之后,继父一家搬家后的新房。

    就是眼前的这座气派的四合院。

    他记得当时生母高雅琴的说法,这个院子是他们后来买的, 现在想想,这一切还存有疑虑呢。

    他的继父江城算是政府的一个科级干部,在首都这个政治中心,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权利, 但是绝对称不上多厉害的一个人物。

    他的生母高雅琴出生不错, 只可惜高家早在战争那几年就败落了,家底远远不如晏家,当初晏荀愿意遵守婚约娶她, 还被众人夸仁义, 现在高雅琴在大学里当了一个后勤老师, 夫妻俩的工资待遇都不错, 但是绝对没到能买的起四合院的地步。

    原身那时候忽略了太多东西,比如他插队那几年家里忽然多出来的几套房子,改革开放后他那个继父哪来的一大笔资金下海从商,这一切恐怕都和原身息息相关吧。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极有可能此时站在他面前的男人上一世在死后迎来了平反,并且像这一世一般,国家归还了当初没收的部分财务,这部分遗产,按理应该交给晏荀唯一的继承人,也就是原身,只是他那个所谓的生母和继父贪图了原本属于他的财产,并且利用这笔钱财作为本金,成为了后来江家发家致富的第一笔初始资金。

    这时候晏褚就不得不同情一下原身了,本来觊觎江家的财富并不怎么占理,现在好了,原来那些财产都是从他那没经过他的同意骗去的,最后反倒是他沾了一身背信弃义,忘恩负义的名声,不得善终。

    这么想来,原身恨毒了那一家子,完全是情有可原的。

    不过,晏褚看了看边上拉着他的手,有些害羞拘谨的媳妇,上辈子抛妻弃子,原身还是个渣男不解释。

    父子俩久别重逢,加上得知儿媳妇肚子里已经有了晏家的第三代,开学前的这段日子,晏家每日都是欢声笑语的。

    尤其是晏父,国家不仅归还了当初没收的部分财产,还替他补足了劳改这些年本身身为大学教授该有的工资,光是这笔钱加起来也有小三万了,晏荀似乎是想要把这些年欠儿子的都补上,新衣裳新鞋子都是最基本的,又是首饰,又是手表,恨不得把儿子和儿媳从脚尖武装到头发丝,把所有最好的一切都送到他们手上。

    相较之下,江家的日子过的就没那么痛快了。

    “你知不知道你那前夫回来的事?”

    江城一回家把公文包往沙发上一扔,对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女人质问道。

    “什么,晏荀回来了,他不是劳改去了吗?”高亚琴皱了皱眉,面带不解的问道。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自己那个前夫了,回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对方时的场景,她不住的有些恍惚。

    那个男人太耀眼了,耀眼的让人感到自卑,当初高亚琴知道那样的男人会成为自己将来的丈夫时,心里是真的高兴的,可是渐渐的,这些高兴就变成了不知足。

    对于那个男人而言,她似乎就是一件拿得出手的摆设,他对他很好,也从来不和自己的那些女学生暧昧,可高亚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他喜爱书籍,看书的时间比陪她的时间还多,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更是将更多的注意力转到了孩子的身上。

    房事上,他不算热衷,每个礼拜例行公事般的两次,即便是在最**的时候,他的表情都很克制,保持原有的频率,直到终结,高亚琴受够了那种不温不火的**,在一次意外中,她和眼前的男人上了床,江城在床上很霸道,很粗鲁,却让高亚琴真真切切尝到了作为女人该有的滋味。

    第一次,她有些愧疚也有些害怕,可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渐渐的,也就没什么愧疚了,也是在对方的挑唆下,她匿名举报了自己的丈夫,就为了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长相厮守。

    那个晏荀也是傻的,在出事前偷偷给了她一盒金条,加上她之前当家时攒的一些钱和提前藏起来的晏家的古董,这些年日子过的很宽裕,除了江城前妻留下的长子和晏褚,几乎没有什么烦心的地方,尤其是后来她给江城生的那对龙凤胎,是她的骄傲,也是她可以付出一切的全部。

    可江城刚刚说什么,晏荀回来了,想着自己对长子做的那些事,高亚琴不由的有些心虚。

    此时他们都还不知道晏褚考上大学回来的事,也不知道晏褚早就和晏荀联系上了,在他们看来,晏褚还在山沟沟里待着,到时候晏荀要是来找人,只要说是那孩子自愿下乡插队的就成了。

    “你还不知道。”江城揉了揉头发,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眼底闪过一丝深深的嫉妒:“晏荀不仅回来了,当初充没的那些财物也归还了大半,一套皇城根儿的四合院,桐华路的小洋楼,光是这两块房产就不说了,其他几套房据说也是地段好又大又宽敞的,还有当初没收的一些古董,除了一部分不知道是文.革时毁了还是被人给昧下了没给,总归还归还了一小部分,听说晏荀去领东西的时候,抬了整整两箱子出来。”

    江城有些烦,他当初能做到这个位置,就是靠一路□□别人上来的,这些年随着那些人陆陆续续的平反,他的日子很不好过,随时都担心这个位置会被撸了。

    晏荀为什么要活着回来,他要是死了以后再平反,那些东西不就全都是他的了吗?

    江城忍不住感慨,他不知道,按照原本的轨迹,一切确实是像他想象的那般发展的。

    “怎么,你后悔当初跟我了,也是,不然这时候你还是你的晏太太。”

    江城自己可以后悔,可是他看不得自己的女人露出一副惆怅震惊的模样,这辈子他最自得的估计就是以一个初中文凭的造反派,撬了文化人,大教授的媳妇,只要想起高亚琴曾经的那个男人是那么高高在上,每次他在干那个女人,看着他为自己意乱情迷的时候就特别带劲,这让他有一种格外的成就感。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他也有过其他比高亚琴更年轻,更漂亮的女人,她却一直稳稳的做着江太太的原因。要知道作为首都造反派的一个小头目,早些年江城在这片地界还是很有地位的,也就是这些年,不得不夹紧尾巴做人,老实蛰伏罢了。

    “你说什么呢,我对你的心思你还不知道,要不是为了你,我能写举报信把他给整下去,还为了你那个儿子把我自己的儿子送到乡下去。”

    高亚琴是个聪明人,她清楚晏荀要是知道当初的真想和这些年她是怎么对晏褚那个孩子的,是绝对不会原谅她的,现在她要是露出一分后悔的意思,恐怕就会两头不讨好。

    “我知道你对我好,这些我都记着呢。”

    女人都是要哄的,江城握着高亚琴保养得宜,却不再年轻的双手,凑到嘴边亲了亲,惹来高亚琴一阵嗔怪。

    “对了,最近你和晏褚那孩子有联系吗,那孩子在乡下日子怕是不好过,你多给他寄点吃的穿的,让孩子知道你这个当妈的还是很关心他的。”

    江城眼神闪烁,晏褚那孩子对高亚琴这个亲妈还是有几分感情的,即便下乡的时候带着气,这时候气也该消了,这时候高亚琴再卖点好,那蠢货还不和看到肉骨头的狗一样,吐着舌头追上来。

    “我知道,当初把那个孩子送到乡下去都是情不得已,他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我比任何人都疼他。”

    高亚琴闻一知十,一下子明白了丈夫打的小算盘。

    晏荀年纪不小了吧,不出意外,晏褚可就是他唯一的儿子了。

    夫妻俩相视一笑,满是算计。

    “林丁丁,有人看上你对象了,你快去撕烂她的嘴。”适龄的小姑娘平日里玩的就比较好,开起玩笑来自然没什么顾忌了。

    “谁,谁是他对象了。”

    林丁丁看着小姐妹都嬉笑着看着她,红晕一下子从脖子根泛到了脸颊,娇嗔着拍了拍刚刚说笑的那个女孩,把手里织了一半的毛衣往面前的筐里一砸,起身搬起小板凳就要走。

    “诶诶诶,和你开玩笑呢。”说话的那姑娘赶紧把人拉住,可不敢真把林丁丁给羞跑了。

    林丁丁刚刚也就是做个样子,没真生气,被人一拉就重新坐了回来。

    “话可不能乱说,晏大哥也不一定喜欢我呢。”她的语气有些不确定,自从上一次分开,两人几乎就没有独处的机会,她的心情也从那天的扎耳挠腮,蠢蠢欲动转变成了现在的忐忑不安。

    “咱们都喊晏知青呢,你都喊人家晏大哥了。”

    圆脸小姑娘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肩,笑容过后表情又变得有点严肃:“我娘说了,找对象不能光看一个皮相,刚刚我那话存粹就是说笑的,长得好真能顶饭吃吗?”

    十六七岁的姑娘,在村里已经是能嫁人的年纪了,作为女儿,她们多数都已经习惯了承担家里更多的家务,她们中的很大一部分甚至都做好了嫁人换取彩礼给家里的兄弟结婚的准备。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林丁丁那么幸运,受到全家人的疼爱,更多的村里姑娘对她们的家人而言迟早要成为外人,她们要嫁人,长辈更看重的是男方的家庭条件,什么样貌人品,都是虚的。

    圆脸小姑娘看着林丁丁的眼神有些羡慕:“晏知青模样好,可是干活是真不行,你从小也没怎么下过地,两人要是真成了,以后靠什么吃饭,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晏知青挣得那点工分养得起你和孩子吗?”

    林丁丁想反驳,她也能下地干活,而且,想着这些日子每次擦肩而过时,晏大哥对她温柔宠溺的笑容,林丁丁咬了咬唇,眼底的爱慕溢于言表。

    “你爸妈都宠你,哥哥们对你也好,将来成了小家,总不能还指望着娘家帮忙吧,再说了,你几个哥哥都成家了,将来更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小家了,你这个妹妹在他们心底的地位,还不知道排到谁后面去呢。”

    圆脸姑娘的话不怎么中听,但确确实实也是为了林丁丁好。

    “我妈也说了,不准我和那些知青接触,他们虽然是城里来的,可将来估计就是留在咱们村子的命了,在这里,他们没有父母兄弟的帮衬,那就是独户,和知青结婚,到时候被欺负了连撑腰的人都没有。”

    年轻的小姑娘们有些惆怅,这个年纪的女孩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比起粗鲁的满口子荤话的村里青年,她们自然更喜欢每天打扮的干干净净,说话文雅,模样又端正文气的男人。

    只是喜欢不能当饭吃,对于聪明务实的姑娘而言,找一个家里壮劳力多的,公婆好相处,男人自己又老实肯干的,才是最好的归宿,至于长相学问,在村里是最不值钱的。

    “晏大哥很厉害的,他读书好,而且现在他每天都按时下地干活,我爸都夸他比以前有进步呢。”

    林丁丁低着头,都没发现手上的毛衣都被她织的歪歪扭扭了,只能拆了重新打一遍。

    “你们可别吓丁丁了,八字还没一撇呢。”

    坐在林丁丁右边的姑娘拍了拍她的肩,对着唱衰林丁丁炙热又懵懂的感情的小姑娘瞪了一眼。

    “具体事情具体分析,其实如果那晏知青真的喜欢咱们丁丁,这事也不是不能成,咱们公社小学不是在招人吗,晏知青可是高中学历,教个小学总绰绰有余吧,工资虽然不高,可只要省着点花,日子总还是能过的,之后,就得看咱们丁丁这个小管家婆的持家能力怎么样了。”

    她说着赶紧往边上挪了挪,挡着脸仿佛怕林丁丁不高兴打她,原本略带压抑的气愤经她那么一调和,立马就缓和了过来,林丁丁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什么管家婆,人家都不一定有那个意思呢。

    不过小姐妹刚刚的话还是给了她一点勇气,她想着,不管成与不成,自己似乎都应该和晏大哥问清楚。

    “下工了,我得赶紧回家帮我妈做饭去了。”

    村里下工的广播响了,原本坐在大树底下的几个小姐妹搬起自己的小马扎,抱着装着针线的竹筐,准备各回各家。

    “丁丁。”

    林丁丁也正要离开,就被熟悉的声音叫住。

    “你对象叫你呢,还不赶紧过去。”几个小姐妹早就忘了刚刚那番谈论,在后头推了林丁丁一把,自己则是飞快的跑了个没影。

    打扰人谈对象,那是要遭雷劈的。

    “晏、晏大哥。”林丁丁低头看着鞋尖,想着刚刚心里头藏得事,鼓起勇气抬头,这时候晏褚也正好走到她面前,这猛地一抬头,就看到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羞得往后仰倒。

    晏褚当即的反应就是把人搂住,这么一来林丁丁的脑袋正好紧紧贴在了晏褚的胸膛之上,隔着棉袄,还能听到他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

    “怎么这么不小心。”

    晏褚觉得这个动作似乎亲密了一些,在对方站稳之后,赶紧把人放开。

    “昨天我去县城的时候买了一盒雪花膏,听说你们女孩子都喜欢这个,现在天气冷,擦点脂膏就不容易那么干了。”

    他拿出那盒包装上画着一个时髦的卷发女人的雪花膏,递到林丁丁的手里,看着小姑娘忽然双眼放光的可爱表情,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也不错了起来。

    “晏大哥。”

    林丁丁看着手里那盒晏褚从口袋里拿出来,还带着人体温度的雪花膏,心里的冲动一阵高过一阵。

    “嗯?”晏褚听林丁丁叫他,立马应了一声。

    林丁丁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踮起脚尖,冲着晏褚的脸颊亲了一口,这个吻就和蜻蜓点水一般,或许是小姑娘太紧张的缘故,晏褚还有一种脸颊被小猫咪咬了一口的感觉,或许是碰到牙齿了。

    小丫头亲完就跑,晏褚捂着脸还没回过神呢,刚跑出去几步远的林丁丁就又跑回来了。

    “我中意你,你呢?”

    要死要活就一句话吧,林丁丁想着晏褚最近这段时日对她的态度,或许他们中间差的就是挑明的勇气吧。

    短短的一段时间,林丁丁想了许多,姐妹们说的都有道理,过日子没那么简单,他们家条件好,可哥哥嫂嫂还时常吵架拌嘴闹矛盾呢,和晏褚在一起,或许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可是他是自己第一个喜欢的男孩,她想为自己的感情努力一把,即便到头来她发现是错的,至少不用在将来,想起当年她的退缩,而懊恼后悔。

    林丁丁觉得自己有勇气接受任何结果。

    “你......想要和我在一起吗?”

    晏褚看着林丁丁此时的幸福度在30到60之间疯狂上下摇摆,看过原身的记忆,他知道对方是一个多么坚韧,多么敢爱敢恨的姑娘,看上去羞涩单纯,当初原身抛下她消失,这个姑娘靠着自己,把肚子里的孩子带大,她尽自己的努力给与孩子最好的一切,从来不给他灌输对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的怨恨,在孩子面前,她展现的都是美好与希望,也正是在那样的教育下,最后那个孩子成了一个很优秀的人才。

    对于林丁丁,晏褚是很欣赏的,这是一个豁达坚强的女孩,看上原身,估计是她这辈子做过唯一瞎眼的事吧。

    只怪美色误人,晏褚想着自己这具身体的模样,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看着林丁丁重重的点了点头,晏褚抿了抿嘴唇,长时间的沉默让林丁丁手脚冰凉,低着头,正准备把手里的那盒雪花霜塞回晏褚的手里时,他终于开口了。

    “我叫晏褚,今年十八,父母离异,生父在陇省农场接受改造,生母再婚,有一对同母异父的兄妹,高中学历,不抽烟不喝酒,现今个人存款一百七十八圆零七毛三分,欧米茄手表一块,布票工业票若干,林丁丁同志,你愿意以结婚为前提,和我处对象吗?”

    晏褚想着,既然决定和人姑娘谈朋友了,个人条件还是要好好讲讲的,晏家家训,藏私房钱的男人,都是垃圾。

    想想真奇妙,上辈子他单身了二十多年,来到这个世界才几个月的功夫,就给自己找了个小媳妇。

    看着小姑娘瞪得圆溜溜仿佛小猫咪的眼睛,晏褚笑了笑,诚然这里头有完成许愿人的心愿的原因,可是自己对林丁丁不讨厌,甚至还有几分欣赏,他想,在婚后,自己会慢慢喜欢上这个姑娘,让她得到想要的幸福。

    “晏褚,晏影帝!!!”

    “你真的隐婚十二年了吗?”

    “请问你和妻子离婚的原因是什么?”

    “晏影帝,你的妻子是于娜娜吗,晏影帝,你能给大众一个解释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