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2.我想做好人
    (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燕京大学的食堂还是很出名的,尤其是大师傅做的馒头,又香又有韧劲, 分量也足,晏褚和晏荀两个大男人一餐只要吃两个就饱了, 林丁丁怀孕后胃口变大了,一餐顶多也就吃一个半。

    他心里想着路过自由市场的时候顺便看看有没有附近郊区的菜农挑着自家自留地的菜来卖, 如果有就买一些回去, 炒个素菜, 再和昨天买的豆腐做一碗汤,加上家里还没吃完的那半只鸡,今天的饭菜也就差不多准备好了。

    晏褚看着手里那一兜馒头忍不住笑了笑, 觉得自己越来越有成为家庭主夫的天赋了。

    “晏褚, 你是晏褚?”

    正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 晏褚忽然就被突然蹿出来的一个体格高大, 模样俊朗豪爽的青年给拦住,跟在他后头的还有七八个陌生的男女, 一起围了上来。

    晏褚眯了眯眼打量来人, 没想到首都那么小,他还没找上去,那些人自己就先撞过来了。

    “你来到首都怎么都不和家里说一声, 你知道高姨这些日子有多着急吗?”

    江东临看着晏褚的眼神十分不满, 他一直都不喜欢后妈带来的这个弟弟, 阴阴郁郁的,看着就让人心烦,最主要的是这个弟弟读书好,他们只差了一岁,常常会被人放在一起比较,在江东临看来,他就只是后妈带来的拖油瓶而已,吃他们家的,喝他们家的,凭什么事事还压他一头。

    此时江东临看着晏褚的穿着打扮,又想起他们现在正站在燕京大学的校园里,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不可能的,晏褚以前的成绩是好,可是他都下乡插队两三年了,当初学的那些知识也该忘得差不多了,他考上政法大学爸爸就已经很高兴了,家里更是为此摆了几桌酒席,江东临不信这个被流放去了乡下的弟弟能有那个本事考上燕京大学。

    “东临,这是谁啊,你也不介绍介绍?”

    江东临的朋友站在他身后,嬉笑着指着不远处的晏褚问道。

    其中一个女生看着晏褚的模样打扮,有一些异动,能出现在学校里的基本上都是燕京大学的学生,她眼见的看到了晏褚手腕上那个西铁城的手表,她爸也有一个,是买来充场面的,当初花了足足三百多块钱,将近四五个月的工资呢,让她妈念叨了很久。

    那个男生还是个学生就戴着这么好的手表,看来家里的条件一定很不错。

    “这个就是我继母带来的弟弟,晏褚。”

    江东临看出了自己身后那几个女生对晏褚的兴趣,他厌恶晏褚的还有一点就是他的模样太出挑,尤其是小时候,长得玉雪可爱,身边的长辈谁见了都会夸他一句。

    他知道晏褚最在乎自己的生母和后来出生的一双弟妹,所以他喜欢当着他的面亲近那个他并不怎么喜欢的女人,和那两个抢了他父亲的小杂种,他知道高亚琴一心想要讨好他,就借着这一点,让晏褚越发委屈。

    他看着他从一开始活泼开朗的小男孩,变成后来阴郁的安静的青年,即便有一副好皮囊又怎么样,相处下来,所有的长辈只会更喜欢他这种嘴甜活泼,看上去健气开朗的孩子。

    江东临看着眼前这个一头梳的整整齐齐的短发,五官俊秀,皮肤白皙的青年,对方的眼神澄澈,看着他的时候仿佛他内心的丑恶都无所遁形,这让江东临诧异的同时,也有些焦躁,觉得似乎一切都开始脱离了他的掌控。

    “晏褚,高姨很担心你,你来了首都都不去家里看看她,这些日子,她一直往你插队的小村庄写信寄东西,从来都没收到过你的回信,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都准备好请假去看你去了。”

    江东临的模样随了他生父,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看上去十分正气凛然。他一边悄悄打量着晏褚此时的表情,一边不忘向身边的人悄悄抹黑了他一把。

    “我知道你怨高姨把你送去了乡下,可那也是因为当时的政策缘故,这些年每当你的生日,她都以泪洗面,你可还记得当初你生父劳改,是高姨辛辛苦苦把你一手带大的,难道这份生恩和养恩你都不管吗?”

    江东临的声音洪亮,说话的时候掷地有声,不少路过的学生看着围着的一群人,也忍不住停下脚步,尤其是在听到江东临义正言辞的指责时,也忍不住看了看那个他口中不孝的儿子晏褚,眼里满是鄙夷。

    “他是咱们学校的吗,咱们学校还有这种人,当初下乡插队的学生可不少,就因为这个连亲妈都能不认了,刚刚那人说他爸是劳改犯,估计就是随着亲爹吧。”

    “可惜了那张脸,长得一表人才,没想到却是个白眼狼。”

    江东临听着一旁那些路过学生的窃窃私语,眼底闪过一丝自得,不论晏褚是不是燕京大学的学生,只要他在一天,晏褚就必须被他死死压在下面。

    “那不是晏褚吗,财经系的大一新生,我室友常在寝室谈其他,说他的一些见解连教授听了都自愧不如,没想到居然是那样的人品,白瞎我室友那么推崇他了。”

    “还有这回事?我觉得咱们学校不仅要重视学科教育,也应该提高学生的思想教育,他这样连抚养他长大的生母都能不管的同学,应该好好批判。”

    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晏褚的身份也被指认了出来,晚来的人不知道真相,边上的人就将刚刚听来的那些话转述给他们听,一下子,晏褚就成了众人指摘的对象。

    “这位同学,有一点我必须反驳。”

    晏褚没有搭理江东临,而是走到了一个刚刚小声指责过他的青年面前。

    “你想做什么,想动手吗?”那个青年没想过晏褚会直接找上他,往后退了小半步,看着边上众人的眼神,又鼓起了信心,挺着胸膛,梗着脖子对着晏褚说道。

    “你刚刚说我爸是劳改犯,我想告诉你,我爸已经平反了,如果你是燕京大学的学生,你应该听过他的名字,他叫晏荀,是文学史的教授,作为一门必修课,你很有可能还是他的学生。”

    晏荀在被批斗前就是燕京大学很有名的教授,主讲文学史,这门课除了是文史哲专业的专业课外,还是其他专业逃不了的必修课,因为高考刚恢复,还有一些教授没回来,现在燕京大学的师资力量并不算充足,三个文学史的老师要负责大一所有专业的文学史课程,因此晏褚说燕京大学的学生对他都不陌生,并不算是大话。

    刚刚还信心十足的青年一下子就和被戳破的气球似得,他的文学史的老师正是晏荀,这时候他只能庆幸对面的青年不知道他名字,估计打了小报告晏教授也不知道他是谁。

    “晏褚居然是晏教授的儿子,真让人想不到。”边上的私语声大了起来,刚刚说过晏褚坏话的悄悄往外圈挪了挪,生怕自己这张脸被他给记下了。

    “其实现在看看,晏褚和晏教授长得还真像,只是晏教授年纪大了,晏褚正值青年,看着他这张脸我总算信了以前咱们教授说的话,他说当年晏教授号称燕京之光,除了夸他在专业上的造诣外,更是夸他那张脸,据说当年有不少女讲师和女学生都喜欢晏教授呢,只可惜晏教授是个好男人,眼里就只有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当初他被冤枉叛国罪,还有许多女学生为此哭了好些天呢。”

    “还有那样的事?”

    边上的人看了看晏褚,又看了看一旁的江东临,忽然想起来刚刚江东临说的那些话的意思。

    那个江东临口中的高姨估计就是晏教授的前妻,也就是晏褚的生母吧,只是在晏教授出事后她改嫁给了江东临,然后带着晏褚去了江家,应该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吧。

    这么一来,大伙想着那个能在丈夫出事后,毫不犹豫抛下那个对婚姻很忠诚的丈夫的女人,心里的感官瞬间就差了几分,对于江东临刚刚的指责也带上了几分怀疑。

    “东临,这是怎么回事?”

    江东临的好朋友看着边上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有些受不了了,凑近江东临的耳朵不满的追问了一句。

    这一点江东临还真是冤枉的,他根本就不知道关于晏褚生父的事,在他看来晏褚那个父亲应该还在西北的农场改造呢,晏褚依旧是背负着成分污点的人。

    要是知道晏褚的生父回来了,并且还成为了燕京大学的教授,他根本就不会说出刚刚那些话,他要是那么蠢的人,就不可能把高亚琴那么精明的女人哄得团团转,并且将晏褚送去乡下插队了。

    江东临捏紧拳头,看着对面那个云淡风轻的男人,这才离开两三年,到底是什么让他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农场看门的是附近一个村的孤寡老头,唯一的儿子成了烈士,上头补偿他,就给他寻了这么一个轻松的活计,只要管好农场里劳改的坏分子,每个月吃住都在农场,还有十八块钱拿。

    李老头无牵无挂的,要再多钱也没有用,自然不会去刁难那些本就遭难的人,通常这些劳改犯的亲属寄包裹来了,他只是简单的拆开看看,只要没有什么危险物品就会把东西原封不动给物主。

    其他地方就没有那么好的事了,通常有什么包裹信件寄来,好东西都得先被剥削掉一大半,最后能剩下多少,全看命了,至于信件,一般人不会拆,不过你也得保佑你待的那个农场没有那些喜欢搅风搅雨的人,不然硬是要给你扣一个文字狱,加重罪名,也是没办法的事。

    “包裹?我的?”

    一个佝偻着背,看上去有些苍老的男人在人堆里举了举手,眼神有些诧异。

    那个男人看上去也就四五十的年纪,脸上早已爬满了风霜的痕迹,额头深深的几道纹路,头发半白,被狂风吹得乱糟糟的。

    他就是晏褚这个世界的父亲,也是他要挽救的对象,此时如果有当年认识晏荀的人站在他面前,估计也认不出眼前这人,就是当年惊艳了整个燕京大学的男人。

    算算日子,他来到这个农场改造已经快十年了,期间从来就没有收到过一封信,一封包裹,不仅仅是他,他们这儿所有被放下来的人,收到家里信件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是这个时代的常态,所有人都恨不得和他们扯清关系,哪还有人会主动招惹上来。

    晏荀想不到谁会寄包裹给他,妻子早在他出事的时候就和他离婚,还带走了那时候年仅七岁的儿子,并且登报脱离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当年的那些学生,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他的父母早逝,又没有嫡亲的兄弟姐妹。晏荀一时回不过神来,还当是自己听错了。

    “李老头叫你呢,咱们这儿有大半年没有收到外面寄来的东西了吧?”

    晏荀边上的人推了他一把,他这才回过神来,跟着李老头去了外头,等再回来的时候,大伙就见他眼眶红红的,还带着一个不小的包裹信件,也不知道是谁寄来的。

    “我儿子给我来信了,我都快十年没看到过他了,当初白白胖胖的小不点,也不知道现在长得高不高,壮不壮。”

    晏荀从外头进来,走路的时候就和踩在棉花上似得,飘飘忽忽的,感觉像做梦一样。

    当初前妻带着儿子离开他,他一点都不怨,谁让他当初处于那样的境地呢,她带着儿子走了,至少能不被他牵连。

    可想归那么想,待在这封闭的农场里,晏荀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自己的独子,他心里明白,前妻那么年轻早晚会改嫁,儿子又那么小,或许几年过后就不再记得自己还有他这么一个父亲。

    晏荀有时候还会怕,怕儿子会不会怨他这个有污点的生父的存在,怕会不会这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儿子。

    “哭什么,你儿子给你写信寄东西,该高兴才是啊。”晏荀边上的男人对着他笑着说道,心里为他开心的同时,也有些落寞,他的儿女这会儿都该在哪儿呢?

    晏荀连连点头,也没当场拆开信件包裹,农场的干事常常会来巡逻监督,要是让他撞见他们偷懒没干活,是会扣伙食的。

    上午的活干完,大家就拿着自己的饭盒去打饭,今天的午饭是一个掺了谷糠的苞米馍馍,以及一碗稀得照的出人影的粥,这样的饭量根本就不顶饱,不过看大伙的样子,似乎都习惯了。

    “看看,你儿子给你寄了什么东西?”

    大伙都相处那么久了,每个人的来历情况基本也都是了解的,他们都知道晏荀被送来的时候还有一个七岁的儿子,被他前妻带走了,没想到这个儿子居然还记得他这个亲爹,有心打听到对方被送来这个农场,还寄了信和东西过来。

    他们打来的粥早就已经凉透了,大冷天根本就没办法下肚,好在这个农场里的看管员不算坏,给了他们一个农场不用的炉子,生火的柴火得他们自己去附近的山上捡,有了这个炉子和看门的李老头送他们的瓦罐,大冬天的也能喝上热腾腾的粥和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