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0.我想做好人
    (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别看晏褚刚刚把话说的那么敞亮, 似乎一点都不打算和江家人计较, 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不再往来, 实际上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那么简单就放过那一家子。

    他心里清楚, 不论是江东临还好,还是他身后的江城和高亚琴也罢,都不会放着晏家这块大肥肉啃上几口的, 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过不了多久那个女人就该找上门来了。

    晏褚的脸色沉了沉, 倒不是怕了那一家子, 而是现在媳妇还怀着孩子, 一堆苍蝇找上门来,虽然伤不了人, 可是光听他们嗡嗡叫, 也怪恼人的。

    看来得想个办法,早点解决他们了。

    江东临就眼睁睁的看着晏褚离开,嗓子发干,背后一阵虚汗, 想要把人拦下都没有那个勇气。

    “东临,那小子说的都是骗人的吧?”跟江东临一块过来的朋友朝他问道, 眼神里隐隐透露出些许打量。

    “当然是假的。”

    江东临想也不想的回答, 为了确定自己说的是真话, 他的脸上还露出一个放松的微笑:“我家什么情况你们还不了解,当初买房的钱就是我爸和高姨工作好些年的钱攒的,再加上我爷爷当初留下的一些遗产,根本就不是晏褚说的那回事。”

    “他估计还在怨高姨和我们一家,所以才口不择言说了这些话污蔑我们吧,他是弟弟,不论怎么样,我都会原谅他的。”

    江东临一副宽容的模样,他那些朋友不管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在明面上只能符合他刚刚的话,决定等回家后再好好打听打听江家的情况。

    和他混在一块的都不是简单人,相处的好多数都是家庭的原因,掺杂着不少利益关系,根据刚刚那些对话,看得出来江东临那个继母的前夫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如果真和刚刚那个青年说的那般,两家怕是得结仇了。

    江家凭空惹来这么一个大麻烦,之后该怎么相处,不是他们这些孩子能决定的事。

    江东临此时心慌意乱,往日这个时候他肯定能发现自己的那些朋友的变化,不过这个时候他一心想着回家和他爸问清楚有关晏褚的事,根本没工夫和他们寒暄。

    “我得回家告诉高姨晏褚回来的事,今天暂时没法和你们约了,咱们还是改天找个机会,就去老莫,我请客。”

    江东临是江城的长子,也是他最器重的儿子,对于这个儿子他一向很大方,因此江东临手头并不缺钱,为了笼络人脉,请客也是家常便饭的事。

    “那行,你就先回去吧。”

    他那些朋友笑着冲他挥了挥手,心里对于刚刚晏褚的那些话更是信了几分。

    江家就一个江城还算有点本事,但也只是个领固定工资的,这些年不比以往,油水也有限,江东临能够那么阔气一次次请客,还是去老莫那样的高档西餐厅,肯定就是因为晏褚刚刚所说的那笔意外之财啊。

    这么想来,那些朋友对江东临的态度,就不由的冷淡了几分。

    *****

    “丁丁,我回来了。”晏褚被江东临那群人耽搁了点时间,往日这个点家里都开饭了。

    他回来的时候,林丁丁正在门口张望,她穿着一件纯棉的碎花连身长裙,裙子的长度正好到小腿肚,上身还套了件米白色的针织外套,五个月大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俏生生的姑娘一手捧着肚子,看到晏褚后笑着朝他挥了挥手,总算放下心来。

    “我闺女今天乖不乖?”晏褚蹲下身子凑近林丁丁的肚子问道。

    “还在家门外呢。”

    即便已经结婚怀了孩子,可是面对晏褚这么亲密的动作林丁丁还是有些害羞,她拍了拍晏褚的肩,让他赶紧放开抱住自己腰的双手。

    “七婆,兰花婶,炒菜呢?”

    晏褚也没和林丁丁多闹,很快听话的站起身,对着附近的一些邻居打招呼。

    “是啊,咱们可没丁丁那么好的福气,有一个像你一样体贴,啥事都帮媳妇做好的丈夫。”一块住了几个月,周围的人都知道这空了好些年的房子,终于迎来了他们的主人。

    尤其是那个七婆,也算是当初看着晏褚出生的,和晏家的老一辈关系十分不错,见到晏家的后人回来了,别提多开心了。

    住在这一片的多数都是老亲,关系很快就热络起来,加上晏家人都是会做人的,邻里之间你给我一盘炸藕合,我给你一盘素饺子,感情就是这么培养的。

    “七公和大柱哥还不是忙着给家里挣钱吗,咱们这一片说去来,谁不羡慕七婆你有七公那么肯干的丈夫,有大柱哥那么孝顺的儿子,还有兰花婶,大柱哥跑完长途回来,给你带的那条丝巾你现在还系在脖子上呢,就这样你还说大柱哥不疼人,他都得伤心哭了。”

    林丁丁也就是对着晏褚羞涩了些,农村的姑娘性子都开朗大方,加上她现在被丈夫宠着,公公捧着,一点糟心事都没受过,眼界是越发广了,又因为嘴甜会说话,附近的邻里都知道她是晏褚在乡下插队时娶的媳妇,却没有一个人因为她是农村户口而看不起她。

    七婆和兰花婶被林丁丁那么一通夸果然很开心,谁不喜欢自家男人被人夸有出息呢,刚刚还觉得晏褚是不是对媳妇太好了些,现在被她那么一讲,觉得自家男人也不比人家的差。

    不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自家两个跑长途货车的男人,和晏褚这个燕京大学的大学生,哪个有出息,哪个前途广阔,大伙心里也是有数的,林丁丁刚刚的夸赞,也就是为了让她们开心罢了。

    “我娘家婶子刚给我送来了一筐水灵灵的青菜,等会儿我给你们拿点过去,丁丁怀着身孕呢,还是得吃些新鲜的东西。”

    兰花婶现在心情很好,十分大方的就把嫂子给她送来的青菜分享了一小半。

    “谢谢你啊兰花婶,这新鲜的蔬菜现在还真不好买,每次等我赶去集市,好一些的菜都被人挑完了。”

    晏褚不是小气的人:“前些日子我爸曾经的学生送来了两罐麦乳精,他不爱喝那些东西,一罐我给丁丁留着,还有一罐正好给小柱,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多喝点好的补补。”

    他口中的小柱是兰花婶的儿子,说起来也有趣,当爸的叫大柱,儿子的名字懒得想,直接就叫成了小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兄弟的名儿呢。

    “这怎么好意思呢。”

    兰花婶激动的搓了搓手,不就是几把青菜吗,一罐麦乳精的价格都够买上几十筐青菜了。

    “我那嫂子的娘家就是郊区的,他们每个礼拜都来集市卖自家自留地种的新鲜蔬菜,要不这样吧,以后你们想吃什么,提前告诉我一声,我让我嫂子专门帮你们留下,也省了你们买菜的功夫。”

    兰花婶也是个精明的,想了想晏褚刚刚的那番话,当下就想到了该怎么回麦乳精这份谢礼。

    “那还真是麻烦兰花婶了。”晏褚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实际上他能和周围邻居处的那么好,也是因为这些邻居为人正直,不是那种喜欢贪便宜的,和这样的人相处让人来的舒心又放心。

    “不麻烦,也就是顺道的事。”

    兰花婶赶紧摆摆手,她也知道晏家人的脾性,到时候她嫂子把菜送来了,他们也不可能会赖下那些菜钱,实际上也就是多走一趟的事,到时候她再把那罐麦乳精匀一半给她娘家嫂子,保准她比任何人都愿意。

    “我男人真厉害。”

    进屋关上门,林丁丁冲着晏褚佩服地说道,眼里都快冒小星星了。

    “我这么厉害,那你一定要更喜欢我。”

    晏褚点了点小媳妇的鼻尖,挽起毛衣的袖子,家庭煮夫准备开火做菜了,还有那馒头,这会儿功夫早就凉透了,得上笼蒸过才能吃。

    林丁丁坐在餐桌旁,剥着豆芽的那层薄衣,看着晏褚在厨房忙碌时专注的模样,一时有些痴了。

    她怎么这么幸福,拥有了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龙莫棋作为于心妍的朋友,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她和晏褚结婚十二年,作为于心妍最好的朋友,龙莫棋见到晏褚的次数屈指可数,他永远都是匆匆的来,匆匆的去,因此对于这个大明星,她更多的了解就是在电视里,新闻报道中,即便是于心妍提及他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因为这些年晏褚一直不肯公开承认他和于心妍的婚姻,偶尔工作需要还会和一些当红女星炒作一下恋情,娱乐圈太过复杂,龙莫棋对他的感官并不算很好,可是刚刚听到电视里直播的画面,她忍不住怀疑,自己当初对晏褚是不是抱有太多偏见了,或许,他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不负责任。

    “心妍......”龙莫棋有些纠结,劝于心妍原谅晏褚不可能,毕竟那十二年的委屈都受了,再说了,谁知道晏褚今天来这么一出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是影帝,演戏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没准这看似感人肺腑的表白,都是假的呢。

    可要说让于心妍别被晏褚的花言巧语骗了,万一这一切都是真的呢,毕竟心妍那么好一个姑娘,渣影帝在离开她之后才发现自己离不开她,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她看得出来,心妍对他是死心塌地的,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这么决绝的提出离婚,实际上没了隐婚这个矛盾,两人的复合也不是不可能。

    龙莫棋快把自己给纠结坏了,看着友人的恋情艰难,更加坚定了她不婚主义的念头。

    “我们走吧。”

    于心妍鼻尖微微泛着红,她的眼皮低垂,浓密的睫毛在下眼睑处洒下一片阴影,偶尔闪动,沾着晶莹的泪珠,湿漉漉的,如同蝴蝶的翅膀一般。

    “啊,走?”

    龙莫棋看着于心妍这么快恢复正常人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反而看着更心慌了。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莫棋,我是真的累了。”

    她怕了,不想再让自己受到伤害,现在的她只想把自己龟缩在厚厚的龟壳中,只是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刚刚晏褚那段发自肺腑的表白,早就将她用来保护自己的盔甲撬开了一个裂缝。

    电视里的直播节目也已经差不多到了尾声,实际上那个支持人提出的问题正好是节目最后一个问题,这样的直播节目的时常都是严格把控的,即便主持人有心再问,一旁早就已经气急的晏褚的经纪人也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

    因此在晏褚自爆隐婚且离婚的惊天大料没多久,节目的片尾片就正常播放了出来,龙莫棋看着晏渣男消失在电视里,跺了跺脚,这才跟着于心妍离开。

    *****

    ......

    “啪!”

    刘江涛将几封最新出炉的杂志甩在了晏褚面前的桌子上,气急败坏的狂抓着自己的脑袋,原本梳的整整齐齐的大背头发型,此时几乎成了稻草窝。

    “我的大祖宗诶,你真是要气死我啊。”

    要是换一个咖位小一点的,刘江涛早就开骂了,可眼前这个大影帝不行啊,打不得骂不得,即便对方做了一件震惊娱乐圈的大事,他也不敢对他说一句重话。

    “你说说你,要公布自己隐婚的事,就不能提前给我打个招呼吗,这样一来我也能实现和媒体通气,多准备一些水军,至少在舆论上不能负向评论一面倒啊。”

    刘江涛是知道晏褚隐婚的事的,为了防止他手头最大的摇钱树的那个妻子不省心给他惹麻烦,私底下他和对方有不少接触,在确定了对方无害后,才没有做出后续的准备。

    可没想到防了于心妍,自己这颗摇钱树却玩起了自爆。

    “江涛,我已经三十五了。”

    晏褚对对方的话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他点了点那几摞杂志报纸,直视刘江涛的双眼。

    “现在的反应并不是不可控不是吗?”

    晏褚既然这么做,自然有自己的准备,当初原身被爆出隐婚丑闻,是在他被警察以吸.毒.藏.毒罪名带走后,而且隐婚也是敌对方的爆料,添油加醋,增添了许多莫须有的赘述。

    而现在不一样,隐婚的事是他主动提及的,而且这么些年,除了那些显然是新片炒作的绯闻外,他洁身自好,从来没有被爆出和那些女星或是富婆有什么亲密举动或是夜宿酒店这样的猛料过,即便是炒作,顶多也就是两人加上双方的经纪人或是助理一起吃个饭,拍照的时候选好只有两人入框的角度,等需要澄清时,再把全员合照放出来。

    因此认真点说,那些绯闻实际上也是不存在的。

    这样洁身自好,有作品,有话题度,并且靠三座影帝奖杯奠定了自己在娱乐圈位置的三十五岁影帝,自己向大众宣布自己当初欺骗了大家,其实早就已经结婚,似乎并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尤其是他在电视里的那一番真挚的告白,在部分粉丝或是路人的眼里,还能有一个敢作敢当的名声。

    十二年,那是晏褚刚进娱乐圈的时候,那时候他只是个新人,或者选择隐瞒也是因为经纪公司要求的缘故,或者说是处于为了保护妻子的原因。

    对于真正喜欢他的粉丝来说,这都是现成的借口,至于那些女友粉或许会接受不了,不过到了晏褚这个程度,太过年轻做事过于冲动的女友粉只占了少数,加上这次自爆来带的曝光度,或许并不会大规模脱粉,没准还能让他的人气更上一筹。

    刘江涛也是娱乐圈的老油条了,他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没真的发火。

    “不管怎么说,你都应该提前和我通通气啊。”

    刘江涛气势一弱,又抓了把头发,瘫坐到一旁的皮椅上,从事情发生之初,他的几个手机就没停止过铃响,除了要和晏褚代言的厂家解释这件事,还要和那些正在洽谈中的电影综艺的导演说明,虚火上身,口干舌燥。

    “不是我不想,而是我隐婚的事瞒不住了,有人想借这件事来对付我。”

    晏褚没打算瞒着刘江涛,结合原身的记忆,这个经纪人还是很可靠的,至少在原身被人人唾骂的时候,他还坚持帮他活动关系,想让他重新站起来,只可惜原身那时候斗志全无,选择跟着于心妍出国,也不知道他最后混的怎么样。

    “这件事整个公司除了我,也就大老板知道,难道是你和于心妍不小心让人拍到了?”刘江涛脸色一变,他说晏褚这么稳重的一个人怎么会干出这么不靠谱的事,原来是瞒不住了。

    “是于心桐,她是心妍同父异母的妹妹。”

    晏褚转身站在房间的落第玻璃窗边,抬头朝下望去,公司外已经挤满了密密麻麻的记着和他的粉丝,看上去黑压压的一片,动静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之前因为心妍的关系,我对她过关照了几分,只是她似乎不满足,想要借着我的身份闹一些事,更重要的,于心桐,她的秘密男友,是楚天河。”

    晏褚转动着无名指的戒指,现在楚天河才刚刚走进大众的视线,因为和原身当初第一部偶像剧相同的角色设定,加上和他有三分相像的外表,已经在公司的操作下,打出了小晏褚的称号。

    刘江涛也是好一会儿才想起公司现在有这么一个人,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晏褚的意思。

    从古至今娱乐圈的小字辈想要摘掉前头那个小字,要么惊才绝艳到给人留下深刻记忆,要么就彻底搞臭前头那个大字辈,不然前辈在的一天,他就只能是一个不入流的替身。

    楚天河只是一个小新人,刘江涛之前一直没把这个新人放在眼里过,现在听晏褚这么一说,再结合他和于心桐的关系,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显然那个新人野心不小啊。

    不过......

    刘江涛眼神复杂的看着晏褚的背影,因为对方背对着他,他也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之前他一直以为晏褚对于心桐有意识呢,对方已婚的身份他是知道的,但是娱乐圈这么一个大染缸,只要晏褚不闹出淫.乱排队,不吸.毒,刘江涛对他的容忍度就能无限高,只是他没想到原来晏褚是因为于心桐是于心妍的妹妹才对她格外不同。

    于心桐,于心妍,这么明显的问题他这个经纪人居然没有发觉,还误会了他们家痴情的大影帝。

    刘江涛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挺不好意思的,原本气势汹汹想要问罪的火焰更是减低了两分。

    “这件事的事态暂时控制住了,那些想要趁机借光的人,我会处理好的。”

    刘江涛指的是于娜娜,当初捧红晏褚的那部偶像剧的女演员,那部戏捧红了男主男配,玛丽苏女主角的扮演者于娜娜反倒受到了诸多骂声,都是骂她不该辜负晏褚扮演的那个好男人的,这些年星途不顺,就在一些十八线的野鸡片场混日子。

    晏褚自爆隐婚,结合他结婚的日子,正是他第一步影片拍摄期间,于娜娜那边估计动了歪心思,发了一些意有所指的通告,让人以为她就是影帝隐婚的对象,加上这些年她没拍太多片子,在外人看来,这就是攀上了影帝准备洗手作羹汤的最好证据。

    刘江涛那么精明,当然不会允许于娜娜那样败坏晏褚的名声,她这些年为了增加曝光,发布了不少露骨的性感照片,群众感官并不好,现在舆论还很好把控,只要操控得当,就能给晏褚塑造一个痴情长情的好男人形象,但要是他痴情的对象是于娜娜那样的人物,舆论的倒向就不好说了。

    晏褚这边自爆了一个大料处理的却还算游刃有余,于心桐就不同了,她明明察觉到了晏褚对自己的好感,为什么一夜之间,一切都不一样了。

    更让她气愤的是在参加明星直播间前,她和经纪人已经提前买好了通告和水军,就打算在节目播出结束后大炒特炒她和晏褚的绯闻,定金也给了,现在晏影帝隐婚的消息一出,加上他在直播节目中直截了当的说了她于心桐不是他大影帝喜欢的类型,之前的铺垫就好像是一出笑话,一巴掌狠狠拍在了于心桐的脸上。

    于心桐的经纪人宋迭是和刘江涛差不多时间来晨心的,还有过一个小过节,刘江涛运气好,晏褚就是他一手挖掘出来的,现在算是晨心的金牌经纪人。

    而宋迭比起刘江涛来就差了些,这些年他手里出过不少小花和小鲜肉,只可惜繁华期太短,至今没有一个老资历的影帝影后帮他撑场面。

    他这个人最小心眼不过了,一直视刘江涛为眼中钉,想要争抢他在晨心的地位,因此从自己现在力捧的小花于心桐最终知道晏褚隐婚的事实,并且得知她和楚天河的打算后,宋迭是全力支持的。

    这些年他好歹也带出了不少二线明星,在圈内也有自己的人脉,当初于心桐他们的计划能成功,宋迭在里头的作用绝对不容小觑。

    “宋哥,这里头一定有问题。”

    于心桐对自己的魅力十分有信心,她知道晏褚喜欢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这些日子里,她也一直扮演着一个善良温柔,同时带着一些小俏皮的可爱女孩儿。

    当初晏褚能够和于心妍结婚,就意味着他对于心妍是真的喜欢的,不过都结婚十二年了,再美的女人也看腻了,于心桐相信晏褚的喜好或许不会改变,可他更需要一些新鲜的调剂。

    所以她一边模仿于心妍,一边又显露出自己和于心妍不同的地方,那个无趣的女人就和她妈一样,也怪不得让人家抢走男人。

    于心桐一直都不喜欢于心妍,这恩怨还得追溯到上一辈。

    于家以零件制造发家,在于心妍和于心桐的父亲那一辈也就是一个小厂子,萧如琴,也就是于心妍的生母,当时是一名高中的音乐老师,两人从小学就一个学校一个班,算得上青梅竹马,于是毕业后第二年,于建坤就和萧如琴结婚,那时候也没有谁高攀谁。

    于建坤算是经商奇才,在短短十年内就将于家的小工厂发展到华国零件制造业小有名气的程度,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话丝毫不差,生意好了,应酬也就多了,于建坤从一开始的逢场作戏,到后来忍不住诱惑包养了一个刚进娱乐圈的小嫩模,也就是于心桐的母亲林茜。

    林茜进娱乐圈本来就是冲着钱去的,她偷偷将避孕药换成了维生素片,在她发觉自己怀孕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于家二老一直埋怨儿媳妇没有给于家生个男孙,在林茜大着肚子找上门来后当即就要求她把孩子生下来,虽然不能让她进门,但是于家能给她一大笔钱,让她以后衣食无忧。

    可萧如琴的眼里是进不得沙子的,她没想到恩爱的丈夫居然背着她做了这样对不起她的事,任凭于建坤再三恳求道歉,依旧决绝的离婚,并且争取到了女儿的抚养权。

    林茜借肚上位,只可惜于建坤恨透了她基本上不回家,于家二老看她生了个孙女,对她和于心桐也是淡淡,反而更加怀念起了之前那个媳妇,毕竟林茜之前只是他们儿子包养的小蜜,在两老看来,这样的女人要不是因为以为她怀着的是孙子,不然绝对进不了他们于家的门。

    于心桐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林茜日复一日的告诉她之所以爷爷奶奶还有他爸爸不喜欢她,都是萧如琴和于心妍在里头使坏,她要报复她们,让她们生不如死。

    更重要的是当初萧如琴和于建坤离婚,还带走了于家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权,在于心桐看来于家的一切都该是她的,所以她要从于心妍那儿把那些东西都抢过来,作为利息,所有她喜欢的东西,她也要抢过来。

    设计晏褚,除了想要帮助自己和心爱的男人在娱乐圈更进一步外,还有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还有另一重身份,也就是于心妍的丈夫,不过这一点,原身并不清楚。

    “宋哥,这里头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你再给我一个接触晏褚的机会,我一定要把事情弄明白。”

    于心桐不信晏褚对那个女人还有感情,她也是女人,对情感的变化感知最敏感,晏褚对于心妍或许还有亲情,但绝对不是爱情。

    “你有把握?”

    宋迭没见过晏褚那个神秘的妻子,只是他知道于心桐那个姐姐今年应该已经三十二了,这个年纪的女人,保养的再好能有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来的鲜嫩吗,尤其于心桐的资本并不低,吹弹可破的肌肤,盈盈不可一握的纤腰,还有那两团几乎要从衣服里破体而出的两团丰盈,无不挑动着男人的神经。

    即便放眼整个娱乐圈,于心桐这样的相貌身材也是不可多得的,这也是他为什么相信她能迷倒晏影帝的原因。

    有这般本钱,加上了解影帝的喜好,想不赢都难啊。

    “在晏褚自爆隐婚前,刘江涛替他接了一个综艺节目的嘉宾,那个节目的编导和我关系不错,如果可以我会让你成为第二位神秘嘉宾。”

    宋迭想了想,不论怎么样,于心桐还有晏褚隐婚妻子同父异母的胞妹身份,就算没法把刘江涛手里的王牌斗下来,他也能借着这层关系帮她好好炒作一番,至少要借着这件事,让于心桐彻底奠定当红小花的位置。

    他心里发了狠,刚刚他口中所谓关系很好的编导实际上也就是面子情,在这当口,估计有不少人打上了和影帝同上一个节目的主意,虽然重点肯定在晏褚那儿,可至少借着东风,也能增加不少的曝光率。

    要把于心桐推出去,他估计得出不少血了。

    “什么综艺节目?”于心桐有些好奇,她在之前还没听晏褚讲过。

    “就是梨子台那个一下子捧火了五位明星的综艺,萌宠向前冲。”宋迭深深看了于心桐一眼,“我记得你有一只经过专业培训的金毛犬,用来参加这档节目正好。”

    这个世界生活节奏快,许多人为了缓和紧绷的神经,习惯养育小宠物,更多人的因为没有养育小宠物的时间或是精力,就把云吸猫,云养狗贯彻到底。

    萌宠向前冲是以明星以及明星所养育的小萌宠为主角的一档综艺节目,当初筹划之初,看好的人并不多,因此五位常驻嘉宾最火的也只是一个二线男演员,谁知道节目一经播放,一下子就火爆了整个暑期档,五个常驻嘉宾的人气上涨,接代言,接剧本更是接到了手软。

    晏褚作为影帝,加上曾经在他的微博平台公布过几张自己养的哈士奇的照片,所以也曾是节目组重点邀请对象之一,只是晏褚那只晏傲天基本上都是于心妍养着的,和他这个主人配合并不算默契,所以晏褚拒绝了节目组的邀请。

    只是随着节目的火爆,刘江涛又动了心思,答应了节目组客串嘉宾的要求,他要上的是这档节目的最后一期,也是作为压轴嘉宾的存在。

    “宋哥,你真能让我去参加萌宠向前冲?”

    于心桐难掩激动,她的那头金毛就和晏褚的晏傲天一样,基本上就没有亲自养过,只是金毛不同于哈士奇,本身就脾气好,而且还是专门特训过的金毛,于心桐觉得凭借这个节目,自己的人气一定能够有大幅度的提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