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7.恶毒女配她干爹
    ( )

    此为防盗章,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他眉头微皱, 穿上放在一旁的大衣从炕上下来, 给门外的小姑娘开门。

    现在正值十二月, 还远远不到一年当中最冷的日子, 只不过晏褚发着烧, 体感温度异于常人, 必须要做好保暖的工作罢了。

    “晏大哥,我刚刚听林大哥他们说你发烧了,这是我从我叔那儿给你拿的药,你赶紧吃了吧。”

    林丁丁的爸爸是生产队的队长, 她嫡亲的舅舅是公社书记,她二叔是附近几个村唯一的赤脚大夫, 还有一个小叔在县里的运输队开长途货车。

    林家和林丁丁姥姥那边,这一代就只有她这么一个闺女, 其他叔叔舅舅生的全是儿子, 所有人都把她当自己的闺女宠着。

    她模样清秀, 弯弯的眉眼, 小巧挺翘的鼻尖,樱粉色的嘴唇, 并不是那种一眼就让人惊艳的大美女,看着却十分舒服。

    作为农家的女儿, 即便再怎么受宠, 基本的家务活还是要做的, 林丁丁前头还有三个哥哥,一家子劳力已经足够了,她并不需要下地挣工分,平日里她只需要喂养家里的鸡鸭,以及帮一家子洗衣服做饭,因此她的肌肤比起城里娇生惯养的小姑娘肯定是粗糙一些的,肌肤算不上白,带着些许健康的麦色,多了几分精气神和活力。

    “灶房不知道有没有热水,这药得用热水冲着吃,晏大哥,你先去炕上躺着,别冻着,加重病情。”

    小姑娘性子挺爽利,可对着心上人还是多了几分羞涩,脸颊上两坨可疑的红晕,眼神闪躲,从进门到现在就没直视过晏褚眼睛。

    晏褚被小姑娘赶上了炕,看着她忙里忙外的,忽然间意识到,这个时候,原身似乎已经借着林丁丁对他那点好感,似有若无的对着小姑娘表现出自己暧昧的态度了,恐怕现在在林丁丁的眼里,他们俩是两情相悦的。

    渣,真渣!

    晏褚在心里狠狠唾骂了原身一句,转念一想不对啊,现在他就是这个世界的晏褚了,那在小姑娘的心里,那个和她互生好感的男人岂不是他了?

    他赶紧打开任务面板,果不其然,原本进度为零的主线任务,现在显示的进度为8%,意味着林丁丁现在的幸福度为8分,如果这时候他忽然告诉对方,其实我不喜欢你,之前是你自作多情了,恐怕这进度一下子会成负分吧。

    晏褚有些为难,你让他赚钱很简单,可让他和小姑娘谈恋爱,他不会啊。

    “厨房正好有热水,晏大哥,我帮你冲了药粉,你赶紧趁热喝了。”

    林丁丁从门外进来,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热水壶:“水壶我就放屋里了,你想喝热水随手就能倒。”

    “谢谢你,丁丁。”晏褚看着人家小姑娘忙里忙外还挺不好意思的,赶紧接过她递来的碗。

    盛药水的碗就是普通的饭碗,晏褚在接过碗的时候,难免碰到了林丁丁的手指,小姑娘还是第一次和他这么亲密的接触,当下就羞得缩回了手。

    “那个,你喝了药早点休息,我、我就先走了。”

    小脸蛋红的都快冒烟了,林丁丁看着炕上那个即便生着病依旧俊秀的让人挪不开眼的男人,纤长的手指拧着衣角,都快把衣服拧成抹布了。

    “等会儿丁丁。”

    晏褚想了想,人家小姑娘特地给他送药过来,总不能让人家白白走这一趟吧,从小到大接受的教养也不许他那么做。

    “这是我之前进城的时候买的麻花,还有这包糖果,是我妈寄来的,你们女孩子应该都喜欢吃这些甜甜的东西。”

    晏褚是代替他那个继兄来当知青的,在钱财上,那个家庭并没有过分亏待他,甚至那个亲妈为了表达她当初的迫不得已,隔山差五就会寄点东西过来。

    原身是个吃不了苦的,每次进城总得买一点好东西改善伙食,这些东西,他几乎都是独自一人享用的,从来就没有想过和别人分享。

    晏褚在这一点上比原身强了千万倍,再说了,他现在生着病,吃那些东西都尝不出味道来,还不如哄小姑娘开心呢,她开心了,意味着离任务完成就更近一步了,那么他也就开心了。

    林丁丁心里头别提多甜蜜了,以前晏褚虽然待她和村里其他姑娘以及那些女知青都不一样,可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对她那么温柔过,他还送她麻花糖果,多么贵重的东西,这让对两人之间的感情还有些忐忑怀疑的林丁丁一下子就定了心。

    这也怪晏褚,他虽然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可对这个世界的代入感还不够强,自然没有意识到,在他那个时代再便宜不过的麻花和糖果,在这个缺少零副食品的年代,是多么珍贵的东西。

    也是他的这个举动,彻底让林丁丁相信,对方真的是有点喜欢她的。

    林丁丁心里头开心,可还谨记着妈妈的教导,她和晏褚现在还没定下关系呢,不能收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当下就要拒绝离开。

    晏褚没想那么多,以为小姑娘客气,拿起被原身放在枕头旁的小包裹,起身下炕,拉过小姑娘的手,直接放到了她的手上。

    他、他、他牵她的手!!!

    林丁丁感受着手掌接触时微微燥热的温度以及那细软的触感,心跳快的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似得。

    哪里还顾得上拒绝,当下就跟被踩着尾巴的小猫咪一般,扭头就跑了,手里还拿着刚刚晏褚塞给她的那包零嘴。

    看着落荒而逃的小姑娘,晏褚不信邪的再一次打开任务面板,主线任务的完成度已经从原本的8%一跃升到了30%,简直就是质一般的飞跃。

    看起来小姑娘的幸福度提高了啊,那她为什么要跑呢?

    还是万年老处男的晏褚表示自己不理解她们女孩子的想法,不过既然给小姑娘一包零嘴就能让她那么开心,他似乎找到让她感觉幸福的想法了,只要以后挣钱,多给她买点好吃的就成了吧?

    晏褚在心里不确定的想着。

    *****

    “丁丁,你刚刚去哪儿了,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黄茹花看着闺女从知青院那条小路跑过来,脸上还泛着可疑的潮红,当下就猜到自家那蠢闺女干啥去了,只不过聪明的不点透。

    “没、没干啥。”

    林丁丁看着妈妈站在自家的院子外,心里头一慌,下意识将手上的东西往身后一藏。可她转念一想,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对面还是自己的亲妈,有什么好瞒她的。

    “我刚刚听知青林大哥说晏大哥生病了,知青院里就剩下他一人,我就去二叔那儿给他拿了点退烧的药。”

    林丁丁看着脚下的黄土地,咬着唇,有些羞涩地说道。

    她喜欢晏褚的事家里人几乎都知道了,不过不论是几个哥哥,还是爸爸妈妈都不支持,觉得晏褚是城里人,还是高中生,她虽然也念过书,还念到了初中,可两人不论是家室背景,还是文化水平,都是不相配的。

    “你一个姑娘家家单独一人去知青院影响不好,以后这样的事让你几个哥哥去。”

    黄茹花不忍心责怪孩子,她也是从小姑娘过来的,知青里就那个晏褚皮相最好,她这把年纪了,就没见过哪个男娃娃长得这么俊的,小姑娘都爱俏,这是难免的。可黄茹花并不看好闺女对晏褚的感情,虽然闺女在他们面前总给那孩子说好话,黄茹花仍旧隐隐觉得,那个晏褚,似乎是在吊着他闺女,这段感情里,他根本就没有付出过真心。

    她不想让闺女受伤,只能想尽办法把两人隔远点。

    “哦——”

    林丁丁想着刚刚晏大哥拉着她手的亲密动作,感觉自己的脸颊滚烫滚烫的,就算她妈不说,短时间内她也不敢再去见晏大哥了,她害羞。

    闺女的话让黄茹花松了口气,想起刚刚被她藏到身后的东西,赶紧又追问了一句:“你刚刚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就是晏大哥从城里买的麻花还有他妈给他寄来的糖果,晏大哥说让我拿回家分着吃。”

    后面半句话是林丁丁自己加的,为的就是替晏褚刷自家人的好感。

    “妈,我把这些东西放你柜子里了,马上就要过年了,还能摆两盆菜呢。”林丁丁吐了吐舌头绕开亲妈就往屋里钻,躲过了她接下去的盘问。

    “死丫头,怎么好要人家这么贵的东西。”

    黄茹花在院子外急的跺了跺脚,不可否认的,因为这件事,她重新审视了晏褚这个人,能这么大方的把糖果和麻花送人,或许那个晏褚并不是她想想的那种人。

    拿着长.枪.短.炮蹲守在晨心娱乐外的记者眼尖的看到一辆黑色的七座轿车缓缓开到公司门口,原本焦急等待的记者和粉丝们瞬间就激动了,纷纷挤着朝公司里面张望。

    没过多久,他们就看见刘江涛和一群黑衣保镖护着一个带着口罩和墨镜,低着头的男子从公司内出来,看身形和打扮,分明就是晏影帝。

    “晏褚,晏影帝!!!”

    “你真的隐婚十二年了吗?”

    “请问你和妻子离婚的原因是什么?”

    “晏影帝,你的妻子是于娜娜吗,晏影帝,你能给大众一个解释吗?”

    这些都是记者,他们冲在最前面,毕竟第一手爆料意味着丰厚的奖金,记者们也是要吃饭的。

    那些粉丝相较于记者更疯狂了一些,能在这个时候围在经纪公司外的多数都是超级死忠粉,或者说是偏低龄化的狂热女友粉,她们不相信晏褚隐婚多年的事实,想听晏褚亲口承认一切都是假的。

    “记者朋友们,我们晏褚会择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到时候你们想知道的问题我们都会一一回答,晏褚很累了,麻烦你们让让,放晏褚回去好好休息。”

    刘江涛都快被挤得变形了,不过作为一个优秀的经纪人,在这个关头他也只能保持的微笑,不然等第二天见报的估计就不是他想看到的新闻了。

    晨心的保全做的还是很不错的,即便无数人挤着,他们还是安安稳稳的把刘江涛和晏褚护送上了车,然后拉起人墙,阻挡住了那些想要挡在车头的人,直到车辆顺利离开,他们才放行。

    那群记者可不是好糊弄的,当下就拿起摄影机跑到了自己的停车位,跟着晏褚保姆车离开的方向追去。

    而剩下的一部分人看正主都走了,也没了守在晨心的意思,满脸丧气,也三三两两的离开。

    大约两个小时过后,一个皮肤较黑,穿的特别新潮时髦,带着一副酷酷墨镜,穿着打扮走嘻哈风的青年大摇大摆的从晨心娱乐的侧门出去,这道门通常都是一些练习生走的,别人就是看见了,也只会感叹晨心的艺人不是走演绎挂的吗,什么时候想混嘻哈圈了。

    那个青年径直走到车库,找到一辆很普通的大众汽车,上车关上门后摘掉了眼上那副过于夸张的眼镜,赫然就是一开始随着刘江涛离开的影帝晏褚,只是真人在这儿,不知道刚刚走的是哪个了。

    而同一时间的另一边,一群记者开车跟踪晏褚的保姆车,看着他们在大马路上来回的兜圈,要不是记得某国王妃就是因为狗仔在马路上追逐而丧生的,他们都想直接加速超车把人堵住了。

    好不容易保姆车终于找了个地停了下来,“晏褚”和刘江涛也从车上下来,记者们纷纷冲了过去,正打算追问影帝那些问题呢,就看到那个穿着影帝在直播节目中那套衣裳,身形和他十分相似的男子拿下口罩、眼镜、帽子,赫然一个路人,哪里是他们追的晏影帝啊。

    “大家来的正好,咱们晏褚特地替各位定了几桌酒水,你们也累了大半天了,吃顿好的补补。”

    刘江涛这时候不避了,反而笑着迎了上去。

    “晏褚是真的累了,大家放心,不出一个礼拜我们晨心一定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大家也体谅体谅他。”

    这会儿记者们才意识到他们现在停车的位置正是h市有名的五星饭店,虽然被耍了有些生气,不过对方的态度和准备实在太充分,让人想生气都不知道该生什么气。

    都是混这个圈子的,他们能不知道明星对待他们的态度,更何况晏褚现在正处于风口浪尖的位置,想躲着他们也是正常的。

    刘江涛看着那些记者的态度都软化了下来,笑的眼睛更弯了,就和笑弥勒一般,把那些记者迎到了酒店内。

    阎王易见,小鬼难缠,这些记者,能不交恶当然是最好的。

    *****

    开着助力的大众汽车,晏褚犹豫了许久,没有选择回自己这两天暂住的公寓,而是回了他刚来到这个世界时的别墅。

    因为晏褚常年在外拍戏,所以在这个家里他的东西并不算多,当初他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收拾自己在这个别墅里留的东西。

    晏褚站在门外,掏出口袋里的钥匙,也不知道她在离婚后有没有换锁。

    “咔哒。”

    门正常的打开,晏褚朝玄关处看了一眼,进门的地方整齐的摆着一双女士拖鞋,看来家里的女主人并不在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