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4.恶毒女配她干爹
    (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林丁丁欣喜,黄茹花却有些不愿意,都快年节的功夫了, 让晏褚来家里吃饭算什么意思,难道她男人也看中了那个女婿?

    她连生了三个儿子才得一宝贝闺女,不求她嫁多么富贵的人家,只求平平安安, 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这些都是晏褚给不了的。

    “那孩子还是不错的。”林广国扒了两口粥,沉声说道。

    一个孝顺的孩子能坏到哪里去, 以前他不满意丁丁和那孩子在一块, 是觉得那个城里孩子太娇惯, 可是现在看来, 人家每天按时下地干活,再苦再累也没叫唤过一声, 之前那段日子,真有可能是他身体不好,不适应他们这边的水土。

    自家闺女自己最了解, 就是个死心眼的,既然她那么喜欢晏褚那小子, 他为人又没有太大的弊端, 没必要死命拦着。

    没房子, 他们之前住的那个老宅子修一修也能住人, 正好离家里也就几十米的距离,互相之间还能有个帮衬,挣得工分不够全家人吃,林广国也想好了,请大舅哥帮忙替晏褚留个小学老师的位置,他是高中学历,文化水平比小学校长还要高呢,这么一来每个月还多了一笔工资,加上队里分的人头粮,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林广国不想闺女难过,只能方方面面都替她考虑全了。

    “爸!”

    林丁丁哪里还吃得下饭啊,抱着亲爹的脖子撒了个娇,赶紧借口吃饱了给晏褚传信去了。

    “你明个儿也回娘家一趟,让你哥那天也过来,他最疼丁丁了,未来的外甥女婿,他总得好好考察考察。”

    林广国知道媳妇对晏褚那个女婿还是有些不太满意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对着她说道。

    黄茹花是个传统的妇女,通常林广国打定主意的事她不会反驳,因此虽然不太乐意,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夫妻俩在这个家很有权威,几个媳妇听公婆商量小姑子的婚事也不敢插嘴,至于林丁丁的几个哥哥,当然是顺着妹妹的心意来,她开心就好,要是那个晏褚以后敢欺负妹妹,打到他听话就成了。

    *****

    “呕——”

    晏褚捂着胸口,满脸通红,还带着浓重的酒气,这么晚了,他喝得这般醉,林家人也没有送他回知青院,收拾出了一间屋子,就让他睡在了家里。

    “你也太实诚了,我大舅二叔他们灌你一杯你就喝一杯。”林丁丁一脸心疼的帮着晏褚擦脸,嘴里抱怨,面上可开心了,想着舅舅和二叔他们离开时笑容满面的模样,就知道他们对晏大哥是满意的。

    也是,她喜欢的男人那么优秀,别人怎么会不喜欢呢?想着刚刚饭桌上晏褚对着舅舅和二叔三叔的刁难,侃侃而谈的模样,林丁丁不由地就犯了痴。

    “不喝,舅舅他们怎么会愿意让你嫁给我。”

    晏褚还是头一次喝的那么醉,他是个很克制的人,即便是在谈生意的酒桌上,也不会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

    房间内此时就点着一盏昏黄的煤油灯,林丁丁半边脸对着光,毫无瑕疵的肌肤微微有一层光晕,另外半边脸多了层阴影,又是别样的美。

    “不和你说了。”

    林丁丁将手上的帕子往晏褚手里一塞,羞红着脸看了他一眼,扭头跑了出去。

    晏褚笑了笑,用帕子擦了擦脸和脖子,一阵阵晕眩袭来,终究抵抗不住醉意睡了过去。

    “其实晏褚那孩子还是不错的,像是把咱们闺女放在心上的模样。”

    另一边黄茹花也和林广国洗漱一番上了炕,也就一顿饭的功夫,黄茹花就彻底转变了之前对晏褚的态度。

    林广国看着媳妇满意的表情,只能感叹女人,你的名字叫善变。

    也怪不得黄茹花,之前知青院里的那些知青和村里关系虽然融洽,可是绝大多数隐隐还是带着高傲的,因为他们是城里人,还是知识分子,对比他们这些没文化的在地里刨食的农民,自然是用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态度。

    晏褚就不那样,黄茹花也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可是跟那孩子说话,就让人觉得特别舒坦,即便她刚刚在餐桌上讲了不少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也不会嫌烦,还会接几句话,让人心热乎起来。

    “而且那孩子也挺可怜的,亲爸那样也就算了,亲妈都快比后妈还坏了。”黄茹花想着晏褚吃饭时谈起家庭情况,哀恸的模样,忍不住心疼了起来。

    “以后丁丁和他结婚了,咱们对他好一些,岳父岳母和爸妈也是一样的,这孩子没爸妈疼,咱们对他好了,他也能记挂着几分,将这份情,添到丁丁的身上。”

    饭都吃了,长辈也都见了,这件事基本就算定下了,黄茹花自然不会去揪着那些不尽人意的地方,而是想办法将劣势转化为优势。

    “还用得着你说。”林广国熄了煤油灯,黑暗中也不影响夫妻俩交流。

    “过些日子让丁男他们兄弟把老宅子好好修修,在他们夫妻没有自己的房子前就先住那儿了,丁丁的嫁妆,就不要弄那些虚的了,晏褚那孩子不是说他有手表吗,原本给丁丁准备的三大件,就留个缝纫机,自行车和手表都换成钱,给她压箱底,晏褚没父母帮衬,夫妻俩刚开始过日子手头总有些紧。”

    林广国虽然是个大男人,却很细心,考虑的十分周到。

    “就照你说的办,当初我嫁过来的时候,我妈给陪了一对金戒指,一副耳环,还有一个金镯子,原本是想着百年以后再分的,丁丁出嫁,光有一个缝纫机也不好看,我再添一个金镯子。”

    黄茹花算计着家里剩下的钱,闺女的嫁妆是一早攒的,他们家劳动力多,又还没分家,这些年也攒了不少钱,办个酒席是绰绰有余了。

    夫妻俩你一言我一语的,想着闺女马上就要是别人家的了,一整个晚上,想着她还是娃娃时的模样,久久不能睡去。

    *****

    “老晏啊,你儿子又给你来信了?”

    对于晏荀所在的农场来说,所有人最期待的事就是接到晏褚的来信,这里的人都太寂寞了,对他们而言,晏荀收到信,和他们收到信没什么区别。

    “是啊。”

    晏荀脸上止不住的笑,自从收到了儿子的来信,他整个人就和重获新生了一样,以前暮气沉沉的一个人,现在每天精神头十足,他心里憋着一股劲呢,他得好好活着,活到再见到儿子的那一天。

    边上的人也被他影响,每一次听他念自己的家书,想着或许在另一个地方,他们的子女亲人也在思念他们,只是因为不知道他们在这个地方,就感觉有了活的希望。

    “我儿子要结婚了。”

    晏荀欣喜的看着信里夹着的一张照片,看着上头和他有五分相像,和记忆中那个包子脸的小娃娃完全不同的俊秀青年,晏荀激动的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给我们看看。”

    一群人听了晏荀的话,立马凑过来瞧。

    “老晏,你这个儿子长的可比你俊多了,这是你儿媳妇吧,也是标致模样。”

    “你有福气啊,儿子娶了媳妇,恐怕过不久就能抱上孙子了。”

    大伙你一言我一语的,看着照片上微笑着的小夫妻,眼里满是艳羡。

    晏荀看儿子在信里说了媳妇的情况,不是城里姑娘,而是他插队的那个村子里的女孩,性子开朗活泼,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儿子还说自己很喜欢那个女孩。

    他们商量好了,以后建房子的时候多起一间屋,空着,等着他回家。

    他本来就不是有门第之见的男人,更何况现在这情况,也只有别人看不上他的份,晏荀觉得儿子喜欢的姑娘一定就是好的,看着林丁丁的照片怎么看怎么欢喜。

    “这是我儿子寄来的喜糖,大伙一块沾沾喜气。”

    晏荀看儿子这次寄来的包裹中还带了一些干粮和糖果,给自己那些难兄难弟抓了一把,想了想,又抓了一大把去了门卫李老头那儿,向他表示感谢。

    “你是个有后福的,苦日子总有能结束的一天。”

    李老头接过喜糖,咧着嘴,露出一口黄牙,晏荀眼神闪了闪,李老头以往从来不和他们说这些话,难道是有什么映射?他顾不上寒暄,回了房,和朋友们商讨这个讯息。

    “叮——支线任务完成度100%,奖励积分300。”

    此时的晏褚正穿着一身列宁装,身上系了朵大红花,准备当他的新郎官呢。

    现在正值十二月,还远远不到一年当中最冷的日子,只不过晏褚发着烧,体感温度异于常人,必须要做好保暖的工作罢了。

    “晏大哥,我刚刚听林大哥他们说你发烧了,这是我从我叔那儿给你拿的药,你赶紧吃了吧。”

    林丁丁的爸爸是生产队的队长,她嫡亲的舅舅是公社书记,她二叔是附近几个村唯一的赤脚大夫,还有一个小叔在县里的运输队开长途货车。

    林家和林丁丁姥姥那边,这一代就只有她这么一个闺女,其他叔叔舅舅生的全是儿子,所有人都把她当自己的闺女宠着。

    她模样清秀,弯弯的眉眼,小巧挺翘的鼻尖,樱粉色的嘴唇,并不是那种一眼就让人惊艳的大美女,看着却十分舒服。

    作为农家的女儿,即便再怎么受宠,基本的家务活还是要做的,林丁丁前头还有三个哥哥,一家子劳力已经足够了,她并不需要下地挣工分,平日里她只需要喂养家里的鸡鸭,以及帮一家子洗衣服做饭,因此她的肌肤比起城里娇生惯养的小姑娘肯定是粗糙一些的,肌肤算不上白,带着些许健康的麦色,多了几分精气神和活力。

    “灶房不知道有没有热水,这药得用热水冲着吃,晏大哥,你先去炕上躺着,别冻着,加重病情。”

    小姑娘性子挺爽利,可对着心上人还是多了几分羞涩,脸颊上两坨可疑的红晕,眼神闪躲,从进门到现在就没直视过晏褚眼睛。

    晏褚被小姑娘赶上了炕,看着她忙里忙外的,忽然间意识到,这个时候,原身似乎已经借着林丁丁对他那点好感,似有若无的对着小姑娘表现出自己暧昧的态度了,恐怕现在在林丁丁的眼里,他们俩是两情相悦的。

    渣,真渣!

    晏褚在心里狠狠唾骂了原身一句,转念一想不对啊,现在他就是这个世界的晏褚了,那在小姑娘的心里,那个和她互生好感的男人岂不是他了?

    他赶紧打开任务面板,果不其然,原本进度为零的主线任务,现在显示的进度为8%,意味着林丁丁现在的幸福度为8分,如果这时候他忽然告诉对方,其实我不喜欢你,之前是你自作多情了,恐怕这进度一下子会成负分吧。

    晏褚有些为难,你让他赚钱很简单,可让他和小姑娘谈恋爱,他不会啊。

    “厨房正好有热水,晏大哥,我帮你冲了药粉,你赶紧趁热喝了。”

    林丁丁从门外进来,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热水壶:“水壶我就放屋里了,你想喝热水随手就能倒。”

    “谢谢你,丁丁。”晏褚看着人家小姑娘忙里忙外还挺不好意思的,赶紧接过她递来的碗。

    盛药水的碗就是普通的饭碗,晏褚在接过碗的时候,难免碰到了林丁丁的手指,小姑娘还是第一次和他这么亲密的接触,当下就羞得缩回了手。

    “那个,你喝了药早点休息,我、我就先走了。”

    小脸蛋红的都快冒烟了,林丁丁看着炕上那个即便生着病依旧俊秀的让人挪不开眼的男人,纤长的手指拧着衣角,都快把衣服拧成抹布了。

    “等会儿丁丁。”

    晏褚想了想,人家小姑娘特地给他送药过来,总不能让人家白白走这一趟吧,从小到大接受的教养也不许他那么做。

    “这是我之前进城的时候买的麻花,还有这包糖果,是我妈寄来的,你们女孩子应该都喜欢吃这些甜甜的东西。”

    晏褚是代替他那个继兄来当知青的,在钱财上,那个家庭并没有过分亏待他,甚至那个亲妈为了表达她当初的迫不得已,隔山差五就会寄点东西过来。

    原身是个吃不了苦的,每次进城总得买一点好东西改善伙食,这些东西,他几乎都是独自一人享用的,从来就没有想过和别人分享。

    晏褚在这一点上比原身强了千万倍,再说了,他现在生着病,吃那些东西都尝不出味道来,还不如哄小姑娘开心呢,她开心了,意味着离任务完成就更近一步了,那么他也就开心了。

    林丁丁心里头别提多甜蜜了,以前晏褚虽然待她和村里其他姑娘以及那些女知青都不一样,可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对她那么温柔过,他还送她麻花糖果,多么贵重的东西,这让对两人之间的感情还有些忐忑怀疑的林丁丁一下子就定了心。

    这也怪晏褚,他虽然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可对这个世界的代入感还不够强,自然没有意识到,在他那个时代再便宜不过的麻花和糖果,在这个缺少零副食品的年代,是多么珍贵的东西。

    也是他的这个举动,彻底让林丁丁相信,对方真的是有点喜欢她的。

    林丁丁心里头开心,可还谨记着妈妈的教导,她和晏褚现在还没定下关系呢,不能收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当下就要拒绝离开。

    晏褚没想那么多,以为小姑娘客气,拿起被原身放在枕头旁的小包裹,起身下炕,拉过小姑娘的手,直接放到了她的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