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5.女皇的宠夫
    (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晚上, 晏旬把儿子唤进自己的书房, 有些忐忑的看着眼前的儿子, 想着白天发生的那一幕幕, 面带关切和疼惜。

    不论长辈之间有什么纠葛仇恨, 够不该牵连到孩子,他恨高亚琴和她那个奸夫, 恨他们给自己带来了那么多年的苦难,更恨他们亏待了自己的宝贝儿子。

    要不是儿子运气好,因祸得福在乡下认识了丁丁那个好姑娘,借了亲家的光找了一份相对轻松的教书的工作, 晏旬活吞了高亚琴的心都有了。

    看看他查到的消息, 为了讨继子的欢心,多一个善待继子的好名声, 连自己的亲儿子都能牺牲, 看她做的那一桩桩事, 简直是疯了。

    “今天白天的事......”

    晏旬不敢讲的太直白, 毕竟高亚琴还占着儿子生母的名头, 做太过,他怕儿子伤心,做的太轻, 他又觉得不解气, 一时间倒是为难了。

    “爸, 你放心,我不难过。”

    晏褚一眼就看明白了他爸此时的纠结心情。

    他的眼神微微低垂,睫毛在灯光下洒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只是浑身萦绕的惆怅让老爷子看的心疼。

    “以前我也羡慕江南城和江西进,羡慕她待他们如珠似宝,羡慕她对他们毫无保留的付出,我时常在想,我也是她的孩子,为什么她却时常看不见我,无论是我考试考了满分,还是我和同学打架被打的满脸淤伤,她的目光总是放在其他人身上,包括江东临,都比我更受她的疼爱和重视。”

    晏褚的声音低哑,如娓娓道来,让晏旬仿佛看到了一个幼小的孩子,在失去了他这个父亲后,孤寂的待在江家的角落,落寞的看着人家一家人卿卿我我的场景,也仿佛看到了,在自己出事后,被所有人排挤的儿子,那可怜地让人心痛的模样。

    晏旬的心揪着,只是听儿子短短几句话,就让他对江家,对高亚琴的恨意更加深刻了。

    “直到我被她用来替代江东临,成了知青送往乡下,我忽然明白了,我的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现在活着的,是江南城和江西进的妈妈,是江东临的好后母,现在对我来说,我的家人,只有爸爸,只有丁丁,还有我们的孩子。”

    晏褚抬起头,眼神清澈通透,一瞬间,晏旬觉得儿子真的放下了,放下了高亚琴那个母亲,他彻彻底底将她当成了陌生人,甚至没多少恨意。

    “好,就只有咱们一家人。”

    晏旬感慨万千,眼眶有些泛红,握住晏褚的双手还有些抖。

    他总算放下心来了,儿子对那个生母还有留恋他不放心,儿子太过执着过去的事,执念报复高亚琴等人他也不放心。

    现在这样很好,珍惜眼前拥有的一切,豁达面对所有的苦难。

    晏旬忍不住想要大笑三声,这是他的儿子,比他还优秀,至于那些欠他的,欠自己的人,他这个当爸爸的,会替他报复回来。

    晏褚从书房出来,走在走廊上,看着任务二忽然又上涨了百分之二十的进度,对自己刚刚的表现很满意。

    其实吧,他从来不是一个大方的人,相反,他小气的紧呢。

    在任务二开始之初他就已经有了计划,如果想要报复江家人,肯定离不开晏家的财势和背后的人脉关系,而要动用这些东西,在他羽翼未丰前逃不开他爸的眼睛。

    根据晏褚对他的了解,如果他太执着于报仇,对于晏旬而言未必是一件高兴的事。

    老爷子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亏欠了儿子,一心想要弥补,他太执着于仇恨,对老爷子而言只会让他更加痛心与自责。

    而且爱之深,恨之切,某种程度而言,晏褚如果想要报复高亚琴,何尝不是因为曾经对这个母亲有太多的留念。

    所以他一边隐晦的在日常生活中给老爷子一些江家的调查方向,一边又表现出对那家人冷淡的态度。

    他心里明白,不论他怎么想,老爷子和江家,和高亚琴就是一个死局,他再好涵养也不可能会放过一个害了自己十年,还亏待了他儿子的人,晏褚只是加一把火,让老爷子动手的时候不要忘了把自己的那一份也加上。

    “爸,找你有什么事吗?”

    晏褚回房的时候林丁丁已经躺在床上了,开着床头灯,手里拿着一本书。

    书本翻开在第一页,刚刚公公把丈夫叫走,她心里就有些担心,毕竟今天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她担心那个人的出现影响公公和丈夫的心情,压根就没心思看书。

    “爸给咱们闺女取了好几个名字,让我过去参谋呢。”

    那些讨厌的人,恼人的事晏褚从头到尾就没有让林丁丁知道的意思,她现在还怀着宝宝,如果烦恼就是两个人的烦恼了。

    “宝宝还没出生呢,你就一口一个闺女,要是个儿子看他出来怨不怨你。”

    林丁丁性子单纯,没想过丈夫在欺骗自己,想着他们给闺女取的那一个个好听的名字,要是放到男孩的身上,别提多逗人了。

    “我们的孩子一定最喜欢爸爸妈妈,怎么会怨我呢。”

    晏褚轻轻虚枕在林丁丁的肚子上:“再过些日子咱们给家里去个电话吧,接岳父岳母来首都,你生孩子的时候,他们总得在场的,特别有些月子上的事我和爸也不一定清楚,还得岳母帮忙才行。”

    “真的!”

    林丁丁一脸欣喜,把手里的书放到一旁,这些日子,她的日子过得幸福,要说唯一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就是离家好几个月,见不到父母。

    真是自己当母亲了才发觉父母的不易,随着肚子越来越大,林丁丁就越发思念家乡的爸妈,只是这些话她也不好当着丈夫的面说,没想到晏褚先他一步提出了这件事,这让她怎么不激动。

    “不过我爸还是大队长呢,不一定能有时间过来。”林丁丁有些失落,如果她爸不来,她妈会过来吗?

    “那就先去个电话问问,如果岳父实在脱不开身,就让大舅哥他们陪岳母一块过来,那些日子还多亏了他们的帮忙,没嫌弃我这个没用的妹夫,到时候多买一些谢礼,还有舅舅和二叔三叔他们的那份,也不要拉下。”

    晏褚说的这些话也是晏旬的意思,他一直想好好谢谢儿媳妇的那些家人亲戚,谢谢他们那些年对儿子的扶持帮助。

    “晏褚,你真好。”

    林丁丁红着眼眶保住晏褚的胳膊,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低声呢喃到。

    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自己的丈夫把自己的亲人放在心上,包括林丁丁。

    夫妻俩脉脉温情,另一边江家的情况可是糟糕到底了。

    “你今天去晏家情况怎么样?”

    高亚琴受了一肚子气,又惊又慌的回家,就看到江城没有和往常一样去上班,而是坐在家里的客厅里,吞云吐雾。

    “你在家怎么也没开灯?”

    高亚琴皱了皱眉,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她不喜欢江城抽烟抽的太猛,这些年他也很体谅她,很少在家里抽烟,可今天他这个毛病又犯了。

    一屋子的烟气,也不知道抽了多久了。

    她打开客厅点灯的开关,看清江城现在的模样时,吓了一大跳。

    “你这是怎么了,被谁打了?”江城脸上青青紫紫的,衣衫凌乱,身前的桌子上,沙发边上全是烟灰烟蒂,看上去狼狈不堪。

    高亚琴什么时候见过江城这个模样。

    “我问你,你去晏家情况怎么样!”

    江城原本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听高亚琴喋喋不休的,当下就暴起,猛地拍了拍身前的桌子,爆吼了一声。

    “你凶我。”

    高亚琴不敢相信,伸手指着眼前的男人。

    “妈的!”江城猛的一踹身前的桌子,直接将桌几踹翻,撞到了对面的墙壁,发出一声猛烈的撞击声,高亚琴直接被吓得跳了起来,双手放在胸前忍不住颤抖。

    “江城,江城,你到底是怎么了?”高亚琴咽了咽口水,觉得这个眼神赤红,仿佛要吃人一般的男人,和她记忆中那个霸道有男人味的男人完全不同,这个江城让她害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