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1.女皇的宠夫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晏褚说了一大段话,也没管江东临的反应,拎着那一兜的馒头回了家。

    几个月下来, 主线任务已经进行到了百分之九十, 自从到了这个分界点后, 无论晏褚做什么,进度条都没有任何增进,晏褚觉得,想要达到满分的幸福度,或许还需要一个契机。

    至于后来出现的支线任务2, 他暂时还没打算分出精力去执行, 原本他是想着等媳妇生完孩子,再去考虑怎么对付江家人的, 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 对方自己先找上门来了。

    别看晏褚刚刚把话说的那么敞亮,似乎一点都不打算和江家人计较,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不再往来, 实际上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那么简单就放过那一家子。

    他心里清楚, 不论是江东临还好,还是他身后的江城和高亚琴也罢, 都不会放着晏家这块大肥肉啃上几口的, 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过不了多久那个女人就该找上门来了。

    晏褚的脸色沉了沉,倒不是怕了那一家子,而是现在媳妇还怀着孩子,一堆苍蝇找上门来,虽然伤不了人,可是光听他们嗡嗡叫,也怪恼人的。

    看来得想个办法,早点解决他们了。

    江东临就眼睁睁的看着晏褚离开,嗓子发干,背后一阵虚汗,想要把人拦下都没有那个勇气。

    “东临,那小子说的都是骗人的吧?”跟江东临一块过来的朋友朝他问道,眼神里隐隐透露出些许打量。

    “当然是假的。”

    江东临想也不想的回答,为了确定自己说的是真话,他的脸上还露出一个放松的微笑:“我家什么情况你们还不了解,当初买房的钱就是我爸和高姨工作好些年的钱攒的,再加上我爷爷当初留下的一些遗产,根本就不是晏褚说的那回事。”

    “他估计还在怨高姨和我们一家,所以才口不择言说了这些话污蔑我们吧,他是弟弟,不论怎么样,我都会原谅他的。”

    江东临一副宽容的模样,他那些朋友不管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在明面上只能符合他刚刚的话,决定等回家后再好好打听打听江家的情况。

    和他混在一块的都不是简单人,相处的好多数都是家庭的原因,掺杂着不少利益关系,根据刚刚那些对话,看得出来江东临那个继母的前夫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如果真和刚刚那个青年说的那般,两家怕是得结仇了。

    江家凭空惹来这么一个大麻烦,之后该怎么相处,不是他们这些孩子能决定的事。

    江东临此时心慌意乱,往日这个时候他肯定能发现自己的那些朋友的变化,不过这个时候他一心想着回家和他爸问清楚有关晏褚的事,根本没工夫和他们寒暄。

    “我得回家告诉高姨晏褚回来的事,今天暂时没法和你们约了,咱们还是改天找个机会,就去老莫,我请客。”

    江东临是江城的长子,也是他最器重的儿子,对于这个儿子他一向很大方,因此江东临手头并不缺钱,为了笼络人脉,请客也是家常便饭的事。

    “那行,你就先回去吧。”

    他那些朋友笑着冲他挥了挥手,心里对于刚刚晏褚的那些话更是信了几分。

    江家就一个江城还算有点本事,但也只是个领固定工资的,这些年不比以往,油水也有限,江东临能够那么阔气一次次请客,还是去老莫那样的高档西餐厅,肯定就是因为晏褚刚刚所说的那笔意外之财啊。

    这么想来,那些朋友对江东临的态度,就不由的冷淡了几分。

    *****

    “丁丁,我回来了。”晏褚被江东临那群人耽搁了点时间,往日这个点家里都开饭了。

    他回来的时候,林丁丁正在门口张望,她穿着一件纯棉的碎花连身长裙,裙子的长度正好到小腿肚,上身还套了件米白色的针织外套,五个月大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俏生生的姑娘一手捧着肚子,看到晏褚后笑着朝他挥了挥手,总算放下心来。

    “我闺女今天乖不乖?”晏褚蹲下身子凑近林丁丁的肚子问道。

    “还在家门外呢。”

    即便已经结婚怀了孩子,可是面对晏褚这么亲密的动作林丁丁还是有些害羞,她拍了拍晏褚的肩,让他赶紧放开抱住自己腰的双手。

    “七婆,兰花婶,炒菜呢?”

    晏褚也没和林丁丁多闹,很快听话的站起身,对着附近的一些邻居打招呼。

    “是啊,咱们可没丁丁那么好的福气,有一个像你一样体贴,啥事都帮媳妇做好的丈夫。”一块住了几个月,周围的人都知道这空了好些年的房子,终于迎来了他们的主人。

    尤其是那个七婆,也算是当初看着晏褚出生的,和晏家的老一辈关系十分不错,见到晏家的后人回来了,别提多开心了。

    住在这一片的多数都是老亲,关系很快就热络起来,加上晏家人都是会做人的,邻里之间你给我一盘炸藕合,我给你一盘素饺子,感情就是这么培养的。

    “七公和大柱哥还不是忙着给家里挣钱吗,咱们这一片说去来,谁不羡慕七婆你有七公那么肯干的丈夫,有大柱哥那么孝顺的儿子,还有兰花婶,大柱哥跑完长途回来,给你带的那条丝巾你现在还系在脖子上呢,就这样你还说大柱哥不疼人,他都得伤心哭了。”

    林丁丁也就是对着晏褚羞涩了些,农村的姑娘性子都开朗大方,加上她现在被丈夫宠着,公公捧着,一点糟心事都没受过,眼界是越发广了,又因为嘴甜会说话,附近的邻里都知道她是晏褚在乡下插队时娶的媳妇,却没有一个人因为她是农村户口而看不起她。

    七婆和兰花婶被林丁丁那么一通夸果然很开心,谁不喜欢自家男人被人夸有出息呢,刚刚还觉得晏褚是不是对媳妇太好了些,现在被她那么一讲,觉得自家男人也不比人家的差。

    不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自家两个跑长途货车的男人,和晏褚这个燕京大学的大学生,哪个有出息,哪个前途广阔,大伙心里也是有数的,林丁丁刚刚的夸赞,也就是为了让她们开心罢了。

    “我娘家婶子刚给我送来了一筐水灵灵的青菜,等会儿我给你们拿点过去,丁丁怀着身孕呢,还是得吃些新鲜的东西。”

    兰花婶现在心情很好,十分大方的就把嫂子给她送来的青菜分享了一小半。

    “谢谢你啊兰花婶,这新鲜的蔬菜现在还真不好买,每次等我赶去集市,好一些的菜都被人挑完了。”

    晏褚不是小气的人:“前些日子我爸曾经的学生送来了两罐麦乳精,他不爱喝那些东西,一罐我给丁丁留着,还有一罐正好给小柱,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多喝点好的补补。”

    他口中的小柱是兰花婶的儿子,说起来也有趣,当爸的叫大柱,儿子的名字懒得想,直接就叫成了小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兄弟的名儿呢。

    “这怎么好意思呢。”

    兰花婶激动的搓了搓手,不就是几把青菜吗,一罐麦乳精的价格都够买上几十筐青菜了。

    “我那嫂子的娘家就是郊区的,他们每个礼拜都来集市卖自家自留地种的新鲜蔬菜,要不这样吧,以后你们想吃什么,提前告诉我一声,我让我嫂子专门帮你们留下,也省了你们买菜的功夫。”

    兰花婶也是个精明的,想了想晏褚刚刚的那番话,当下就想到了该怎么回麦乳精这份谢礼。

    “那还真是麻烦兰花婶了。”晏褚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实际上他能和周围邻居处的那么好,也是因为这些邻居为人正直,不是那种喜欢贪便宜的,和这样的人相处让人来的舒心又放心。

    “不麻烦,也就是顺道的事。”

    兰花婶赶紧摆摆手,她也知道晏家人的脾性,到时候她嫂子把菜送来了,他们也不可能会赖下那些菜钱,实际上也就是多走一趟的事,到时候她再把那罐麦乳精匀一半给她娘家嫂子,保准她比任何人都愿意。

    “我男人真厉害。”

    进屋关上门,林丁丁冲着晏褚佩服地说道,眼里都快冒小星星了。

    “我这么厉害,那你一定要更喜欢我。”

    晏褚点了点小媳妇的鼻尖,挽起毛衣的袖子,家庭煮夫准备开火做菜了,还有那馒头,这会儿功夫早就凉透了,得上笼蒸过才能吃。

    林丁丁坐在餐桌旁,剥着豆芽的那层薄衣,看着晏褚在厨房忙碌时专注的模样,一时有些痴了。

    她怎么这么幸福,拥有了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今天晏褚休息,晏旬也难得没课,父子俩干脆就带着林丁丁去了趟医院做产检。

    “爸,你看这是我闺女。”晏褚拿着一张b超单子,眼神中难掩兴奋之意。

    这还是他第一次当爸爸,已经有孩子奴趋向的晏褚看着单子上黑乎乎一团,根本看不清楚手脚的宝宝,怎么看怎么可爱。

    “这也是我的孙女呢。”

    晏旬看着失而复得的儿子和孝顺懂事的儿媳妇,眼里的满意就别提了。

    现在计划生育已经开始执行了,只是还在刚开始的时候,执行力度远没有后世那么大,不过晏家人并没有那种重男轻女的思想,无论男女都好,也打算生完这一胎,就遵循国策,不再生第二胎。

    因此林丁丁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宝宝还没出生就成了全家人的宝贝,一家三口都无比期待他的到来。

    现在林丁丁的肚子就五个月大,即便大夫看出了男孩女孩,碍于政策上的原因也不会告诉他们胎儿的性别,至于晏褚和晏旬一口一个闺女孙女的,纯粹就是两人想要软乎乎的小闺女。

    三人拎着大包小包,刚刚从医院回来,他们顺道去百货商店买了一些柔软亲肤的布料,林丁丁打算趁现在手脚还灵活的时候提早把小宝宝的衣服鞋子做起来,外头虽然也有卖婴幼儿的衣物,可是总归没有自己做来的放心。

    小孩子的肌肤柔嫩,穿干净的旧衣服对他们而言更加舒适,只是晏家两个大男人都不想委屈小公主穿人家穿过的旧衣裳,林丁丁就想着提早把衣裳做好,多洗几次,多晒几遍太阳,让衣服变得柔软一些,也不用担心小宝宝的皮肤受不了。

    “晏褚。”

    三人还没进院子,在门口就被一个打扮美艳的中年妇人给拦下了。

    高亚琴今天穿了一身暗灰色的对襟西装,腰上微微收紧,显出依旧纤细的腰身,包臀裙遮住大腿,长度正好在膝盖正上方,肉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小皮鞋,看上去身段姣好,又气质斐然。

    这些年高亚琴的日子过的很不错,丈夫疼爱,儿女乖巧,手头也不缺钱,她自然有更多时间花在打扮上面,她的发型是时下最流行的短发大波浪,精心描了眉毛,脸上的脂粉涂得有些白,加上大红色的口红,看上去将将三十出头的模样,谁也看不出来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是四十岁的年纪,还生了三个儿女。

    晏旬看着突然出现的前妻,思绪有些复杂,高亚琴又何尝不是呢。

    晏旬在农场的十年过得并不算好,整个人苍老的可怕,西北多风沙,他的肤色呈偏黑的小麦色,虽然回来了小半年,却还没养回来,眼尾额头刻着深深的岁月痕迹,半百的头发,背部微微佝偻,唯独出彩的就是那双眼睛,以及岁月带不走的俊美的五官的痕迹。

    高亚琴看着那双透彻如初的双眼,忍不住有些自惭形秽,但是想着对方现在的模样,再想想江城因为保养得当,依旧精壮的身躯以及成熟的面容,安慰自己她并没有做错。

    “你回来了。”

    高亚琴轻叹一声,攥着小牛皮包的手捏得太紧,手尖有些泛白。

    对方应该还不知道当初是她写的举报信,不然不可能直到现在都没什么动静,所以她没什么好心虚的,现在要紧的是怎么把晏褚给哄回来。

    她这个儿子一直想要得到她的目光和称赞,现在只是闹别扭罢了,她只要稍微对他好一些,他必定会激动的重新黏上来。

    晏家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将来晏家的一切都是他的,自己是她的生母,南城和西进都是他的弟弟妹妹,怎么都能沾点光。

    高亚琴想着今天来这儿的使命,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露出慈爱思念的眼神,看着那个站在晏旬身边的高大青年。

    “小褚,妈知道你还在为当初的那件事而生气,不过妈妈也有难言之隐的,你知道,当初我带着你改嫁很不容易,要不是为了你江叔叔能够将你的户口移到江家,改变你的政治成分,妈妈怎么会再嫁呢,后来有了你的弟弟妹妹,妈妈最疼爱的还是你啊。”

    高亚琴一副有难言之隐的样子:“当初之所以送你下乡,并不是因为妈妈想要讨好你江叔叔的儿子,而是那几年实在是太乱了,有不少红小兵隔三差五就在家边上晃,我担心是他们查出来你父亲的成分问题,怕你被抓去批斗,所以才忍痛把你送下乡啊。”

    她眼眶里含着泪,眼睛一闭,泪水就哗哗哗和水龙头似得往下流。

    “看着你平安回来妈就放心了,你不知道这几个月联系不到你,妈心里就和刀割一样。”

    高亚琴拿着手绢擦着泪,演技堪比当代影后,没给她颁一个金鸡百花的,都亏待她流的这些眼泪了。

    “我记得,江南城和江西进,是在你改嫁后的第七个月出生的吧?”

    晏褚丝毫不为所动,这几个月他虽然没有主动去找他们,可是江家的所有情况他都已经打探的清清楚楚,尤其是高亚琴的这个大把柄,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小褚,你是不是听了别人什么不好的言论,你怎么可以这样指责妈妈。”

    高亚琴心头一紧,眼神隐晦的环顾了四周,见到周围没什么人,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南城和西进是怎么早产的你难道忘了吗,那一天要不是因为你调皮偷偷跑回了晏家老宅,妈妈怎么会在找你的路上摔了一跤,导致你那双弟妹提早降世,因为这个原因,你妹妹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妈妈也为此偏爱了她几分,你不能就这样嫉恨上妹妹,甚至诬陷她的出生。”

    高亚琴就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不过妈妈不怪你,当初却是让你委屈了,妈妈都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