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吝啬鬼生涯
    (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现在正值十二月,还远远不到一年当中最冷的日子, 只不过晏褚发着烧,体感温度异于常人,必须要做好保暖的工作罢了。

    “晏大哥, 我刚刚听林大哥他们说你发烧了, 这是我从我叔那儿给你拿的药, 你赶紧吃了吧。”

    林丁丁的爸爸是生产队的队长,她嫡亲的舅舅是公社书记,她二叔是附近几个村唯一的赤脚大夫,还有一个小叔在县里的运输队开长途货车。

    林家和林丁丁姥姥那边, 这一代就只有她这么一个闺女,其他叔叔舅舅生的全是儿子,所有人都把她当自己的闺女宠着。

    她模样清秀, 弯弯的眉眼, 小巧挺翘的鼻尖, 樱粉色的嘴唇,并不是那种一眼就让人惊艳的大美女, 看着却十分舒服。

    作为农家的女儿,即便再怎么受宠, 基本的家务活还是要做的, 林丁丁前头还有三个哥哥, 一家子劳力已经足够了, 她并不需要下地挣工分,平日里她只需要喂养家里的鸡鸭,以及帮一家子洗衣服做饭,因此她的肌肤比起城里娇生惯养的小姑娘肯定是粗糙一些的,肌肤算不上白,带着些许健康的麦色,多了几分精气神和活力。

    “灶房不知道有没有热水,这药得用热水冲着吃,晏大哥,你先去炕上躺着,别冻着,加重病情。”

    小姑娘性子挺爽利,可对着心上人还是多了几分羞涩,脸颊上两坨可疑的红晕,眼神闪躲,从进门到现在就没直视过晏褚眼睛。

    晏褚被小姑娘赶上了炕,看着她忙里忙外的,忽然间意识到,这个时候,原身似乎已经借着林丁丁对他那点好感,似有若无的对着小姑娘表现出自己暧昧的态度了,恐怕现在在林丁丁的眼里,他们俩是两情相悦的。

    渣,真渣!

    晏褚在心里狠狠唾骂了原身一句,转念一想不对啊,现在他就是这个世界的晏褚了,那在小姑娘的心里,那个和她互生好感的男人岂不是他了?

    他赶紧打开任务面板,果不其然,原本进度为零的主线任务,现在显示的进度为8%,意味着林丁丁现在的幸福度为8分,如果这时候他忽然告诉对方,其实我不喜欢你,之前是你自作多情了,恐怕这进度一下子会成负分吧。

    晏褚有些为难,你让他赚钱很简单,可让他和小姑娘谈恋爱,他不会啊。

    “厨房正好有热水,晏大哥,我帮你冲了药粉,你赶紧趁热喝了。”

    林丁丁从门外进来,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热水壶:“水壶我就放屋里了,你想喝热水随手就能倒。”

    “谢谢你,丁丁。”晏褚看着人家小姑娘忙里忙外还挺不好意思的,赶紧接过她递来的碗。

    盛药水的碗就是普通的饭碗,晏褚在接过碗的时候,难免碰到了林丁丁的手指,小姑娘还是第一次和他这么亲密的接触,当下就羞得缩回了手。

    “那个,你喝了药早点休息,我、我就先走了。”

    小脸蛋红的都快冒烟了,林丁丁看着炕上那个即便生着病依旧俊秀的让人挪不开眼的男人,纤长的手指拧着衣角,都快把衣服拧成抹布了。

    “等会儿丁丁。”

    晏褚想了想,人家小姑娘特地给他送药过来,总不能让人家白白走这一趟吧,从小到大接受的教养也不许他那么做。

    “这是我之前进城的时候买的麻花,还有这包糖果,是我妈寄来的,你们女孩子应该都喜欢吃这些甜甜的东西。”

    晏褚是代替他那个继兄来当知青的,在钱财上,那个家庭并没有过分亏待他,甚至那个亲妈为了表达她当初的迫不得已,隔山差五就会寄点东西过来。

    原身是个吃不了苦的,每次进城总得买一点好东西改善伙食,这些东西,他几乎都是独自一人享用的,从来就没有想过和别人分享。

    晏褚在这一点上比原身强了千万倍,再说了,他现在生着病,吃那些东西都尝不出味道来,还不如哄小姑娘开心呢,她开心了,意味着离任务完成就更近一步了,那么他也就开心了。

    林丁丁心里头别提多甜蜜了,以前晏褚虽然待她和村里其他姑娘以及那些女知青都不一样,可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对她那么温柔过,他还送她麻花糖果,多么贵重的东西,这让对两人之间的感情还有些忐忑怀疑的林丁丁一下子就定了心。

    这也怪晏褚,他虽然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可对这个世界的代入感还不够强,自然没有意识到,在他那个时代再便宜不过的麻花和糖果,在这个缺少零副食品的年代,是多么珍贵的东西。

    也是他的这个举动,彻底让林丁丁相信,对方真的是有点喜欢她的。

    林丁丁心里头开心,可还谨记着妈妈的教导,她和晏褚现在还没定下关系呢,不能收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当下就要拒绝离开。

    晏褚没想那么多,以为小姑娘客气,拿起被原身放在枕头旁的小包裹,起身下炕,拉过小姑娘的手,直接放到了她的手上。

    他、他、他牵她的手!!!

    林丁丁感受着手掌接触时微微燥热的温度以及那细软的触感,心跳快的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似得。

    哪里还顾得上拒绝,当下就跟被踩着尾巴的小猫咪一般,扭头就跑了,手里还拿着刚刚晏褚塞给她的那包零嘴。

    看着落荒而逃的小姑娘,晏褚不信邪的再一次打开任务面板,主线任务的完成度已经从原本的8%一跃升到了30%,简直就是质一般的飞跃。

    看起来小姑娘的幸福度提高了啊,那她为什么要跑呢?

    还是万年老处男的晏褚表示自己不理解她们女孩子的想法,不过既然给小姑娘一包零嘴就能让她那么开心,他似乎找到让她感觉幸福的想法了,只要以后挣钱,多给她买点好吃的就成了吧?

    晏褚在心里不确定的想着。

    *****

    “丁丁,你刚刚去哪儿了,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黄茹花看着闺女从知青院那条小路跑过来,脸上还泛着可疑的潮红,当下就猜到自家那蠢闺女干啥去了,只不过聪明的不点透。

    “没、没干啥。”

    林丁丁看着妈妈站在自家的院子外,心里头一慌,下意识将手上的东西往身后一藏。可她转念一想,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对面还是自己的亲妈,有什么好瞒她的。

    “我刚刚听知青林大哥说晏大哥生病了,知青院里就剩下他一人,我就去二叔那儿给他拿了点退烧的药。”

    林丁丁看着脚下的黄土地,咬着唇,有些羞涩地说道。

    她喜欢晏褚的事家里人几乎都知道了,不过不论是几个哥哥,还是爸爸妈妈都不支持,觉得晏褚是城里人,还是高中生,她虽然也念过书,还念到了初中,可两人不论是家室背景,还是文化水平,都是不相配的。

    “你一个姑娘家家单独一人去知青院影响不好,以后这样的事让你几个哥哥去。”

    黄茹花不忍心责怪孩子,她也是从小姑娘过来的,知青里就那个晏褚皮相最好,她这把年纪了,就没见过哪个男娃娃长得这么俊的,小姑娘都爱俏,这是难免的。可黄茹花并不看好闺女对晏褚的感情,虽然闺女在他们面前总给那孩子说好话,黄茹花仍旧隐隐觉得,那个晏褚,似乎是在吊着他闺女,这段感情里,他根本就没有付出过真心。

    她不想让闺女受伤,只能想尽办法把两人隔远点。

    “哦——”

    林丁丁想着刚刚晏大哥拉着她手的亲密动作,感觉自己的脸颊滚烫滚烫的,就算她妈不说,短时间内她也不敢再去见晏大哥了,她害羞。

    闺女的话让黄茹花松了口气,想起刚刚被她藏到身后的东西,赶紧又追问了一句:“你刚刚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就是晏大哥从城里买的麻花还有他妈给他寄来的糖果,晏大哥说让我拿回家分着吃。”

    后面半句话是林丁丁自己加的,为的就是替晏褚刷自家人的好感。

    “妈,我把这些东西放你柜子里了,马上就要过年了,还能摆两盆菜呢。”林丁丁吐了吐舌头绕开亲妈就往屋里钻,躲过了她接下去的盘问。

    “死丫头,怎么好要人家这么贵的东西。”

    黄茹花在院子外急的跺了跺脚,不可否认的,因为这件事,她重新审视了晏褚这个人,能这么大方的把糖果和麻花送人,或许那个晏褚并不是她想想的那种人。

    “自从你结婚后约你是越发艰难了,难得有一次换你主动约我了。”

    现在正值盛夏,光是下车从停车场走到商场里的这段距离就把她热的够呛,看着于心妍提早帮她点的她最喜欢的冰咖啡,龙莫棋一阵欢呼,赶紧抿了一口。

    “怎么,你家男神近期忙着拍戏不回家了?”

    龙莫棋是除了于心妍的母亲外唯一一个知道她和晏褚结婚的人,对于这段感情她并不看好,可是感情的事,即便是最好的朋友,她也没办法多说什么。

    她看着对面那个恬静优雅的女人,时光对她特别优待,白皙细嫩的肌肤,清秀温婉的眉眼,一举一动就像是从古画里走出来的仕女,这一点和于心妍那个叫古筝的母亲脱不开关系,从小她对于心妍的行为举止管教的特别严格,琴棋书画,就像是在培养古代的大家小姐一般。

    于心妍做的最出格的事,就是在二十一岁那年瞒着母亲参加了一部电视剧的海选,并且在那部戏里,认识了当时也还是新人的晏褚,并且瞒着所有人,和他偷偷领了结婚证。

    “莫棋,我离婚了,我放自己自由了。”

    于心妍的声音就和她的模样一般,温温柔柔的,没有任何攻击性,让人听着很舒服。

    她想着此刻就躺在她随身小包里的离婚证,明明应该高兴的,可是却说不出的难过悲伤,十二年,她能有多少个十二年能挥霍。

    于心妍的眼里弥漫着水雾,她朝着龙莫棋笑着,却比哭还难看。

    “怎么回事,是不是晏褚那混蛋喜欢上哪个小妖精了,你为他牺牲了那么多,他就是那么对你的。”

    龙莫棋猛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绕过来拉着于心妍就想去找晏褚理论。

    好在这个点商场里也没什么人,他们选择的又是咖啡店里最隐蔽的角落,即便有人听到晏褚这个名字,也只会以为是同名同姓的人罢了。

    “是我主动提出来的。”

    于心妍拉住龙莫棋,在她提出离婚的时候曾希冀晏褚能够拒绝,可是他答应了,甚至在她提出离婚的第二天就让他的私人律师拟定好了离婚协议书,他把所有的房产以及家庭存款都给了她,自己选择了净身出户。

    晏褚可是华国最当红的实力派明星,天价片酬就不用说了,各类代言,商演等活动说一句日进斗金都不为过,他甚至连续五年蝉联华国男演员收入排行榜第一名。

    因此离了一次婚,于心妍一下子就成了身家过十亿的富婆,在旁人看来应该很开心的事,于心妍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想哭。

    他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她,为什么,难道他真的喜欢上了她那个异母的妹妹于心桐,这一切只是因为愧疚后的补偿吗?

    于心妍不想胡思乱想,可现在她就是平静不下来。

    “你——”

    龙莫棋听了好友这句话,倒是不知道说什么了,明明她也不看好这段婚姻,可好友真和晏褚离婚了,看着她这副模样,她又觉得不是滋味了。

    “财产是怎么划分的,怎么说你在他身上付出了十二年最好的青春,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吧?”

    “他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我了。”于心妍抿了抿唇,当着好友的面,她并没有说出自己那直觉的猜测。

    “算他还有点良心。”

    龙莫棋沉默了片刻,低喃道,看着好友低沉的模样,她觉得自己不能再给心妍添加负面情绪了,这个时候她应该做的事拉着于心妍从这段不开心的记忆里走出来。

    “驴家和马家出了不少新包包,你现在可是大富婆了,咱们就去血拼一把,去去身上的霉气。”

    龙莫棋家不缺钱,她自己本人也经营着一个不小的潮牌服装店,压根就不缺买包的钱,这么说只是想让于心妍打起精神,只要是个女人就逃不开买买买的魔咒,不是说包治百病吗,一个包不够那就来十个,到时候她再安排一下店里的工作,拉着她天南海北的玩一圈,多看一些外国帅哥洗洗眼,没准心妍就忘了那个负心汉了。

    于心妍没有购物的心情,可是今天本来就是她约龙莫棋出来的,听她这么说,勉强笑了笑,放下手中搅拌咖啡的小勺子,拎起身边的包包跟着她朝外走去。

    “哇哇哇,晏褚耶,他好帅好迷人啊,啊啊啊啊。”

    离开咖啡厅出去的时候正好经过了一个液晶电视的卖场,一群打扮青春的小姑娘不知道为什么围在玻璃窗外,看着里面正在播放的直播节目小声尖叫。

    “还有于心桐,她好漂亮好温柔,听说这部戏里她演的是晏褚的白月光呢,虽然结局死了,却让晏褚记了她一辈子,连女主都不能替代她在晏褚心里的位置,好浪漫,如果现实生活中晏褚能够喜欢我,让我死了我也愿意。”

    说话的那个显然是晏褚的脑残粉,看着她双手握拳放在胸前的花痴劲儿,还是女友粉一般的人物。

    “心妍。”

    龙莫棋为难地推了推她,可惜于心妍的视线完全黏在了电视机的屏幕上,看着那个熟悉的男人,久久不能回神。

    ***

    晏褚今天参加的节目是一档名为明星直播间的综艺节目,顾名思义,这个节目全程直播,并不存在后期剪辑的问题,又因为节目的两大主持言语犀利,常常会问参与节目的明星一些辛辣难以招架的问题,收视率一直居高不下。

    他们今天是为了即将上映的新片《时光与你有约》来做宣传的,晏褚作为男主演,当然无法缺席,作为全场最大牌,他也是两个主持人拷问的焦点。

    因为这是一档谈话类节目,晏褚今天的打扮也比较休闲,白色的t恤款式简单干净,下身是水洗蓝的磨边牛仔裤,头发抓的很蓬松又不失造型感,深邃的眼窝上两道锋利的剑眉,眼睛狭长蕴有神光,高挺精致的鼻梁,菱形的嘴唇勾起的弧线,一股青春少年之气扑面而来,一点都看不出来他已经是三十五岁的“老男人”了。

    《时光与你有约》是一部很有名的大ip改编电影,当初不知席卷了多少少男少女的眼泪,书粉无数,当初晏褚接下这部电影的时候,有许多人不看好,因为原著里的男主最早出现的时候才十六岁,这不小说讲述的也是他从十六岁到中年后的故事,书粉承认晏褚的演技,却不觉得如今的他能演出男主十六岁该有的稚气和青春。

    今天恍然看到晏褚这个扮相,当初那些不看好的人都闭嘴了,简直神还原好吗。

    今天到场的还有电影的导演林秋生,女主角白沫,女配于心桐,男配因为同时接演了另一部戏,错不开时间,因此没有到场。

    林秋生和晏褚合作过的电影不是一部两部了,当初让晏褚捧上第一座影帝奖杯的人也是他,不过这个名导演的脾气有些臭,犀利如明星直播间的主持人,也不敢随意问他一些过分的问题。

    而白沫和于心桐虽然也都算是时下比较受欢迎的小花,但是这名头很虚,娱乐圈的女演员更新换代太快,这两个人价值比起晏褚来,还是差的太远了。

    “第三个问题,有一个粉丝在我们的官博留言,他想问晏影帝,在原著中,楚风最爱的女人就是林音音,那在现实生活里,晏影帝你喜欢的女生是林音音的扮演者于心桐这样的类型吗?”

    娱乐直播间的两个主持一男一女,都算是主持界的老人了,女主持人王娜拿着一张卡片,对着晏褚笑的不怀好意,前几个问题她都放水了,重点等的就是这个问题。

    别看娱乐直播间打的是直播的噱头,实际上每一个会在直播里提及到的问题都是制作方和明星那边沟通过的,有些看似犀利,实际上大家心里都有个谱,他问的,都是那些明星不介意被旁人知道的。

    王娜觉得可能是晨心有意在这次的节目里替于心桐炒作一波,借一借晏褚的人气,反正好感这事很玄,女方要的是曝光度,男方也到了结婚生子的年纪了,粉丝对于他的恋情也没有当初那么反对了,炒作恋情对他而言,并没有太多妨碍。

    晨心就是晏褚和于心桐所在的经纪公司。

    于心桐今天的打扮格外甜美,一身抹胸粉色小礼服,衬的她脖颈纤长,巴掌大的脸此时羞的通红,粘了假睫毛显得格外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都不好意思看向旁边的晏褚,让人看着就觉得这姑娘真是可爱。

    她微微低着额头,侧过脸朝向了另一边的女主演白沫,她知道这个角度的自己最漂亮。

    “心桐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只是我喜欢的姑娘,恰好和她不是一个类型。”

    晏褚略显清冷的嗓音让于心桐脸色一僵,她双拳捏紧,诧异将目光转向他,要不是知道这是在直播,恐怕她此时的反应还会更激烈一些。

    女主角白沫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本来么,她才是女主角,即便要炒绯闻也该来找她啊,同样是新晋小花,她和于心桐是存在竞争关系的,现在看她被影帝下脸,让白沫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当然,面上她还是紧张的看了于心桐一眼,毕竟她们俩现在是“好闺蜜”啊,人设不能崩。

    “实际上,我有一个在一起十二年的妻子,可是就在前天,我们离婚了。”

    晏褚看着摄影机的方向,这时候正好也是拉近景特写,在他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眼底的神色太复杂,那双如银河般耀眼深邃的眼睛里此刻充斥着悲伤、忧郁,以及数不尽的后悔追忆。

    一直宣称单身的影帝已经结婚十二年了!!!

    一直宣称单身的影帝不止结了婚,还在前天离婚了!!!

    这样的惊天自爆别说是现场的两个主持人了,连在后台的工作人员都快疯了。

    现场总导演是幸福的疯了,这样的惊天消息在他的节目里曝光,凭晏褚的流量,可以想像之后节目的播放量和话题度了,年底的奖金有了,升职加薪也不在话下。

    也几乎是这句话说完的瞬间,所有观看节目的观众疯了,所有得到消息的娱记疯了,晏褚的那些粉丝和他身后的经纪公司,更是疯上加疯了。

    什么样的女人拥有了他们天菜最好的十二年,又是什么样的女人会选择和晏褚离婚,几乎顷刻之间,所有的热搜都被相关词句替代,当然,直播还在继续。

    “因为我的事业,因为我的自私,我辜负了她最好的十二年,她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可惜直到失去她,我才明白这个现实。”

    晏褚看到他的经纪人在台下疯狂朝他做着闭嘴的动作,却不为所动,眼神看着镜头,仿佛是想对屏幕前的某个人说话。

    “在昨天,我放她自由了,并不是因为我不爱她了,而是我想告诉她,你愿不愿意,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有一个新的开始,事业没你重要,财富没你重要。”

    “我爱你......”

    最后那一句话,似低喃,似轻叹,站在商场里的于心妍顿时泪奔,捂着脸泣不成声。

    一群村里姑娘一边做着手工活,一边隐晦打量着在地里干活的知青,凑在一块叽叽喳喳的议论。

    “我觉得还是晏知青最好,以前读书的时候不是学过一个词,叫秀色可餐,对着他那张脸,不吃饭我都觉得饱了。”一个圆脸蛋的小姑娘捂着嘴,落落大方的一点都不觉得害臊。

    “林丁丁,有人看上你对象了,你快去撕烂她的嘴。”适龄的小姑娘平日里玩的就比较好,开起玩笑来自然没什么顾忌了。

    “谁,谁是他对象了。”

    林丁丁看着小姐妹都嬉笑着看着她,红晕一下子从脖子根泛到了脸颊,娇嗔着拍了拍刚刚说笑的那个女孩,把手里织了一半的毛衣往面前的筐里一砸,起身搬起小板凳就要走。

    “诶诶诶,和你开玩笑呢。”说话的那姑娘赶紧把人拉住,可不敢真把林丁丁给羞跑了。

    林丁丁刚刚也就是做个样子,没真生气,被人一拉就重新坐了回来。

    “话可不能乱说,晏大哥也不一定喜欢我呢。”她的语气有些不确定,自从上一次分开,两人几乎就没有独处的机会,她的心情也从那天的扎耳挠腮,蠢蠢欲动转变成了现在的忐忑不安。

    “咱们都喊晏知青呢,你都喊人家晏大哥了。”

    圆脸小姑娘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肩,笑容过后表情又变得有点严肃:“我娘说了,找对象不能光看一个皮相,刚刚我那话存粹就是说笑的,长得好真能顶饭吃吗?”

    十六七岁的姑娘,在村里已经是能嫁人的年纪了,作为女儿,她们多数都已经习惯了承担家里更多的家务,她们中的很大一部分甚至都做好了嫁人换取彩礼给家里的兄弟结婚的准备。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林丁丁那么幸运,受到全家人的疼爱,更多的村里姑娘对她们的家人而言迟早要成为外人,她们要嫁人,长辈更看重的是男方的家庭条件,什么样貌人品,都是虚的。

    圆脸小姑娘看着林丁丁的眼神有些羡慕:“晏知青模样好,可是干活是真不行,你从小也没怎么下过地,两人要是真成了,以后靠什么吃饭,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晏知青挣得那点工分养得起你和孩子吗?”

    林丁丁想反驳,她也能下地干活,而且,想着这些日子每次擦肩而过时,晏大哥对她温柔宠溺的笑容,林丁丁咬了咬唇,眼底的爱慕溢于言表。

    “你爸妈都宠你,哥哥们对你也好,将来成了小家,总不能还指望着娘家帮忙吧,再说了,你几个哥哥都成家了,将来更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小家了,你这个妹妹在他们心底的地位,还不知道排到谁后面去呢。”

    圆脸姑娘的话不怎么中听,但确确实实也是为了林丁丁好。

    “我妈也说了,不准我和那些知青接触,他们虽然是城里来的,可将来估计就是留在咱们村子的命了,在这里,他们没有父母兄弟的帮衬,那就是独户,和知青结婚,到时候被欺负了连撑腰的人都没有。”

    年轻的小姑娘们有些惆怅,这个年纪的女孩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比起粗鲁的满口子荤话的村里青年,她们自然更喜欢每天打扮的干干净净,说话文雅,模样又端正文气的男人。

    只是喜欢不能当饭吃,对于聪明务实的姑娘而言,找一个家里壮劳力多的,公婆好相处,男人自己又老实肯干的,才是最好的归宿,至于长相学问,在村里是最不值钱的。

    “晏大哥很厉害的,他读书好,而且现在他每天都按时下地干活,我爸都夸他比以前有进步呢。”

    林丁丁低着头,都没发现手上的毛衣都被她织的歪歪扭扭了,只能拆了重新打一遍。

    “你们可别吓丁丁了,八字还没一撇呢。”

    坐在林丁丁右边的姑娘拍了拍她的肩,对着唱衰林丁丁炙热又懵懂的感情的小姑娘瞪了一眼。

    “具体事情具体分析,其实如果那晏知青真的喜欢咱们丁丁,这事也不是不能成,咱们公社小学不是在招人吗,晏知青可是高中学历,教个小学总绰绰有余吧,工资虽然不高,可只要省着点花,日子总还是能过的,之后,就得看咱们丁丁这个小管家婆的持家能力怎么样了。”

    她说着赶紧往边上挪了挪,挡着脸仿佛怕林丁丁不高兴打她,原本略带压抑的气愤经她那么一调和,立马就缓和了过来,林丁丁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什么管家婆,人家都不一定有那个意思呢。

    不过小姐妹刚刚的话还是给了她一点勇气,她想着,不管成与不成,自己似乎都应该和晏大哥问清楚。

    “下工了,我得赶紧回家帮我妈做饭去了。”

    村里下工的广播响了,原本坐在大树底下的几个小姐妹搬起自己的小马扎,抱着装着针线的竹筐,准备各回各家。

    “丁丁。”

    林丁丁也正要离开,就被熟悉的声音叫住。

    “你对象叫你呢,还不赶紧过去。”几个小姐妹早就忘了刚刚那番谈论,在后头推了林丁丁一把,自己则是飞快的跑了个没影。

    打扰人谈对象,那是要遭雷劈的。

    “晏、晏大哥。”林丁丁低头看着鞋尖,想着刚刚心里头藏得事,鼓起勇气抬头,这时候晏褚也正好走到她面前,这猛地一抬头,就看到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羞得往后仰倒。

    晏褚当即的反应就是把人搂住,这么一来林丁丁的脑袋正好紧紧贴在了晏褚的胸膛之上,隔着棉袄,还能听到他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

    “怎么这么不小心。”

    晏褚觉得这个动作似乎亲密了一些,在对方站稳之后,赶紧把人放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