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4. 错位人生
    (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其他地方就没有那么好的事了,通常有什么包裹信件寄来,好东西都得先被剥削掉一大半,最后能剩下多少, 全看命了,至于信件,一般人不会拆,不过你也得保佑你待的那个农场没有那些喜欢搅风搅雨的人,不然硬是要给你扣一个文字狱,加重罪名, 也是没办法的事。

    “包裹?我的?”

    一个佝偻着背,看上去有些苍老的男人在人堆里举了举手, 眼神有些诧异。

    那个男人看上去也就四五十的年纪,脸上早已爬满了风霜的痕迹, 额头深深的几道纹路, 头发半白, 被狂风吹得乱糟糟的。

    他就是晏褚这个世界的父亲, 也是他要挽救的对象, 此时如果有当年认识晏荀的人站在他面前, 估计也认不出眼前这人,就是当年惊艳了整个燕京大学的男人。

    算算日子, 他来到这个农场改造已经快十年了, 期间从来就没有收到过一封信, 一封包裹,不仅仅是他,他们这儿所有被放下来的人,收到家里信件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是这个时代的常态,所有人都恨不得和他们扯清关系,哪还有人会主动招惹上来。

    晏荀想不到谁会寄包裹给他,妻子早在他出事的时候就和他离婚,还带走了那时候年仅七岁的儿子,并且登报脱离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当年的那些学生,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他的父母早逝,又没有嫡亲的兄弟姐妹。晏荀一时回不过神来,还当是自己听错了。

    “李老头叫你呢,咱们这儿有大半年没有收到外面寄来的东西了吧?”

    晏荀边上的人推了他一把,他这才回过神来,跟着李老头去了外头,等再回来的时候,大伙就见他眼眶红红的,还带着一个不小的包裹信件,也不知道是谁寄来的。

    “我儿子给我来信了,我都快十年没看到过他了,当初白白胖胖的小不点,也不知道现在长得高不高,壮不壮。”

    晏荀从外头进来,走路的时候就和踩在棉花上似得,飘飘忽忽的,感觉像做梦一样。

    当初前妻带着儿子离开他,他一点都不怨,谁让他当初处于那样的境地呢,她带着儿子走了,至少能不被他牵连。

    可想归那么想,待在这封闭的农场里,晏荀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自己的独子,他心里明白,前妻那么年轻早晚会改嫁,儿子又那么小,或许几年过后就不再记得自己还有他这么一个父亲。

    晏荀有时候还会怕,怕儿子会不会怨他这个有污点的生父的存在,怕会不会这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儿子。

    “哭什么,你儿子给你写信寄东西,该高兴才是啊。”晏荀边上的男人对着他笑着说道,心里为他开心的同时,也有些落寞,他的儿女这会儿都该在哪儿呢?

    晏荀连连点头,也没当场拆开信件包裹,农场的干事常常会来巡逻监督,要是让他撞见他们偷懒没干活,是会扣伙食的。

    上午的活干完,大家就拿着自己的饭盒去打饭,今天的午饭是一个掺了谷糠的苞米馍馍,以及一碗稀得照的出人影的粥,这样的饭量根本就不顶饱,不过看大伙的样子,似乎都习惯了。

    “看看,你儿子给你寄了什么东西?”

    大伙都相处那么久了,每个人的来历情况基本也都是了解的,他们都知道晏荀被送来的时候还有一个七岁的儿子,被他前妻带走了,没想到这个儿子居然还记得他这个亲爹,有心打听到对方被送来这个农场,还寄了信和东西过来。

    他们打来的粥早就已经凉透了,大冷天根本就没办法下肚,好在这个农场里的看管员不算坏,给了他们一个农场不用的炉子,生火的柴火得他们自己去附近的山上捡,有了这个炉子和看门的李老头送他们的瓦罐,大冬天的也能喝上热腾腾的粥和水了。

    一间屋里七个老男人将分来的粥和苞米馍馍全放到瓦罐里里慢慢煮着,一边上炕盘坐在一块等晏荀拆包裹。

    晏荀把那个挺大的包裹递给了边上的人,让他们慢慢拆,自己则是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那封儿子寄来的信,拆信的时候,手指还打着颤。

    “爸爸,这些日子,我做梦一直想起你,想起小时候的生活。”

    ......

    “妈妈现在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妈妈了,她用我的名字代替了继兄,现在,我成了一名下乡支农的知青,每天都要下地干活,肩酸背疼,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忍不住想,你是不是比我更累,更辛苦。”

    ......

    “转眼马上就是一年了,好怀念当初小时候你带我买的那串冰糖葫芦的味道,怀念大冬天你带我去嬉冰的日子,爸,我想你了。”

    ......

    晏荀心酸的喘不上气来,捂着脸,不让泪水滴到信纸上,他以为前妻即便带着儿子走了,至少还是孩子的亲生母亲,总不至于亏待了孩子,可现在看信上的一字一言,那孩子恐怕没少受委屈。

    这让晏荀心疼的同时,也怨上了自己的前妻,儿子当年还小,或许不知情,当初在他刚出事的时候,前妻提出离婚带着孩子和他脱离关系,当时他把父母留下的一盒金条给了妻子,当做是他这个以后没法尽到父亲责任的男人的一点心意。

    那一盒金子,足够养大一个院子的孩子了,结果到头来,那个女人就是那样对待他儿子的,让他代替自己继子成为了知青。

    晏荀的心揪成了一团,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儿子的身边,告诉他爸爸还在呢,以后爸爸会好好护着他。

    “小荀啊,你别太难过了。”

    边上的老人拍了拍晏荀的肩膀,他算是这群人里最年长的了。

    “你看看你那个儿子多关心你啊,这手套和护膝现在正好能用得上,他给你备了这些东西,也是有心的。刚刚我在打粥的时候听林干事他们闲聊,说咱们不远处那个红兵农场有两个劳改犯平反了,现在已经回去了,四.人.帮倒台了,上头很关注当年的那些冤假错案,咱们没准也有回去的一天。”

    他对着晏荀加油鼓劲:“想想你儿子,他也才十七吧,你难道不想看着他娶妻生子,继父,总是比不上亲爹的。”

    老人的话给晏荀灌输了前所未有的决心,他紧紧攥着手里那封信,没错,他要好好活着。

    *****

    “叮——支线任务完成度80%,亲,要再接再厉哦!”

    晏褚此时正在县城的供销社里,被突然弹出的讯息吓了一跳。

    “怎么了?”林青山看着晏褚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半空中,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什么也没瞧见。

    “没什么。”晏褚摇了摇头,意识到估计是自己那封信起到作用了。

    之前就是想试一试,赌的就是他对原身这个儿子的在乎程度,他在信里表达思念的同时,也隐晦的提出自己此时的境遇,他若是过得太好,只会让晏荀放下心来,彻底没了牵挂,只有他过得不好,晏荀才会不放心,鼓起斗志撑下去。

    现在看来,他赢了,不过系统自动提示音怎么还带卖萌的。

    “咱们得加快速度了,丁男哥还在县城外等着呢,我看她们都快买完年货了,马上就该回去了。”

    林青山对着晏褚提点了一句,不出意外这是他们年前最后一次进城,除了一些生活必需品,知青们也需要买一些过年的东西,他和晏褚算是代表。

    必要的东西已经照着单子买的差不多了,现在两人四处闲逛,买的是私人的用品。

    晏褚点了点头,路过卖脂膏的柜台时,脚步顿了一顿。

    虽然他没有女朋友,可也听过包治百病之类的话,凡是女孩子,应该都会喜欢包包口红化妆品之类的吧?

    晏褚不太确定,这个年月也买不到那些东西,看着柜台上几盒包装精美的雪花膏,他终究还是拿起了其中一盒,掏钱结账。

    现在计划生育已经开始执行了,只是还在刚开始的时候,执行力度远没有后世那么大,不过晏家人并没有那种重男轻女的思想,无论男女都好,也打算生完这一胎,就遵循国策,不再生第二胎。

    因此林丁丁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宝宝还没出生就成了全家人的宝贝,一家三口都无比期待他的到来。

    现在林丁丁的肚子就五个月大,即便大夫看出了男孩女孩,碍于政策上的原因也不会告诉他们胎儿的性别,至于晏褚和晏旬一口一个闺女孙女的,纯粹就是两人想要软乎乎的小闺女。

    三人拎着大包小包,刚刚从医院回来,他们顺道去百货商店买了一些柔软亲肤的布料,林丁丁打算趁现在手脚还灵活的时候提早把小宝宝的衣服鞋子做起来,外头虽然也有卖婴幼儿的衣物,可是总归没有自己做来的放心。

    小孩子的肌肤柔嫩,穿干净的旧衣服对他们而言更加舒适,只是晏家两个大男人都不想委屈小公主穿人家穿过的旧衣裳,林丁丁就想着提早把衣裳做好,多洗几次,多晒几遍太阳,让衣服变得柔软一些,也不用担心小宝宝的皮肤受不了。

    “晏褚。”

    三人还没进院子,在门口就被一个打扮美艳的中年妇人给拦下了。

    高亚琴今天穿了一身暗灰色的对襟西装,腰上微微收紧,显出依旧纤细的腰身,包臀裙遮住大腿,长度正好在膝盖正上方,肉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小皮鞋,看上去身段姣好,又气质斐然。

    这些年高亚琴的日子过的很不错,丈夫疼爱,儿女乖巧,手头也不缺钱,她自然有更多时间花在打扮上面,她的发型是时下最流行的短发大波浪,精心描了眉毛,脸上的脂粉涂得有些白,加上大红色的口红,看上去将将三十出头的模样,谁也看不出来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是四十岁的年纪,还生了三个儿女。

    晏旬看着突然出现的前妻,思绪有些复杂,高亚琴又何尝不是呢。

    晏旬在农场的十年过得并不算好,整个人苍老的可怕,西北多风沙,他的肤色呈偏黑的小麦色,虽然回来了小半年,却还没养回来,眼尾额头刻着深深的岁月痕迹,半百的头发,背部微微佝偻,唯独出彩的就是那双眼睛,以及岁月带不走的俊美的五官的痕迹。

    高亚琴看着那双透彻如初的双眼,忍不住有些自惭形秽,但是想着对方现在的模样,再想想江城因为保养得当,依旧精壮的身躯以及成熟的面容,安慰自己她并没有做错。

    “你回来了。”

    高亚琴轻叹一声,攥着小牛皮包的手捏得太紧,手尖有些泛白。

    对方应该还不知道当初是她写的举报信,不然不可能直到现在都没什么动静,所以她没什么好心虚的,现在要紧的是怎么把晏褚给哄回来。

    她这个儿子一直想要得到她的目光和称赞,现在只是闹别扭罢了,她只要稍微对他好一些,他必定会激动的重新黏上来。

    晏家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将来晏家的一切都是他的,自己是她的生母,南城和西进都是他的弟弟妹妹,怎么都能沾点光。

    高亚琴想着今天来这儿的使命,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露出慈爱思念的眼神,看着那个站在晏旬身边的高大青年。

    “小褚,妈知道你还在为当初的那件事而生气,不过妈妈也有难言之隐的,你知道,当初我带着你改嫁很不容易,要不是为了你江叔叔能够将你的户口移到江家,改变你的政治成分,妈妈怎么会再嫁呢,后来有了你的弟弟妹妹,妈妈最疼爱的还是你啊。”

    高亚琴一副有难言之隐的样子:“当初之所以送你下乡,并不是因为妈妈想要讨好你江叔叔的儿子,而是那几年实在是太乱了,有不少红小兵隔三差五就在家边上晃,我担心是他们查出来你父亲的成分问题,怕你被抓去□□,所以才忍痛把你送下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