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2.二流子的春天
    二流子, 泛指社会上马马虎虎、没有主见、游手好闲, 蹭吃蹭喝,招摇撞骗、仗势欺人、知识文化低下, 没有正当职业的人。

    晏褚, 男, 二十三岁, 初中学历,农村户口, 身无长处, 偷鸡摸狗在行,小石村里,上至八十岁的老人,下至三四岁的稚童,每每看到他, 只会摇头叹气来上一句——诶, 二流子!

    现在自己代替对方占据了这个**, 晏褚当然不会继续这样下去,不过看村里人的态度, 他陡然间转变太大,恐怕还会被当成失心疯, 村里人也是很迷信的,虽然那些年破四旧, 拆了不少寺庙道观, 可是嘴上不说, 不代表心里不想,原身的形象太深入人心,晏褚就是要改,也得循序渐进。

    这个世界的许愿者是晏老头,也就是原身的父亲。

    按照原本的世界轨迹,原身这一辈子就在二流子的路上没有回头,在后期,他甚至比二流子更狠,成了一个天怒人怨的存在。

    和现在的他一样,在原本的世界里,原身醒来后也已经分了家,为此原身一直记恨江大妮这个大嫂,一直想着能够有一天报复于她。

    原身是个爱赌的,家里分给他的地被他租给了村里其他人口多的人家,保证自己每个月能有足够的粮食不被饿死,虽然当初欠了一屁股的债,可是原身的赌瘾丝毫没有消退,他卖掉省下来的口粮,做着翻本的美梦,只可惜债滚债,他再一次欠下了自己没法还清的巨债。

    走投无路的原身将目光盯上了大嫂家四岁的大侄子,在家里的大人都下地的时候,偷偷回家将大侄子用糖块哄了出来,然后联系买家,转手将自己的亲侄子卖了一千块钱。

    这在当时可是比巨款,原身很快就拿这笔钱还清了赌债,还小有盈余。

    而失去了大儿子的江大妮急的都快疯了,在报警无果后,她怀疑上了自己的小叔子,只是没有证据,而且原身找来了他几个狐朋狗友作证,证明自己当天一直在镇上,压根就没有回来过。

    江大妮恨毒了原身,甚至连带着恨上了晏家老两口,她将两个老人轰了出来,从此再也不许他们进家门,自己则是去哪儿都要带着小儿子,生怕小儿子也丢了。

    晏家老两口同样心疼大孙子,他们不愿意去极有可能是害了大孙子的真凶的小儿子那儿住,村里人看不下去,就让两个老人去住大队部,帮着看管要上交粮管局的粮食,好歹有了一个安身的地方,村里每个月给他们二老一点勉强果腹的粮食,老两口自己再找些野菜,勉强没饿死。

    可染上赌瘾的人哪里是还清欠债后就能收手的,尤其原身的赌瘾那么大。

    为了赌博两字,他现在可以说是众叛亲离了。

    虽然大侄子的失踪连公安都没有找到证据,但村里多数人都和江大妮想的一样,觉得晏家大孙子是被这二流子小叔拐出去卖了,不然这犄角旮旯地小村庄,要是有外面的生人进来,谁能不盯着呢,怎么可能孩子好端端的在村子里就失踪了。

    从那以后原身但凡回村子,那必然遭受很多白眼,每家每户都把孩子看的紧紧的,防他就跟防贼一样,要不是原身太混,还有一堆狐朋狗友,村里人都想商量着将人赶出小石村。

    但是投鼠忌器,原身就是无牵无挂的二流子,而他们都是拖家带口的,他们也担心将原身逼急了,作出什么不好的事来。

    只能忍着让着,每次原身回村的时候就让几个年轻力壮的汉子盯着,只要对方一有什么异动,就把人扭送到公安局去,彻底了了这个担忧。

    原身不是感受不到村里人对他的恶意,不过他觉得那些人就是狗眼看人低,只是因为现在他手里没钱,所以才看不起他。

    越是这样想,原身就越想再搞点钱翻本,他想着只要自己发达了,到时候娶个漂亮媳妇,回村再盖一栋气派的小二楼,到时候所有人都会巴结他,羡慕他,哪里还会这般瞧不起他。

    有了第一次卖侄子的经验,原身很自然地就将目光盯在了二侄子身上。

    那时候江大妮又怀孕了,原身觉得反正大哥大嫂还年轻,将来的孩子只会越来越多,再说了两个侄子也还小,长得憨笨,能有什么出息,还不如卖点钱给他这个小叔本钱翻身。

    再说了,等他发达了也会资助一下自己那没本事的大哥一家,如果有机会,他也会想办法将当初卖掉的侄子找回来,也算是积德行善了。

    原身一点愧疚都没有,将目光盯在了年仅两岁的二侄子身上,只是这一次江大妮把这小儿子当眼珠子一般看得牢牢的,原身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直到江大妮十月怀胎,生产的日子。

    那些天家里人来人往的,江大妮又刚生了小闺女,加上做月子,难免有看顾不到小儿子的地方,就那么一错眼,让原身找到了机会,再一次把小侄子给拐走了。

    那年头可没什么摄像头,原身找了当初那些朋友作证,公安找不着证据,也不能将他怎么样,可接连失去两个儿子,又是在最脆弱的月子期,江大妮是彻底得疯了。

    原身拿着卖了小侄子的钱重回赌场大杀四方,而江大妮则是拿着刀,来到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打听来的地下赌场,不要命的跟原身扭打在了一块。

    边上的人怵江大妮疯魔的模样,不敢上前阻拦,比起从小娇宠着长大的原身,江大妮可是常年下地干活,很有一把力气的,两人扭打在一块,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江大妮拿着砍刀,将原身剁成了肉泥,要不是警察后来赶到,她还在使劲地拿刀剁着原身的尸体。

    众目睽睽之下杀人,又是严打的时候,江大妮被判了枪毙,不过赌场的人也没讨好,当时太慌乱,那些牌九麻将都没收起来,这么一大群人,直接被公安一窝端,你咬我,我咬他,凡事来赌场赌博过的人也全都被攀咬了出来,一个都没逃过。

    最可怜的还是那两个被亲叔叔卖掉的孩子,唯一经手的原身死了,谁也不知道他们被卖到了哪里去,以及那个刚出生几天就没了亲妈的小姑娘。

    晏家老两口悔不当初,早知道这样,这个小儿子一出生,他们就该把他放便桶里溺死。

    江大妮的娘家人叫了一群人,把晏家人狠狠揍了一顿,刚出生的小闺女被江大妮的大哥给抱回家养了,他们不信任晏家的任何一个人,亲闺女又是间接被他们害死的,两家从此结了仇,再无来往的可能。

    当天晚上,老两口喝了农药自杀,而失去了妻子儿女的晏爱国,也就此从小石村消失,没有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是生还是死。

    就这样,好好的一个家散了,小石村的人倒是为此警醒,谁家宠溺孩子的,想想原身做的那些事,就能狠下心来管教,原身就这样成为了反面教材,一代代的流传在小石村长辈的嘴中。

    这一次的许愿者是晏家老两口,他们啥也不多求,就只希望小儿子不要再祸害人了,希望两个孙子能够好好的,大儿媳妇也能好好的。

    所以这一次的任务对晏褚来说还算是比较简单的,他又不是原身,当然不会去祸害大哥晏爱国一家了,更别提卖侄子了,晏褚是失心疯了,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不过他有些意外,按理这样的世界难度比新手世界也强不了多少,为什么系统会派他来执行这个任务呢?

    “咳咳。”

    似有所感,007悄悄出现在了晏褚的意识空间内。

    它自己琢磨了很久,做好事不留名那谁知道它做了好事了,它必须让宿主知道它有多善良多伟大啊,这样以后执行任务的时候,宿主才能更死心塌地。

    作为一个睿智的系统,007还是决定来告诉十七号宿主一声,能碰上自己这个宽容的系统,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上一个世界对你的意识还是有影响的,尤其是原身已经扭曲的人格,所以这个世界,你就当是度假,在这个世界好好休息个几十年,把上个世界原身对你的影响彻底消除了,再开始下一个任务。”

    007转动着自己的金属球身,对着晏褚说道。

    “我知道你很感激我,不过不必了,谁让我是一个伟大宽容又睿智的系统。”

    说罢007不等晏褚有什么反应就消失了,它知道这个宿主一定会感动地赞美它,但是作为一个谦虚的系统,它并不需要这些褒奖。

    如果宿主因为太感动而死命地夸他,即便它是一个系统,那也是会害羞的。

    感恩什么的,放在心底就好了。

    最近又招了两个新宿主,它还得再去盯着点,作为金牌系统,它是绝对不会让那个对001有不轨之心的垃圾110系统爬到自己的头上的。

    晏褚不知道系统之间的爱恨情仇,但是这一次007确实也很为他着想了,自己的精神状态自己最清楚,上一个世界对他的影响,确实比任何一个世界都来的大。

    他隐隐觉得,妹妹那个世界压制的煞气,似乎被上一个世界的原身勾了起来,现在的他,确实也不适合再执行高难度的世界任务,休息一个世界,也是好的。

    想着007那个别扭的系统,晏褚决定了,以后少骂它一声垃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