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0.变态的自我救赎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心妍......”龙莫棋有些纠结, 劝于心妍原谅晏褚不可能, 毕竟那十二年的委屈都受了, 再说了, 谁知道晏褚今天来这么一出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是影帝,演戏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 没准这看似感人肺腑的表白,都是假的呢。

    可要说让于心妍别被晏褚的花言巧语骗了, 万一这一切都是真的呢, 毕竟心妍那么好一个姑娘,渣影帝在离开她之后才发现自己离不开她, 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她看得出来,心妍对他是死心塌地的,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这么决绝的提出离婚,实际上没了隐婚这个矛盾, 两人的复合也不是不可能。

    龙莫棋快把自己给纠结坏了, 看着友人的恋情艰难,更加坚定了她不婚主义的念头。

    “我们走吧。”

    于心妍鼻尖微微泛着红,她的眼皮低垂, 浓密的睫毛在下眼睑处洒下一片阴影, 偶尔闪动, 沾着晶莹的泪珠, 湿漉漉的,如同蝴蝶的翅膀一般。

    “啊,走?”

    龙莫棋看着于心妍这么快恢复正常人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反而看着更心慌了。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莫棋,我是真的累了。”

    她怕了,不想再让自己受到伤害,现在的她只想把自己龟缩在厚厚的龟壳中,只是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刚刚晏褚那段发自肺腑的表白,早就将她用来保护自己的盔甲撬开了一个裂缝。

    电视里的直播节目也已经差不多到了尾声,实际上那个支持人提出的问题正好是节目最后一个问题,这样的直播节目的时常都是严格把控的,即便主持人有心再问,一旁早就已经气急的晏褚的经纪人也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

    因此在晏褚自爆隐婚且离婚的惊天大料没多久,节目的片尾片就正常播放了出来,龙莫棋看着晏渣男消失在电视里,跺了跺脚,这才跟着于心妍离开。

    *****

    ......

    “啪!”

    刘江涛将几封最新出炉的杂志甩在了晏褚面前的桌子上,气急败坏的狂抓着自己的脑袋,原本梳的整整齐齐的大背头发型,此时几乎成了稻草窝。

    “我的大祖宗诶,你真是要气死我啊。”

    要是换一个咖位小一点的,刘江涛早就开骂了,可眼前这个大影帝不行啊,打不得骂不得,即便对方做了一件震惊娱乐圈的大事,他也不敢对他说一句重话。

    “你说说你,要公布自己隐婚的事,就不能提前给我打个招呼吗,这样一来我也能实现和媒体通气,多准备一些水军,至少在舆论上不能负向评论一面倒啊。”

    刘江涛是知道晏褚隐婚的事的,为了防止他手头最大的摇钱树的那个妻子不省心给他惹麻烦,私底下他和对方有不少接触,在确定了对方无害后,才没有做出后续的准备。

    可没想到防了于心妍,自己这颗摇钱树却玩起了自爆。

    “江涛,我已经三十五了。”

    晏褚对对方的话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他点了点那几摞杂志报纸,直视刘江涛的双眼。

    “现在的反应并不是不可控不是吗?”

    晏褚既然这么做,自然有自己的准备,当初原身被爆出隐婚丑闻,是在他被警察以吸.毒.藏.毒罪名带走后,而且隐婚也是敌对方的爆料,添油加醋,增添了许多莫须有的赘述。

    而现在不一样,隐婚的事是他主动提及的,而且这么些年,除了那些显然是新片炒作的绯闻外,他洁身自好,从来没有被爆出和那些女星或是富婆有什么亲密举动或是夜宿酒店这样的猛料过,即便是炒作,顶多也就是两人加上双方的经纪人或是助理一起吃个饭,拍照的时候选好只有两人入框的角度,等需要澄清时,再把全员合照放出来。

    因此认真点说,那些绯闻实际上也是不存在的。

    这样洁身自好,有作品,有话题度,并且靠三座影帝奖杯奠定了自己在娱乐圈位置的三十五岁影帝,自己向大众宣布自己当初欺骗了大家,其实早就已经结婚,似乎并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尤其是他在电视里的那一番真挚的告白,在部分粉丝或是路人的眼里,还能有一个敢作敢当的名声。

    十二年,那是晏褚刚进娱乐圈的时候,那时候他只是个新人,或者选择隐瞒也是因为经纪公司要求的缘故,或者说是处于为了保护妻子的原因。

    对于真正喜欢他的粉丝来说,这都是现成的借口,至于那些女友粉或许会接受不了,不过到了晏褚这个程度,太过年轻做事过于冲动的女友粉只占了少数,加上这次自爆来带的曝光度,或许并不会大规模脱粉,没准还能让他的人气更上一筹。

    刘江涛也是娱乐圈的老油条了,他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没真的发火。

    “不管怎么说,你都应该提前和我通通气啊。”

    刘江涛气势一弱,又抓了把头发,瘫坐到一旁的皮椅上,从事情发生之初,他的几个手机就没停止过铃响,除了要和晏褚代言的厂家解释这件事,还要和那些正在洽谈中的电影综艺的导演说明,虚火上身,口干舌燥。

    “不是我不想,而是我隐婚的事瞒不住了,有人想借这件事来对付我。”

    晏褚没打算瞒着刘江涛,结合原身的记忆,这个经纪人还是很可靠的,至少在原身被人人唾骂的时候,他还坚持帮他活动关系,想让他重新站起来,只可惜原身那时候斗志全无,选择跟着于心妍出国,也不知道他最后混的怎么样。

    “这件事整个公司除了我,也就大老板知道,难道是你和于心妍不小心让人拍到了?”刘江涛脸色一变,他说晏褚这么稳重的一个人怎么会干出这么不靠谱的事,原来是瞒不住了。

    “是于心桐,她是心妍同父异母的妹妹。”

    晏褚转身站在房间的落第玻璃窗边,抬头朝下望去,公司外已经挤满了密密麻麻的记着和他的粉丝,看上去黑压压的一片,动静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之前因为心妍的关系,我对她过关照了几分,只是她似乎不满足,想要借着我的身份闹一些事,更重要的,于心桐,她的秘密男友,是楚天河。”

    晏褚转动着无名指的戒指,现在楚天河才刚刚走进大众的视线,因为和原身当初第一部偶像剧相同的角色设定,加上和他有三分相像的外表,已经在公司的操作下,打出了小晏褚的称号。

    刘江涛也是好一会儿才想起公司现在有这么一个人,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晏褚的意思。

    从古至今娱乐圈的小字辈想要摘掉前头那个小字,要么惊才绝艳到给人留下深刻记忆,要么就彻底搞臭前头那个大字辈,不然前辈在的一天,他就只能是一个不入流的替身。

    楚天河只是一个小新人,刘江涛之前一直没把这个新人放在眼里过,现在听晏褚这么一说,再结合他和于心桐的关系,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显然那个新人野心不小啊。

    不过......

    刘江涛眼神复杂的看着晏褚的背影,因为对方背对着他,他也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之前他一直以为晏褚对于心桐有意识呢,对方已婚的身份他是知道的,但是娱乐圈这么一个大染缸,只要晏褚不闹出淫.乱排队,不吸.毒,刘江涛对他的容忍度就能无限高,只是他没想到原来晏褚是因为于心桐是于心妍的妹妹才对她格外不同。

    于心桐,于心妍,这么明显的问题他这个经纪人居然没有发觉,还误会了他们家痴情的大影帝。

    刘江涛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挺不好意思的,原本气势汹汹想要问罪的火焰更是减低了两分。

    “这件事的事态暂时控制住了,那些想要趁机借光的人,我会处理好的。”

    刘江涛指的是于娜娜,当初捧红晏褚的那部偶像剧的女演员,那部戏捧红了男主男配,玛丽苏女主角的扮演者于娜娜反倒受到了诸多骂声,都是骂她不该辜负晏褚扮演的那个好男人的,这些年星途不顺,就在一些十八线的野鸡片场混日子。

    晏褚自爆隐婚,结合他结婚的日子,正是他第一步影片拍摄期间,于娜娜那边估计动了歪心思,发了一些意有所指的通告,让人以为她就是影帝隐婚的对象,加上这些年她没拍太多片子,在外人看来,这就是攀上了影帝准备洗手作羹汤的最好证据。

    刘江涛那么精明,当然不会允许于娜娜那样败坏晏褚的名声,她这些年为了增加曝光,发布了不少露骨的性感照片,群众感官并不好,现在舆论还很好把控,只要操控得当,就能给晏褚塑造一个痴情长情的好男人形象,但要是他痴情的对象是于娜娜那样的人物,舆论的倒向就不好说了。

    晏褚这边自爆了一个大料处理的却还算游刃有余,于心桐就不同了,她明明察觉到了晏褚对自己的好感,为什么一夜之间,一切都不一样了。

    更让她气愤的是在参加明星直播间前,她和经纪人已经提前买好了通告和水军,就打算在节目播出结束后大炒特炒她和晏褚的绯闻,定金也给了,现在晏影帝隐婚的消息一出,加上他在直播节目中直截了当的说了她于心桐不是他大影帝喜欢的类型,之前的铺垫就好像是一出笑话,一巴掌狠狠拍在了于心桐的脸上。

    他心里想着路过自由市场的时候顺便看看有没有附近郊区的菜农挑着自家自留地的菜来卖,如果有就买一些回去,炒个素菜,再和昨天买的豆腐做一碗汤,加上家里还没吃完的那半只鸡,今天的饭菜也就差不多准备好了。

    晏褚看着手里那一兜馒头忍不住笑了笑,觉得自己越来越有成为家庭主夫的天赋了。

    “晏褚,你是晏褚?”

    正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晏褚忽然就被突然蹿出来的一个体格高大,模样俊朗豪爽的青年给拦住,跟在他后头的还有七八个陌生的男女,一起围了上来。

    晏褚眯了眯眼打量来人,没想到首都那么小,他还没找上去,那些人自己就先撞过来了。

    “你来到首都怎么都不和家里说一声,你知道高姨这些日子有多着急吗?”

    江东临看着晏褚的眼神十分不满,他一直都不喜欢后妈带来的这个弟弟,阴阴郁郁的,看着就让人心烦,最主要的是这个弟弟读书好,他们只差了一岁,常常会被人放在一起比较,在江东临看来,他就只是后妈带来的拖油瓶而已,吃他们家的,喝他们家的,凭什么事事还压他一头。

    此时江东临看着晏褚的穿着打扮,又想起他们现在正站在燕京大学的校园里,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不可能的,晏褚以前的成绩是好,可是他都下乡插队两三年了,当初学的那些知识也该忘得差不多了,他考上政法大学爸爸就已经很高兴了,家里更是为此摆了几桌酒席,江东临不信这个被流放去了乡下的弟弟能有那个本事考上燕京大学。

    “东临,这是谁啊,你也不介绍介绍?”

    江东临的朋友站在他身后,嬉笑着指着不远处的晏褚问道。

    其中一个女生看着晏褚的模样打扮,有一些异动,能出现在学校里的基本上都是燕京大学的学生,她眼见的看到了晏褚手腕上那个西铁城的手表,她爸也有一个,是买来充场面的,当初花了足足三百多块钱,将近四五个月的工资呢,让她妈念叨了很久。

    那个男生还是个学生就戴着这么好的手表,看来家里的条件一定很不错。

    “这个就是我继母带来的弟弟,晏褚。”

    江东临看出了自己身后那几个女生对晏褚的兴趣,他厌恶晏褚的还有一点就是他的模样太出挑,尤其是小时候,长得玉雪可爱,身边的长辈谁见了都会夸他一句。

    他知道晏褚最在乎自己的生母和后来出生的一双弟妹,所以他喜欢当着他的面亲近那个他并不怎么喜欢的女人,和那两个抢了他父亲的小杂种,他知道高亚琴一心想要讨好他,就借着这一点,让晏褚越发委屈。

    他看着他从一开始活泼开朗的小男孩,变成后来阴郁的安静的青年,即便有一副好皮囊又怎么样,相处下来,所有的长辈只会更喜欢他这种嘴甜活泼,看上去健气开朗的孩子。

    江东临看着眼前这个一头梳的整整齐齐的短发,五官俊秀,皮肤白皙的青年,对方的眼神澄澈,看着他的时候仿佛他内心的丑恶都无所遁形,这让江东临诧异的同时,也有些焦躁,觉得似乎一切都开始脱离了他的掌控。

    “晏褚,高姨很担心你,你来了首都都不去家里看看她,这些日子,她一直往你插队的小村庄写信寄东西,从来都没收到过你的回信,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都准备好请假去看你去了。”

    江东临的模样随了他生父,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看上去十分正气凛然。他一边悄悄打量着晏褚此时的表情,一边不忘向身边的人悄悄抹黑了他一把。

    “我知道你怨高姨把你送去了乡下,可那也是因为当时的政策缘故,这些年每当你的生日,她都以泪洗面,你可还记得当初你生父劳改,是高姨辛辛苦苦把你一手带大的,难道这份生恩和养恩你都不管吗?”

    江东临的声音洪亮,说话的时候掷地有声,不少路过的学生看着围着的一群人,也忍不住停下脚步,尤其是在听到江东临义正言辞的指责时,也忍不住看了看那个他口中不孝的儿子晏褚,眼里满是鄙夷。

    “他是咱们学校的吗,咱们学校还有这种人,当初下乡插队的学生可不少,就因为这个连亲妈都能不认了,刚刚那人说他爸是劳改犯,估计就是随着亲爹吧。”

    “可惜了那张脸,长得一表人才,没想到却是个白眼狼。”

    江东临听着一旁那些路过学生的窃窃私语,眼底闪过一丝自得,不论晏褚是不是燕京大学的学生,只要他在一天,晏褚就必须被他死死压在下面。

    “那不是晏褚吗,财经系的大一新生,我室友常在寝室谈其他,说他的一些见解连教授听了都自愧不如,没想到居然是那样的人品,白瞎我室友那么推崇他了。”

    “还有这回事?我觉得咱们学校不仅要重视学科教育,也应该提高学生的思想教育,他这样连抚养他长大的生母都能不管的同学,应该好好批判。”

    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晏褚的身份也被指认了出来,晚来的人不知道真相,边上的人就将刚刚听来的那些话转述给他们听,一下子,晏褚就成了众人指摘的对象。

    “这位同学,有一点我必须反驳。”

    晏褚没有搭理江东临,而是走到了一个刚刚小声指责过他的青年面前。

    “你想做什么,想动手吗?”那个青年没想过晏褚会直接找上他,往后退了小半步,看着边上众人的眼神,又鼓起了信心,挺着胸膛,梗着脖子对着晏褚说道。

    “你刚刚说我爸是劳改犯,我想告诉你,我爸已经平反了,如果你是燕京大学的学生,你应该听过他的名字,他叫晏荀,是文学史的教授,作为一门必修课,你很有可能还是他的学生。”

    晏荀在被批斗前就是燕京大学很有名的教授,主讲文学史,这门课除了是文史哲专业的专业课外,还是其他专业逃不了的必修课,因为高考刚恢复,还有一些教授没回来,现在燕京大学的师资力量并不算充足,三个文学史的老师要负责大一所有专业的文学史课程,因此晏褚说燕京大学的学生对他都不陌生,并不算是大话。

    刚刚还信心十足的青年一下子就和被戳破的气球似得,他的文学史的老师正是晏荀,这时候他只能庆幸对面的青年不知道他名字,估计打了小报告晏教授也不知道他是谁。

    “晏褚居然是晏教授的儿子,真让人想不到。”边上的私语声大了起来,刚刚说过晏褚坏话的悄悄往外圈挪了挪,生怕自己这张脸被他给记下了。

    “其实现在看看,晏褚和晏教授长得还真像,只是晏教授年纪大了,晏褚正值青年,看着他这张脸我总算信了以前咱们教授说的话,他说当年晏教授号称燕京之光,除了夸他在专业上的造诣外,更是夸他那张脸,据说当年有不少女讲师和女学生都喜欢晏教授呢,只可惜晏教授是个好男人,眼里就只有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当初他被冤枉叛国罪,还有许多女学生为此哭了好些天呢。”

    “还有那样的事?”

    边上的人看了看晏褚,又看了看一旁的江东临,忽然想起来刚刚江东临说的那些话的意思。

    那个江东临口中的高姨估计就是晏教授的前妻,也就是晏褚的生母吧,只是在晏教授出事后她改嫁给了江东临,然后带着晏褚去了江家,应该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吧。

    这么一来,大伙想着那个能在丈夫出事后,毫不犹豫抛下那个对婚姻很忠诚的丈夫的女人,心里的感官瞬间就差了几分,对于江东临刚刚的指责也带上了几分怀疑。

    “东临,这是怎么回事?”

    江东临的好朋友看着边上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有些受不了了,凑近江东临的耳朵不满的追问了一句。

    这一点江东临还真是冤枉的,他根本就不知道关于晏褚生父的事,在他看来晏褚那个父亲应该还在西北的农场改造呢,晏褚依旧是背负着成分污点的人。

    要是知道晏褚的生父回来了,并且还成为了燕京大学的教授,他根本就不会说出刚刚那些话,他要是那么蠢的人,就不可能把高亚琴那么精明的女人哄得团团转,并且将晏褚送去乡下插队了。

    江东临捏紧拳头,看着对面那个云淡风轻的男人,这才离开两三年,到底是什么让他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林丁丁虽然是南方人,却很喜欢吃北方的面食,随着她的肚子渐渐开始显形,不论是晏褚还是晏荀,都不太敢让她下厨做饭,现在一日三餐,基本上都是晏褚从学校打包带回家的。

    燕京大学的食堂还是很出名的,尤其是大师傅做的馒头,又香又有韧劲,分量也足,晏褚和晏荀两个大男人一餐只要吃两个就饱了,林丁丁怀孕后胃口变大了,一餐顶多也就吃一个半。

    他心里想着路过自由市场的时候顺便看看有没有附近郊区的菜农挑着自家自留地的菜来卖,如果有就买一些回去,炒个素菜,再和昨天买的豆腐做一碗汤,加上家里还没吃完的那半只鸡,今天的饭菜也就差不多准备好了。

    晏褚看着手里那一兜馒头忍不住笑了笑,觉得自己越来越有成为家庭主夫的天赋了。

    “晏褚,你是晏褚?”

    正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晏褚忽然就被突然蹿出来的一个体格高大,模样俊朗豪爽的青年给拦住,跟在他后头的还有七八个陌生的男女,一起围了上来。

    晏褚眯了眯眼打量来人,没想到首都那么小,他还没找上去,那些人自己就先撞过来了。

    “你来到首都怎么都不和家里说一声,你知道高姨这些日子有多着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