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2.变态的自我救赎
    “呼——”

    晏褚从噩梦中醒来, 捂着剧烈跳动的胸口, 长长地舒了口气。

    他打开床头柜的灯, 掀开被子, 穿上拖鞋,朝卫生间走去。

    一百二十多平的房间对于一个独居的青年而言过分空旷了, 极其简单的家具装饰,让这个房间看不到任何人气。

    晏褚用冷水冲了把脸, 然后抬头仔细端详镜子中的自己。

    过分苍白的肌肤, 狭长的眉眼冷漠疏离,鼻梁高挺, 嘴唇微薄, 菱角分明的面庞, 使得这张脸看上去俊美无俦,而又给人十足的距离感。

    因为刚从噩梦惊醒的缘故, 头发微微带着湿气,凌乱地遮盖住额头, 长时间没有修剪的刘海微微有些刺眼,也挡住了大部分视线。

    水龙头没有拧紧,滴答滴答地发出水滴的响声, 在寂静的空间里,这样一张脸居然给人隐隐恐怖窒息的感觉。

    晏褚揉了揉酸痛的眼睛,戴上放在水池旁的平光眼镜, 看着镜子里那个自己, 勾起了嘴角。

    这一笑, 镜中的那个人顿时就变得和刚刚截然不同,整张脸仿佛冰雪消融一般。

    过分锐利的眉眼变得柔和,脸颊上因为微笑浮现的单侧酒窝,显得这张脸青春而又无害。

    晏褚微笑着梳理着凌乱的头发,一下,两下,三下。

    这可真是一个肮脏的世界啊......

    *****

    “晏老师,早。”

    “晏老师,早。”

    晏褚拎着自己的公事包,朝着每一个跟他问好的同事以及学生点头示意,却从来没有回应过一声同样的问好,边上的人见怪不怪,似乎一点都不觉得这样的他太过不礼貌。

    “晏老师,这是我妈妈给我准备的早点,我妈妈做的面包可好吃了,我特地让她多做了一份,这份是给你的。”

    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蹦蹦跳跳跑到晏褚的面前,拎着一袋面包递到他手里,里面还有一瓶鲜奶。

    晏褚蹲下身,正好视线和小姑娘平视,他微笑着接过小姑娘递过来的早餐,然后就跟变魔术一样,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把高级巧克力,递到了小女孩的手里。

    “哇!”

    小姑娘开心地接过巧克力,露出了少了两颗门牙的微笑。

    晏褚比划了一个一字,小姑娘连连点头:“我知道的,一天只能吃一颗。”

    她腆着肚子,认真地跟晏褚保证,眼睛盯着巧克力,都快流口水了。

    晏褚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小姑娘捧着糖果,蹦蹦跳跳去找自己的小伙伴分享去了。

    不仅仅是那个小女孩一人,从学校门口到办公室的距离内,晏褚就收获了六七份早餐,要是不他的双手实在拿不下太多东西,恐怕还有许多孩子想要跟他分享自己喜欢的美食。

    “晏老师可真招学生们喜欢。”

    看着这一幕却没有同样待遇的老师微微有些心酸,不过提起晏褚时,他们的脸上并没有一丝嫉妒,仿佛学生们喜欢晏褚,是理所当然的。

    “要我说啊,晏老师对每个孩子都那么有耐心,又温柔,学生们喜欢他也是正常的,只是可惜了......”

    说话的老师叹了口气,可惜什么?在场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明星小学最受学生喜欢的钢琴老师晏褚,他是个哑巴。

    明星小学是一所私立小学,学费高昂,在注重学生的文化课成绩的同时,也注重特长的培养,除了钢琴、绘画,还有其他一些选秀的课程,这么多课程里,晏褚的课一直都是最受孩子们欢迎的,让原本对学校聘请一个哑巴当老师颇有微词的家长也没了意见。

    “对了,上次我让你探探姜老师口风,对方怎么说?”

    一个年长的女教师对着身旁的人问道。

    “还能怎么说,不愿意呗。”对方回答道。

    “其实晏老师除了不能说话,其他方面都很好啊,有房有车,父母早逝也不用担心婆媳问题,而且这么多年相处,对方绝对是一个有责任心有耐心的好男人。”

    女教师听了对方的回答叹了口气,之前学校来了一个年轻的女教师,她还挺想帮一直单身的晏褚做个媒的,可现在看来,哑巴真的是晏老师相亲路上的大难题,不然光是那张脸和其他条件,哪里还愁找不到女朋友呢。

    这句话另一个老师没接,学校里谁不知道晏老师好呢,可是作为同事和朋友相处,他们能够接受这一点,可要是真作为夫妻,两人相处的时候一个说话,一个打字,沟通起来肯定是别别扭扭的,人家年轻小姑娘不愿意,也是很正常的。

    马上就要到早自习的时间了,几个老师也没多说什么,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

    “请问三年级三班的班主任方老师的办公室是在这儿吗?”

    一个打扮得体,妆容有些过分浓重的女人出现在了晏褚的办公室外。

    “这里是音美办公室,你要找三年级三班的班主任,笔直往前走,左拐看到楼梯上二楼,应该在那里。”

    办公室里的一个女老师给她指了跳路,那个年轻女人连连道谢,然后转身朝她说的那个方向走去,这时候晏褚正好过来,和对方擦肩而过。

    因为靠的近了,他很清楚的看到了对方浓重粉底都有些掩盖不住的淤伤。

    晏褚心里了然,知道对方是谁了。

    “方老师。”

    那个女人并没有在意和她擦肩而过的晏褚,走到了刚刚那个女老师指的办公室,找到了自己女儿的老师。

    “你是?”

    方老师是个中年男子,他并没有认出眼前的人是哪个学生的家长。

    “我是许朵的妈妈,许朵生病了,我想给她请一个礼拜的假。”年轻女人有些拘谨地开口,她女儿刚转学到明星小学不久,和眼前的这个老师并不算熟悉。

    “你是许朵的妈妈啊。”

    方老师想起了眼前的这个人:“许朵生病了,严重吗?”

    作为班主任,关心每个孩子也是他的责任。

    “不严重,就是需要在家休养一段时间,老师放心,这些日子落下的功课,我会帮她在家里补上的。”

    明星小学收费高,这里的孩子多数都是中产家庭出身,父母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只是小学程度的课程,父母帮着补课也是可以的。

    “好的,希望许朵同学能够早日康复。”

    这学期开始还没多久,课业任务并不严重,方老师很理解的同意了许朵母亲帮许朵请假的理由。

    年轻女人松了口气,连连道谢,然后离开。

    “这是你们班那个插班生的妈妈?看上去温温柔柔的,请个假还亲自过来一趟。”

    做方老师对面的那个教师在年轻女人走后说道。

    “妈妈脾气是好,不过这闺女就没学到妈妈的一分,才刚来学校多久啊,班上不少孩子都跟我反映她脾气坏,独来独往的,别提有多不合群了。”

    方老师摇了摇头,也没多说,拿上自己的教案就赶紧往自己任教的班级走去。

    对他而言许朵就是一个比较麻烦的学生,和不合群无所谓,只要别给他惹麻烦就好了,目前看来,许朵就是独了些,别的学生不去招惹她,她也不会主动去招惹别的学生,只要对方能够这样保持下去,他就阿弥陀佛了。

    坐他对面的那个老师笑了笑,哪个班上没有恼人的学生,尤其是他们这样的私立学校,好些被宠坏的小霸王,现在的老师打不得骂不得,说话重点工作可能就没了。

    谁敢真的管那些孩子呢,对于极少数不服管教的,他们也只能放任自流了。

    *****

    “死者的信息调查出来了吗?”

    临江市公安局内,刑侦一队的队长刘峰朝着身边的人问道。

    “调查出来了,死者王胡东,临江本地人,一个月前和妻子离婚,有一个儿子,归前妻抚养,尸检结果是头部剧烈撞击,死者有酗酒史,和前妻离婚的原因就是因为常年酗酒后家暴,死亡前血液中酒精含量超过0.6%,已经达到了严重的醉酒状态,极有可能是当时意识模糊,失足掉落台阶,然后摔死的。”

    李勤宇拿着法医那儿给的尸检报告对着自家老大说道。

    “调查一下王胡东的社会关系,着重调查在他死亡的这段时间内,他前妻在做些什么。”

    刘峰接过边上人递过来的咖啡,对着李勤宇说道:“对了,他儿子今年几岁了?”

    “九岁,在明星小学念书。”

    李勤宇愣了愣,不知道老大突然间问死者儿子几岁是为什么,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

    “九岁啊,那还小着呢。”

    刘峰小声嘀咕了一句:“行了,快点去查清楚,这个人的死到底是意外还是他杀,别那么早下决定。”

    他拍了拍李勤宇的肩膀,这个小伙子是警校刚毕业的,他很看好对方的未来,这不时时刻刻带在身边,想着好好培养。

    “是。”

    李勤宇认真的朝刘峰行了个礼,然后做他吩咐的事去了。

    *****

    “晏老师,那个一直欺负我和妈妈的大坏蛋死了,我好高兴啊。”

    学校的花坛里,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眼神异常善良,他一点都不介意晏褚并不能给他任何回复,眼神里透露着强烈的欣喜和激动。

    那个大恶魔啊,终于死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