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1.突获机遇的种马男
    此为防盗章,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晏褚躺在炕上,看着自己的室友一个个出门, 虚弱的点了点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哎, 晏褚什么都好, 模样好,性格好,还是高中生,只可惜这身子骨差了些,刚来村里插队没多久,都病了多少回了, 你们说他这样要是回不了城,将来可怎么办呢?”

    “谁知道呢,不过你也说了他模样好, 只要有个村里姑娘愿意嫁给他不就成了,有未来岳父和小舅子们的帮衬, 还担心日子过不下去。”

    “别看晏褚性子好,其实他心气还挺傲的, 毕竟首都来的,能甘心娶个乡下媳妇。”

    ......

    外头的声音越来越远, 直到晏褚再也听不清,他闭上眼, 接受原身的记忆和这个世界的剧情。

    没错, 此时的晏褚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晏褚, 现在存在在这具身体里的男人, 虽然和原身同名,却是一个世外来客,或许也能叫他执行者。

    九重天之外,存在一个奇妙的空间,存在在那个空间里的,除了主神,以及他所创造出来的系统,剩下的就只有如晏褚一样的执行者了。

    他们多数都是意外死亡,心存不甘的人,又因为心智或是某方面的原因被系统挑选中,执行任务,只要凑满积分,就能回到原本的世界,消除执念。

    晏褚不知道他的系统挑选他的原因是什么,毕竟他这一生几乎没什么遗憾,除了死的早了点,并且到死还是处男外。

    不过他父母恩爱,事业有成,朋友不多,却个个讲义气,死亡的原因也是因为疾病,不存在抹杀意外等情况。

    唯一让他放心不下的父母当年就没好好响应独生子女政策,他那弟弟只比他小了三岁,还抢先他一步,让爸妈抱上了孙子,他患病的时间不短,父母早就做好的心理准备,或许会悲痛,但是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有弟弟在,他完全能放心。

    晏褚有时是会想,难道是他做人太佛系,系统挑选他的原因就是为了让他摆脱处男之身?

    想不明白就不要去想,晏褚就是那么一个豁达的人,反正活着总比死了好,他接受了系统的条件,成为了一名执行者。

    晏褚平心静气的接受原身的记忆和这个世界的剧情,等接受完一切,淡定如他都忍不住要爆一句粗口了。

    这个世界是类似华夏国六七十年代的平行空间,大致走向相同,只是在领导人,历史进程上稍微有了一些改动。

    原身晏褚,十七岁,首都人士,1976年插队到了南方的一个小村庄,原身的条件不错,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只可惜时运不济,文化大运动刚开始那一年,生父就被自己的学生举报叛国罪,生母当下和丈夫离婚,带着原身改嫁,并且登报和原身生父脱离关系。

    原身当时也就七岁,并不是很成熟的年纪,懵懵懂懂的,就成了一部分人嘴里的白眼狼,冷血无情的不孝子。

    原身的母亲改嫁后又生了一对儿女,加上再嫁丈夫原配妻子留下的一个长子,几乎没有多少心思放在原身身上,她改嫁的人家条件不错,在物质上也没亏待原身多少,只是那样压抑的生活环境,生父那边亲友的指指点点,让原身的性子敏感又自卑,表面上光风霁月,实际上小肚鸡肠。

    在他十六岁生日当天,生母不顾他的反对,在插队下乡的名单中用他的名字取代了继兄的名字,让他成了知青中的一员,原身的身子骨并不是很好,下乡的日子过得万分艰难,好几次得重病差点没挺过去,雪上加霜的是,在知青第二年,原身接到了他生父劳改的农场寄来的信件,随带的包裹,是他生父的遗物。

    看剧情前半截的走向,这估计就是一个小反派养成的过程,果不其然,在高考恢复后,原身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大学,顺利的回到了首都。

    之后的故事很俗套,原身在家里四处挑拨,挑拨继兄和继父的关系,挑拨继兄和同父异母弟弟的关系,挑拨生母对继兄的关系,把原本还算和睦的家庭搞得鸡飞狗跳。

    原身的继父算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辞掉体制内工作下海经商的牛人,和原身的生母一起创办了一副不小的家业,原身的心思就放在这份家业上,他想要取代继兄,宁可所有的家业都让两个同母异父的兄弟继承,也不愿让继兄得到分毫。

    因为他记得,当初要不是继兄和生母的那番话,下乡插队的那个人就不会是他,他就剩下生母一个亲人,不敢怨恨生母,只能将一腔怨恨全都加诸在继兄之上。

    只可惜,这个世界的主角不是他,而是他的继兄和继兄的女友,理所当然的他的那些阴谋都失败了,并且下场凄惨,潦倒而终。

    如果光是这样,晏褚绝对不会说原身渣的,可谁让这小子当初下乡的时候,为了躲避繁重的农务,娶了村里大队长的闺女,仗着人家小姑娘喜欢他,把人哄得团团转的,高考恢复后,还哄着姑娘偷了她爸的公章,拍拍屁股拿着介绍信念大学去了,把那个乡下媳妇抛到了脑后,他走的时候,压根就不知道他那媳妇怀孕了。

    晏褚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些玩弄感情没有担当的男人,纵然许多人都对不起原身,可那小姑娘对他的好却是真真切切的,他辜负的不是一份普通的爱情,而是这个世界上或许是唯一的,对他最真挚的,不惨任何利用的感情。

    他的孩子已经被当年那个小姑娘抚养长大,也考上了他当年考上的那个大学,因缘际会,他的儿子知道了这些年发生的事,可笑的是,最后在去世的时候,替他收尸入殓的,却是那对早早被他抛弃的妻儿。

    临死,原身才看明白自己荒唐的一生,他就是这次任务的许愿人,他希望回到一切开始之初,这一次,他不想做别人生命里的反派,如果可以,他希望和那个家庭彻底脱离关系,他想要父亲好好活着,他想要弥补当年那个小姑娘,还有他们的孩子。

    “叮——主线任务:让林丁丁获得幸福,成功奖励积分500,失败关小黑屋五十年,支线任务:挽救晏荀的性命,成功奖励积分300,支线任务失败无惩罚。”

    晏褚还没从灌输的记忆中回过神来,耳边就传来了系统007的声音。

    “第一个任务世界难度等级较低,没有特殊情况,请勿呼叫系统。”说罢,就从晏褚的脑海中消失,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晏褚有些苦笑不得,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据说现在主神空间系统严重不足,007作为个位数的大佬系统,带的执行者可多了,它兼任女配复仇系统,炮灰逆袭系统,反派洗白白系统,宠妃系统等各色系统于一身,晏褚作为一个新人,还真不值得007在他身上耗费太多心血。

    说起来,晏褚还不知道系统在他身上的定位是什么,总不可能是什么反派洗白白系统吧?稳重如晏褚,一想到以后每一世的自己或许都是大反派,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不过,挽救晏荀,也就是原主生父的性命这个任务他理解,让林丁丁,也就是原主后来娶的那个乡下妻子幸福,这幸福的判定到底是什么标准呢。

    晏褚思索再三,在关小黑屋五十年的压力下,还是冒死在心里呼唤了一遍007.

    “有什么事!!!说!!!”

    即便007没有实体,可是光听这声音,晏褚就觉得它那怨气实质化了。

    也怪不得007,它刚刚还在处理其中一个宿主捅下的烂摊子呢,明明那个宿主对应的自己只是宠妃系统,她只要勾引皇帝就成了,可偏偏那个宿主每到一个世界,她不仅勾引皇帝,她还喜欢勾引王爷、皇子、太傅......长得讨她喜欢她就勾引,好好的宠妃系统差点被她玩成了肉文女主系统。

    007是绝望的,可偏偏那个女人次次都能出色的完成任务,罚也不是,骂也不是,只能跟在她屁股后帮她收拾烂摊子。

    “幸福值的判定标准是什么?”晏褚抵抗着系统的低气压,声音平稳的问道。

    “幸运值可打开系统面板查询,满值一百,达到一百,主线任务即为成功。”晏褚的平静让007高看了一眼,它有预感,这个宿主或许能走很久。

    不过万事都难以预料,想当初它另一个宿主多羞涩的一个姑娘,现在如狼似虎,它这么正经的系统根本就招架不住。

    007打了个冷战,它察觉到自己要是再不去盯着点,今晚那个垃圾六号宿主就要爬摄政王的床了,它得去拦着点,不然剧情得崩坏成什么样了。

    对于系统说完就跑的画风,晏褚已经有点习惯了,照系统的说法,他调出了自己的任务面板,果然上头有主线任务和支线任务的完成度,此时两个任务的完成度都为零。

    “晏大哥,我给你带了退烧的药。”

    知青院的门被敲响,门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晏褚将任务面板受了起来,如果他的记忆没错,这时候来的应该就是他这个的任务目标林丁丁吧。

    那个傻的让人心疼的小姑娘。

    “我觉得还是晏知青最好,以前读书的时候不是学过一个词,叫秀色可餐,对着他那张脸,不吃饭我都觉得饱了。”一个圆脸蛋的小姑娘捂着嘴,落落大方的一点都不觉得害臊。

    “林丁丁,有人看上你对象了,你快去撕烂她的嘴。”适龄的小姑娘平日里玩的就比较好,开起玩笑来自然没什么顾忌了。

    “谁,谁是他对象了。”

    林丁丁看着小姐妹都嬉笑着看着她,红晕一下子从脖子根泛到了脸颊,娇嗔着拍了拍刚刚说笑的那个女孩,把手里织了一办的毛衣往面前的筐里一砸,起身搬起小板凳就要走。

    “诶诶诶,和你开玩笑呢。”说话的那姑娘赶紧把人拉住,可不敢真把林丁丁给羞跑了。

    林丁丁刚刚也就是做个样子,没真生气,被人一拉就重新坐了回来。

    “话可不能乱说,晏大哥也不一定喜欢我呢。”她的语气有些不确定,自从上一次分开,两人几乎就没有独处的机会,她的心情也从那天的扎耳挠腮,蠢蠢欲动转变成了现在的忐忑不安。

    “咱们都喊晏知青呢,你都喊人家晏大哥了。”

    圆脸小姑娘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肩,笑容过后表情又变得有点严肃:“我娘说了,找对象不能光看一个皮相,刚刚我那话存粹就是说笑的,长得好真能顶饭吃吗?”

    十六七岁的姑娘,在村里已经是能嫁人的年纪了,作为女儿,她们多数都已经习惯了承担家里更多的家务,她们中的很大一部分甚至都做好了嫁人换取彩礼给家里的兄弟结婚的准备。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林丁丁那么幸运,受到全家人的疼爱,更多的村里姑娘对她们的家人而言迟早要成为外人,她们要嫁人,长辈更看重的是男方的条件,什么样貌人品,都是虚的。

    圆脸小姑娘看着林丁丁的眼神有些羡慕:“晏知青模样好,可是干活是真不行,你从小也没怎么下过地,两人要是真成了,以后靠什么吃饭,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晏知青挣得那点工分养得起你和孩子吗?”

    林丁丁想反驳,她也能下地干活,而且,想着这些日子每次擦肩而过时,晏大哥对她温柔宠溺的笑容,林丁丁咬了咬唇,眼底的爱慕溢于言表。

    “你爸妈都宠你,哥哥们对你也好,将来成了小家,总不能还指望着娘家帮忙吧,再说了,你几个哥哥都成家了,将来更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小家了,你这个妹妹在他们心底的地位,还不知道排到谁后面去呢。”

    圆脸姑娘的话不怎么中听,但确确实实也是为了林丁丁好。

    “我妈也说了,不准我和那些知青接触,他们虽然是城里来的,可将来估计就是留在咱们村子的命了,在这里,他们没有父母兄弟的帮衬,那就是独户,和知青结婚,到时候被欺负了连撑腰的人都没有。”

    年轻的小姑娘们有些惆怅,这个年纪的女孩真是春心萌动的时候,比起粗鲁的满口子荤话的村里青年,她们自然更喜欢每天打扮的干干净净,说话文雅,模样又端正文气的男人。

    只是喜欢不能当饭吃,对于聪明务实的姑娘而言,找一个家里壮劳力多的,公婆好相处,男人自己又老实肯干的,才是最好的归宿,至于长相学问,在村里是最不值钱的。

    “晏大哥很厉害的,他读书好,而且现在他没天都按时下地干活,我爸都夸他比以前有进步呢。”

    林丁丁低着头,都没发现手上的毛衣都被她织的歪歪扭扭了,只能拆了重新打一遍。

    “你们可别吓丁丁了,八字还没一撇呢。”

    坐在林丁丁右边的姑娘拍了拍她的肩,对着唱衰林丁丁炙热又懵懂的感情的小姑娘瞪了一眼:“具体事情具体分析,其实如果那晏知青真的喜欢咱们丁丁,这事也不是不能成,咱们公社小学不是在招人吗,晏知青可是高中学历,教个小学总绰绰有余吧,工资虽然不高,可只要省着点花,日子总还是能过的,之后,就得看咱们丁丁这个小管家婆的持家能力怎么样了。”

    她说着赶紧往边上挪了挪,挡着脸仿佛怕林丁丁不高兴打她,原本略带压抑的气愤经她那么一调和,立马就缓和了过来,林丁丁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什么管家婆,人家都不一定有那个意思呢。

    不过小姐妹刚刚的话还是给了她一点勇气,她想着,不管成与不成,自己似乎都应该和晏大哥问清楚。

    “下工了,我得赶紧回家帮我妈做饭去了。”

    村里下工的广播响了,原本坐在大树底下的几个小姐妹搬起自己的小马扎,抱着装着针线的竹筐,准备各回各家。

    “丁丁。”

    林丁丁也正要离开,就被熟悉的声音叫住。

    “你对象叫你呢,还不赶紧过去。”几个小姐妹早就忘了刚刚那番谈论,在后头推了林丁丁一把,自己则是飞快的跑了个没影。

    打扰人谈对象,那是要遭雷劈的。

    “晏、晏大哥。”林丁丁低头看着鞋尖,想着刚刚心里头藏得事,鼓起勇气抬头,这时候晏褚也正好走到她面前,这猛地一抬头,就看到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羞得往后仰倒。

    晏褚当即的反应就是把人搂住,这么一来林丁丁的脑袋正好紧紧贴在了晏褚的胸膛之上,隔着棉袄,还能听到他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

    “怎么这么不小心。”

    晏褚觉得这个动作似乎亲密了一些,在对方站稳之后,赶紧把人放开。

    “昨天我去县城的时候买了一盒雪花膏,听说你们女孩子都喜欢这个,现在天气冷,擦点脂膏就不容易那么干了。”

    他拿出那盒包装上画着一个时髦的卷发女人的雪花膏,递到林丁丁的手里,看着小姑娘忽然双眼放光的可爱表情,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也不错了起来。

    “晏大哥。”

    林丁丁看着手里那盒晏褚从口袋里拿出来,还带着人体温度的雪花膏,心里的冲动一阵高过一阵。

    “嗯?”晏褚听林丁丁叫他,立马应了一声。

    林丁丁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踮起脚尖,冲着晏褚的脸颊亲了一口,这个吻就和蜻蜓点水一般,或许是小姑娘太紧张的缘故,晏褚还有一种脸颊被小猫咪咬了一口的感觉,或许是碰到牙齿了。

    小丫头亲完就跑,晏褚捂着脸还没回过神呢,刚跑出去几步远的林丁丁就又跑回来了。

    “我中意你,你呢?”

    要死要活就一句话吧,林丁丁想着晏褚最近这段时日对她的态度,或许他们中间差的就是挑明的勇气吧。

    短短的一段时间,林丁丁想了许多,姐妹们说的都有道理,过日子没那么简单,他们家条件好,可哥哥嫂嫂还时常吵架拌嘴闹矛盾呢,和晏褚在一起,或许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可是他是自己第一个喜欢的男孩,她想为自己的感情努力一把,即便到头来她发现是错的,至少不用在将来,想起当年她的退缩,而懊恼后悔。

    林丁丁觉得自己有勇气接受任何结果。

    “你......想要和我在一起吗?”

    晏褚看着林丁丁此时的幸福度在30到60之间疯狂上下摇摆,看过原身的记忆,他知道对方是一个多么坚韧,多么敢爱敢恨的姑娘,看上去羞涩单纯,当初原身抛下她消失,这个姑娘靠着自己,把肚子里的孩子带大,她尽自己的努力给与孩子最好的一切,从来不给他灌输对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的怨恨,在孩子面前,她展现的都是美好与希望,也正是在那样的教育下,最后那个孩子成了一个很优秀的人才。

    对于林丁丁,晏褚是很欣赏的,这是一个豁达坚强的女孩,看上原身,估计是她这辈子做过唯一瞎眼的事吧。

    只怪美色误人,晏褚想着自己这具身体的模样,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看着林丁丁重重的点了点头,晏褚抿了抿嘴唇,长时间的沉默让林丁丁手脚冰凉,低着头,正准备把手里的那盒雪花霜塞回晏褚的手里时,他终于开口了。

    “我叫晏褚,今年十八,父母离异,生父在陇省农场接受改造,生母再婚,有一对同母异父的兄妹,高中学历,不抽烟不喝酒,现今个人存款一百七十八圆零七毛三分,欧米茄手表一块,布票工业票若干,林丁丁同志,你愿意以结婚为前提,和我处对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