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我在荒岛求生存
    此为防盗章,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于心桐的经纪人宋迭是和刘江涛差不多时间来晨心的, 还有过一个小过节, 刘江涛运气好,晏褚就是他一手挖掘出来的, 现在算是晨心的金牌经纪人。

    而宋迭比起刘江涛来就差了些, 这些年他手里出过不少小花和小鲜肉,只可惜繁华期太短, 至今没有一个老资历的影帝影后帮他撑场面。

    他这个人最小心眼不过了, 一直视刘江涛为眼中钉, 想要争抢他在晨心的地位, 因此从自己现在力捧的小花于心桐最终知道晏褚隐婚的事实, 并且得知她和楚天河的打算后,宋迭是全力支持的。

    这些年他好歹也带出了不少二线明星,在圈内也有自己的人脉, 当初于心桐他们的计划能成功, 宋迭在里头的作用绝对不容小觑。

    “宋哥, 这里头一定有问题。”

    于心桐对自己的魅力十分有信心, 她知道晏褚喜欢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 这些日子里, 她也一直扮演着一个善良温柔, 同时带着一些小俏皮的可爱女孩儿。

    当初晏褚能够和于心妍结婚,就意味着他对于心妍是真的喜欢的, 不过都结婚十二年了, 再美的女人也看腻了, 于心桐相信晏褚的喜好或许不会改变,可他更需要一些新鲜的调剂。

    所以她一边模仿于心妍,一边又显露出自己和于心妍不同的地方,那个无趣的女人就和她妈一样,也怪不得让人家抢走男人。

    于心桐一直都不喜欢于心妍,这恩怨还得追溯到上一辈。

    于家以零件制造发家,在于心妍和于心桐的父亲那一辈也就是一个小厂子,萧如琴,也就是于心妍的生母,当时是一名高中的音乐老师,两人从小学就一个学校一个班,算得上青梅竹马,于是毕业后第二年,于建坤就和萧如琴结婚,那时候也没有谁高攀谁。

    于建坤算是经商奇才,在短短十年内就将于家的小工厂发展到华国零件制造业小有名气的程度,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话丝毫不差,生意好了,应酬也就多了,于建坤从一开始的逢场作戏,到后来忍不住诱惑包养了一个刚进娱乐圈的小嫩模,也就是于心桐的母亲林茜。

    林茜进娱乐圈本来就是冲着钱去的,她偷偷将避孕药换成了维生素片,在她发觉自己怀孕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于家二老一直埋怨儿媳妇没有给于家生个男孙,在林茜大着肚子找上门来后当即就要求她把孩子生下来,虽然不能让她进门,但是于家能给她一大笔钱,让她以后衣食无忧。

    可萧如琴的眼里是进不得沙子的,她没想到恩爱的丈夫居然背着她做了这样对不起她的事,任凭于建坤再三恳求道歉,依旧决绝的离婚,并且争取到了女儿的抚养权。

    林茜借肚上位,只可惜于建坤恨透了她基本上不回家,于家二老看她生了个孙女,对她和于心桐也是淡淡,反而更加怀念起了之前那个媳妇,毕竟林茜之前只是他们儿子包养的小蜜,在两老看来,这样的女人要不是因为以为她怀着的是孙子,不然绝对进不了他们于家的门。

    于心桐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林茜日复一日的告诉她之所以爷爷奶奶还有他爸爸不喜欢她,都是萧如琴和于心妍在里头使坏,她要报复她们,让她们生不如死。

    更重要的是当初萧如琴和于建坤离婚,还带走了于家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权,在于心桐看来于家的一切都该是她的,所以她要从于心妍那儿把那些东西都抢过来,作为利息,所有她喜欢的东西,她也要抢过来。

    设计晏褚,除了想要帮助自己和心爱的男人在娱乐圈更进一步外,还有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还有另一重身份,也就是于心妍的丈夫,不过这一点,原身并不清楚。

    “宋哥,这里头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你再给我一个接触晏褚的机会,我一定要把事情弄明白。”

    于心桐不信晏褚对那个女人还有感情,她也是女人,对情感的变化感知最敏感,晏褚对于心妍或许还有亲情,但绝对不是爱情。

    “你有把握?”

    宋迭没见过晏褚那个神秘的妻子,只是他知道于心桐那个姐姐今年应该已经三十二了,这个年纪的女人,保养的再好能有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来的鲜嫩吗,尤其于心桐的资本并不低,吹弹可破的肌肤,盈盈不可一握的纤腰,还有那两团几乎要从衣服里破体而出的两团丰盈,无不挑动着男人的神经。

    即便放眼整个娱乐圈,于心桐这样的相貌身材也是不可多得的,这也是他为什么相信她能迷倒晏影帝的原因。

    有这般本钱,加上了解影帝的喜好,想不赢都难啊。

    “在晏褚自爆隐婚前,刘江涛替他接了一个综艺节目的嘉宾,那个节目的编导和我关系不错,如果可以我会让你成为第二位神秘嘉宾。”

    宋迭想了想,不论怎么样,于心桐还有晏褚隐婚妻子同父异母的胞妹身份,就算没法把刘江涛手里的王牌斗下来,他也能借着这层关系帮她好好炒作一番,至少要借着这件事,让于心桐彻底奠定当红小花的位置。

    他心里发了狠,刚刚他口中所谓关系很好的编导实际上也就是面子情,在这当口,估计有不少人打上了和影帝同上一个节目的主意,虽然重点肯定在晏褚那儿,可至少借着东风,也能增加不少的曝光率。

    要把于心桐推出去,他估计得出不少血了。

    “什么综艺节目?”于心桐有些好奇,她在之前还没听晏褚讲过。

    “就是梨子台那个一下子捧火了五位明星的综艺,萌宠向前冲。”宋迭深深看了于心桐一眼,“我记得你有一只经过专业培训的金毛犬,用来参加这档节目正好。”

    这个世界生活节奏快,许多人为了缓和紧绷的神经,习惯养育小宠物,更多人的因为没有养育小宠物的时间或是精力,就把云吸猫,云养狗贯彻到底。

    萌宠向前冲是以明星以及明星所养育的小萌宠为主角的一档综艺节目,当初筹划之初,看好的人并不多,因此五位常驻嘉宾最火的也只是一个二线男演员,谁知道节目一经播放,一下子就火爆了整个暑期档,五个常驻嘉宾的人气上涨,接代言,接剧本更是接到了手软。

    晏褚作为影帝,加上曾经在他的微博平台公布过几张自己养的哈士奇的照片,所以也曾是节目组重点邀请对象之一,只是晏褚那只晏傲天基本上都是于心妍养着的,和他这个主人配合并不算默契,所以晏褚拒绝了节目组的邀请。

    只是随着节目的火爆,刘江涛又动了心思,答应了节目组客串嘉宾的要求,他要上的是这档节目的最后一期,也是作为压轴嘉宾的存在。

    “宋哥,你真能让我去参加萌宠向前冲?”

    于心桐难掩激动,她的那头金毛就和晏褚的晏傲天一样,基本上就没有亲自养过,只是金毛不同于哈士奇,本身就脾气好,而且还是专门特训过的金毛,于心桐觉得凭借这个节目,自己的人气一定能够有大幅度的提升。

    “那是当然,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宋迭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我,晏褚自爆了隐婚和离婚的事,可别忘了,在这儿之前,公司已经预热了不少晏褚和于心桐的绯闻,隐婚影帝和他的绯闻对象,多么大的一个爆点,想来梨子台那里是不会拒绝的。

    他还得多谋划谋划,这件事绝对不能出错。

    *****

    “萌宠向前冲?”

    这边晏褚也在看他近期的行程,作为一个影帝,他接剧本还是很谨慎的,在他来的时候,原身正好完成了两部电影的拍摄,短期内不会再接拍电影,这也让晏褚松了口气。

    他看着自己的行程表,除了几个原定的品牌站台活动,也就只剩下这个综艺节目了。

    这还借了他之前自爆隐婚的光,刘江涛帮他推了不少活动,现在他可是所有媒体争相追逐的对象,除非确保万无一失,不然刘江涛都不敢让他出现在公众视线前。

    不过这个综艺节目的合约早就签下了,即便是刘江涛也不好把它给推了。

    “嗯,你和你家傲天的感情不是不错吗,再说了,哈士奇,蠢萌蠢萌的,肯定很吸粉。”刘江涛想也不想地说到。

    “再说了,你不是想要追回于心妍吗,她那么喜欢你们家傲天,这不就是个现成的机会吗?”

    机会.......

    晏褚想着那个在识海里冲着自己一顿嗷嗷嗷,顺带用自带眼线的小眼睛鄙视了自己一番的蠢狗,忍不住有些头疼。

    林丁丁欣喜,黄茹花却有些不愿意,都快年节的功夫了,让晏褚来家里吃饭算什么意思,难道她男人也看中了那个女婿?

    她连生了三个儿子才得一宝贝闺女,不求她嫁多么富贵的人家,只求平平安安,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这些都是晏殊晏褚给不了的。

    “那孩子还是不错的。”林广国扒了两口粥,沉声说道。

    一个孝顺的孩子能坏到哪里去,以前他不满意丁丁和那孩子在一块,是觉得那个城里孩子太娇惯,可是现在看来,人家每天按时下地干活,再苦再累也没叫唤过一声,之前那段日子,真有可能是他身体不好,不适应他们这边的水土。

    自家闺女自己最了解,就是个死心眼的,既然她那么喜欢晏褚那小子,他为人又没有太大的弊端,没必要死命拦着。

    没房子,他们之前住的那个老宅子修一修也能住人,正好离家里也就几十米的距离,互相之间还能有个帮衬,挣得工分不够全家人吃,林广国也想好了,请大舅哥帮忙替晏褚留个小学老师的位置,他是高中学历,文化水平比小学校长还要高呢,这么一来每个月还多了一笔工资,加上队里分的人头粮,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林广国不想闺女难过,只能方方面面都替她考虑全了。

    “爸!”

    林丁丁哪里还吃得下饭啊,抱着亲爹的脖子撒了个娇,赶紧借口吃饱了给晏褚传信去了。

    “你明个儿也回娘家一趟,让你哥那天也过来,他最疼丁丁了,未来的外甥女婿,他总得好好考察考察。”

    林广国知道媳妇对晏褚那个女婿还是有些不太满意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对着她说道。

    黄茹花是个传统的妇女,通常林广国打定主意的事她不会反驳,因此虽然不太乐意,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夫妻俩在这个家很有权威,几个媳妇听公婆商量小姑子的婚事也不敢插嘴,至于林丁丁的几个哥哥,当然是顺着妹妹的心意来,她开心就好,要是那个晏褚以后敢欺负妹妹,打到他听话就成了。

    *****

    “呕——”

    晏褚捂着胸口,满脸通红,还带着浓重的酒气,这么晚了,他喝得这般醉,林家人也没有送他回知青院,收拾出了一间屋子,就让他睡在了家里。

    “你也太实诚了,我大舅二叔他们灌你一杯你就喝一杯。”林丁丁一脸心疼的帮着晏褚擦脸,嘴里抱怨,面上可开心了,想着舅舅和二叔他们离开时笑容满面的模样,就知道他们对晏大哥是满意的。

    也是,她喜欢的男人那么优秀,别人怎么会不喜欢呢?想着刚刚饭桌上晏褚对着舅舅和二叔三叔的刁难,侃侃而谈的模样,林丁丁不由地就犯了痴。

    “不喝,舅舅他们怎么会愿意让你嫁给我。”

    晏褚还是头一次喝的那么醉,他是个很克制的人,即便是在谈生意的酒桌上,也不会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

    房间内此时就点着一盏昏黄的煤油灯,林丁丁半边脸对着光,毫无瑕疵的肌肤微微有一层光晕,另外半边脸多了层阴影,又是别样的美。

    “不和你说了。”

    林丁丁将手上的帕子往晏褚手里一塞,羞红着脸看了他一眼,扭头跑了出去。

    晏褚笑了笑,用帕子擦了擦脸和脖子,一阵阵晕眩袭来,终究抵抗不住醉意睡了过去。

    “其实晏褚那孩子还是不错的,像是把咱们闺女放在心上的模样。”

    另一边黄茹花也和林广国洗漱一番上了炕,也就一顿饭的功夫,黄茹花就彻底转变了之前对晏褚的态度。

    林广国看着媳妇满意的表情,只能感叹女人,你的名字叫善变。

    也怪不得黄茹花,之前知青院里的那些知青和村里关系虽然融洽,可是绝大多数隐隐还是带着高傲的,因为他们是城里人,还是知识分子,对比他们这些没文化的在地里刨食的农民,自然是用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态度。

    晏褚就不那样,黄茹花也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可是跟那孩子说话,就让人觉得特别舒坦,即便她刚刚在餐桌上讲了不少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也不会嫌烦,还会接几句话,让人心热乎起来。

    “而且那孩子也挺可怜的,亲爸那样也就算了,亲妈都快比后妈还坏了。”黄茹花想着晏褚吃饭时谈起家庭情况,哀恸的模样,忍不住心疼了起来。

    “以后丁丁和他结婚了,咱们对他好一些,岳父岳母和爸妈也是一样的,这孩子没爸妈疼,咱们对他好了,他也能记挂着几分,将这份情,添到丁丁的身上。”

    饭都吃了,长辈也都见了,这件事基本就算定下了,黄茹花自然不会去揪着那些不尽人意的地方,而是想办法将劣势转化为优势。

    “还用得着你说。”林广国熄了煤油灯,黑暗中也不影响夫妻俩交流。

    “过些日子让丁男他们兄弟把老宅子好好修修,在他们夫妻没有自己的房子前就先住那儿了,丁丁的嫁妆,就不要弄那些虚的了,晏褚那孩子不是说他有手表吗,原本给丁丁准备的三大件,就留给缝纫机,自行车和手表都换成钱,给她压箱底,晏褚没父母帮衬,夫妻俩刚开始过日子手头总有些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