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6.我在荒岛求生存
    此为防盗章,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你真的隐婚十二年了吗?”

    “请问你和妻子离婚的原因是什么?”

    “晏影帝, 你的妻子是于娜娜吗, 晏影帝, 你能给大众一个解释吗?”

    这些都是记者,他们冲在最前面, 毕竟第一手爆料意味着丰厚的奖金,记者们也是要吃饭的。

    那些粉丝相较于记者更疯狂了一些, 能在这个时候围在经纪公司外的多数都是超级死忠粉, 或者说是偏低龄化的狂热女友粉, 她们不相信晏褚隐婚多年的事实,想听晏褚亲口承认一切都是假的。

    “记者朋友们,我们晏褚会择日召开新闻发布会, 到时候你们想知道的问题我们都会一一回答, 晏褚很累了,麻烦你们让让,放晏褚回去好好休息。”

    刘江涛都快被挤得变形了, 不过作为一个优秀的经纪人, 在这个关头他也只能保持的微笑, 不然等第二天见报的估计就不是他想看到的新闻了。

    晨心的保全做的还是很不错的,即便无数人挤着, 他们还是安安稳稳的把刘江涛和晏褚护送上了车, 然后拉起人墙, 阻挡住了那些想要挡在车头的人, 直到车辆顺利离开, 他们才放行。

    那群记者可不是好糊弄的,当下就拿起摄影机跑到了自己的停车位,跟着晏褚保姆车离开的方向追去。

    而剩下的一部分人看正主都走了,也没了守在晨心的意思,满脸丧气,也三三两两的离开。

    大约两个小时过后,一个皮肤较黑,穿的特别新潮时髦,带着一副酷酷墨镜,穿着打扮走嘻哈风的青年大摇大摆的从晨心娱乐的侧门出去,这道门通常都是一些练习生走的,别人就是看见了,也只会感叹晨心的艺人不是走演绎挂的吗,什么时候想混嘻哈圈了。

    那个青年径直走到车库,找到一辆很普通的大众汽车,上车关上门后摘掉了眼上那副过于夸张的眼镜,赫然就是一开始随着刘江涛离开的影帝晏褚,只是真人在这儿,不知道刚刚走的是哪个了。

    而同一时间的另一边,一群记者开车跟踪晏褚的保姆车,看着他们在大马路上来回的兜圈,要不是记得某国王妃就是因为狗仔在马路上追逐而丧生的,他们都想直接加速超车把人堵住了。

    好不容易保姆车终于找了个地停了下来,“晏褚”和刘江涛也从车上下来,记者们纷纷冲了过去,正打算追问影帝那些问题呢,就看到那个穿着影帝在直播节目中那套衣裳,身形和他十分相似的男子拿下口罩、眼镜、帽子,赫然一个路人,哪里是他们追的晏影帝啊。

    “大家来的正好,咱们晏褚特地替各位定了几桌酒水,你们也累了大半天了,吃顿好的补补。”

    刘江涛这时候不避了,反而笑着迎了上去。

    “晏褚是真的累了,大家放心,不出一个礼拜我们晨心一定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大家也体谅体谅他。”

    这会儿记者们才意识到他们现在停车的位置正是h市有名的五星饭店,虽然被耍了有些生气,不过对方的态度和准备实在太充分,让人想生气都不知道该生什么气。

    都是混这个圈子的,他们能不知道明星对待他们的态度,更何况晏褚现在正处于风口浪尖的位置,想躲着他们也是正常的。

    刘江涛看着那些记者的态度都软化了下来,笑的眼睛更弯了,就和笑弥勒一般,把那些记者迎到了酒店内。

    阎王易见,小鬼难缠,这些记者,能不交恶当然是最好的。

    *****

    开着助力的大众汽车,晏褚犹豫了许久,没有选择回自己这两天暂住的公寓,而是回了他刚来到这个世界时的别墅。

    因为晏褚常年在外拍戏,所以在这个家里他的东西并不算多,当初他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收拾自己在这个别墅里留的东西。

    晏褚站在门外,掏出口袋里的钥匙,也不知道她在离婚后有没有换锁。

    “咔哒。”

    门正常的打开,晏褚朝玄关处看了一眼,进门的地方整齐的摆着一双女士拖鞋,看来家里的女主人并不在家。

    根据记忆,晏褚很正常的打开一边的鞋柜,拿出一双男款拖鞋给自己换上,然后关上门朝屋里走去。

    他没有上楼,而是选择坐在沙发上,等于心妍回家。

    房间里很安静,晏褚总觉得自己似乎漏掉了什么东西,可到底是什么呢?

    他沉思了好一会,突然间记起自己似乎从来没有打开过系统附带的积分商城,不如就趁于心妍还没回来之前,看看积分商城里都有些什么东西。

    积分商城是一个很小的图标,就隐藏在任务面板的右下角,观察不仔细还看不到他,此时晏褚的面前就是一块悬空的投影屏幕,只有他自己能看见,而操控的办法就是他的意识。

    他用意识点开积分商城,如007所说那般,商城只有五个货架,上头摆放着五种不同的货物。

    晏褚有些好奇,系统的存在已经突破了他之前所学的所有认知,不知道积分商城里所贩卖的商品,是不是也如同系统一般神奇的存在。

    打自己十拳,还你三倍美丽,永久型,1000积分

    纤纤小细腰,你值得拥有,当前世界可用,500积分

    百变体香,任你选择,永久型,1000积分

    百变体香,任你选择,当前世界可用,500积分

    光看前四个商品,晏褚觉得自己必须和系统反应,这商城欺负男执行者啊,什么小蛮腰天香丸的,男人用这些东西像话吗?

    好在第五个总算没有使用上的性别指向了,让晏褚稍微开心了一点点。

    了解你的爱宠的喜好,单独绑定一动物,具有唯一性,当前世界可用,目前特价促销中,200积分

    晏褚想起原身似乎还留了一个综艺节目给他,只是花费两百积分值得吗?要知道,上个世界他完成新手任务也就只有1000积分的累积罢了。

    系统商城下一次更换时间:十五小时,他注意到货架右下角的小字提示,记起007说过,系统商城货柜上的货品每一天会更新一次,看来自己还有十五个小时的考虑时间。

    实际上光看现在的五件商品,宠物之心的价格算是比较低廉的,相较于同样只能在当前世界使用的我的小蛮腰和天香丸,特价中的宠物之心已经很划算了。

    “嗷嗷嗷呜——”

    晏褚正在沉思该不该花那两百积分的时候,晏傲天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嘴角身上全是羽绒絮,看它一路跑来留下的痕迹,估计是刚从二楼拆家回来。

    这只蠢狗居然在家?他以为于心妍今天出门的时候把它也带上了呢。

    “嗷嗷嗷呜嗷嗷嗷。”

    晏傲天警惕的看着眼前的渣爹,这些日子妈妈一直为这个渣爹哭它是知道的,作为一只最爱妈妈的狗,晏傲天已经决定单方面和渣爹脱离父子关系了。

    它想着妈妈看到渣爹估计又要难过了,紧张的用自己的猪鼻子顶着晏褚的大腿,想要在妈妈回来前把人赶跑。

    这么一来妈妈一定很高兴,不会计较它和妈妈的羽绒被打架的事实,虽然这次是羽绒被先动的手,可是妈妈一定不会信的。

    想到晚上可能吃不了它心爱的鲜牛肉,晏傲天一边难过的流着口水,一边激动的加上了前爪的动作,想把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的渣爹给赶出家门。

    看着这头敌视自己的蠢狗,晏褚没有再犹豫,终究还是点击购买宠物之心的按钮,很快原本1000的积分余额成了,然后系统的货架上就多了一团冒着光晕的金团,晏褚试探着点击了那个图标,就发觉自己的手上多了一个轻飘飘的东西。

    “嗷嗷嗷。”

    作为一匹狼,晏傲天坚信自己有足够的战斗天赋,一看到空气中凭空出现了一团冒着光的东西,秉持着哈士奇大无畏的精神,它猛地将前爪搭在晏褚的膝盖上,啊呜一口,在晏褚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时候,就把那金团给吃进了肚子里。

    晏褚还没研究那金团的具体使用方法呢,看着贪嘴的蠢狗,想着现在让它吐出来还来不来得及。

    “嗷嗷嗷嗷。”

    渣爹,识相的赶紧离开,不然本傲天对你不客气。

    晏褚觉得自己似乎出现了幻觉,居然听懂了晏傲天的话,他想到被它吃下肚的那一团金光,原来宠物之心强悍到能直接和宠物沟通吗?

    “嗷嗷嗷,嗷嚏。”

    羽绒飞到鼻子上,晏傲天狠狠打了个喷嚏,不过它那小眼神依旧邪魅狂狷的盯着晏褚,表示自己绝对不会为了他刚刚给自己吃的那团没有味道的东西就屈服的,如果他能给它十块新鲜的小牛排,它会好好考虑考虑。

    “有了后爹,就很容易有后妈,如果换了一个爹的话,你的牛排可能就没有了,你最心爱的狗咬胶会被后爹的亲生狗给抢走。”

    晏褚握住晏傲天的两条小爪子,直视着它的眼睛说道。

    “后爹可能还不知一条亲生狗,它们会抢你妈妈的怀抱,会抢你的小房子,它们还会到处搞破坏,然后诬陷是你做的。”

    晏褚每说一句,晏傲天的小眼神就绝望了一分,晏褚发觉自己居然从一条狗的脸上看出了晴天霹雳这个词。

    “嗷嗷嗷嗷。”

    我妈才不会那么对我呢,晏傲天想反驳,只是它想到以前自己啃了沙发,啃了桌角,啃了妈妈喜欢的衣服包包,明明是那些东西先动的手,可妈妈还是罚它当天只能吃狗粮。

    晏傲天顿时觉得渣爹说的话或许不是假的,一想到将来妈妈会给它找一个后爹,后爹又会带来自己亲身的狗儿子,晏傲天整个狗都是绝望的。

    “嗷嗷嗷。”

    不对,你怎么知道狗在想什么,晏傲天用自己为数不多的智商朝着晏褚疑惑的问道。

    “因为......”

    晏褚慈祥的看着眼前的蠢狗。

    “我是你亲爸爸啊。”

    一人一狗深情凝视,于心妍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十二年前的那个晏褚,给与了于心妍太多太多的感动,他教会了她怎样爱一个人,许许多多的第一次,都是和他一起尝试的。

    只是在随后的几年里,随着晏褚越来越忙,夫妻俩聚少离多,有时候一年往往只能见到几面,再多的爱情也开始渐渐的随着时光积淀,到现在,当初炙热的情感还剩多少,连于心妍自己都说不清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晏褚不仅仅代表了她曾经那份深沉热烈的情感,还代表了她十二年的喜怒哀乐,更代表了一份执念,他的名字和于心妍早就纠结在了一块,对于于心妍而言,早就是她所摆脱不了的存在。

    于心妍看着那双鞋神色莫名,嘴唇微抿,屏住呼吸没有换鞋就往客厅走去。

    这时候晏褚正握着晏傲天的两只狗爪,诉说着他对它的父子情深。

    “你......来做什么?”

    于心妍的声音很好听,温婉柔和,如潺潺流水,轻柔中带着一丝妩媚柔情,吴侬软语,一听就是江南水乡里走出来的毓秀女子。

    原本她是想问对方明明都答应和她离婚了,为什么今天又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可是想着白天看到的电视直播,又心软的没有问出如此生疏绝情的话。

    “妍妍。”

    晏褚似乎这时候才意识到她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马上从沙发上起身,看着于心妍的眼神满是欣喜。

    “嗷嗷嗷嗷!”

    晏傲天看到妈妈出现了,欢呼着朝她蹦蹦跳跳跑了过去。

    于心妍下意识的蹲下身,保住晏傲天的脑袋帮它顺了顺毛,在发现它身上黏着的羽绒絮时抚摸的动作顿了顿,抬眼看了晏褚一眼。

    宠物似主人,晏褚总是让她伤心,晏傲天也不逞多让,最会惹她生气。

    晏傲天傻呆呆的早就忘了自己闯祸的事了,吐着舌头被摸的老开心了,咧着嘴,眼睛眯成了一道黑色的弯弯眼线。

    “刘哥给我接了一档综艺节目,萌宠向前冲,下个礼拜就要开拍了,到时候我会带着傲天一块参加。”

    晏褚看着于心妍,低沉着嗓音说到。

    所以他忽然出现,只是为了带走傲天吗?于心妍忍不住有些心酸的想着。

    说起来晏傲天虽然是于心妍一手带大的,可确实是晏褚的狗没有错,于心妍想开口把晏傲天留下来,可是晏褚的综艺节目一定是一早定下的,现在再去找一条合适的狗培养感情也来不及。

    “好,不过如果等哪一天你不想养傲天,或者没工夫照顾它了,可以把它带过来。”

    忍住心底的不舍,于心妍抹了把晏傲天蓬松的毛发,把它朝晏褚站着的方向推去,自己则是转身想要上楼。

    “嗷嗷嗷。”

    晏傲天觉得自己前途堪忧,它妈妈居然不要它要把它还给渣爹了,果然因为父母的不幸福,连带着它也要成为单亲家庭的狗了吗?

    晏傲天夹紧尾巴,按照这个方向发展,如渣爹叙述的那般狗生惨状是极有可能发生的啊。

    它觉得不能放任爸妈分开,它要做一个有爸爸妈妈同时疼爱的宝宝。

    这么想着,晏傲天赶紧挡在于心妍离开的方向,用自己肥胖的身躯阻挡她的离开。

    “这是我参加的最后一个综艺节目,等完成现在的一些合约,我会彻底退出娱乐圈。”

    晏褚看着于心妍的背影说到,让她正在准备绕开晏傲天往上走的动作一顿。

    “为......为什么?”

    于心妍拳头紧握,眉头微蹙,转过身诧异的看着他。

    对上晏褚的眼神,她隐隐意识到,或许,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她能够这样想吗?

    可是这一切为什么来的那么迟,为什么要在她已经准备彻底放弃他之后。

    “因为你。”

    这个回答,晏褚说的毫不犹豫,他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可这并不代表他就会演戏,原身取得的成就已经足够了,在最好的时间隐退,是最好的选择。

    晏褚本身就不是那种喜欢生活在聚光灯下的性格,让他常年和媒体和狗仔玩游击战,并不是他的风格。

    “太迟了......太迟了......”

    于心妍踉跄着朝后退了好几步,眼前仿佛弥漫了一阵雾气,让她都快看不清晏褚的脸。

    如果在她提出离婚前,听到晏褚的这番表白,她会很开心,或许说会开心的疯了,可偏偏是在离婚后,在她准备放弃一切以后。

    她有些心慌意乱,只想着躲开眼前这个善变的男人。

    “不迟。”

    晏褚怎么会让她躲开呢,他几步上前,将那个似乎想要逃避的女人紧紧搂在怀里。

    “我知道曾经我做了很多很多让你伤心的事,我放了太多的精力在我自己的事业上,我辜负了我们最好的十二年,可是妍妍,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还有许许多多的时间,我们去你最想去的普罗旺斯,去看你最想看的北海道的大雪,就如同十二年前的我们一样,给我们彼此一个重新认识的机会。”

    于心妍靠着男人宽厚的肩膀,她能感受到男人炙热的体温和砰砰砰的心跳,那淡淡的古龙水的香味,让她忍不住有些沉醉。

    “我不知道,我现在很乱。”

    情话太美妙,尤其是晏褚所描述的未来,可是于心妍不敢相信。

    当初他也曾一次次告诉她会公开他们的关系,会渐渐减少他的工作量,可是一次次的结局都证明他只是在骗她。

    更重要的,于心妍的心里还有一根刺,那就是晏褚和于心桐之间似有若无的暧昧,难道那一切都只是她的错觉吗?

    想着曾经在那仅有的相处中,晏褚谈起她那个妹妹双眼放光的模样,于心妍的心一冷,一下子清醒过来,挣脱开了晏褚的怀抱。

    “你不需要胡思乱想,前十二年是你在等我,现在,换我等你了。”

    晏褚握住于心妍的双肩,眼神深情而又执着的看着她,深邃温柔的眼神,让于心妍的呼吸都停止了好几拍。

    不得不说,他的那句话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于心妍再一次被蛊惑。

    “而且我们还有傲天,你想要它做单亲家庭的孩子吗?”

    晏褚指了指趴在一旁吐着舌头的蠢狗,于心妍还隐隐从他这句话里听出了几分委屈。

    “嗷嗷嗷呜!”

    晏傲天追着自己的尾巴绕圈圈玩,它不想做单亲家庭的狗,它想做父母双全的狗啊。

    “你胡说八道。”

    于心妍有些羞恼,正想抬脚踩晏褚时,忽然想起当初晏傲天刚刚来到这个家里时,晏褚就是指着那个刚断奶不久,还是个灰白团子的晏傲天,笑着说以后这就是他们俩的孩子,她是妈妈,他是爸爸,那时候他们虽然聚少离多,可远没有现在这样紧张的关系。

    这么一想,于心妍的心就忍不住软了几分,原本要踩下去的脚也收了回来。

    晏褚看的出来,这是于心妍动摇的前奏。

    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打开这么多年积攒的心结,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晏褚不禁有些庆幸了,好在他来的第一天就答应了离婚,这么一来,一切都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

    “随便你,我现在想要休息了,你带着傲天赶紧离开吧,玄关处的柜子有它最喜欢吃的狗粮,狗窝里的是它最喜欢的一些玩具,你都带走吧。”

    于心妍挥开晏褚的手,只想落荒而逃。

    “你怎么还不走。”

    在她踏上楼梯停顿转身后,见到晏褚还站在原地,晏傲天则是摇着尾巴跟在她身后想要上楼,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你,现在无家可归啊,所以妍妍,拜托你收留我吧。”

    晏褚摊了摊手,然后将身上那件嘻哈风的宽松垮裤的口袋扯出来,里面同样找不出一粒硬币。

    他的话确实不错,在离婚的时候,他就是净身出户的,可于心妍不相信他一个大影帝,会连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