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5.我在荒岛求生存
    此为防盗章,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要不是儿子运气好,因祸得福在乡下认识了丁丁那个好姑娘, 借了亲家的光找了一份相对轻松的教书的工作,晏旬活吞了高亚琴的心都有了。

    看看他查到的消息,为了讨继子的欢心, 多一个善待继子的好名声, 连自己的亲儿子都能牺牲, 看她做的那一桩桩事, 简直是疯了。

    “今天白天的事......”

    晏旬不敢讲的太直白,毕竟高亚琴还占着儿子生母的名头,做太过,他怕儿子伤心,做的太轻, 他又觉得不解气,一时间倒是为难了。

    “爸,你放心, 我不难过。”

    晏褚一眼就看明白了他爸此时的纠结心情。

    他的眼神微微低垂,睫毛在灯光下洒下一片阴影, 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 只是浑身萦绕的惆怅让老爷子看的心疼。

    “以前我也羡慕江南城和江西进,羡慕她待他们如珠似宝,羡慕她对他们毫无保留的付出, 我时常在想, 我也是她的孩子, 为什么她却时常看不见我,无论是我考试考了满分,还是我和同学打架被打的满脸淤伤,她的目光总是放在其他人身上,包括江东临,都比我更受她的疼爱和重视。”

    晏褚的声音低哑,如娓娓道来,让晏旬仿佛看到了一个幼小的孩子,在失去了他这个父亲后,孤寂的待在江家的角落,落寞的看着人家一家人卿卿我我的场景,也仿佛看到了,在自己出事后,被所有人排挤的儿子,那可怜地让人心痛的模样。

    晏旬的心揪着,只是听儿子短短几句话,就让他对江家,对高亚琴的恨意更加深刻了。

    “直到我被她用来替代江东临,成了知青送往乡下,我忽然明白了,我的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现在活着的,是江南城和江西进的妈妈,是江东临的好后母,现在对我来说,我的家人,只有爸爸,只有丁丁,还有我们的孩子。”

    晏褚抬起头,眼神清澈通透,一瞬间,晏旬觉得儿子真的放下了,放下了高亚琴那个母亲,他彻彻底底将她当成了陌生人,甚至没多少恨意。

    “好,就只有咱们一家人。”

    晏旬感慨万千,眼眶有些泛红,握住晏褚的双手还有些抖。

    他总算放下心来了,儿子对那个生母还有留恋他不放心,儿子太过执着过去的事,执念报复高亚琴等人他也不放心。

    现在这样很好,珍惜眼前拥有的一切,豁达面对所有的苦难。

    晏旬忍不住想要大笑三声,这是他的儿子,比他还优秀,至于那些欠他的,欠自己的人,他这个当爸爸的,会替他报复回来。

    晏褚从书房出来,走在走廊上,看着任务二忽然又上涨了百分之二十的进度,对自己刚刚的表现很满意。

    其实吧,他从来不是一个大方的人,相反,他小气的紧呢。

    在任务二开始之初他就已经有了计划,如果想要报复江家人,肯定离不开晏家的财势和背后的人脉关系,而要动用这些东西,在他羽翼未丰前逃不开他爸的眼睛。

    根据晏褚对他的了解,如果他太执着于报仇,对于晏旬而言未必是一件高兴的事。

    老爷子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亏欠了儿子,一心想要弥补,他太执着于仇恨,对老爷子而言只会让他更加痛心与自责。

    而且爱之深,恨之切,某种程度而言,晏褚如果想要报复高亚琴,何尝不是因为曾经对这个母亲有太多的留念。

    所以他一边隐晦的在日常生活中给老爷子一些江家的调查方向,一边又表现出对那家人冷淡的态度。

    他心里明白,不论他怎么想,老爷子和江家,和高亚琴就是一个死局,他再好涵养也不可能会放过一个害了自己十年,还亏待了他儿子的人,晏褚只是加一把火,让老爷子动手的时候不要忘了把自己的那一份也加上。

    “爸,找你有什么事吗?”

    晏褚回房的时候林丁丁已经躺在床上了,开着床头灯,手里拿着一本书。

    书本翻开在第一页,刚刚公公把丈夫叫走,她心里就有些担心,毕竟今天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她担心那个人的出现影响公公和丈夫的心情,压根就没心思看书。

    “爸给咱们闺女取了好几个名字,让我过去参谋呢。”

    那些讨厌的人,恼人的事晏褚从头到尾就没有让林丁丁知道的意思,她现在还怀着宝宝,如果烦恼就是两个人的烦恼了。

    “宝宝还没出生呢,你就一口一个闺女,要是个儿子看他出来怨不怨你。”

    林丁丁性子单纯,没想过丈夫在欺骗自己,想着他们给闺女取的那一个个好听的名字,要是放到男孩的身上,别提多逗人了。

    “我们的孩子一定最喜欢爸爸妈妈,怎么会怨我呢。”

    晏褚轻轻虚枕在林丁丁的肚子上:“再过些日子咱们给家里去个电话吧,接岳父岳母来首都,你生孩子的时候,他们总得在场的,特别有些月子上的事我和爸也不一定清楚,还得岳母帮忙才行。”

    “真的!”

    林丁丁一脸欣喜,把手里的书放到一旁,这些日子,她的日子过得幸福,要说唯一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就是离家好几个月,见不到父母。

    真是自己当母亲了才发觉父母的不易,随着肚子越来越大,林丁丁就越发思念家乡的爸妈,只是这些话她也不好当着丈夫的面说,没想到晏褚先他一步提出了这件事,这让她怎么不激动。

    “不过我爸还是大队长呢,不一定能有时间过来。”林丁丁有些失落,如果她爸不来,她妈会过来吗?

    “那就先去个电话问问,如果岳父实在脱不开身,就让大舅哥他们陪岳母一块过来,那些日子还多亏了他们的帮忙,没嫌弃我这个没用的妹夫,到时候多买一些谢礼,还有舅舅和二叔三叔他们的那份,也不要拉下。”

    晏褚说的这些话也是晏旬的意思,他一直想好好谢谢儿媳妇的那些家人亲戚,谢谢他们那些年对儿子的扶持帮助。

    “晏褚,你真好。”

    林丁丁红着眼眶保住晏褚的胳膊,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低声呢喃到。

    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自己的丈夫把自己的亲人放在心上,包括林丁丁。

    夫妻俩脉脉温情,另一边江家的情况可是糟糕到底了。

    “你今天去晏家情况怎么样?”

    高亚琴受了一肚子气,又惊又慌的回家,就看到江城没有和往常一样去上班,而是坐在家里的客厅里,吞云吐雾。

    “你在家怎么也没开灯?”

    高亚琴皱了皱眉,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她不喜欢江城抽烟抽的太猛,这些年他也很体谅她,很少在家里抽烟,可今天他这个毛病又犯了。

    一屋子的烟气,也不知道抽了多久了。

    她打开客厅点灯的开关,看清江城现在的模样时,吓了一大跳。

    “你这是怎么了,被谁打了?”江城脸上青青紫紫的,衣衫凌乱,身前的桌子上,沙发边上全是烟灰烟蒂,看上去狼狈不堪。

    高亚琴什么时候见过江城这个模样。

    “我问你,你去晏家情况怎么样!”

    江城原本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听高亚琴喋喋不休的,当下就暴起,猛地拍了拍身前的桌子,爆吼了一声。

    “你凶我。”

    高亚琴不敢相信,伸手指着眼前的男人。

    “妈的!”江城猛的一踹身前的桌子,直接将桌几踹翻,撞到了对面的墙壁,发出一声猛烈的撞击声,高亚琴直接被吓得跳了起来,双手放在胸前忍不住颤抖。

    “江城,江城,你到底是怎么了?”高亚琴咽了咽口水,觉得这个眼神赤红,仿佛要吃人一般的男人,和她记忆中那个霸道有男人味的男人完全不同,这个江城让她害怕。

    “晏旬,他好像知道当初是我写信举报他的事,他还怀疑南城和西进是我们俩通奸怀上的,不是早产儿。”

    面对这样的江城,高亚琴丝毫不敢隐瞒,将白天发生的事一股脑说了出来。

    “是不是他,是不是他让人打你了?”她似乎想明白了在江城身上发生的事,赶紧凑到江城身边,看着他脸上的伤,难掩心疼:“赶紧报警吧,把他抓起来,接着送去改造,到时候晏家的东西还不全都是咱们的了,也不用担心受怕。”

    “你当晏旬是傻子吗,留那么大一个把柄让你去对付他。”江城看着对面的女人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听着妻子刚刚的那段话,江城忍不住有些后悔,当初不应该让她生下肚子里那一胎的,实际上他已经有了优秀的长子,之后生还是不生,都已经无所谓了,反而多了一个现成的把柄。

    “我被辞退了,有人举报我行贿受贿,估计马上就该有人来调查了。”

    江城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双手捂着脸,难掩颓废。

    “怎么会这样,都是晏旬,是他回来报复来了。”

    高亚琴脚一软,江城这些年做了什么她都是一清二楚的,听江城的语气,似乎这件事麻烦还不小,不是说闹着玩的。

    要是查出来他们这些年收的钱财,那可是要坐牢的。

    “你快想办法啊?”

    高亚琴扯着江城的袖子问道。

    “能有办法我还会待在这儿吗,现在上头的人都听到了风声,哪个不是避着我,当初晏旬给的钱,这些年上下打点也已经花的差不多了,加上你和你那对儿女奢侈浪费的花销,还剩下多少让我活动关系。”

    江城想着高亚琴那一柜子的衣服,以及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就头疼,果然妻贤夫少祸,当初他就不该和她在一块。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那对儿女,南城和西进不是你的孩子吗?”高亚琴一怔,看着冷漠的丈夫,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他一般。

    “爸妈,家里怎么这么大烟味啊。”

    江家的小闺女和小儿子背着书包送屋外进来,问道那呛鼻的烟味当下就抱怨上了。

    “妈,我们班的王娟买了一身超漂亮的新衣裳,是新开的百货商店买的,今天一天都在我面前炫耀,就她那张脸,那个水桶粗的腰还敢在我面前显摆,我不管,我也要买,等放假你带我去逛街好不好。”

    江南城是个很爱打扮的小姑娘,今年十三岁,亭亭玉立的,长相标志,成绩也不错,是高亚琴的骄傲。

    “妈,我看中了一双跑鞋,你给妹妹买衣裳也给我买一双呗。”

    江西进也干净提要求:“还有这个月零花钱花完了,你再给我五十,我和同学说好了,明天请他们和汽水。”

    江家姐弟从来就没有为钱发愁过,他们知道家里很有钱,根本就不缺他们这点花的。

    “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女,家里都什么情况了,还想着买买买,一家子喝西北风去吧。”

    江城只觉得脑袋疼,猛地站起来将一双儿女一把推开。

    “爸——”

    江南城和江西进瞪大眼,张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想不通爸爸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们。

    “江城,你什么意思,你想清楚,那箱金子本来就是晏旬给我的,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反倒是你和你那个好儿子,你们有资格花这笔钱吗,我爱你,所以为你考虑,拿出钱来给你活动关系,给你买房,可江东临算得上什么,他这些年拿我的钱在外头摆阔我都忍了,可现在我的儿女花几个钱怎么了,他们难道就不是你的孩子吗?”

    高亚琴也火了,今天白天在晏家受了一肚子的气,本来就不高兴呢,江城还这样对她,让高亚琴有些心凉。

    “那是晏旬给你的吗,那是人家给他儿子晏褚留下的,你看看你做了什么,为了证明南城和西进是早产不是奸生子,偷偷把那孩子送去了晏家老宅,然后假装孩子不懂事动胎气,你在生他们俩的时候有想过被你丢在老宅一天一夜的晏褚吗,这钱你还好意思说是你自己的,呵呵,要不是还有用得上你的地方,你以为我想和你这个连自己的亲骨肉都能下手的毒妇躺一张床。”

    “江城!”

    高亚琴听着江城的奚落,看着儿女诧异迷茫的眼神,当下尖叫了一声,挥着手向江城冲去。

    江城也不是被动挨打的人,很快,当着一双往日他们最宝贝的儿女的面,这对人人称颂的模范夫妻扭打在了一块。

    等江东临回来,家里的家具摆设全都砸的稀巴烂,弟弟妹妹瑟缩地躲在角落里,他爸瘫坐在地上,至于他那个后妈,倒在博物架旁,一动不动,身后隐隐一摊血,早就凝固。

    龙莫棋作为于心妍的朋友,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她和晏褚结婚十二年,作为于心妍最好的朋友,龙莫棋见到晏褚的次数屈指可数,他永远都是匆匆的来,匆匆的去,因此对于这个大明星,她更多的了解就是在电视里,新闻报道中,即便是于心妍提及他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因为这些年晏褚一直不肯公开承认他和于心妍的婚姻,偶尔工作需要还会和一些当红女星炒作一下恋情,娱乐圈太过复杂,龙莫棋对他的感官并不算很好,可是刚刚听到电视里直播的画面,她忍不住怀疑,自己当初对晏褚是不是抱有太多偏见了,或许,他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不负责任。

    “心妍......”龙莫棋有些纠结,劝于心妍原谅晏褚不可能,毕竟那十二年的委屈都受了,再说了,谁知道晏褚今天来这么一出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是影帝,演戏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没准这看似感人肺腑的表白,都是假的呢。

    可要说让于心妍别被晏褚的花言巧语骗了,万一这一切都是真的呢,毕竟心妍那么好一个姑娘,渣影帝在离开她之后才发现自己离不开她,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她看得出来,心妍对他是死心塌地的,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这么决绝的提出离婚,实际上没了隐婚这个矛盾,两人的复合也不是不可能。

    龙莫棋快把自己给纠结坏了,看着友人的恋情艰难,更加坚定了她不婚主义的念头。

    “我们走吧。”

    于心妍鼻尖微微泛着红,她的眼皮低垂,浓密的睫毛在下眼睑处洒下一片阴影,偶尔闪动,沾着晶莹的泪珠,湿漉漉的,如同蝴蝶的翅膀一般。

    “啊,走?”

    龙莫棋看着于心妍这么快恢复正常人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反而看着更心慌了。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莫棋,我是真的累了。”

    她怕了,不想再让自己受到伤害,现在的她只想把自己龟缩在厚厚的龟壳中,只是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刚刚晏褚那段发自肺腑的表白,早就将她用来保护自己的盔甲撬开了一个裂缝。

    电视里的直播节目也已经差不多到了尾声,实际上那个支持人提出的问题正好是节目最后一个问题,这样的直播节目的时常都是严格把控的,即便主持人有心再问,一旁早就已经气急的晏褚的经纪人也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

    因此在晏褚自爆隐婚且离婚的惊天大料没多久,节目的片尾片就正常播放了出来,龙莫棋看着晏渣男消失在电视里,跺了跺脚,这才跟着于心妍离开。

    *****

    ......

    “啪!”

    刘江涛将几封最新出炉的杂志甩在了晏褚面前的桌子上,气急败坏的狂抓着自己的脑袋,原本梳的整整齐齐的大背头发型,此时几乎成了稻草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