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8.全世界都重生了
    “妈、妈、妈。”

    晏大宝赶紧把扭头就走的亲妈给拉住,看着周围一些邻居都探出头来看热闹了, 好说歹说让老太太放他们进屋。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是把人都接走了吗, 两个月一点声响都没有,我还以为你们不记得自己还有个亲妈活着了。”

    对于这两个儿子, 金盏花可以说是失望透顶的。

    她对他们不够好吗,缺他们吃喝了还是虐待他们了, 虽然分了家,她选择跟小儿子过,可这亲缘关系是分不断的啊。

    前些日子他们不声不响就来把孩子带走她生气,可也考虑小儿子的话有道理, 孩子总不能一直不和爸妈过日子,想着孙子孙女走了,以后隔三差五带过来让她瞧瞧就行了,渐渐地, 她的气也就消了。

    现在倒好, 一走就快两个月, 两家人都和死了一样,或者说当她这个妈死了, 不来瞧一眼, 连赡养费干脆也不给了。

    她这些日子可没少听那些瞧不得人好的女人闲言碎语,说什么儿子不孝顺多半是当妈的不好, 她们到是说说, 她那点对不住这两个白眼狼了。

    “妈, 你这话说的。”

    晏大宝的笑容有些僵,原本他觉得把孩子接回家就是添张床的事,现在接回去了才发觉,这事情可没那么简单。

    四个儿子里,最大的大蛋已经开始上学了,可七岁的二蛋和五岁的三蛋四蛋远没到上学的年纪,尤其是两个小的,半刻都停不住,哭起来的时候天花板都能让他们俩兄弟哭塌了。

    还有四个孩子的伙食,夫妻俩忙着辞工接班和创业的事,可四个孩子也要吃喝拉撒,钱是一回事,时间也是一回事,他们从来没想过养四个儿子居然是那么烦人的事。

    晏大宝这是这样,晏二宝那同样如此。

    老太太往日里可不会让三个孙女饿肚子,孙子吃什么她们就吃什么,香喷喷的白面馍馍大白米饭,家里炖鱼了,晏褚吃鱼肚子,他们总有鱼头鱼尾巴吃,家里杀鸡了,晏褚吃鸡腿,他们还有鸡翅膀和鸡胸肉吃,可以说只要不和晏褚这个小叔比,他们吃的一点都不比其他人家的孩子差。

    加上舅爷爷隔山差五拿来的海鲜熏肉之类的干货,以及各种精细面粮油,每个孩子走出去都是白胖白胖的,精神头都不一样。

    可跟爹妈回去后就行了,刘慧本身就觉得这三个女儿是赔钱货,早晚要嫁人的,哪里舍得给买那些东西吃。

    上辈子计划生育,夫妻俩都是工厂正式工,要是再生工作都是要丢的,刘慧就是不喜欢闺女,面子上对她们也还过得去。

    现在夫妻俩和大哥一家商量好了要下海经商,工作都不要了,刘慧还不得趁现在年轻再生个儿子,至于罚款,她都要发财了还缺那点钱?

    她做梦都想要个儿子,这一次有了机会,对三个女儿也就淡淡了,只是因为现在还没生,不知道能不能生出来,除了在吃上面克扣了一些外,倒也没打她们骂她们。

    晏三妮年纪最小,性子也最娇,吃惯了松软的白面馍馍,现在餐餐让她吃掺了苞米面卡嗓子的馍馍,她哪里吃得惯。

    而且刘慧和晏二宝每天不知道忙什么东奔西跑的,餐餐就是给她们准备一笼馒头和一叠咸菜疙瘩,除此之外别说荤腥了,连个鸡蛋都没有,这小丫头已经在家哭了好几天了,每天吵闹着要奶奶。

    两边的大人都被自家孩子烦透了心,可也不想想上一世他们把孩子接回去的时候孩子都多大了,十几二十的孩子能不懂事吗?

    只是老太太从来都只跟他们要一点生活费,不跟他们抱怨带孩子有多累,他们就真以为孩子是见风长,半点不用操心的了。

    现在晏大宝和晏二宝已经商量好了辞职的事,一旦从机械厂出来,两家的家属房就得收回去了,房改还没开始,这些房子可还都是单位的房子。

    上辈子他们在房改后凑钱把这套小房子买下了,小产权房市价不算高,加上面积地段的问题,涨的远没有四合院这几间屋子来得多,但也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

    两家人不舍厂里的房子,可更不舍重生带来的更大机遇,他们把手头的钱算了算,两家人决定合伙先开一家麻辣烫店,想想后世吃最挣钱啊。

    他们已经看好房子了,下面是门店,上面是厨房卫生间和卧室,只是因为租金预算有限,租下来的房子面积并不算大,住下他们两对夫妻可以,可绝对不可能再塞下七个孩子。

    两兄弟一商量,就把几个孩子又给送来了。

    “孩子们都想奶奶了,而且把孩子接回去后我们才发现原来带孩子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我们夫妻俩平日里上班,几个孩子根本没法看着,只能锁在屋里,时间长了,我们也担心孩子出意外。”

    晏大宝讨好地和老太太说道,没敢说辞职的事,他怕老太太听他们要做生意,也来掺一脚,这便宜他可不想让晏褚那混账小子给占去。

    “呸。”

    老太太冲儿子喷了口口水,“把孩子接走的时候不是满脸都觉得我亏待他们了,现在觉得我养的好了?想送回来,门都没有。”

    “奶,三妮儿要回家住。”

    年纪最小的三妮抱住老太太的大腿,原来不是每一个孩子的亲妈都和奶一样对孩子好的,她不嘴馋小叔的鸡腿了,给她吃点肉丝喝点汤就成了。

    “妈,我们哪里是觉得你养的不好,真的只是因为觉得孩子大了,一直跟爸妈分开生活不好,这些日子没来看你只是因为厂里的事情多,我们也想攒点钱买套宽敞点的房子,到时候接你和孩子一块过去住,好好孝敬孝敬你。”

    晏二宝巧舌如簧,金盏花却没信他的邪。

    “甭说那么好听,我看等我年纪大了能孝敬我的就金宝一人,你们不来气我我就阿弥陀佛了。”

    晏大宝等人低着头一副受教的模样,心里却是冷笑。

    老太太现在还不知道呢,她口中的孝顺儿子,将来可是活生生把她给气死了。

    “小弟自然是孝顺的,妈,这几个孩子的事......”

    现在有求于老太太,他们也没她对着来,顺着她的话夸了夸晏褚。

    “要送过来可以,以后每个孩子的生活费得涨涨了,一个月十块,你们爱送不送。”

    金盏花看着七个孩子回家两个月不到就瘦了一圈,尤其是三个孙女,下巴都尖尖了,可见两个媳妇和孩子都是不会照顾人的。

    她心软了没有错,但是经过这次的事金盏花也想明白了,以前自己当了太久的老善人两对儿子儿媳都觉得她成泥菩萨任他们拿捏了。

    这次想把孩子送回来可以,生活费得涨上去了,爹妈都有手有脚能挣钱,没道理她这个奶奶一直补那个窟窿。

    两个哥哥对金宝这个弟弟冷心冷肺的,她这个当妈的就得为小儿子多考虑考虑,总得给他多攒点钱吧。

    “妈,我们的日子也困难。”

    张巧巧想着这老太婆果然是个偏心眼的,这可都是她孙子呢,她不养谁养,还涨生活费,这不是刮他们的骨血养晏褚那个小畜生吗。

    “你们挣多少钱我不知道?自己四个儿子都养不起,该不是把钱都搬娘家去了吧?”

    四个孩子加起来也就四十,光是张巧巧一个人的工资就足够了,在她面前哭穷,当她没当过家啊。

    “我就这句话,从这个月起你们要送来,每个孩子就十块钱,以后物价涨了这生活费也得跟着涨,要不你们就带回去吧,反正我这个亲妈怎么的都让你们背后戳脊梁骨,多骂我几声我也不在乎了。”

    老太太说罢就要赶人了。

    “妈妈妈。”

    晏大宝和晏二宝一人一边搀住老太太,两边对视一眼。

    “成,十块就十块,生活费我们涨还不成吗?”

    等麻辣烫的店子开起来,增加的五块钱又哪里算钱呢,现在还是让老太太帮他们再养几年孩子让他们喘口气,等孩子再大点再想接回去的事吧。

    兄弟俩妥协了,给完钱把七个孩子都留了下来。

    “大宝二宝,怎么又把孩子送来了?”

    离开四合院的时候两兄弟被院子里的人拦下来问道,每个人都竖起耳朵听着呢。

    “孩子想奶了,搁家又哭又闹的,只得送回来了。”

    晏大宝他们当然不能说是因为他们不耐烦养啊,找了个理由随便搪塞,然后就急急忙忙走了。

    “不就是五块钱吗,等小弟死了,这老房子都是咱们的,那得是多少个五块钱啊。”

    晏二宝离老远了,嘀咕了一句,在重生回来的他们眼里,晏褚已经是个死人了,这房子自然就是他们的了。

    “这一次可得想个办法不能让他把房子给败了。”

    张巧巧转溜了一下眼睛,老二家可没儿子,这老房子当然是属于晏家大孙子的,难不成就将来还便宜外人不成。

    现在他们同仇敌忾,张巧巧也不会说这些话,只是鼓动大家的矛头对准晏褚,先把房子保住才可以。

    四人走远了,四合院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老太太那偏心模样孙子孙女还能想她?”

    大家想不明白这一点,往日里净听老太太一口一个乖乖金宝了,可从来没见她那样喊过那个孙子孙女,至于孩子吃的好,在所有人眼里是因为晏大宝和晏二宝两兄弟生活费给的足啊。

    老太太又不会见人就说儿子给了她多少钱,这也就造成了一直以来邻居们的误解,所有人都觉得老太太拿着儿子的钱精心养着儿子,害的孙子孙女有时候看着小叔吃什么好吃的东西流口水呢。

    如果孩子真是因为想老太太才回来的,那就说明老太太比爸妈待他们好,可如果真是这样,老太太还是他们心里偏心眼的老太太吗?

    四合院里的人一下子有些不明白了。

    “奶。”

    晏大宝夫妇和晏二宝夫妇走后,七个孩子期期艾艾的看着老太太,表情有些扭捏。

    晏三妮相对活泼了些,谁让她是个孩子,忘性大呢。

    她抱着老太太的大腿,捂着肚子说饿了,早上从家出来的时候,七个孩子都没吃过早饭呢。

    “一个个小兔崽子都是和我来讨债的,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的。”

    老太太嘴巴不饶人,唠唠叨叨往厨房走去,虽然有了公园那群姐妹,可是待在家里的时候一个人也是孤单的,她带惯了一群孩子,忽然间家里少了那么多声音压根就不习惯,现在好了,回来就回来呗,反正这次她要足生活费了。

    “奶,今天能吃猪油拌饭吗?”

    冒着热气的白米饭上放一坨结冻的猪油,热气将猪油融化,然后倒上酱油,搅拌开,别提多好吃了。

    三妮吸溜了口水眼巴巴的问道,压根没把老太太骂人的话往耳朵里去。

    “就你个嘴刁霍霍的,大蛋,家里没酱油了,拿钱打酱油去。”

    老太太前天跟弟弟打完电话就忘打酱油了,现在酱油瓶还是空的,吃猪油拌饭,少了酱油可不行。

    “耶。”

    孩子们都懂了奶奶的意思,欢呼着放下行李上前将老太太团团围住。

    果然世界上还是奶奶最好了,当然,奶奶要是能够少骂他们兔崽子讨债鬼白眼狼,那奶奶就更好了。

    *****

    “小叔。”

    晏褚礼拜六晚上从学校回来,看到的就是坐在桌子边的一群孩子,大点的孩子帮着老太太摆碗筷端菜,看到他回来,都亲热的喊了一声。

    现在爸爸妈妈都变得特别奇怪,相比之下,一直都不怎么和他们说话的小叔也显得可爱亲近了许多。

    “都回来了。”

    晏褚不好奇大哥二哥他们会把孩子送回来,实际上结和两个哥哥和嫂子们的性格,他就猜到他们把孩子接回去的时间不会太长,送回来是迟早的事。

    原身的任务里并没有要他照顾好晏大宝和晏二宝的任务,所以他也并没有打算要制止他们之后可能会有的行为的意思。

    这俩对夫妇都是成年人了,他们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当然他也不会去火上浇油就是了。

    他会过好自己的生活,他们将来如何,就听天由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