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软饭男的自我修养
    此为防盗章, 48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其他地方就没有那么好的事了,通常有什么包裹信件寄来,好东西都得先被剥削掉一大半, 最后能剩下多少, 全看命了,至于信件, 一般人不会拆, 不过你也得保佑你待的那个农场没有那些喜欢搅风搅雨的人,不然硬是要给你扣一个文字狱, 加重罪名, 也是没办法的事。

    “包裹?我的?”

    一个佝偻着背,看上去有些苍老的男人在人堆里举了举手, 眼神有些诧异。

    那个男人看上去也就四五十的年纪,脸上早已爬满了风霜的痕迹,额头深深的几道纹路, 头发半白, 被狂风吹得乱糟糟的。

    他就是晏褚这个世界的父亲, 也是他要挽救的对象,此时如果有当年认识晏荀的人站在他面前, 估计也认不出眼前这人, 就是当年惊艳了整个燕京大学的男人。

    算算日子, 他来到这个农场改造已经快十年了, 期间从来就没有收到过一封信, 一封包裹, 不仅仅是他,他们这儿所有被放下来的人,收到家里信件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是这个时代的常态,所有人都恨不得和他们扯清关系,哪还有人会主动招惹上来。

    晏荀想不到谁会寄包裹给他,妻子早在他出事的时候就和他离婚,还带走了那时候年仅七岁的儿子,并且登报脱离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当年的那些学生,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他的父母早逝,又没有嫡亲的兄弟姐妹。晏荀一时会不过神来,还当是自己听错了。

    “李老头叫你呢,咱们这儿有大半年没有收到外面寄来的东西了吧?”

    晏荀边上的人推了他一把,他这才回过神来,跟着李老头去了外头,等再回来的时候,大伙就见他眼眶红红的,还带着一个不小的包裹信件,也不知道是谁寄来的。

    “我儿子给我来信了,我都快十年没看到过他了,当初白白胖胖的小不点,也不知道现在长得高不高,壮不壮。”

    晏荀从外头进来,走路的时候就和踩在棉花上似得,飘飘忽忽的,感觉像做梦一样。

    当初前妻带着儿子离开他,他一点都不愿,谁让他当初处于那样的境地呢,她带着儿子走了,至少能不被他牵连。

    可想归那么想,待在这封闭的农场里,晏荀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自己的独子,他心里明白,前妻那么年前早晚会改嫁,儿子又那么小,或许几年过后就不再记得自己还有他这么一个父亲。

    晏荀有时候还会怕,怕儿子会不会怨他这个有污点的生父的存在,怕会不会这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儿子。

    “哭什么,你儿子给你写信寄东西,该高兴才是啊。”晏荀边上的男人对着他笑着说道,心里为他开心的同时,也有些落寞,他的儿女这会儿都该在那儿呢?

    晏荀连连点头,也没当场拆开信件包裹,农场的干事常常会来巡逻监督,要是让他撞见他们偷懒没干活,是会扣伙食的。

    上午的活干完,大家就拿着自己的饭盒去打饭,今天的午饭是一个掺了谷糠的苞米馍馍,以及一碗稀得照的出人影的粥,这样的饭量根本就不顶饱,不过看大伙的样子,似乎都习惯了。

    “看看,你儿子给你寄了什么东西?”

    大伙都相处那么久了,每个人的来历情况基本也都是了解的,他们都知道晏荀被送来的时候还有一个七岁的儿子,被他前妻带走了,没想到这个儿子居然还记得他这个亲爹,有心打听到对方被送来这个农场,还寄了信和东西过来。

    他们打来的粥早就已经凉透了,大冷天根本就没办法下肚,好在这个农场里的看管员不算坏,给了他们一个农场不用的炉子,生火的柴火得他们自己去附近的山上捡,有了这个炉子和看门的李老头送他们的瓦罐,大冬天的也能喝上热腾腾的粥和水了。

    一间屋里七个老男人将分来的粥和苞米馍馍全放到瓦罐里里慢慢煮着,一边上炕盘坐在一块等晏荀拆包裹。

    晏荀把那个挺大的包裹递给了边上的人,让他们慢慢拆,自己则是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那封儿子寄来的信,拆信的时候,手指还打着颤。

    “爸爸,这些日子,我做梦一直想起你,想起小时候的生活。”

    ......

    “妈妈现在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妈妈了,她用我的名字代替了继兄,现在,我成了一名下乡支农的知青,每天都要下地干活,肩酸背疼,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忍不住想,你是不是比我更累,更辛苦。”

    ......

    “转眼马上就是一年了,好怀念当初小时候你带我买的那串冰糖葫芦的味道,怀念大冬天你带我去嬉冰的日子,爸,我想你了。”

    ......

    晏荀心酸的喘不上气来,捂着脸,不让泪水滴到信纸上,他以为前妻即便带着儿子走了,至少还是孩子的亲生母亲,总不至于亏待了孩子,可现在看信上的一字一言,那孩子恐怕没少受委屈。

    这让晏荀心疼的同时,也怨上了自己的前妻,儿子当年还小,或许不知情,当初在他刚出事的时候,前妻提出离婚带着孩子和他脱离关系,当时他把父母留下的一盒金条给了妻子,当做是他这个以后没法尽到父亲责任的男人的一点心意。

    那一盒金子,足够养大一个院子的孩子了,结果到头来,那个女人就是那样对待他儿子的,让他代替自己继子成为了知青。

    晏荀的心揪成了一团,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儿子的身边,告诉他爸爸还在呢,以后爸爸会好好护着他。

    “小荀啊,你别太难过了。”

    边上的老人拍了拍晏荀的肩膀,他算是这群人里最年长的了。

    “你看看你那个儿子多关心你啊,这手套和护膝现在正好能用得上,他给你备了这些东西,也是有心的。刚刚我在打粥的时候听林干事他们闲聊,说咱们不远处那个红兵农场有两个劳改犯平反了,现在已经回去了,四.人.帮倒台了,上头很关注当年的那些冤假错案,咱们没准也有回去的一天。”

    他对着晏荀加油鼓劲:“想想你儿子,他也才十七把,你难道不想看着他娶妻生子,继父,总是比不上亲爹的。”

    老人的话给晏荀灌输了前所未有的决心,他紧紧攥着手里那封信,没错,他要好好活着。

    *****

    “叮——支线任务完成度80%,亲,要再接再厉哦!”

    晏褚此时正在县城的供销社里,被突然弹出的讯息吓了一跳。

    “怎么了?”林青山看着晏褚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半空中,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什么也没瞧见。

    “没什么。”晏褚摇了摇头,意识到估计是自己那封信起到作用了。

    之前就是想试一试,赌的就是他对原身这个儿子的在乎程度,他在信里表达思念的同时,也隐晦的提出自己此时的境遇,他若是过得太好,只会让晏荀放下心来,彻底没了牵挂,只有他过得不好,晏荀才会不放心,鼓起斗志撑下去。

    现在看来,他赢了,不过系统自动提示音怎么还带卖萌的。

    “咱们得加快速度了,丁男哥还在县城外等着呢,我看白固她们都快买完年货了,马上就该回去了。”

    林青山对着晏褚提点了一句,不出意外这是他们年前最后一次进城,除了一些生活必需品,知青们也需要买一些过年的东西,他和晏褚算是代表。

    必要的东西已经照着单子买的差不多了,现在两人四处闲逛,买的是私人的用品。

    晏褚点了点头,路过卖脂膏的柜台时,脚步顿了一顿。

    虽然他没有女朋友,可也听过包治百病之类的话,凡是女孩子,应该都会喜欢包包口红化妆品之类的吧?

    晏褚不太确定,这个年月也买不到那些东西,看着柜台上几盒包装精美的雪花膏,他终究还是拿起了其中一盒,掏钱结账。

    高亚琴爱江城,毋庸置疑,可是她更爱自己的性命,等她醒来之后知道在自己摔倒撞到博物架后,江城眼睁睁看着她血流一地却不送她去医院救治,当下就寒了心,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闹着要和江城离婚,并且要求一双儿女的抚养权和家中绝大部分的财产。

    只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婚离不离暂时不说,高亚琴还没出院,就被纪检部的人隔离调查了,江城那些年做的一些贪赃枉法的事被爆了出来,其中也有不少高亚琴参与的影子,她本就不是什么心性坚定的,重伤未愈,加上纪检部施加的庞大压力,终究还是抵抗不住,把这些年做过的事一件件招了出来。

    两个人的公职全被取消不说,江城因为行贿受贿,蓄意伤人罪判处了三十年的□□,高亚琴比他好一些,因为共同参与销赃,最后被判了十年。

    至于江家的房产和一些积蓄全部被充公,包括当初晏旬给高亚琴的剩下的那一小部分金条,他并没有索要回那笔财产,毕竟历时太久,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那些东西是他的,其实只要那些财务不再属于江家,晏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她已经将近四十岁了,等十年后再出来,没有工作,没有积蓄,等待她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可想而知。

    七八年,家庭成分对于一个人而言还是很重要的,包括对于正在念大学的学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