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成为状元的农家子
    “蓁蓁, 你知道的,我有两个堂哥,一个堂姐,还有三个亲姐姐, 就是没有一个弟弟妹妹, 所以从一开始, 我就把你当自己的亲妹妹看待。”

    “我知道你的哥哥和你很小就失散了,你很想很想他,如果不介意的话, 在他出现前,就把我当你的亲哥哥看待吧。”

    哥哥, 妹妹, 哥哥, 妹妹……

    傅蓁蓁躲在被窝里, 回想着刚刚晏哥哥的话, 泪如雨下。

    晏兰花和她睡的是一间房, 迷迷糊糊的, 就被她的抽泣声给吵醒了。

    “蓁蓁, 你没事吧?”

    晏兰花在黑夜中朝着傅蓁蓁问道。

    “没事, 就是刚刚做了个噩梦魇着了。”傅蓁蓁鼻音浓重的回答,

    晏兰花也没有做他想,闭着眼, 意识还不清醒的学着大人哄孩子的模样, 有节奏地拍着她的背, 拍着拍着,自己就又睡着了。

    傅蓁蓁看着四姐熟睡的脸,实际上在这个家里,大家除了对她和晏哥哥的关系上有点忌讳外,已经是十分不错了。

    她能吃饱穿暖,不会挨打,梅花姐,桃花姐还有兰花姐都对她很好,会教她女红,有什么开心的事也会和她分享。

    她想着,果然是自己太不知足了。

    傅蓁蓁手里紧紧攥着那支绢花簪子,这么多年了,她都已经快记不起来哥哥的样子了,只记得印象中的哥哥,高高大大,又黑又壮,和晏哥哥完全是两个风格。

    哥哥、哥哥……

    傅蓁蓁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她该知足了,该学着放下。

    *****

    “爹,娘,我想和你们商量一件事。”

    晏褚当上举人后,晏长习就不再下田种地了,怎么说他现在也是举人老爷的爹,下地干活丢丢是晏褚的脸,让人家以为自己这个儿子不孝顺。

    都说穷秀才,富举人,这话也是不假的。

    举人享有四百亩田地免税赋的权利,在晏褚考上举人的消息刚传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不少乡亲过来投献土地,他们将自家到底田地记到晏褚的名下,每年给 他少于国家税赋的一笔收成,这么一来他们赚了,晏褚靠着那几百亩田地的孝敬钱,也足够支撑自己读书加上养活全家老小的费用了。

    除此之外,当你考上举人后,自然有无数乡绅给你送礼想要巴结你,光是这短短的两天时间里,晏褚就不知道回绝了多少邀请他赴宴的帖子了。

    晏长习以前干惯了活,忽然间闲了下来,还有些不习惯,正和媳妇商量着自己是不是该找些其他事干呢,晏褚就进来了。

    “小宝快过来,你娘给你剥了不少瓜子仁,知道你不爱剥皮,到时候让你吃个痛快。”

    晏长习看着儿子就骄傲啊,这么优秀的儿子,居然是他的种,怎么感觉和做梦一样呢。

    “你别打扰儿子,小宝,你刚刚说有啥事?爹娘都听着呢。”

    李秋月将剥出来的瓜子仁放到罐子里,防止它变潮了就不脆不香了,然后专注着听儿子的话。

    “我就是想来说说关于蓁蓁的事。”

    晏褚找了把椅子坐下来。

    “蓁蓁?”晏长习和李秋月互看一眼,神情有些凝重。

    那姑娘是越长越好了,自己儿子不是心动了吧?

    “爹娘,你们也记得当初蓁蓁刚来家里的时候村里传的流言,听二堂兄说,这段时间村里这些流言又开始传起来了。”

    儿子要说的,似乎和他们想象中的不一样,李秋月思索了一番,有些疑惑的摇摇头:“没听村里最近有人传闲话啊。”

    笑话,他们儿子可是举人老爷了,村里能有几户人家比得上他们,谁敢说儿子的闲话。

    “我是这样想的,反正我拿蓁蓁当妹妹看,这么些年大家住一块,也有感情了,为了堵住外人的嘴,要不爹娘你们就收个干女儿吧,这样一来,以后也就不会有人再拿我和蓁蓁的关系说嘴了,到时候蓁蓁到了嫁人的年纪,我给她出嫁妆,反正现在家里也不缺那点钱了。”

    晏褚头头是道的朝爹娘分析,听着儿子的话,晏长习和李秋月觉得还挺有道理,以前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个主意。

    “可是认干亲不是小事,你爷奶那儿,族长那儿都得说清楚,不然光你爹你娘嘴巴一张一闭,也算不得数啊。”

    晏长习有些为难,他不知道自家爹娘能不能同意,毕竟拿蓁蓁当童养媳买来,是他娘的主意。

    “爷奶知道轻重,应该是不会拒绝的,只是毕竟要认干闺女的是爹娘你们,我就先来跟你们商量商量。”

    儿子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晏长习和李秋月都是开心的,这么一来,连最后那点认干闺女的不情愿都没了。

    其实想想,蓁蓁那闺女也挺好的,将来给她一份嫁妆送她出嫁,但凡对方有点良心,那也是一门能走动的亲戚。

    晏长习和李秋月没有多思考,就带着晏褚去找晏老头和晏江氏,打算和他们说这件事了。

    “我不同意!”

    商量认干亲这件事的时候,晏长学和刘福春这两个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人居然是最早反对的,反对的还特别激烈。

    “娘,你想想,傅蓁蓁再怎么样也只是咱们家买来的小丫头,咱们小宝现在是什么身份了,家里有个丫鬟伺候稀奇吗,认她当干闺女,我看是老二你们两口子疯了。”

    刘福春怎么会认同晏长习两口子要认傅蓁蓁当干女儿这件事呢,要是这事成了,族长也认同了,之后的戏她还怎么唱。

    倒是也可以在认干亲后在陷害晏褚和傅蓁蓁有□□,可是这么一来,不仅仅晏褚的前途完全毁了,连他们一家也会被牵连,闹个不好,她两个儿子的仕途也都断了。

    要知道古代的干亲和真亲没什么区别,要是晏褚在晏长习认下傅蓁蓁这个闺女后再和对方发生什么,那就是乱了伦理纲常,犯了族规,也犯了国法。

    捋了他举人的功名是小,要是入了有心人的眼,存心把这件事闹大,都是能判刑的。

    刘福春胆子再大,也不敢冒那险。

    所以认干亲这件事,她绝对不能答应。

    老大媳妇的话说的有几分道理,晏老头和晏老太太都有些犹豫了。

    “老大家的说的没错,再说了,其实蓁蓁那孩子不能许给小宝,也能许给二宝啊。”

    老太太还是觉得自己花了一袋粮食买来的童养媳不能浪费了,她看着老大家的二孙子有步他大哥的趋势,觉得还是给他留一个媳妇将来实在考不上秀才再娶来的好。

    “娘,你说的都是什么话啊,那丫头哪里有资格嫁给我们家二宝。”

    刘福春眼睛一瞪,孝顺的模样都快装不下去了,这老太太是越老越糊涂了,那样低贱的小丫头,哪里有资格配她的儿子,就是给她儿子当小都不够。

    “你不喜欢蓁蓁?”

    老太太面露诧异,以前自己动了将傅蓁蓁送走的心思时,都是这个大儿媳妇拦住了她,她还以为对方很喜欢那个丫头,有心讨她做媳妇呢。

    “喜欢,怎么不喜欢,可是喜欢那姑娘和喜欢她当自己的儿媳妇时两码子事。”

    刘福春也意识到自己自打脸了,赶紧转了个口风。

    “奶,现在村里的流言眼看着就要起来了,还是认蓁蓁做我干妹妹最合适,至少旁人也不会再说起这件事了,而且蓁蓁也是您看着长大的,她什么样的人品您还不知道?只是认个干亲,咱们不亏。”

    晏褚一句话比旁人十句话都管用,先来晏老爷子最器重的就是这个给全家长脸的小孙子,对方一开口,他几乎没做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长习,等会儿你去族长那儿说一下这件事,既然要认干亲,那就认真的办一场大礼,最好把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请来,咱们得告诉人家,童养媳就是个没影的事,从头到尾,我们就是把蓁蓁那姑娘当孙女,当闺女看的。”

    晏长习听了老爹的吩咐就应声出去了,动作麻利晏长学都没把人给拦下。

    “老大家的,以后蓁蓁就是你们侄女了,那些心思,该收收就收收吧,别闹的太难看了。”

    晏老爷子以为这两口子存着让傅蓁蓁给大孙子晏褍做小的心,毕竟晏褍和他媳妇成亲那么多年,连个闺女都没生下,两口子为这事着急也是很正常的。

    晏长学和刘福春不知道老爷子想的是这个,只以为自己的意图被老爷子看穿了,顿时脸色苍白,不敢再说什么阻拦的话了。

    等晏祹从书塾回来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上辈子和自己纠缠不清的傅蓁蓁,居然成为了“自己”的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