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成为状元的农家子
    “祖宗保佑。”

    晏家人回到村子的时候, 早就得到消息的永宁村的村人已经在村口等着了,尤其是晏褚的家人,张望着村外的小道,翘首以盼。

    牛车刚到村子, 晏褚还没下牛车呢, 就被几个姐姐给抱了满怀, 其他族人也都高兴的迎了上来。

    在宗族意识浓重的当今,族中有越多出息的子嗣,对于族人而言就是一件好事。

    “晏褚”, 现在该叫他晏祹了,看着好些年没有相见的姐姐, 面露几分激动和怀念。

    现在的自己和姐姐们还正是关系融洽的时候, 也没有如上一世那般因为怕家人说漏嘴的缘故, 拒绝他们去京城探望自己, 二姐现在也没有被许给那个爱吃酒打人的莽汉, 一切都还有转圜的机会。

    “二姐, 三姐, 四姐。”

    晏祹上前和三个姐姐问道。

    这个隔房的堂弟虽说不如打堂哥爱拿鼻孔看人, 可是对待他们这些二房姐弟也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 以前可从来没有主动和她们打招呼过。

    晏梅花几个感到奇怪, 可是想到弟弟现在可是县试案首,给她们挣了大脸面, 大房看他们一房要起来了, 为此故意和他们交好, 这也是正常。

    这么想着,晏梅花几姐妹就更为弟弟感到骄傲了。

    “晏褚这孩子可真是给我们晏家争气了,年纪最小的县案首啊,三婆,你可别糊涂,现在不是什么人都配得上咱们晏褚的。”

    晏老头在他那辈堂亲里行三,所以村里人有时候也叫他三公,叫晏江氏三婆。

    现在说话的是族长家的儿媳妇,她的辈分虽然比晏江氏小,但是她男人是未来的族长,说这样的话,也不算过分。

    站在晏家人后面的傅蓁蓁似乎意识到了那个大娘说的是自己,这些日子村里的流言她也听到了,她攥着衣角,低头抿唇不敢啃声,心里也觉得,那可是县试案首,未来的秀才公啊,自己这样的小丫头怎么配得上人家呢。

    婆婆把自己买来是来当童养媳的,可绝对不会是那样厉害的哥儿的童养媳。

    傅蓁蓁悄悄抬起头,看了眼那个被所有人围在中心的少年,然后又飞快的低下头。

    不过,他可真俊呢。

    “婶娘这话说的不对,娶妻娶贤,看的是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和出身无关,只要是妇女四德优秀的女子,不论出生,皆是般配。”

    晏祹皱了皱眉站了出来,上一世自己之所以会落得那样的下场,都是因为辜负了傅蓁蓁的缘故,才惹来傅于归的报复,既然这一次他得以重生,当然不会让当初的自己再次犯错。

    其实傅蓁蓁也是个不错的姑娘,她温柔识礼,比起骄纵的公主让人省心的多,当初她最大的败笔就是没有一个显赫的家世,可后来傅于归的出现,也表明了傅蓁蓁的娘家还是有得力之人的。

    因此让“自己”娶了傅蓁蓁,并不是一件多么难以接受的事。

    只要“自己”娶了傅蓁蓁,之后那些事就不会发生,凭借他的才华,加上现在熟知将来历史进程的自己的辅助,以前的自己也好,现在的自己也好,他们会一起,替晏家创造一个辉煌的未来。

    晏祹觉得自己想清楚了自己重生回来的意义,当初亏欠傅蓁蓁的,他会盯着现在的自己,让他还回去,而且身为晏祹,没有傅蓁蓁牵绊的自己,则是能如同上一世一般迎娶公主。

    当然,晏祹也没想好,那个自己苦苦哀求都不愿意为了女儿原谅他,并且在和他和离的第二年就火速指婚新科探花的公主,到底该不该娶,或许他在得到这次重来的机会后,能够换一个更合适自己的皇族女子。

    “祹哥儿小小年纪,倒也能说会道。”

    凡事女人,就不会有真的喜欢女戒妇德之类条条框框限制女性的规矩,晏祹一个九岁孩子就把这话说的那么溜,在这群乡下妇人眼里那就不是个好男人。

    族长的儿媳妇,在村里那也是受很多人巴结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下脸,当下脸色就不好看了,不过碍于晏祹还是个孩子,他那三堂弟眼见着是个有大出息的,她也没法对这样一个孩子说什么。

    “真是刀子没割在自己身上不觉得疼,三婆,我看你这个孙子就挺喜欢你领回家的姑娘,到时候你可别拉错红线了。”

    童养媳可怜,但是同时也是被所有人瞧不起的,在这个时代,童养媳和卖身的奴仆一样,是没有人格的存在,被打死了也就是一床席子随便一裹扔后山的下场,这样的人和晏褚这个马上就要成为秀才的孩子是不般配的。

    “万芳你还真是说笑了,咱们晏家可不兴养童养媳,蓁蓁这孩子就是我觉着可怜领回家当孙女养的,压根就没有童养媳这回事,不是小宝的童养媳,也不是二宝的童养媳,不过孩子将来要是喜欢看上了,那另算。”

    晏江氏趁着大伙都在,赶紧把话说清楚喽,自从小孙孙考上案首的消息传来,她家老头就没少拿她做的这个蠢事说她,晏江氏自己心里头也后悔了,现在村里的流言沸沸扬扬,她串门子的时候解释了好多次了,也没人信她。

    现在小孙孙考上案首了,估计这一次她澄清大伙儿都该信了,毕竟她就是傻,也不会傻到给出息的孙子配一个买来的媳妇啊。

    不过这个媳妇和小孙孙不配,和二孙子就难说了,这一次他生病没能参加县试,按照之前说好的,以后家里就不会再供他念书了,这么一来对方要是娶媳妇的话,蓁蓁那孩子就不错。

    干活勤快麻利,人也乖巧懂事,这样的媳妇,看着也让人顺心。

    也是因为如此,老太太没把话给说死,但是态度却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

    傅蓁蓁心里那隐隐的失落不提,晏家二房的人是十分高兴的,不是说傅蓁蓁不好,而是她被买来的这个身份,着实有些尴尬。

    最开心的就要数桃花和兰花了,她们姐妹和傅蓁蓁的年龄相近,又是住一间屋的,以前因为她那个村子里传闻的童养媳的身份都不敢和她亲近,怕走的近了就加深旁人的误会,现在好了,奶奶都解释清了,她们当不成姑嫂,可是能当朋友啊。

    因为晏褚考了案首的事,村子里喜气洋洋的,不过所有人都明白,在院试没有结束前,一切就还没有成埃落定。

    看着晏褚面露疲色,大伙儿都没围着他说太多话就放他回家了,都等着对方在院试时一鸣惊人,给他们永宁村,晏氏宗亲争光。

    *****

    当天晚上,晏褚照惯例温书,并且描摹了一百个大字后准备熄灯上炕,靠近窗户前,忽然听到院子外还有一些窸窸窣窣的响动。

    这个点了,按理家里人都该睡了。

    晏褚将窗户支开一个小缝,看到月光下,一个瘦小的身影提着一桶水,费力得倒到院子中的大水缸里。

    晏家没有打井,要喝水就得去村里的公共水井打,好在那口井离晏家很近,出门走个三十多步就到了。

    之前家里的井水都是晏长习打的,这些日子他陪着儿子在县城,家里自然就少了一个打水的劳动力。

    看着那个吃力地提着水的姑娘,晏褚叹了口气,关上窗户走了出去。

    “这水,我……我打就成了,你是读书人,别伤了手。”

    看到晏褚出来,还一副要接过她手中水桶的架势,傅蓁蓁惊的话都快不会说了。

    “你的声音再大些,家里的人都该被你吵醒了。”晏褚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这年头的科考,除了考较一个人的才华,也挺考验个人体质的,毕竟不是那个人都能在寒冬腊月以及三伏天的科考棚里安安稳稳呆上好几天的,还是在吃不好睡不好的情况下。

    因此几乎是刚来到这个世界,晏褚就偷偷的练习上一世身为将军的自己学习的一套独特的健身功法,即便他现在才九岁,力气已经不容小觑。

    只是提壶水,还是小意思。

    听了晏褚的话,傅蓁蓁果然不敢在张嘴了,只是眼巴巴的看着他手里的桶,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打算等对方提不动的时候,随时可以拿回来。

    晏褚的力气大,一来一回拎着两个桶,很快就把水缸里的水给打满了。

    傅蓁蓁的眼神从一开始的紧张,到后来的崇拜,看着晏褚的眼神,都快冒小星星了。

    读书好,力气又那么大,眼前这个少年就挑不出不好的地方来。

    傅蓁蓁想着,自己果然是配不上对方的。

    “你想识字吗?”

    水挑完了,傅蓁蓁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知道是不是该对晏褚说一声谢谢,还没等她想好呢,就听到了对面那个少年的问话。

    她抬起头,想着之前自己偷偷地对着他那些藏在柴房的那几筐练字的纸学着描写可能被对方瞧见了,脸颊通红,嘴唇蠕动,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以后每天晚上家里人都睡着后我就教你写字吧,你不是想学吗?”

    晏褚摸了摸小姑娘略显枯黄的头发,看来替家中增加进项的事得早日提上议程了。

    “想学就点头,奶奶都说了你是她当孙女养的姑娘,那就是我的妹妹,这么亲近的关系,不需要和哥哥客气。”

    在没有想好怎么处理和傅蓁蓁的关系前,兄妹相称,是最好的。

    晏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想过教几个姐姐识字,奈何对于二姐她们来说,学刺绣女红比学字重要的多,只跟他学了些常用字以及自己的名字写法,任凭他怎么劝都不来了。

    女子无才便是德,这个错误的礼教,不知道耽搁了多少姑娘。

    因此在看到傅蓁蓁对习字感兴趣后,晏褚就萌生了这个想法,以后暂且不提,多识点字,开阔眼界,对于她而言总是好的。

    哥哥。

    傅蓁蓁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她想起了那个为了给她找粮食然后一去不复返,生死未卜的亲哥哥。

    低下头,不想让晏褚看到自己的眼泪,傅蓁蓁用力点了点头,鼻音浓重的点了点头。

    她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虽然被婶娘给卖了,却遇上了这么好的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