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成为状元的农家子
    想通了这一点, 晏牡丹干脆也不搭理二侄女梅花和小侄子晏褚了,她扭过头,继续和自家老娘说话。

    “娘,这件事大哥不好意思和你们开这个口, 我就帮他们说, 二宝是个机灵孩子, 将来的成就一定不比大宝差,人家学堂里的夫子都说了,孩子是越早启蒙越好, 二宝今年五岁,等过完年就可以送去书塾了。”

    说着, 晏牡丹还不忘回过头来叮嘱晏梅花和晏褚。

    “咱们晏家同气连枝, 你们这堂兄堂弟出息了, 将来也能帮衬你们, 做人不能太自私, 尽想着自己, 要多为全家考虑考虑。”

    “小妹, 话也不能这么说, 小宝不一定随二弟。”

    刚刚坐在堂屋里一直没有开口的中年男子开口了, 他的模样是农村里少有的富态, 一身缎面的衣裳,撑的肤色越发白净, 憨憨的笑着跟个弥勒佛似的, 安全无害。

    这就是晏褚的大伯晏长学, 坐在他身边那个同样白胖的女人就是晏长学的娘子刘福春,今天晏褍因该在县学念书,并没有随他们一块过来,倒是晏春花和晏祹跟着他们一块回来了。

    晏长学似乎不认同妹妹的话,开口解释道。

    “其实这件事我也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现在家里供褍儿一孩子也不容易,我也知道二弟一家这些年付出颇多,如果家里要再供一个读书人,那也该是小宝才对。可是读书是大事,我也不是那种自私的人,今天我厚着脸皮开口想要送祹儿去书塾,并非全是我的私心使然。”

    晏长学一脸慎重,他牵起身边那个和晏褚差不多大的孩子的手走到晏家老两口的面前。

    “爹、你们或许还不知道吧,褍儿小小年纪就已经能熟背三字经、千字文了,褍儿的夫子都夸祹儿这孩子有灵性,说只要他考上童生,就必定收他为学生,我和福春实在不忍心耽搁孩子的前途,这才厚着脸皮回来,和二老说这件事。”

    “真的?”

    晏老头年轻时候也念过几年书,毕竟他是家中独子,家里的条件也算宽裕,只是晏老头自己并不是那个读书的料子,念了四五年的书,勉强能将三字经给背通顺,更别提考什么科举了,时间一长,家里人倒没说什么,他自己先选择了放弃。

    自己做不到的事,晏老头就特别希望自己的子孙能做到,因此在家里出了一个考上童生的晏褍后,原本还算不上特别偏心的大家长一下子心眼偏到了沟沟里,做任何决定,都以晏褍为中心考虑。

    他未必不清楚自己的二儿子一家受委屈了,可是他在心里安慰自己,这些委屈只是暂时的,等到晏褍考上秀才举人,这些年的付出就都有了回报。

    现在他听闻自家五岁的二孙子居然小小年纪就能熟背千字文和三字经了,心里的激动就别提了,他看着那个胖乎乎的二孙子,恨不得对方现在就给他背上一通。

    “我和孩他娘也不知道,原来褍儿每次从县学回来,都会教裪儿识字背书,也就小半年的功夫,裪儿就学会了几百个生字,还能背三字经和千字文了,虽然背的并不算特别熟练,可要论进度,赶在当初的褍儿前面了。”

    晏长学乐呵呵的,他这辈子最得意的两件事,一件是凭自己的本事从一个学徒爬到了酒馆掌柜的位置,比起族中那些考上秀才举人的当然差了些,可比起绝大多数如二弟一般依旧守着家中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的人而言实在是好上太多了。

    他自豪的第二件事,就是生了两个争气的儿子,以及一个出落的分外漂亮的闺女,不论是大儿子也好,二儿子也罢,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出息了,那都是他的荣光,因此对于说动家中二老送儿子念书,晏长学是势在必得的。

    “裪儿,快给你爷奶背上一段。”他摸了摸身边小儿子的脑袋,这些日子他在家可是每天都盯着儿子背呢,这一次绝对不会露怯的。

    晏祹出生的时候,大房早就全家搬到镇上去了,从小在酒馆里长大,他并不缺荤腥,同样的年龄,比晏褚高了小半个头,白胖白胖的,就像是一颗大肉球,当然,这幅模样在现在的人看来,是福气的象征,更讨长辈喜欢。

    他听了爹爹的叮嘱,深吸一口气,双手背在身后,开始背起了千字经。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亲戚故旧,老少异粮。妾御绩纺,侍巾帷房。纨……纨……”

    看得出来,大房在晏祹身上还是花了很大的功夫的,千字经算是孩童启蒙读物,可是晏祹现在才五岁,就能够熟练的背诵前面大半的千字文,已经很了不得了。

    晏祹背了大半,不知道是太惊慌,还是实在记不住,背到后半段的时候忽然卡壳,实在想不起侍巾帷房之后到底是什么,白胖的脸蛋憋的通红,眼神的余光瞅着亲爹,想要他给点提示。

    实际上他能熟练的背诵前面大半,已经给了晏老头和晏江氏足够的惊喜,老两口面上带着潮红,看着聪慧的小孙孙,与有荣焉。

    “纨扇圆洁,银烛炜煌。昼眠夕寐,蓝笋象床。……孤陋寡闻,愚蒙等诮。谓语助者,焉哉乎也。”

    正当晏老头准备让二孙子停下不用再往下背的时候,忽然有一声稚嫩清脆的孩童的声音插了进来,代替晏祹,将千字文之后的内容,全部背诵了出来。

    “小宝,刚刚是你在背?”

    屋内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个站在晏梅花身边,模样俊秀的孩童,对方的嘴巴一张一合,确实那个背诵千字文的是他没有错。

    晏老头十分诧异,若说二孙子会被千字文三字经这并不奇怪,毕竟老大家还有一个正在县学念书的大孙子,那个大孙子还是个童生,教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启蒙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可是晏褚不同,他从小都是老两口看大的,家里的姑娘从小就学习干家务活,偶尔农忙时还要下地帮衬,可是这个年仅五岁的小孙孙这些事都是不需要干的,他年纪小,就是愿意干,也没人会差使他。

    平日里,也不见他和村里那些同龄的孩子一块玩儿,在晏老头看来,这就是一个比较安静沉默的孩子,却不知道对方到底在哪里,学来了这些东西。

    在场脸色最难看的估计要数晏长学夫妇和晏牡丹了。

    他们刚刚才以晏褚不聪敏为由,想要家里供晏祹读书,现在当着全家人的面,晏褚就把晏祹背不出来的千字文给背完全了,还是在两人从小接受的教育环境天差地别的情况下,到底谁笨,谁聪敏,那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

    “小宝,告诉爷儿,你和谁学的背这文章?”

    晏老头做梦都想家里出一个读书人,不管这读书人是老大家的还是老二家的,反正都是他的孙子。

    如果说刚刚晏祹的表现让晏老头开心的话,晏褚的这番表现,就只能让晏老头用惊喜和惊艳来形容了。

    毕竟晏祹会念书,那是情理之中,甭管晏长学的话说的多么漂亮,晏老头只要不是真蠢,都看得出来老大一家为了让家里再供他一个儿子,背地里花了多少心血。

    而晏褚,每天都在晏老头眼皮子底下待着呢,他也不认为老二一家有那样的心计,要是真有,换了一般的人家,早就吵闹着要分家了,哪里还会任劳任怨得供老大一家。

    “三伯叔在书塾教青松哥他们念书,我也想念书,就偷偷站在叔叔外听,听多了,自然也就会背了。”

    晏褚一副懵懵懂懂的表情,似乎不知道家人为什么而激动。

    “爷,我没打扰三伯叔教书,你能不能别打我屁股。”

    晏褚的双手捂在屁股后面,当初他们家隔壁的狗子就是因为和小伙伴在书塾边上玩耍,打扰了三伯叔念书,这才被爹娘臭打了一顿,好长时间屁股都是肿的,下不来地。

    他口中的那个三叔伯是族长的儿子,和晏褚家也是沾点亲的,对方即是族长的儿子,也是秀才公,他要是来家里告状,那被告状的孩子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曾今一度,那个书塾被村里所有还没念书的孩子当作洪水猛兽,深怕靠近一些,就落得和狗子一样的下场。

    “光是偷听,你就会背这些文章了?”

    晏老头的呼吸声变得急促,他上了年纪除了农忙,基本上就不下地了,这个小孙子一天里多数时间都是呆在家里的,只有晌午会跑出去一段时间,但也不会超过一个时辰,就是这么点功夫,他光用听的就能把千字文背的比晏祹还好,这是什么样的天赋啊。

    因为大孙子迟迟考不上秀才而有些焦虑的晏老头,忽然间又有了信心。

    “还会不会背其他的东西,背给爷听听。”

    晏老头勉强克制住了心里的激动,万一小孙子会背的就只有一个千字文呢。

    “还会三字经、百家姓、千家诗,论语三伯叔讲的还不多,我就只会背其中几段。”似乎是觉得自己会的东西少,晏褚还有些不好意思。

    晏老头的脸色随着他将那些儿童启蒙读书的名字一个个报出来,脸上的颜色早就由一开始的微红,转变成了现在的通红。

    眼瞅着风头全被老二家的抢过去了,刘福春有些不乐意了,想也不想的就要打断晏褚和老爷子的对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