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2.谁让我是老实人
    “警察同志, 大晚上的你把人带着干啥去,小褚这孩子特老实,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方老太太是第一个站出来的,她看了眼抹着泪被一个女警搀扶着的梁知之, 直觉这件事就是对方搞出来的。

    “不是什么大.麻烦, 就是家庭纠纷, 回警局我们帮着调解调解。”

    警察最怕的就是遇上这种家务事,一旦夫妻中的一方报警家暴什么的,不严重, 警察都是和稀泥处理的,以批判教育为主, 除非打的狠了, 才会拘留。

    “什么家庭纠纷, 我要告他婚内强.奸。”

    梁知之抬起头, 眼睛通红的, 眼泪簌簌的往下流:“我这才刚出月子两个月呢, 他就急着干那档子事, 他明明知道这些日子我照看孩子有多累, 一晚上能断断续续睡上三四个小时就很不错了, 他急, 看在孩子的份上就不能忍忍吗,我不乐意, 他还打我, 他不是人, 他是畜生,我要和他离婚。”

    她的控诉引来了身旁那个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女警的同情,此刻那个小女警看着晏褚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什么人渣败类。

    不得不说,梁知之的皮相真的是极好的,委屈的时候娇娇怯怯的就和小白菜似的,相比之下,黑瘦又没什么精神的晏褚,耷拉着眼睛,看上去就没有梁知之那般能激起旁人的保护欲和怜惜了。

    “啥强.奸?好好的夫妻怎么就和强.奸扯上关系了。”

    同一栋楼的其他老人不明白,在他们看来,强.奸那就是夫妻关系外的事,都是夫妻了,睡觉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怎么还能说是强.奸呢。

    这群老人看着虽然嘴唇有些苍白,可是滋补充足,白白净净气色很好的梁知之,以及一脸憔悴看上去就是好一些时日没有睡好觉的晏褚,这两人,要说现在哪一个有强.奸对方的能力,那一定是梁知之没错啊。

    听听她刚刚说的话,什么照顾孩子,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她那模样,是每天睡不好的女人能有的气色吗,反倒晏褚和梁桂芬,就和被掏空精气神似得,这才是真的每天睡不好觉照顾孩子的人,有点育儿经验的人都知道,这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有多闹人。

    作为相处了二十多年的邻居,同幢楼的老人自然更相信晏褚,而满嘴谎话的梁知之口中所说的晏褚对她用强的就没法听了,只是这些老人也想不明白,这样陷害自己的男人,梁知之想要干啥呢。

    “警察同志,我们敢给晏褚那孩子打包票,这孩子从小就乖巧,这刚结婚,他们家那媳妇就怀上孩子,晏褚和他妈是怎么对这闺女的,我们都看在眼里呢,隔三差五煲老母鸡汤,还有啥鱼胶燕窝的,一点都不心疼钱,以前他们母子可节省了,还有晏褚,他白天上班,晚上照顾孩子的活却也基本上都是他干的,这孩子老实着呢,你们千万别冤枉了他啊。”

    “就是,警察同志,你看看他那黑眼圈,不是每天忙着工作和照顾孩子,能这样吗?”

    几位老人拉着警察帮晏褚说话,年轻的女警看了眼晏褚的模样,先入为主的就觉得那是纵欲过度的色胚,撇了撇嘴,并不相信那群老人的话。

    刚刚梁知之手腕和脖子上的伤她可都是亲眼见到的了,她平生最恨打女人的男人,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没品到强迫自己刚生完孩子不久,忙着照顾孩子的妻子跟他发生性.关.系,多看晏褚一眼,她都觉得恶心。

    “胡说!”

    梁知之似乎是被气狠了,原本白皙的脸颊泛着潮红,她的眼眶里含着泪:“根本就不是他们说的那样。”

    “警察同志,你可以去查我在医院的就诊记录,当初我怀孕在七个多月的时候早产,就是因为我婆婆拖地的时候在卫生间留着一滩水没有擦干净,我挺着大肚子看不清路,加上身子骨也重,就摔早产了。”

    梁知之的话语带这些哭腔:“本来我也忍了,想着孩子没什么大碍,我还想接着和晏褚过日子,再也没提过这件事,我生完孩子第二天,我婆婆还在医院给我脸色看,在医院那些时日,基本上都是我妈照顾我的,根本就不像他们说的那般,什么婆婆待我如亲生女儿,这一点,你们也可以问那些同病房的产妇,她们都能给我做主。”

    “可是今天,我实在忍不下去了,孩子现在两个月了,喂奶是我,换尿布帮他洗澡的也是我,仿佛这孩子就是我一个人生的一样,至于晏褚,每天回家就光顾着打游戏,我婆婆看中儿子胜过孙子,除了不让我饿死外,孩子哭了她也懒得哄一下,在这个家里,我和孩子就是外人。有时候想想,在我嫁进来之前,他们母子都在一块生活了二十多年了,对于他们而言,我才是外人,尤其是我婆婆,估计恨死我抢走了他儿子了,每次晏褚跟我回房睡觉的时候,都恨不得用眼神杀了我,现在回想起来,我都怀疑之前我早产的事是不是意外了。我现在想明白了,找男人不能光图老实,有些人知人知面不知心,这样的日子我不要过了,我要离婚。”

    梁知之的话意有所指,似乎诚心的想把晏褚和梁桂芬的母子关系往暧昧的方向推去。

    恋母、恋子,这两个敏感话题只要一出现在网络,就会引起广泛的议论传播,本身一个作为早年丧夫没有再嫁的妈妈,一个作为从小由妈妈带大,对她格外依恋的儿子,这样的身份被泼上禁忌的污水,还是由梁桂芬的儿媳妇,晏褚的妻子亲口说出来的,可信度就高了好多分。

    除了坚定的相信晏家母子的,还有一小部分人听了梁知之的话,都开始仔细回想这晏家母子到底是怎么个相处情况了。

    方老太太听梁知之提起她早产的那件事,当即就要开口,可是却被晏褚用眼神制止住。

    他的眼神满是哀求,似乎不想她开口说出这件事,想来是想要给梁知之留一些脸面。

    对方都这样对待他了,这孩子还对那女人有情谊,一瞬间,方老太太都不知道该不该说出这件事了,只是心里更加心疼晏褚,怎么摊上了那么一个媳妇。

    “行了,大爷大妈,你们都让一让吧,我们警察是不会冤枉好人的。”

    出警的民警张开双臂,将拦着警察的那些老头老太太推到了边上去,不让他们围在警车旁,大晚上的,警察也想早点办完事回家睡觉啊。

    最后晏家一家四口都上了警车,邻居们看着远去的汽车背影,这个晚上估计是睡不着了。

    *****

    #恋子毒母致儿媳早产#

    #婚内强.奸,到底算不算强.奸#

    短短一天之内,小县城,以及周边的一些县市的民生版报刊上都登上了这则化名后的故事,并且因为故事当中婆婆、儿子、媳妇错综复杂的关系,以及恋子恋母,婚内强.奸这些敏感词,一下子成为了当地居民热议的话题。

    现在网络传媒发达,也不知道是谁把这件事搬到了网络上,因为牵扯到婆婆是否故意害媳妇,妻子状告丈夫强.奸,以及老实男人到底老不老实相关舆论争论的焦点,很快也在网络上被引爆,尤其是在几个公知大v转发了这个故事,并且谴责了一番故事当中的婆婆和儿子,对那个委曲求全的媳妇表示了自己的同情后,一下子就成为了全名热烈讨论的焦点。

    因为有了无数舆论的关注,当初新闻报道上的化名全部被人肉了出来,所有人都知晓,原来那个强.奸自己妻子的男人,同时还是个小学老师,纷纷表示这样的衣冠禽兽只会耽搁祖国的下一代,要求学校开除他。

    这期间,偶尔也有一些理性的网友表示在大家并没有完全了解到事情的起因经过前,不能主观对两者做出批判,可是这样的声音太少,很快就被那些唾骂晏家母子的声音给盖过。

    也不怪网友这般激动,谁让那些神通广大的人找到了当初梁知之的一些产检记录,以及她七个月就早产的病例,上面清楚的记载了,对方早产的原因是因为猛烈撞击以及过度惊慌。

    还有梁知之报警当晚做的伤情鉴定,证实了她身上有一些淤伤,以及一些软组织挫伤,而这些伤痕都是人为的。

    一个妻子,一个母亲,没必要编造一些虚假的谎言来陷害自己的丈夫,更何况在网络上因为这件事炒起热度后,当事人梁知之就委托律师出来发声,她只要求离婚以及孩子的抚养权,对于晏家的房产、存款,她不要一分一毫,这明显也不是冲着钱去的,要不是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以及晏褚母子真的有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一个好好的年轻姑娘,至于做出这样的选择吗?

    几乎是一边倒的,舆论就站在了梁知之那边。

    这是梁知之当初生完孩子同病房的产妇接受采访时说的话。

    这是梁家邻居接受采访时说的话。

    倒是晏家的邻居有其她不同的话要说,只是媒体知道现在网友们想要听到的是什么样的话,压根就没有采纳他们的说法,反而同样的话,换了一个意思解读,就成了另外一种意思。

    这些都是媒体刊登出来的晏家邻居对他们母子的评语。

    在这样的情况下,为晏家母子说话,或者是站在中立位置的人越来越少,不少网友在网上留言,支持梁知之离婚,并且规劝她不要一时意气,孩子毕竟不是她一个人的,晏家是过错方,怎么着也得多分一部分财产才对。

    当然,对于这样的留言梁知之一律回复,她不想要因为钱的缘故和晏家再有过多牵扯,只希望晏褚和梁桂芬不要再来打扰她和孩子平静的生活。

    这番回复,除了让那些网友替她感到不值外,使得路人对晏褚母子的感官也更差了。

    梁知之已经从晏家搬出来了,现在住在娘家,她看着网络上一条条留言,激动地咬着手指甲,这是她的一个怪癖。

    一开始,梁知之根本就没想过事情会闹得现在这么大,她只想要在小范围内搞臭晏家母子的名声,最好逼得他们离开这里是最好的,可也不知道那些大v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这样家长里短的小事他们也要插上一手,导致事情发展到现在不受她控制的地步。

    梁知之激动于那些网友对她的支持,可是同时也有些心慌,她希望事情就止步在当下,网友都是健忘的,过一段时间,有了新的热点新闻,他们就会渐渐忘记这件事。

    她平复了一下心情,合上电脑。

    “知之,你真打算和晏褚离婚啊,那这孩子怎么办,你还年轻,这个孩子会拖累你的。”

    梁母抱着孩子从房间外进来,梁知之在照顾孩子这件事上就是甩手掌柜,在晏家的时候是梁桂芬带,回了娘家,自然就扔给了梁母。

    梁母是公务员,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加上也上了年纪了,带着这个爱哭爱闹的孩子着实有些吃不消。

    还是梁父拍板,找了一个保姆,每个月三千的工资,都比梁父梁母的工资要高了,这笔钱现在也是梁父出的,梁知之有钱也不会给,在她看来这钱她不花就都便宜弟弟了,那还不如趁爸妈还没糊涂之前,多花一点。

    “你放心,等我和晏褚离了婚,我就带着孩子回魔都,就凭我的工作经验,不会饿着我们母子俩的。”

    梁知之在回娘家前就已经和张修远联系上了,对方知道她替他生了个儿子,也没说高不高兴,毕竟就一个月的露水情缘,转眼就过去一年多了,人家还不一定记得她呢。

    不过张修远已经说了,让她带着孩子回去做鉴定,只要张修远确定这个孩子就是他的,难道还会少了她的钱不成。

    对于未来,梁知之信心满满,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让晏褚答应离婚。

    梁母对于这个主意正的闺女一直都是没什么办法的,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就带着孩子关上门走了。

    “褚儿啊,我们都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晏褚在拘留所里呆了三天才被放出来,实际上那一天他们被带走的时候,他和梁知之身上都有伤,而且梁知之告晏褚强.奸,并没有太充足的证据,顶多也就是个强.奸未遂,这还是家务事,要不是因为舆论压力,他都不需要在警局待三天,只要去走个过场就能回来了。

    此刻他被释放的消息第一时间就在网络上宣扬开了,抨击司法系统的无力,指责警察和稀泥的声音就不绝于耳,现在唯一的清净地估计就是晏家所在的小区了,这里住着的多数都是老年人,他们不怎么上网,比起别人说的,更相信自己亲眼见到的,亲耳听到的,因此不论外界这样纷纷扰扰,他们都是站在晏家人这边的。

    “叔、婶,谢谢你们。”

    晏褚的脸色憔悴,胡子拉碴的,看上去精气神抽空了大半,一下子老了不止四五岁。

    大家都知道这几天他受的打击有些大,媳妇跑了,儿子也被带走了,现在又刚从警察局出来,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大娘给你买的柚子叶,到时候让你妈给你煮煮,拿柚子叶水泡个澡,去晦气啊。”

    “你妈这几天都不出门,这是我帮你们买的白菜还有五花肉,不论怎么样,饭还是要按时吃的。”

    二十多年的老邻居,和亲人没什么区别了。

    晏褚看着怀里没多久就堆的满满的东西,想着要是在原身的那个世界,他们一家没有卖掉老房子搬去新家,有了这些人的支持信任,这个故事的走向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他再三感谢后,也没客气,拿着那些东西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他妈正睡着,这些日子老太太日子也不好过,一边担心儿子,一边又想不通儿媳妇这么做的原因,因为睡得不好,身体的抵抗力差,一不小心就感冒发烧了,刚刚吃了药,才睡下呢。

    晏褚帮老太太掖了掖被角,然后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电脑。

    ****

    #医生和孕妇合谋,今天你喜当爹了吗?#

    #怀胎九月成七月,我该怎么信任你,我的早产儿#

    在坚强妻子梁知之的热度开始渐渐消散的时候,又有一则劲爆的新文在网络上流传,起因就是一个自称是正义路人的微博号发布了几段音频,里面有两个女人的对话,大致的内容就是请医生帮忙掩盖自己怀孕几个月的真相,其中还掺杂着利益的交易。

    发布这条微博的人洋洋洒洒写了一千字左右的话,说明自己的身份只是医院里的小护士,这几段录音,是她无意中录下的,而录音里的主人公,就是最近很受大众同情的梁知之。

    她不知道该不该上传这几段音频,因为怕惹上麻烦,可是看着晏家母子在网络上被那么多人辱骂斥责,而真正做了亏心事的梁知之却能受到网友的同情和支持,实在是看不下去,这才选择了曝光她所谓的早产真相。

    邱医生今天不上班,此刻她正带着女儿在市中心的大商场里给她挑选结婚时陪嫁的三金,正想着不久前大赚了一笔,想要把女儿的嫁妆给添的丰厚些,就接到了好友的电话。

    “你快看看微博吧,你说你那是做的,哎......”

    “你这次做的是在太离谱了,自己小心些吧......”

    一连三四个电话,都是她的至交,说起话来前言不搭后语的,把邱医生都搞糊涂了。

    正当她打算关机的时候,医院院长的电话来了,这一次邱医生可不敢耽搁。

    电话一接通,传入耳边的就是院长的咆哮,邱医生的脸色随着电话那头说的话越来越苍白,在电话被挂断后,她急急忙忙的打开浏览器上网,看着网络上那一条条最新的讯息,双脚瘫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妈,你到底做了些什么,我婆婆刚刚来电话说要推迟婚事,说她担心将来我给他们家生个野种让她儿子喜当爹,还说让我问问你到底做了什么。”

    邱医生的女儿原本兴致冲冲的来买金饰,就被未来婆婆那样无厘头的一番羞辱,当即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看着女儿这副模样,又想着刚刚电话里院长说的自己被开除,甚至很有可能会吃官司的话,心里头哇哇凉的。

    她怎么就贪了那三十万,做了这样的事呢,毁了,一切都毁了。

    *****

    媒体都是见风使舵的,在发觉舆论出现了转向时,立马就想起了那些当初坚定的相信晏家母子没错,梁知之有错的那群小区居民,几乎是在音频流传的同一时间,媒体就来到了晏家居住的小区,准备采访第一手资料。

    “哎,其实这件事,本来我是不打算说的,晏褚那孩子也不让我外传,可是最近这些日子报纸上登的那些报道,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

    方老太太正准备下楼买菜呢,就被赶来的记者给拦了下来。

    她想着这些日子晏家愁云惨淡的氛围,仔细思考了一番,也顾不上晏褚那孩子的请求了,作为长辈,有些事她不能明知道不对,还帮着隐瞒。

    梁知之不是晏褚的良配,那个女人就不配晏褚的喜欢,她得帮晏褚看明白这件事。

    这么想着,方老太太就把当初梁知之自导自演流产的事说了出来,媒体也知晓了原来晏家为了防止小偷偷窃,在客厅装有摄像头的事。

    听到了老太太的这番话,媒体一下子激动了,他们要是能得到那段视频,那不就意味着点击量和奖金。

    也顾不上基本道德了,一群媒体蜂拥而至,不停的敲打着晏家的大门。

    “你们是?”

    门被打开,探出来一张消瘦憔悴的青年的脸,似乎是认出了他们记者的身份,对方下意识就要把门关上。

    “你就是晏先生是吧,我们是想就你妻子的一些事情,向你询问一些问题。”

    那些记者并不给他关门的机会,直接推开门就冲了进去。

    “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只是我妈病了,还希望你们能放轻一些声音。”晏褚似乎是自暴自弃了,看着强盗一般的媒体,随意理了理客厅桌子上一堆烟蒂以及空酒瓶。

    “听说晏先生当初为了防止小偷,在家里安装了摄像是真的吗?”

    记者一上来问的自然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谁告诉你们的,没有这回事?”晏褚想也不想的就否决道,只是眼底的犹豫出卖了他。

    “晏先生,难道你不希望跟网友们解开这个误会吗,就算是不为你自己,你也该为你的母亲考虑,难道你想要你的母亲余生都背负着这个意图谋害自己的儿媳妇和孙子的污名吗?”

    记者那张嘴就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七八个记者你一句我一句,巧舌如簧,很快就把晏褚给说松动了。

    “算了,你们跟我来吧。”

    晏褚叹了口气,带着他们朝书房走去。

    “家里的摄像头装了挺久了,是在结婚前装的,结婚后家里有重新装修,我也忘了这件事,直到家里出了意外,才想起来,不过机器运行都是正常的,视频的画面也和清晰。”

    晏褚点击开了其中一个文件夹,里面保存的视频有十几份,他打开的是其中一份,就是梁知之“早产”当天家里发生的那一幕幕。

    记者们看着电脑屏幕上梁知之自导自演的画面,心里想到了一句话——最毒妇人心。

    “晏先生,能不能让我们拷贝一份视频带回去,您放心,有了这一份视频,所有人都会知道以前是他们冤枉了你,相信你的工作也能很快恢复。”

    其实早在进来的时候,这群记者就在偷偷拍摄,包括刚刚电脑上播放的画面,只是偷拍的画质必定没有此时电脑里播放的视频来的清晰。

    晏褚纠结了好半响,估计他也却是受不了这些日子的舆论压力,终究还是答应了记者的要求。

    那群记者果然很高兴,其中一个负责拷贝的,趁晏褚不注意,偷偷将那个文件夹里的其他视频也拷贝了过去,他有预感,能被放在同一个文件夹里保存,那些视频也不会让他失望的。

    记者得到了满意的答案,高兴的离开,而在记者离开后,晏褚关上门,脸上同样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

    *****

    #惊天大骗局,喝醉酒怎么能同房#

    #自导自演所谓“早产”,论蛇蝎毒妇梁知之#

    #互联网新贵张修远喜得贵子,小三骗婚老实男#

    被媒体拷贝过去的每一条视频内容,都堪称劲爆,尤其是其中一则视频中出现的人名,还是不少人都熟知的互联网新贵张修远。

    张修远皮囊不差,四十出头儒雅英俊,加上亿万富山的名头加成,属于那种比他有钱的没他帅,比他帅的没他有钱,在网络上还是比较受欢迎的。

    一直以来,他经营的都是爱妻爱子爱女的三好男人形象,可是在网络上曝光的那几则视频中,能清楚的听到看到梁知之给他打电话,其中梁知之提起自己是谁,并且商量该什么时候带孩子去做鉴定的事。

    神通广大的网友扒了扒那个时间段两人所在的地点,正好都是在游轮上,而且两人所在的公司,正在进行一项业务往来。

    总不可能有那么多人都叫张修远,能让梁知之那么上心,非生下那个孩子不可,由此就能看出来对方一定是有钱有势的人,不然总不能是真爱吧。

    与此同时,梁知之口中所谓的晏褚对他进行婚内强.奸的视频也出来了,视频中清晰可见晏褚和梁知之从两人的卧室出来,似乎是晏褚再向她质问,为什么结婚快一年了,除了她搬来的第一个晚上,一直都不肯和他有亲密的接触。

    梁知之并没有解释这个问题,而是选择抓住晏褚的手,抓着他的手拼命朝自己的手背,胸脯,脖子处□□的肌肤怕打,而晏褚则是极力拒绝的状态。

    这就是所谓的家暴?这就是所谓的□□?

    还有视频中晏褚所说的,两人结婚后有且只有一次的亲密就是在梁知之搬来的第一天,要知道有一则视频显示的就是当初第一天三个人在一起吃饭的场景,晏褚被灌的醉醺醺的,然后被梁知之拖回了房里,这样情况下,他能石更的起来?

    骗婚,除了这个,网友想不出其他词来。

    音频也好,视频也好,都是确实的证据,这些东西都摆出来了,几乎就不需要害怕还有什么所谓的反转了。

    从头到尾在这件事中,晏褚和他的母亲就是受害者,从所有视频中都能看出来,在发生“早产”这件事前,晏家母子对于这个儿媳妇都是百依百顺的,而且母子俩平日里的相处也只是正常母子的相处,绝对没有梁知之口中所谓的暧昧。

    其实晏褚要是能早一些记起来他有在家里装摄像头的事,估计就不会有之后的事了,只可惜,看那一段段视频,他是在梁知之自导自演早产前两个多小时才记起来自己家中还有这个东西,并且自言自语打算回房间用电脑看看,它已经同步上传多少视频在电脑里了,还说着应该告诉妻子这见识,让她以后在客厅要注意一些。

    只是没等他告诉梁知之这件事,就有了之后那场闹剧。

    只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老天爷还是很讲道理的,没让梁知之那个恶心女人的计谋得逞。

    *****

    “离婚吧。”

    张修远公司的公关部第一时间就告诉了他网络上疯狂流传的那几段视频,正在张修远焦头烂额,准备处理这段丑闻的时候,他那个出生豪门的妻子就带着几个律师进来,甩给了他一份亲子鉴定。

    “我要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家里的十三套房产,我要优先挑选其中八套的权利,家庭联名存款归我,儿女的监护权归我,你要是有什么反对的意见,可以跟我的律师谈,张修远,你是婚姻过错方,除了梁知之,你还有多少女人,不用我告诉你吧?”

    她对这个出生贫寒的丈夫还是有几分喜欢的,不然当初也不会违背父母的意思硬要嫁给他。

    现在想来,她此刻眼里流的泪,都是当初脑子里进的水。

    只是莺莺燕燕养了一群女人她能忍,反正两人在她生完儿子后就不同房了,她就把这个男人当做赚钱的机器,就当他是给她儿子闺女赚钱的牛,赚钱的马,可现在不一样了,对方居然闹出了私生子,看张修远的意思,他还很看重那个孩子,这就是她无法忍受的了。

    当初结婚的时候,因为父母的反对,她名下几乎没有什么资产,唯一的一笔积蓄后来也成了她借给张修远的创业基金,现在她不用担心对方分割她娘家的身家,而她却要狠狠从对方身上,咬下一大块肉来。

    看着张修远铁青着说不出话的模样,那个女人高高抬着下巴,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离开。

    梁知之是吧,她想着这些日子困扰着她的噩梦,被那个贱人设计害死的儿子,不管是真是假,她都不会轻易饶了对方。

    既然有那个胆子敢生下张修远的私生子,就要有承受她的报复的准备。

    *****

    梁知之不明白,怎么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

    她的社交账号下全是辱骂她的留言,她的手机号码不知道怎么泄露出去的,无数的骚扰电话逼得她不得不关机。

    她待在自己的房间内,浏览着网上的一条条讯息,在看到那些视频和音频时,顿时心如冰窖,牙齿格格格打着冷战。

    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

    “你毕竟已经是出嫁的女儿了,这里有一笔钱,你以后带着孩子出去住吧。”

    梁母和梁父也没想到这个女儿背着他们居然做了那么多的事,想到今天上班时那些同事看着他们鄙夷的眼神,两人就觉得头痛不已,加上就在刚刚,老师打电话来,说他们的儿子因为他姐姐的事和同学大打出手,现在还在医院,夫妻俩更是气急,不想再看到这个闯了弥天大祸的女儿了。

    你当人家有钱人的小三,那是你自甘堕落,可你为什么要连累人家好好的孩子,要不是后来一个个证据的出现,晏褚母子俩就被她给毁了。

    梁母觉得自己这张脸羞臊的厉害,亏她之前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讨伐梁桂芬,合着从头到尾错的都只有她女儿一人,而自己居然还大言不惭的,想要梁桂芬向女儿低头道歉。

    梁知之看着丢到自己面前的存折和孩子,存折里有两万块钱,都不够她买一个包。

    “你们别后悔。”

    梁知之在心里替自己加油鼓劲,她怀里的这个可是张修远的儿子,反正现在孩子都生了,媒体也开始报道张修远可能会和他妻子离婚,自己这时候去找他,看到传钰,他一定会很开心的,或许自己也会成为下一个张夫人。

    在梁知之的心里,父母最看重的还是弟弟,对于这对偏心眼的爸妈她没什么好感,当即就整理起了行礼,当天晚上就从家里搬离。

    都怪她之前太高调,以及这桩反转打脸的故事太精彩,导致她即便戴着墨镜和口罩,偶尔也能被路人认出来。

    辱骂是最普通的,还有些人会直接动手对她推搡,面对那种人,梁知之只是忍气吞声,她告诉自己,只要回到了魔都,找到张修远就好了。

    只是她还没坐上飞机,就被警察给扣住了。

    她报假警,骗婚,破坏他人名誉......多项罪名同时立案,加上晏家要求她归还当初结婚时给与她的三十万彩礼,当初说好是走个过场,之后会还回来的那笔钱,那笔钱梁知之早就已经用来贿赂邱医生呢,哪里还拿得出来。

    梁知之的罪名都不重,只是在她进入监狱的第一天,就寻衅滋事,打了同室的室友,第一个月就被发现藏匿危险物品,有越狱倾向,原本一年不到的刑期在她一次次闯祸后增加到了五年,这五年里,她就没有过过一天安生的日子。

    监狱里,多得是让人受尽折磨却无处诉说的法子。

    在出狱的前一天,梁知之以为自己终于要解放了,她所在的那间寝室发生了暴动,躲在一旁的她被不小心波及,脸上划了两道深深的口子,差点把嘴角撕裂开,脊椎骨粉碎,以后注定要瘫痪在床一辈子,再也站不起来了。

    当时太混乱,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动的手,所有人都指正当时梁知之也参与了斗殴,为此即便受了这样的重伤,都没人能给她一个说法。

    梁知之就这样出院了,五年的时间,张修远早就离了婚,他的妻子拿走了他大半身家,早就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和娘家的帮助,将张修远从公司的核心赶了出去。

    他不甘心失败,卖了自己手头的股份,想要另起炉灶,东山再起,可是当初他能成功,完全是因为赶上了好时候,以及妻子娘家偷偷的帮助。

    现在的他得罪了太多人,加上一些旧敌的捣蛋,直到手头的钱都花的差不多了,以及一事无成。

    张修远恨毒了梁知之,自然也不喜欢对方给他生的儿子,梁父梁母对那个外孙也心存芥蒂,找了一个生不出孩子的远方亲戚,就把那孩子送给人家了。

    梁知之从监狱出来的时候,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一开始,梁父梁母还有那个耐心照顾她,只是说梁知之的脾气自从在监狱待过后就暴躁易怒,在家里没住多久,梁父梁母就有一些受不了,将她送去了疗养院,因为儿子长大了要结婚娶媳妇,家里没有太多闲钱,选择的也是那种便宜的疗养中心。

    梁知之在疗养中心的日子很不好过,虽然过去了五年,可是她的那些事迹在小县城里依旧常常被提起。

    喝涮锅水,任由她溺屎溺尿,成为疗养院里的坏脾气的老人的出气筒,梁知之的余生,都在痛苦与折磨中度过。

    她生命中为数不多被家人从疗养院接出去的日子里,她看到了她那个曾经看不上的丈夫。

    对方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孩子,梁桂芬和一个年轻女人手挽手走在前头,就和亲母女一般亲密,一家人有说有笑的,虽然都是普通人,可是却洋溢着幸福。

    梁知之有些恍然,如果不是她太贪心,其实这一份幸福,应该是她的。

    仔细想想,晏褚当初已经记起来家里有装摄像头,并且看到了那几段录像,在一开始,却丝毫没有提及的意思,直到迫不得已了,才把那些录像拿出来,这是不是意味着,对方对她还有感情?

    梁知之想到这儿,就试图操控轮椅追上去,可是却被家人拦下,她们怕极了她那疯狂的目光,怕她又做出那些疯狂的事。

    再然后,她再也没有被接出过那个疗养院,终此一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