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谁让我是老实人
    “晏褚, 陪媳妇去医院呢?”

    晏家住的小区没有电梯房,最高的楼层就是七楼,晏家在四楼,不是特别高, 光照又很充足, 算是不错的位置。

    这一路从楼上下来, 偶尔能遇到几个早上出去买菜回来的大爷大妈,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是啊,这不保险起见, 每个月都得去一趟医院吗。”

    晏褚也笑着停下脚步和那些大叔大妈寒暄片刻,直到梁知之扯他衣袖了, 这才挪脚往下走。

    “褚儿, 你妈呢, 今天去产检怎么没见你妈一块陪着去?”似是想起了什么, 晏褚刚掺着梁知之往下走了一层, 就又被楼上的人给叫住了。

    “知之怀孕胃口不好, 我妈今天一大早就下乡去了, 找我大姨家买那种山里养的笨鸡和笨鸡蛋, 再买几条活鱼给知之煲汤。”

    晏褚将头探到楼梯口, 朝着上面说到。

    “你媳妇有福, 摊到一个疼人的婆婆。”那人在上头朝着晏褚笑笑,余光瞧见晏家媳妇那半张垮下来的脸, 意识到自己似乎耽搁人家太久了, 也没再拉着晏褚说话。

    “都什么时候了, 再晚点去又得排长队了,邱医生可是县里最好的妇产科大夫,每天挂她号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呢。”

    梁知之自从公布了自己怀孕的喜讯后,就开始不再掩饰自己的脾气,梁桂芬知道孕妇的脾气就是怪,反而还劝晏褚要多体谅自己那个媳妇,就这样,仗着肚子里那块肉,除了在外人面前,梁知之做事越来越没有章法了。

    “其实王医生也挺好的,挂不到邱医生的号,看王医生也是一样的。”晏褚不习惯和人拌嘴,即便是被梁知之怼了,说话依旧轻声细语的。

    “你是不是不乐意给你儿子花钱?”梁知之停下脚步,对着晏褚横眉冷对。

    “邱医生是专家,你是不是嫌专家号比普通门诊号贵了几块钱你就心疼了,晏褚,你怎么是个这么小气抠索的人,当初相亲的时候你也不这样啊?”

    梁知之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晏褚,现在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五个多月了,看上去却和一般七个多月的人的肚子差不多大,她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让人很是担心,就怕她一不小心摔着或是怎样。

    “褚儿,和媳妇吵架呢,知之还怀着孕呢,什么事你不能让着她些。”

    夫妻俩正僵持在楼梯口呢,又一个老太太进来了。

    这个老太太姓方,是梁桂芬的舞友,两人常常一起早晚跳舞健身,是很好的姐妹,因此看着晏褚和梁知之似乎在斗嘴的模样,立刻就过来劝解来了。

    “婶,我们没吵,就是知之怀疑我舍不得给她和孩子花钱看好大夫,我是那种人吗?”晏褚笑的有些苦,眉头皱的都能夹死蚊子了。

    “没事就好,知之啊,你也别胡思乱想,晏褚再怎么样也不至于不舍得在你和孩子身上花钱啊。你现在身子重,气大伤身,别伤着自己和孩子。”

    方老太太一听这小夫妻是在为这事拌嘴,当下就笑了。

    梁知之刚进门就怀孕,最高兴的就是晏褚母子俩了,只要是梁知之想要的,母子俩二话不说就给买。

    他们这里是老小区,治安本来就不太好,后来所有业主提议,在小区外搞了一个门禁,除了业主,闲杂人等都不能入内,包括送快递的人,也没办法进来。

    这么一来,所有的包裹就堆在了门卫室内,需要自己去拿。

    以前晏家母子节省,一年到头就没几个他们的包裹,现在可不一样了,隔三差五就见晏褚拿着小推车去门卫哪儿装包裹,一打听,全是晏家这个媳妇买的。

    什么几千块钱一套的防妊娠纹的油,还有啥七八百一件的防辐射的孕妇装,县城里的媳妇谁怀一个孩子这么费钱的,而且那晏家媳妇刚嫁过来就怀上了,一直没有再去找工作,她哪里来的钱,还不是晏家母子俩掏的。

    这叫不舍得花钱,那怎么样才叫花钱。

    方老太太平日里都是和梁桂芬一起买菜的,以前还没这个媳妇的时候,母子俩吃的就比较简单,一般每天就炒两盆时令蔬菜,再一碗肉或是一盘鱼,顶多再来碗汤,健康也不浪费,可自从新媳妇进门,那姑娘嘴刁,不是新鲜的鱼虾她不吃,蔬菜要吃超市里卖的有机蔬菜,也没见那玩意儿比乡下人自己中的好在哪儿,价格却是普通菜场卖的同类蔬菜的四五倍。

    自从多了一个梁知之,方老太太是眼见着晏家的伙食费蹭蹭蹭往上涨,也是对方运气好,刚嫁进来就怀了孩子,而且晏褚和她那个好姐妹都是性子软和的,换成她,可不会那么纵着对方。

    今天梁桂芬没有和她一起去菜市场,她知道对方是跑去她乡下大姐家买笨鸡去了,现在好一些的笨鸡一只也得一两百呢。

    这样大笔大笔的花钱,梁知之还嫌晏褚不舍得花钱,这样的败家媳妇,也亏的晏家还有两个铺子在生钱,一般人家还真养不起。

    方老太太心里腹诽,面上确实慈和的朝着梁知之笑。

    “婶子,我们没什么事,就是我最近这几天胸闷,睡不好觉,忍不住就朝晏褚发火了,我知道我待我好,可就是脾气上来了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当着外人的面,梁知之一只都是这么识大体,懂道理的,听了她的解释,方老太太也帮着打圆场:“怀孕了就是这样的,等生了孩子就好了。”

    “行了,别耽搁了,去晚了就赶不上回家吃午饭了。”老太太冲着小夫妻挥了挥手,让他们赶紧走。

    梁知之大着肚子,晏褚就上前扶着她,老太太看着小夫妻走远了,忽然拍拍脑袋想起了一件事,赶紧又追了上去。

    “哼!”

    那边梁知之看因该已经走出他们那栋楼的视线范围了,想也不想的挥开晏褚的手。

    跟这个蠢货相处久了,她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也变蠢,更何况对方即便结婚这么多月了,依旧不听劝的保持着他那土气的装扮,出门在外,除非必要,梁知之都不乐意和晏褚有什么亲密接触。

    现在她已经彻底摸透了对方的性格,就是个委曲求全,轻易不会发火的烂好人,对晏褚发脾气,梁知之一点都不担心对方会反抗。

    刚刚想起忘了和晏褚说他妈手机欠费,如果打不通电话让他别着急的方老太太正好就看到了梁知之一巴掌重重拍开晏褚搀扶着她的手的那一幕。

    这晏家的媳妇,看上去不太对啊?

    以前方老太太就是对好姐妹这个媳妇花钱大手大脚有意见,可人家花的也不是她的钱,她也没什么好说嘴的,可现在看来,晏家媳妇这心里,压根就没把晏褚当回事啊。

    老太太心里藏着事,也没追上去,只是回家的时候跟自家的媳妇聊起了这件事。

    方家媳妇号称方大嘴,最爱八卦,朋友也多,基本上被她知道的事,过不了多久半个县城的人都能知道。

    今天她听她婆婆说起晏家那个媳妇,也没当回事,直到后面又出了一桩事,使得她翻起这段记忆,给那时候的舆论,狠狠加了把火。

    “行了,你出去吧。”

    轮到梁知之照b超的时候,她就让晏褚出去等着。

    “人家检查都丈夫在一旁陪着呢。”这一次晏褚似乎拧住了,双脚粘在了梁知之都身旁不肯走了。

    “我这做b超呢,你一个大男人在这儿不方便。”

    梁知之皱着眉说到。

    “有啥不方便的,我是你丈夫,又不是别的野男人。”晏褚梗着脖子,对梁知之鼓起勇气反驳道。

    “晏褚,你说什么野男人,你是不是想要气死我肚子里的孩子?”梁知之一副要从仪器上下来的驾驶,面上满是屈辱和羞愤。

    “这个同志,你妻子现在可是怀着你的孩子,你怎么能和她说这样的话呢?”邱医生,也就是梁知之每一次指定来看的那个大夫对着晏褚满不赞同的说到。

    “算了算了,你还是还是先出去吧。”

    邱医生超晏褚挥了挥手,医生都说话了,晏褚也只能照做了。

    这样的场景几乎每一次做产检都会出现一次,如同每一次最后的结局一样,晏褚丧着一张脸离开,与此同时,似乎是不禁意间的,他将随身拎来的那袋东西,随手放在了一旁家属坐的椅子上,然后带上门离开。

    “又出来了?”

    晏褚每一次都陪他媳妇来产检,也有一些孕妇家属认熟了他那张脸,毕竟每一次媳妇检查都被赶出来的男人,他是第一个。

    人家媳妇可是巴不得自己男人每天都陪着自己呢,就这家的媳妇比较奇特,对这个丈夫格外不耐烦。

    也是,眼前这个男人其貌不扬,他那个妻子即便挺着一个大肚子,依旧楚楚动人,每次来检查还化着淡妆,一点都不像是怀孕的人的模样。

    一个朴实,一个光彩照人,这样两个性子截然不同的人,也不知道怎么走到一块的。

    晏褚朝那个打趣他的人笑了笑,然后随意找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拿出插着耳机的手机,戴上耳塞一副听歌的模样。

    “你这预产期可是差不多再过一个月就要到了,是个男孩,孩子很健康。”

    耳机里传出来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

    “大夫,确定是男孩没错了?”这个声音就年轻了些。

    “女翻男容易,男可不容易翻女,基本能确定是男孩了。”又是中年女声:“你那个丈夫估计要起疑了,我能帮你的就这些,剩下的你自己想着办。”

    “谢谢你啊邱大夫,等我平安生下这个孩子,一定有重谢。”

    只听见一些窸窸窣窣掏东西塞东西的声音。

    “邱大夫,下个月哪几天是你值班?”

    那一阵响声过后,又传来那个年轻女性的声音。

    一阵沉默.......

    “下个月二十三号,那一天我会在医院的,如果有什么意外,来医院前打这个电话,我会尽快赶回来。”

    中年女声说完话,年轻的女性又是一阵感激。

    晏褚拿下耳塞,将那一段录音保存,就手机页面的惊鸿一瞥,那个文件夹里,密密麻麻,都是类似标题的录音以及视频,就是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东西。

    他将手机放进口袋,没过多久,检查室的门就被打开了,梁知之拎着晏褚刚刚落在里面的袋子,心情很好的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