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8.谁让我是老实人
    梁桂芬提起结婚的事, 晏褚自然不会反对。

    得到了儿子肯定的答复,梁桂芬又喜又悲。

    喜得是儿子终于要成家了,悲的是儿子成家后对他而言最亲近的人就将变成他的妻子和未来的孩子,可总体上还是喜多于悲。

    老太太是个明白人, 自己都这把岁数了, 长命点也就再陪儿子二三十年, 而儿媳妇,是要陪儿子下半辈子的人,她不会学那些当婆婆的为了拉拢儿子挑拨儿子儿媳的感情, 没那个必要,把一家人的心搅散了有啥好处呢, 真要是这么看不惯儿媳妇, 一开始就不该积极的给儿子相看对象啊, 这不是毛病人才干得出来的事吗。

    梁桂芬坚信真心换真心, 知之那孩子看上去就是乖巧贴心的, 只要她把那孩子当亲闺女看待, 对方对她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两人的心都在晏褚一人身上, 这日子就能过得红红火火的。

    “咱们家的房子旧了些, 既然打算结婚了, 这房子就得重新买了。”

    虽然是一百八十线小县城,这几年这边的房价也和窜天猴似的长得飞快, 新开的好一些楼盘, 每平方报价也在七八千了, 对于人均收入两千多的小县城而言,已经高的离谱了。

    好在晏家除了固定的工资收入还有其他外快,几十年下来,也攒了小六十万了,买一套百八十平的房子还是可以的,晏褚作为教师有公积金,首付比例交的多一些,后续也不需要小夫妻自己还贷了。

    “妈前些日子去看了看那些新出盘的房子,户型都还不错,你要是嫌一百平的房子小,还有一百四十多平的电梯房,四室户的,精装房,不用费心,到时候只要添点家具电器就好了,知之要是不介意,妈就和你们一起住,能帮你们洗衣做饭,到时候有了孩子还能帮你们带孩子,知之要是不乐意和老人住,我就住咱们这老房子,到时候把另外一套卖了,凑钱给你们买一套大的。”

    梁桂芬盘算的很好,未来儿媳妇是从大城市回来的,未必会乐意和她一块住,她也不愿意讨人嫌,住得远一些,没准还更亲近。

    当然话是这么说,老太太这一辈子都和儿子生活在一块,到时候分开住,铁定心里不是滋味。

    “妈,你说什么呢,本来娶媳妇不就是为了多一个人和我一起孝顺你吗,哪有结了婚,反倒把你给撇出去的,你别再这么说,我不乐意听。”

    晏褚是个孝顺的,听妈有意要在婚后和他分开住,想也不想就反驳了梁桂芬的提议。

    “咱们也不需要买房,咱们这老房子地段好,就是小区老了些,如果要结婚,就把隔壁那套打通,重新装修一下,这样加起来就快两百平了,再多生几个孩子都住得下。”

    当初梁桂芬买房子的时候,特地买的就是同一楼层的两套房,就隔了一堵墙,现在一套自住,一套出租,上一任租客是外地人,今年准备回老家去了,就租到九月底,距离现在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到时候再把两套房打通重新装一下,也就是两个多月的事。

    儿子孝顺自己,梁桂芬听着别提多高兴了,全天下当妈的都是一个心理,饶是梁桂芬识大体讲道理,听到儿子在媳妇和妈之间更偏向她这个妈,心里也是高兴的。

    “这话可别当着知之的面说。”她点了点儿子的脑袋,让他在未来媳妇面前长个心眼,别把人好好的闺女给气跑了。

    “妈,知之也是同意的,当初相亲的时候我就说了,和你住那是基本前提,我看知之也挺孝顺的,根本没有反对就答应了,所以你就放心吧,千万别再说什么分开住的话了。”晏褚安慰老太太说到。

    “真的?”那可真是一个好姑娘,梁桂芬有些感动,当即也不再提什么分开住的话了。

    “不过这房子真的不买套新的?”

    现在小年轻结婚哪个住的不是新房子,不能因为他们家孩子没爸爸就比人家差一等啊,在老房子里结婚,老太太总觉得有些提不上劲儿。

    “不用买新房了,咱们家这房子不是挺好的吗,街坊邻居都是熟人,出小区走几步就是幼儿园,这里离我们学校也近,做什么事都方便。”

    晏褚才不想白白浪费自己装了一早上的针孔摄像呢,再说了,上一世梁知之的计谋能够那么顺利的成功,也离不开搬家后,上下左右邻居不怎么走动,梁知之说什么人家都听信什么,压根就不给晏褚反驳的机会。

    而这边就不一样了,晏褚四岁的时候就随着梁桂芬搬来这里,一晃眼二十多年就过去了,老邻居都熟的很,说晏褚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也不为过,在这种亲况下,梁知之说的话,和自己说的话,旁人肯定听自己的多一些。

    好一点的舆论环境对他之后的计划很重要,因此晏褚从一开始就没有卖掉房子,重新买新房子的打算。

    “不买新房子这事还得和知之家那边通通气,不过你刚刚说的也对,到时候把两套房子打通再重新装修一下,比买什么新房可来的强多了,而且咱们这小区除了老了些,地段是没话说的,附近商场菜场样样都齐全,要是换一处楼盘,可就找不到那么好的房子了。”

    梁桂芬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当初买的这两套房,现在也算是在小县城的中心地段了,虽然是老小区,价格比一些新开盘的楼每平方单价还要高一些。

    一开始梁桂芬只是觉得没新房女方家可能会介意,现在听儿子这么一分析,又觉得老小区也有老小区的好处了。

    母子俩商量了一下具体结婚的事,就在媒人晏大姑的安排下,两家人坐在一块,踏踏实实商量晏褚和梁知之小两口的事了。

    “晏.......大姐夫......”

    晏褚见过梁知之的父母,但还是头一次见梁知之的弟弟梁求知。

    梁求知比梁知之小了十三岁,梁母当初是上环的,存粹是意外怀上的他,因为上了环的缘故,一开始也没想过没来例假时因为怀孕了,只当是例假不准,等察觉到不对劲,去医院的时候,已尽怀孕快五个月了。

    经过检查,梁母当时的身体状况不适合流产,如果一定要落胎,可能对母体也有危害,因此即便夫妻俩都是公务人员,可是这个二胎还是合法的生下来了,工作也没丢,就是罚了一大笔钱。

    夫妻俩多得了一个儿子还挺开心,几乎样样都给他最好的,现在梁求知就在市里一家私立的高中上课,不放假也不回家,因此晏褚去了梁家几次,却一次也没见过这个未来小舅子。

    看小舅子现在的表情,似乎也不是很喜欢他这个未来姐夫。

    梁求知确实不喜欢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甚至有些土的姐夫,在他看来,自家姐姐模样好,工作也好,要不是因为爸爸那病从魔都回来,现在找的就不会是眼前这个姐夫。

    其实他也想不明白大姐为什么会满意眼前这个男人,就算是这个小县城,也有不少出众的青年啊,一个普普通通长得又挫的小学老师,以后让他怎么和人介绍这是他姐夫。

    中二气质浓厚的梁求知手插裤袋,对于晏褚爱答不理的,想要借此表达自己的立场。

    “这孩子,没礼貌。”

    梁母拍了一下儿子,让他安分一点,老一辈挑女婿没有那么多要求,晏褚的长相在梁知之和梁求知看来不好,可是在老一辈看来这种长相踏实,不容易在外面搞七捻三,找女婿就因该找这样的。

    再说了,他们也打听过晏家母子的为人了,都说他们平日里处事和气,几乎就没有见他们和谁红过脸的,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外表看起来文静乖巧,实际上牛心古怪,脾气大的很,找一个老实能够包容她的男人,就是夫妻俩的最高要求。

    反正这一次的见面就在长辈们的热情,梁知之和晏褚的虚假,梁求知的不高心中,圆满结束。

    在相亲的第十五天,晏褚和梁知之就去民政局领了证,就差一个婚礼了。

    这样的速度在比较落后的小县城里也算是快的了,毕竟现在讲究自由恋爱,就算是相亲看对眼,起码也得处个两三个月的,而晏褚和梁知之似乎是非对方不可了,直接跳过了那个阶段,直接就奔婚后了。

    既然领了证,梁知之的一些东西也开始往晏家搬了。

    对方似乎很急,即便晏家没有买新房,还打算跟梁桂芬一块住,梁知之统统没有异议,压下她父母一些反对的意见,直接自己点头答应了,不是她不想住新房子,而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拖不得了,现在的她只能巴住晏褚,不让自己的计划出现任何变动。

    两人的婚礼定在两个礼拜后的礼拜天,双方都已经开始通知亲友,这一天,梁桂芬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因为她的儿媳妇,打算在婚礼前搬过来,提早开始适应以后的生活。

    “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大家要齐心协力,把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梁桂芬坐在主位,看着分别坐在自己左侧和右侧的儿子儿媳,心里头别提多高兴了。

    “妈,你放心,我和晏褚会好好孝顺你的,早日给你生一个大胖孙子。”梁知之笑眯眯的,给三人都倒上她带来的那瓶红酒,哄着梁桂芬和晏褚把那杯酒一饮而尽。

    “妈不是.......不是那种重男轻女的老太太,你给妈生一个孙.......孙女,妈......妈也高兴。”梁桂芬的酒量一般,喝了两三倍红酒,说话就有些大舌头了。

    梁知之在心里狠狠剜了老太太一眼,什么孙女,她要生的是儿子,死老太婆,还会不会说话,要是她这次生了个闺女,看她怎么对付她。

    梁知之一个劲儿的劝酒,自己喝的却很少,梁桂芬最先倒下,晏褚和她一起把老太太扶回了房间,然后她又开始一个劲儿的劝晏褚喝酒。

    她带去的那瓶红酒全被晏褚喝完了,对方还喝了家里酒柜里摆着当装饰的两瓶酒,可是面不红心不跳的,就和没事人一样。

    梁知之心里都快急的上了火,就算这酒劲儿没上来,药劲儿也该来了啊。

    晏褚逗了她足足一个多小时,看她急的脸都已经青了,这才作出一副头昏脑涨的模样,趴在了桌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