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谁让我是老实人
    最后梁知之还是上了晏褚那小奶牛外形的小电驴, 对方估计好些年没有坐过除了私家车以外的车了,等送对方到达她住的小区,下车的时候,对方的脸都是红的。

    就是不知道是一路被风吹的, 还是气的。

    当然, 晏褚也不在乎这些, 他到是更希望是后者。

    “褚儿,你觉得那小姑娘怎么样啊,快和妈说说。”

    晏褚刚把小电驴停到自家的车库上, 顺便宝贝的在车前胎和后胎各上了一个锁,这才带着自己的一大串钥匙回家, 一路上腰间的钥匙随着他走动的动作哗啦啦的响, 很有七八十年代大佬板的架势。

    一回到家, 还没等他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就被梁桂芬拉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朝他打听今天和梁知之相处的情况。

    “刚刚你大姑可是来电话了, 那闺女对你的印象还挺好的, 觉得你是个老实本分的, 比起那些花花肠子的男人更值得托付。”

    梁桂芬眼底的喜意怎么都掩盖不住, 之前小区的那些女人背后怎么说她儿子的她又不是没听见, 无非就是嫌他儿子呆,不然也不会在家里有房有铺子的情况下, 一直拖到28岁还找不到老婆。

    同住一个小区的, 不少在单位做临时工, 或是学了一些手艺帮人家建房子的泥瓦匠木匠,以及一些打零工的青年都已经当爸爸了,她儿子还是个小学老师呢,工作也体面,怎么迟迟没个动静。

    梁桂芬听在耳里,记在心里。

    这种话她当然不会当着儿子的面说,让儿子也跟着着急,可是从她私底下越发频繁的联系家里的一些亲戚让他们帮忙介绍对象就看得出来,她是很介意的。

    因此今天见了梁知之这个漂亮的姑娘,对方还称赞了自家儿子一番,这让梁桂芬是很高兴的,觉得那是一个很有眼光的女孩子,对对方的好感更是高了几分。

    因此她迫不及待就想问问自家儿子对那个小姑娘的看法。

    “挺、挺好的。”

    晏褚顺着妈妈期待的方向做出一副羞窘的表情,圆乎乎的脸蛋也顺利的飞上几抹红霞。

    “我觉得也好,你的眼光随我。”

    梁桂芬听了儿子的话果然喜不自胜,恨不得现在就给孩子他大姑去个电话,告诉对方自己这边的意思。

    “你今年也已经二十八了,一般人这个年纪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感情倒也不急,如果看中了,就把婚事定下来,最好今年就把婚事给办了。”

    梁桂芬越说兴致越高,似乎下一秒儿子就能给她变出一个孙子孙女给她养着了。

    “29不是个结婚的年纪,过了30结婚也不好听了,所以还是28最好,还有知之那孩子,今年年纪也不小了,女人越晚生孩子对身体越不好,趁妈还年轻,多帮你带几年。”

    梁桂芬似乎也不需要孩子的回应,一个人掰着手指头算也自得其乐。

    “行了行了,你回屋吧,妈去找你大姑再好好聊聊,看看人家女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这段时间你多打电话和知之联络感情,别老待在家里,公园啊,商场啊,多带人姑娘玩玩。”梁桂芬叮嘱了儿子几句,就匆匆忙忙又往外跑了。

    晏褚把打包的饭菜放到冰箱里,拿了一罐可乐回了自己的房间。

    冰镇后的可乐一口下吼,身上的暑气顿时就消了。

    他按照记忆中原身设定的密码打开电脑,然后拿下遮盖住眼睛的那副黑框眼镜,整个人的气势顿时一变,对着键盘一阵噼里啪啦,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

    “这也太快了吧?”

    梁桂芬虽然很想儿子快点结婚,可是现在距离相完亲才多少天啊,就结婚了?该不是女方有什么问题吧?

    虽然她觉得梁知之那孩子乖巧又温柔,看上去也健健康康一个人,可是因为对方太过焦急,使得她此刻心里多了几分狐疑。

    “哎,也是对方她爸那病,前些日子梁逵不是心脏出了些问题吗,差点抢救不过来,他们家就怕闺女还没嫁人他就熬不到那个时候了,就想趁现在人还在就把婚事给办了。”

    晏褚的大姑对着弟妹解释道:“再说了,咱们家褚儿有啥不好的,正式编制的老师,工作体面,家里还有房有铺子,最重要的是褚儿性子踏实,找对象不就要找这样的吗,人家姑娘是聪明人,知道抓住咱们褚儿不放,省的到时候被别人给抢走了。”

    晏大姑知道自家弟妹爱听什么,果然,在她说完这段话后,梁桂芬的表情就好了许多。

    “说的也是,知之她爸的身体也不好,到时候有个好歹,也不知道会耽误到什么时候去呢,其实孩子看对眼了就行,咱们当初结婚哪有谈恋爱的,家里情况合适,见个一两面这婚事也就定下了,不也照样一辈子这么过下来了吗。”

    梁桂芬的表情松动了许多,现在虽然没有古代父母去世守孝三年的说法,可是小地方的人对这方面的事还是有忌讳的,家中至亲去世,半年内是不会结婚的。

    梁桂芬也不清楚梁知之她爸那病到底是什么情况,一听和心脏有关就觉得很严重了,这么一来对方急着解决自己的婚姻大事,在梁桂芬看来也是很正常的。

    将心比心,自己要是快不行了,那肯定也很想看着儿子在他临死前能够组建家庭,知之那孩子愿意为了她爸从大城市回来,又为了她爸积极相亲,早日结婚,在梁桂芬看来,就是那闺女孝顺的象征。

    “他大姑,那梁家在彩礼上有啥要求吗?”

    通常一对年轻人要结婚了,都是请一个中间人替对方询问双方家庭的意思,这也避免了尴尬,晏大姑是媒人,自然也就是现成的中间人。

    “梁家的条件比不上你们家,但是也不算差,父母都是公务员,将来退休了也是有退休工资的,知之有个弟弟,她爸妈的意思,现在住的那套房子将来肯定是给她弟弟的,他们也不是那种卖女儿的人家,他们家姑娘看中褚儿看中的是他这个人,也不是晏家的钱,所以彩礼的话,就给他们闺女打个三金意思意思就成了,其他的钱,他们不要了,相对的,他们家也不出彩礼,你们家如果愿意多给点彩礼,到时候也会让知之带回来,当做他们小夫妻的私房钱。”

    没有狮子大开口,梁桂芬更是觉得自己看中意的儿媳妇一家人品都不错了,要知道现在彩礼年年往上抬,他们这地方人均月工资也才两千多呢,娶媳妇的彩礼钱却要二十万朝上了。

    普通老夫妻辛辛苦苦一辈子,就是替儿子攒一个彩礼钱,这还没算上买房呢,爹妈和孩子要是没本事,还真结不起婚。

    “那成,他大姑,我和褚儿再商量商量,到时候给你一个准信。”

    梁桂芬和晏大姑争抢着结了这次和茶的账,然后在茶馆门口告别,各自回家去了。

    她一进家门,就看到儿子在客厅里不知道鼓捣着什么东西,空调都被他给拆开了,工具摆了一地。

    “褚儿,你这是拆家呢?”

    梁桂芬肉痛的上前,这立式空调当初可是她狠了狠心才买的三菱重工呢,足足花了她一万多块钱,都不怎么舍得用,现在却被儿子拆成了这样,到时候请人来修不知道还得花多少钱。

    “妈,这不是咱们楼下的王大爷家前些日子进贼了吗,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偷了,警察还抓不到人,我就想着在家里装几个针孔摄像头,到时候就算是进贼了,也能把人拍下来。”

    因为拆了空调的外壳,所以此时空调是停止运行的,光靠一台小电扇,晏褚微胖的身形很快就出汗了。

    他随意的用手背抹了抹脸,头也不抬地说道。

    “呸呸呸呸呸。”

    梁桂芬是个很迷信的人,好的不灵坏的灵,她怕贼真被儿子这句话给招来。

    “家里装摄像,那多那个啊。”

    梁桂芬觉得怪别扭的,不是很乐意儿子搞这些东西,最主要的,针孔摄像头啊,听上去忒高端了,那得花多少钱啊。她想开口让儿子把这玩意儿退回去,可想想儿子难得主动买什么东西,又不好开口了。

    “就装客厅和厨房,平时注意点就成了,而且王大爷他们家的情况,咱们也不得不防啊。”

    因为是母子同住的关系,平日里在穿着上梁桂芬还是很注意的,绝对不会只穿个胸罩内裤就走出自己的卧室,大夏天里,她穿着吊带的睡裙,只要从屋里出来,那必定也是穿着小背心的,因此如果摄像头只装客厅和餐厅,对于日常生活来说,就没有什么影响了。

    “妈,这事你可别往外说,不然小偷听见了,我这东西就白装了。”

    晏褚慢条斯理的装着针孔摄像头,在梁桂芬看来,就是他不会装着玩意儿,还在那儿学习。

    这东西买都买了,梁桂芬也拿儿子没办法,至于对外说,她也没那个心情,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儿子结婚的事,什么针孔摄像头,估计一觉睡醒,她就该忘了。

    好不容易等儿子装完他说的那些东西,看着恢复原样并且能正常运行的空调,老太太松了口气,迫不及待就开始询问儿子的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