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3.谁让我是老实人
    晏褚接受完正确的记忆从意识空间内出来后, 看了看身侧睡得正香甜的女子,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按照原本的世界走向,人家可是要当女皇的人物,结果这一次只能委屈的当了他的皇后, 如果不对人家好一些, 他都觉得过意不去了。

    在这个世界, 晏褚活到了六十九岁,在他五十岁那年,他将帝位传给了他们的长子, 自己则是陪着周明砾游遍了这片大好河山。

    至于周明珠等人,终身都被囚禁在那座公主府中, 府内的下人一个个消失, 他们只能靠自己自给自足。

    相互的打骂、攻讦已经是常态, 没有粮食, 他们只能吃花园里的野草植物, 后来有人给他们扔进来几包种子, 那些娇生惯养的皇子公主们, 为了生存, 只能开始学着开垦荒地, 种植他们的口粮。

    没有人去理睬符丛, 最后他是浑身包裹着屎尿,活活饿死在自己的房屋中的。

    周明珠是现在府里所有人的眼中钉, 她被迫承担了更多的劳务, 还时常要忍受母后和两个皇兄的毒打责骂, 等到所有人都睡下的时候,她会偷偷来到围墙边,看着皇宫的方向,嘴里念念有词。

    她在等着晏褚接她回宫,周明珠已经彻底疯了。

    终此一生,他们都将会在这样的彼此折磨中度过。

    *****

    等从这个世界脱离,晏褚的系统面板上剩余积分的数值自动扣除了一百,这是他选择留在任务世界所需付出的代价。

    这一次,他没有急着进入下一个世界,而是等到007出现,确定这一次系统不会抽风后,才开始自己的新的任务。

    “我觉得,我偶尔能当一次好人。”

    失去意识前,晏褚对着007说道,然后他的意识,就被007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金属脚一下子踹到了任务世界中去。

    这一次的世界,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不算难,这一次他附身的原身,在大众的心里有一个广泛的定义,叫做老实人,而这一次的许愿人,则是原身的妈妈。

    有一段时间,网上有一个比较火的段子,叫做玩够了,找个老实人嫁了吧,亦或是不小心怀上了,找个老实人接盘吧。

    原身既是前者,也是后者。

    普通的小县城,普通的小学老师,普通的身高,普通的长相,放在人群中,你几乎不会看他第二眼。

    晏褚看着镜子里那个圆圆的脸蛋,笑起来有些憨的带着黑框眼镜的青年,格子条纹的衬衫刻板的扣到最上面,即便现在是炎热的夏天,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似乎因为要出席什么场合,还挤了一手的摩丝刮在上面,梳子那么顺边一梳,缕缕分明。

    土。

    这是晏褚对原身的第一印象。

    他用手指推了推有些往下滑的眼镜,盖住了那双明显不符合原身气质和长相的眼睛,温和的,怯怯的,还带着一丝不可言说的自卑的沉默青年,就很顺利的出现在了镜子中。

    “褚儿(儿话音),快些子,人家姑娘都该等急了。”

    梁桂芬敲了敲卫生间的门,催促儿子动作快一些,今天可是孩子他大姑给他介绍的对象,那姑娘听说模样长得好,个子也高,她一看照片心里头就欢喜,可不能因为儿子去的迟了,就坏了人家姑娘心里的印象了。

    趁等儿子的时候,梁桂芬自己也赶紧照了照玄关处的落地镜,为了相那个媳妇,她特地花了八十多块钱去烫了个头发,以前她可舍不得,还有今天她身上穿着的这件旗袍,是她当初结婚时她男人给他买的,那时候所有人的工资都七八十,这件旗袍,足足花了那憨子三百多块钱,料子极好,全县城估计都很难再找出第二件来。

    梁桂芬摸着衣服上刺绣的牡丹,看着不远处挂着的黑白照片,眼眶有些泛红。

    晏褚打开卫生间的门,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妈,你别难过了,我长大成人了,马上也要结婚给你抱孙子孙女了,爸在九泉之下知道,也该开心了。”

    他从餐桌那拿了一张纸巾想给妈妈擦脸,却被梁桂芬拒绝了。

    “今天妈描了眼线呢,别给擦糊了,妈自己来。”

    梁桂芬摆了摆手,她这不是激动吗,可不是难过。

    “我儿子可真精神,和你爸一模一样的。”

    梁桂芬看着儿子今天的打扮,格子衬衫黑西裤,衬衫摆系在西裤里,腰上系了一根黑皮带,多干净利落,和他爸当初的打扮也没啥区别。

    当母亲的看孩子自然是怎么看怎么好了,还是老观念的梁桂芬可不知道,西装摆系高腰西裤再来根皮带,在年轻人看来,是多么土多么俗气的打扮。

    晏褚知道,但他似乎并没有要改变的意思。

    母子俩准备好了,将家里的钥匙系在了晏褚的皮带上,然后就一脸期待的去准备赴今天这个相亲宴去了。

    别看前面说了原身的四点普通,在这个小县城里,还有一点,是他比别的很多同龄人都强的,说起这个,还得提起原身的父亲。

    原身的父亲是一个比较有头脑的男人,在八十年代初,就有远见的辞掉了业绩日益下滑的机械厂的工作,选择用家里的积蓄,开了一家音像店,生意很是红火。只可惜,再一次交通意外中,由于对方司机的疲劳驾驶,导致坐在朋友车上的晏父当场死亡。

    那个卡车司机家境还算殷实,加上那家人也不想自己儿子判太多的年的牢,赔梁桂芬二十万,那时候晏褚才三岁。

    八十年代末的二十万,那也是很值钱的,梁桂芬不懂什么叫理财,她买下了丈夫开音像店租的铺子,又在商品房刚兴起的时候给儿子买了两套房子,一套自住,一套留着出租,剩下十二万,梁桂芬一直都给儿子存着。

    眨眼间二十多年过去了,音像店的生意早就因为不景气关掉了,可是老街拆迁,那件铺子的换成了后来新建的大商场的其中两间商铺,在这样没什么大开支的小县城里,光是靠着铺子和房子的租金,母子俩的生活就能过的很滋润了。

    因此即便原身处处普通,因为那两间商铺和两套房子,还是有不少人愿意给他介绍对象,原身性格虽然因为缺乏男性角色的教育有些妈宝也有些软弱,可梁桂芬并不是那种刁钻的婆婆,如果他能娶一个孝顺懂礼的媳妇,一家三口的日子绝对不会差。

    可错就错在,原身母子俩看中的那个媳妇,实在是太“好”。

    此时晏褚和梁桂芬已经来到了和介绍人越好的饭店里,找了一桌六人桌等着对方的到来,因为介绍人也不清楚,那个小姑娘会不会带着她的父母过来,为了防止万一,梁桂芬干脆就找了一个宽敞点的位置。

    “大姐,在这儿呢。”

    看到进门的熟人,梁桂芬站起来冲她挥了挥手,嗓门有些大,跟着那个中年女子进来的年轻姑娘微微蹙了蹙眉,依旧还是跟着那女人走了进来。

    “这就是知之吧,真是个漂亮的姑娘。”

    梁知之,晏褚今天的相亲对象。

    她穿了一条米白色的连身长裙,皮肤很白,大约165左右的身高,体重绝对不超过九十斤,看上去瘦了些。

    鹅蛋脸,双眼皮大眼睛,鼻梁并不是特别高,但胜在鼻头形状好,看上去娇俏,她看上去似乎没化妆,只是涂了点口红,老一辈就喜欢女孩子脸蛋干干净净的模样,尤其是小县城的老太太,看着自家出去念书的孩子回来描眉画唇的,眉头能把蚊子给夹死。

    梁桂芬看着眼前这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就喜欢,自家儿子性子软,她怕媳妇太厉害把儿子给欺负死,眼前这小姑娘就很好。

    她的脚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一下儿子,想问问儿子的意思,只是那小呆子,似乎压根就没搞懂她的意思,低着头,也不说话。

    “知之啊,阿姨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想吃什么就自己点,不用给阿姨省钱。”梁桂芬平日里算是一个比较抠的妇女,不过在儿子的相亲宴上课不能丢份,至少要让人家闺女认识到他们对她的重视啊。

    晏褚看着身边老太太乐呵呵的模样,此时的她哪里知道,就是这个她处处看好的儿媳妇,最后害的他们家破人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