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叛国的将军
    超乎国都百姓的想象, 几乎也就是半天不到的功夫,原本皇城里隐隐传来的肃杀声,以及街头小巷处时不时穿梭过的穿着铠甲的列兵,就安静了下来。

    原本不论是周王想要除掉晏小将军这个功臣, 还是晏小将军想要造反, 也不该那么快啊, 就仿佛这仗没怎么打,就直接结束了。

    所以到底是谁胜利了呢?

    皇宫内,原本准备前来恭贺符丛凯旋归来的周氏皇族以及朝中大臣, 都被幽静在太和殿中。

    他们也想不明白,明明一开始是准备把晏老夫人几个“请”进来的禁卫军在出了宫以后直接就口口声声喊着晏褚要造反, 要捉拿晏家女眷, 而晏褚也因为这件事说反就反了。

    仿佛从头到尾, 他们就和被牵线的木偶一样, 操控木偶的那个人就是晏褚。

    “你个逆臣贼子。”

    太子被为数不多的忠心侍卫护在身后, 他指着那个提着剑, 穿着染了无数鲜血的银色铠甲朝殿内走来的晏褚, 色厉内荏的骂道。

    “亏你们晏家口口声声念着忠君报国, 就是这般忠军, 这般报国?晏褚, 等你死了以后,我看你有什么面目和九泉之下的先祖交代。”

    “嗤——”

    晏褚轻笑一声, 在空旷寂静的大殿内传来声声回响。

    “太子殿下, 需不需要我提醒一下你, 是谁收买了那个左狱监让他挑断了我的手筋和脚筋?”

    晏褚慢慢走着,刀剑抵着大理石地面,摩擦的时候带出点点火星。

    “还有二皇子,需不要我提醒一下你,又是谁收买了当初看押我的那个狱吏,让他在鞭打我的鞭子上浸泡辣椒水,在泼我的凉水里,掺了大把大把的盐?”

    不需要晏褚给证据,光是两人顿时煞白的表情,就能证明一切。

    “还有,是谁在我的营账里放了那封所谓的我通敌叛国的书信,符丛?亦或是他身后什么人?”

    凡是目光和晏褚接触过的,全都一个个低下了头,其实事情闹到今天这个地步,所有人反而都能理解晏褚的心情,轮谁一家都为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最后却还要落得一个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都会触底反弹。

    “晏褚。”

    周王张了张嘴,他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儿子,再结合刚刚晏褚说的那些话,难道连陷害对方通敌叛国的事也是他们弄出来的。

    此刻老皇帝丝毫没有想到自己那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只当是自己的两个儿子心胸狭窄,容不下晏褚才引来的这番闹剧。

    他想自己这时候应该斥责晏褚一番,因为不论怎么样,君为天,晏褚都不应该造反,辜负他对他的信任,可是想想,自己若是真的信任对方,当初又为什么会不听对方的辩解,直接将对方打入天牢,让自己的两个儿子有了那么方便的动手时机呢。

    要说什么他都没脸说出口。

    晏家军的士兵一列列进来,将太和殿中的大臣以及他们的妻女带下去,太子和二皇子不肯走,妄图反抗,却被直接打昏过去,扛了出去。

    周王后是女眷,带她走的是几个女兵,她被捂住了嘴,只能发出无尽的悲鸣声,妄图周王救她。

    很快,这个太和殿中就只剩下了周王和晏褚两人,从半夜时分到东方将白,太和殿的门才再次打开。

    这一次,晏褚的手上多了一份圣旨,周王自愿传位给他的圣旨。

    在这一天过后,周王成了周贤王,移居到了后宫之中一个位置较偏但格外幽静的宫殿内,一切用度和以往一般,只是所有伺候周贤王的人,都是晏褚安排的。

    当初周明珠下嫁符丛,理应是有自己的公主府的,可她自认自己重生一世,认清了自己的真心,将公主府和符丛的将军府合并,因此原先的周王后以及两位皇子,现在的庶人,被送去和周明珠作伴的时候,其实顺道也等于进了将军府。

    符丛没死,却也和死差不多了,当初晏褚受过的那些罪,他原封不动的经历了一遍,现在手脚筋俱断,躺在将军府里。

    一群人聚了首,只可惜将军府外守满了晏褚的人,这里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即便他们想了多少歪主意,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

    “妹妹,现在我们全都靠你了。”

    先太子看着周明珠这个胞妹,对她给予了无数的厚望。

    “大哥,你放心,等晏褚娶我入宫后,我会想办法杀了他,把他夺走的大周江山重新夺回来。”

    周明珠看着躺在床上形销骨立的爱人,痛彻心扉。

    “明珠,不要觉得辜负了我,你这么做是为了大周,是为了我们所有人,是你的牺牲,才换取来的我们的自由和幸福,不论怎么样,我都只爱你一人。”

    符丛的眼神深情款款,只是现在的他模样有些狼狈,做这个表情的时候,没有以往来的让人陶醉。

    不过周明珠不在意,她觉得符丛这样只是一时的,晏褚当初不是也被挑断了手脚筋吗,但是现在他还不是活蹦乱跳的,还灭了她大周的江山。

    由此可见太医的话也是不能信的,符丛比晏褚更优秀,既然对方能做到的,符丛自然也能做到,迟早有一天,他会恢复成以往英俊潇洒的模样。

    再者而言,符丛的话也说到了她心痒处,她不是贪生怕死才答应嫁给晏褚,而是为了大周,为了在场的所有人,她是牺牲了自己,成全了所有人。

    符丛的话让她觉得自己的贪生怕死成了伟大,而对方坦诚炽热的表白也让周明珠感到开心,至少在上辈子,晏褚从来没有和她说过这样的话。

    这群人会有现在这样的想法,存粹就是因为现在已经被封为皇太后的晏三夫人点名给周明珠送来的源源不绝的好东西,府上为数不多的下人不理睬符丛等人,可从来不会违背周明珠的意思,除了放她出去或帮她传话之类的事。

    所有人都想到了周明珠之前的身份,觉得这是晏褚对她余情未了,不然怎么解释太后的那番行为。

    他们决定以退为进,用周明珠的假意示好,寻得晏褚放松警惕的机会,然后一击毙命,夺回大周的江山。

    这一等,就是一个月,然后他们听说新王去攻打姜国去了,所有人都想着,对方可能是想要打下整个天下,以江山为聘,迎娶周明珠,包括周明珠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时间一日日的过去,符丛身上的伤不仅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反而有恶化的趋势,晏褚被挑断了脚筋,却依旧坚持每一日不停歇的复健,而符丛根本就受不了这个罪,每次一下地,就直接摔倒在地上,根本就没有再站起来的勇气。

    他开始越来越暴躁,即便是面对着周明珠不敢发脾气,表情却也忍不住的开始扭曲,加上那张越发阴郁消瘦的脸,让周明珠不由的想起了上辈子晏褚的好。

    上一世,对方虽然不会如同符丛一般说那些蜜语甜言哄她开心,但是他给了她无数的荣光,即便是皇后嫂嫂,也得敬她三分。

    这一世,晏褚更是痴情的想要以江山为聘,娶她为后,即便周明珠恨他夺了她大周的江山,也忍不住有些感动。

    尤其是在符丛的对比之下,周明珠第一次发觉,原来晏褚是那么一个坚强,有毅力的男人。

    她想着,或许这次她可以饶了对方一命,只要他能答应把这天下还给她皇兄就好了。

    自从动了这个心,周明珠越发减少了去符丛那儿探望他的次数,越发心安理得的接受太后送来的东西,每日精心打扮自己,生怕在晏褚战胜归来后,自己变老了,变丑了。

    府上的下人本来就是阳奉阴违的,符丛一个瘫痪在床的废人,没有人帮助,连基本的排泄都是一个问题,憋不住的他只能将屎尿拉在了床上,只有那一天周明珠忽然想起来看他了,伺候他的下人才会将他的房间整理一番。

    一开始符丛还想着和周明珠告状,可是随着他发觉告状根本没有用,只会让周明珠更加厌烦自己后,他就停止了这个举动,转而代之的是他对周明珠的追捧以及豪不扭捏对她剖析自己内心的不安和对她深刻的爱恋,让周明珠自得之下,能够多来探望他几次。

    日复一日,秋寒春暑,在周明珠都快等的不耐烦的时候,传来了晏褚打下了姜国,得胜归来的消息,于此一同传来的,还有晏褚打算迎娶原周国公主为后,共享这片盛世的消息。

    周明珠的心中笃定,包括那些等了将近一年的先太子等人,都将周明珠视为了他们能够重活自由的寄托。

    一天,两天,三天,周明珠一直在等,等宫里来人迎她入宫,等绣女为她缝制最美丽的嫁衣,等工匠为她打造最耀眼的凤冠。

    她受过了待在这小小的四方天地里,她想要站在高处,头一次,她觉得其实做皇后比做公主好。

    只是足足十天,她都没等来宫里的人,包括原先一直给她送东西的太后,似乎也忘了她的存在。

    周明珠有些生气,她觉得晏褚办事实在是太拖沓了,既然对方喜欢自己,当初他离开去打仗的时候就该把自己留在宫中啊,而不是待在这破地方。

    她决定如果晏褚来求她嫁给他,她必须要好好拿捏他一下,再原谅他。一年多潜移默化的灌输,已经让周明珠深刻的认为晏褚爱她,爱的不能自拔。

    她和她的兄长们等啊等,盼啊盼,却始终没有盼来晏褚,甚至是宫里任何一个人的出现,直到某一天,公主府的外头,传来的喧嚣的喜乐声,那是皇帝大婚时才能鸣奏的乐曲。

    她这个皇后还没换上喜服,怎么喜乐就响起来了?

    周明珠好奇,这座府里的其他人也好奇。

    他们都从各自的房间里出来,朝宅子最外面的围墙跑去。

    “大公主可是前姜国太后,嫁去姜国的第一天老皇帝就死了,你们说新皇娶了她不会也被她克死吧?”

    “呸,你不要命了。”

    “新皇在迎娶大公主之前可是承诺了,终身不纳二色,由此可见新皇有多喜欢大公主了,要是被人听到你说大公主的坏话,小心舌头都给你拔下来。”

    周明珠的耳朵贴着围墙,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大公主,不该是她二公主吗,为什么晏褚的新娘,会是周明砾那个女人。

    “谁说不是呢,说来帝后的感情也坎坷,其实两人从小就喜欢对方,只是因为周贤王乱点鸳鸯谱将二公主那个毒妇许给了新帝,两人只能忍痛分离,谁知道那个毒妇有了新帝这么好的未婚夫婿还不满足,红杏出墙和符丛好上了,联合他陷害了新帝,使得他被所有人冤枉,要不是因为大公主用和亲姜国作为代价求情,怕是早就没命了。”

    这是这段时间里忽然传遍整片大陆的小道消息,但是因为说的太真,又有时下最热门的几个八卦素材,被很多人信以为真。

    “要不是那个毒妇,新皇当初也不会受那么多罪,不过也得谢谢她,正是因为她的存在,才使得新皇有了今天这番成就和地位,现在天下一统,咱们老百姓也能少受一些战乱之苦了。”

    围墙的外边,喧哗热闹,围墙的里边,所有人的心都是凉飕飕的,原本他们好歹还有一个希望,现在是彻底的绝望了。

    “那些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当初那封信,是你弄出来的?”

    二皇子一把扯住妹妹的衣领,对着她质问道。

    “啪——”

    他重重甩了周明珠一巴掌:“毒妇,毒妇,要不是你,那时候晏褚就已经打下明国了,他不会因为叛国被抓,我们自然也就不会有动手对付他的机会,凭着晏家人对皇室的忠心,他更是不会反,都是你,我们现在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

    他们彻底出不去了,多么绝望的一件事啊,什么狗屁的兄妹情谊,二皇子完全已经顾不上了,发疯了似得对着周明珠拳打脚踢。

    而太子和周王后则是木木的站立在围墙旁,双眼放空,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大喜大悲,不外如是。

    *****

    周明砾坐在满目金红的宫殿之中,这是她第二次做新娘,和第一次不同的,这一次的她既期待,又羞涩,看着不断燃烧的龙凤蜡烛,脸上的温度也随之上升。

    晏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进来的,宫殿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周明砾微微仰着头,看着那个穿着红色喜服的帝王,脖子有些酸,却执拗的不肯低下。

    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幕幕就和梦一样,她没想到对方不仅仅把她带回了故乡,更是真的给了她一个家。

    她不敢去想晏褚在求她嫁给他的时候,是喜欢多一点,还是愧疚多一点,在那一刻,她自私了一把,即便只是补偿也好,她也想要成为那个人的妻,想要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边,哪怕只是一年,一月,一天也好。

    对于周明砾而言,现在的一切都是她偷来的。

    晏褚何尝不知道对方此时的想法,不过没关系,这份幸福,她能偷一辈子。

    一辈合卺酒,**到白头。

    *****

    “滋滋兹——”

    一阵奇怪的机器故障还是电磁接受不畅般的声音从晏褚的耳畔传来,刚刚才睡过去的晏褚顿时睁开眼,意识出现在了意识空间当中。

    “007,你终于出现了。”

    晏褚都快给这个不靠谱的系统跪下了,这么多年他怎么呼唤对方都不出来,等他用自己的方式做完了任务,对方倒是马上就出来了。

    “你进入这个空间的时候正好是千年一度的系统维修时间,因此出现了一些小概率的故障,这个世界的任务完成奖励翻倍,失败不接受惩罚。”

    也怪007忽略了,它本来没想着上个世界晏褚能那么快完成任务,以为等自己结束了修检再送对方进入下一个世界也是来得及的,没想到对方提早出来了,而且没有等到它就之行进入了下一个世界。

    这可是它很看好的宿主,要是出了什么事它也还是心疼的,不过现在看来,对方似乎应对的还算不错。

    “让我来看一下你的任务完成度。”

    没有接收到主线剧情和原身的记忆,007认为晏褚的任务完成率应该也不会特别高,可是这一看,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对方了。

    “叮——主线任务一:统一三国,称帝为王,完成度百分之百,奖励积分,支线任务一:挽救晏家全族性命,完成度百分之百,奖励积分600,支线任务二:报答周明砾,完成对方的愿望,完成度百分之百,奖励积分600,支线任务三:报复周明珠、符丛等人,完成度百分之百,奖励积分600.”

    “总奖励积分2600,因此世界系统故障,奖励翻倍,现剩余总积分6700.”

    这一次的任务,可以说是大丰收不为过了,在007说完这一次的委托者任务的时候,原本缺少的小世界记忆也出现在了晏褚的脑海中。

    这一次世界的委托者,确实是他附身的这个身体没有错,不过准确的说,应该是周明珠重生后的那个世界的晏褚。

    在那个世界里,因为没有晏褚的出现,对童年记忆已经很不清晰的原身根本就没有发现所谓通敌叛国信上那细微的墨砚上的差别,因此在铁证之下,他成了所有人嘴中叛国的罪人。

    那时候的晏褚手脚筋俱断,因为往昔的战功,他被判充军黔墨,也就是周国极北最苦寒之地,那时候的原身虽然觉得自己愿望,可并没有达到恨的地步,直到他听到自己的母亲被人冤枉通奸不堪受辱而自尽,祖母因为母亲以及自己的事一病不起,没多久就撒手人寰,大伯母和堂姐妹们终日因为他和母亲的事受尽指指点点,最小的堂妹被几个和晏家有夙仇的人家的子弟□□而亡却伸冤无果后,原身怒了。

    晏家世世代代都为大周子民守护着这一片疆土,他们认为他通敌叛国唾骂他,羞辱他他无所谓,可他的母亲,他的祖母,他的堂妹们又何其无辜,那些被她们的儿子,她们的丈夫,她们的父亲用性命保护过的子民又对他们做了什么。

    那些狼心狗肺的人,只是活着的魔罢了。

    黔墨,是极靠近姜国的地方,既然所有人都说他通敌叛国,他就叛给他们看,他要帮着姜国,把那片曾经由晏家人守护的土地重新夺回来,既然他们自己选择唾弃他们的保护神,那么神也将收回曾经对他们所有的庇护。

    原身改名换姓偷偷潜入了姜国,他划花了自己的脸,以身体有残缺的谋士的身份出现在姜国当中,于此同时,他也开始搜寻自己当初被陷害的真想,并且发觉周明珠在背后所扮演的角色。

    整整十年,这片疆土上战火频起,姜国和明国仿佛有名士指点,在战场上有如神助,很快周国就被两国蚕食,可偏偏明国和姜国在原本属于周国的领地上僵持,今天你打走我两座城池,明天我再打回来三座,永远分不出胜负,直叫原本周国的百姓苦不堪言。

    几十万,上百万的周国百姓流离失所,他们经历战乱,饥荒,疫灾,面对着已经亡败的周国和在周国土地上肆虐的明国以及姜国,他们开始无比怀念当初战场上威名赫赫的晏家人,记起在曾经,有那么一群人,在战场上,无数次带领周国的大军,抵抗住了其他国家的入侵,守住了他们的河山。

    现在晏家人没了,他们的家园也没了。

    那时候的原身早就已经疯魔了,正是应了那一句晏褚听到的“我晏家满门忠烈,既然天要灭我晏家,那我就灭了这人间”周国已经亡败,明国和姜国也不该存在在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给被毁灭。

    因为原身的挑唆,明国和姜国陷入了无休止的抗战中,国力极度匮乏,因为庞大的战争损耗,国内百姓几乎食不果腹,衣不蔽体。

    直到有一天,姜国的新帝随着太后一起来巡视边关,那个太后,正是周明砾。

    和这个世界一样,那个世界的周明砾为了能给原身翻案的机会,选择了和亲姜国,这一次,姜王也同样死在了新婚当晚。

    周明砾的手段很高明,在七皇子笑到最后后,她偷鼓动了其他皇子的母家联合起来,拉下了七皇子,扶植起了年纪最小,年仅三岁的十三皇子做傀儡皇帝。

    姜国之中几大家族相互制衡打压,最后坐收渔翁之利的,反倒是周明砾这个名义上的皇太后。

    她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毁了容,总是拄着拐杖在军营里出没的男人。

    周明砾带他去了一处地方,原身在那里见到了晏家几个还活着的堂姐妹,以及她们的孩子。

    那天过后,明国和姜国双方都少了一个四处挑火的神秘谋士,在原周国的某一户院子里,多了一个脾气阴晴不定,时不时就毒打自己一个叫明珠的丫头和一个叫符丛的下人的毁容男人。

    再过五年,姜国吞下了明国的疆土,在姜国皇帝九岁那年,姜太后发动政变废了那个年幼的傀儡皇帝,自立为女皇,改国号为晏。

    史记记载,女皇姜周氏,励精图治,在位期间国泰民安,享年六十有八,临终前,过继嗣子秦王。

    秦王,原废帝之子,生母姜晏氏,传闻中,为先周名将晏家子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