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叛国的将军
    “陛、陛下, 晏将军,是晏将军。”

    这次符丛立了那么大的战功回来,除了明珠公主在城门外等着,周王和两位皇子也早早就派人守在城门外了, 等对方进城后, 就即刻进宫禀报。

    宴席也准备好了, 凡是叫的上名号的大臣也都坐在太和殿中,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的,那可是明国, 他们大周居然打下了明国的大半壁江山,现在对方蜷缩在弹丸之地, 估计用不了多久, 明这个国家, 就会彻底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这才过了多久, 大半年以前, 他们还在为因为晏褚错失的十座城池而惋惜, 现在符将军就把因对方而割让的城池加倍要了回来, 真是英雄年少, 大周之福啊。

    只是这笑容持续了也没多久, 突然跑进来的小太监就让原本宫殿内的寒暄声, 私语声戛然而止,所有人, 包括周王、周王后, 以及两位皇子, 纷纷用莫名的眼神看着他,什么晏将军?晏褚不是还在晏府带着吗?

    “领兵回来的,不是驸马,是晏将军。”

    小太监明白是自己没说明白,赶紧平息了一下起伏的语气重新叙述到,原本安静下来的太和殿,一下子炸开了锅。

    “怎么可能?”

    太子是第一个不相信站起来的人,“晏褚明明还在晏府里待着,而且他一个手脚筋都断过的废人,能正常行走就已经是上天恩赐了,怎么可能会跑去边关,驸马呢,驸马现在在哪里?”

    他的面色有些难看,当初指使人废了晏褚的人是他,只是那件事他做的天衣无缝,加上被他收买的那个人也死了,晏褚应该不知道是他干的。

    可怕就怕在经过之前那桩事,晏褚把他们这些人都恨上了,这次他能悄无声息的跑去边关,并且在传回来的信件中没有一封透露出这一点,恐怕现在军队基本已经在晏褚的控制中了。

    那个符丛还真是废物,亏得小妹那么其中他信任他,结果现在不声不响就把到手的军权重新还到了晏褚的手里,岂不是天要亡他大周。

    周太子的额头一阵虚汗,不过他当机立断,立刻转身朝周王拱手。

    “父皇,趁现在晏褚还没进皇城,赶紧派禁卫军将晏家的女眷全都抓起来,那晏褚,恐怕是要反了。”

    “怎么可能,晏褚那孩子忠心耿耿,为何要反我大周?”

    周王起先是被晏褚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得胜回朝的军队中惊了一些,接着就听到了儿子大胆的猜测,他当即想也不想就说道,只是他自己也发现了,他在说这番话时,底气变得有些不是那么足。

    为什么晏褚要悄悄离开国都,为什么一次次送往国都的捷报中都没有提到他的存在,最重要的一点,符丛在哪儿,他到底怎么样了。

    即便温和和周王,也无法解释这些问题,他心中其实隐隐也有了一个猜测,晏褚怕是,真的好反了。

    周王有些心凉,他想着一年前的那天,那个孩子刚刚被押送回京的时候,他说自己是被冤枉的,晏家满门忠烈,不会背叛周国。

    而那时候因为证据确凿,他没有相信他,那些百姓更是将那条长街围得水泄不通,所有人都拿着东西往囚车方向扔去,因为在那些人看来,晏褚是叛国害死自己的同胞,更让周国割让了十座城池的罪魁祸首。

    那些东西里有些是臭鸡蛋和烂菜叶,也有一些是尖利的石头,那些东西,割破了他的皮肉,也割破了他的心。

    周王一瞬间觉得,如果他真的反了,或许是被整个大周逼反的。

    他有些愧疚,不过这已经是他这个不成功的帝王能做到的极限了,周王并不愿意将祖宗的基业拱手让于他人,在想清楚之后,他赶紧唤来禁卫军的人。

    “来人,赶紧去晏府将晏老夫人以及晏三夫人请进来,还有晏家的其他女眷,包括那些已经归家的,全都请进宫来。”

    “记住是请。”

    周王心里还是存有一丝侥幸,因此对着自己派去的人,强调了把人带进宫的方式。

    在禁卫军离开后,除了太子和二皇子的私语声,诺大的宫殿内基本上就听不到什么响动声,包括呼吸的重一些的声音也没有。

    所有人都如同周王一般想到了发生在一年前的那桩事。

    那时候虽然洗清了晏褚身上关于叛国的罪过,但是所有人依旧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在没有和陛下汇报过的情况下攻打明国。

    两国开战不是一件小事,必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首先朝堂之上得讨论一番,其次各部得盘算一下军饷,粮草是不是能够供应的上,可是晏褚为了他口中所谓的先机,不声不响就带着晏家军打上去了,这让朝中的一些老臣都很不满意。

    他们将那阵亡的三万将士以及割让的十座城池都算在了晏褚的身上,因此即便对方没有叛国,他也要时不时忍受旁人的指指点点以及背后的斥责。

    现在晏褚用自己的方式,光明正大的在他们所有人脸上打了重重的几个巴掌。

    他晏褚不是打不下明国的土地,而是因为他们这群自认为聪明的蠢货,不仅将周国开疆扩土的时间整整拖延了一年,还让一个忠臣猛将对大周死了心,有要改朝换代的架势。

    *****

    “晏褚。”

    周明珠微微提着裙摆,气喘吁吁的从城墙上跑下来,身后紧紧跟着一群小宫女。

    今天的她做了出嫁妇人的打扮,瀑布般的长发盘了个高髻在脑后,精致的发簪,娇艳的牡丹,衬的她如同一朵人间富贵花。

    周明珠往日都是一副温柔娴雅的打扮,今天是因为要迎接她得胜归来的夫君,这才选择了如此华丽的公主正装,也是为了让对方知晓她的身份,切莫因为打了胜仗,就能爬到她头上去了。

    因为跑得有些急促,周明珠的脸颊两坨飞霞,她停在了晏褚骑着的黑马前,高高仰着头,看着他的眼神中几丝思念,又有几丝纠结。

    “这些日子里我时常让人送东西去你府上,你也没传回什么口信,我以为......原来去你去了边关。”

    周明珠的眼底带着盈盈笑意:“真好,能看到你恢复成这个样子。”

    “要是你能早一些......我们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这句话她说的很轻,格外落寞,估计除了靠她最近的几个宫女,和耳力较好的一些武将,都听不见她说了什么。

    苟雄骑马走在晏褚的边上,他记得明珠公主,当初对方是被指婚给小将军的,只是因为符丛那奸贼,明珠公主又被改指给他。

    本来青梅竹马多好一段佳缘,全给毁了。

    苟雄对于明珠公主这样的女眷没有什么恶意,这个时代王朝的吞并是很寻常的,通常一个国家攻打下了一个国家,并不会将那个国家的皇族全都处死,而是会选择给他们赐一个没有实权的爵位,在皇城里圈一块地,将他们圈养终身。

    而新王迎娶旧皇室的公主郡主为妃也是佳话,向世人表达新王豁达的胸襟,因此如果周明珠没有嫁给符丛的话,她和晏褚也还是有机会的,可现在她已经嫁人了,周国不同于姜国,对女子礼教的束缚还是比较大的。

    苟雄叹了叹气,对这个明珠公主还是比较可惜的。

    “将军,不好了,皇宫里来了一群人,说是将军你谋逆,要抓了老夫人还有夫人小姐们治罪,府里的侍卫拦着,都被宫里的人活生生打死了,您快回去救救老夫人吧。”

    一个浑身带血的家丁打扮的中年男子忽然冲到了队伍中,扑在骑兵队前朝着晏褚哭诉道。

    周围围观的百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带他们大胜仗的将军从符将军换成了晏将军,可是百姓不管那么多,他们只知道自己国家的疆土越来越大,他们将来遭受战火的可能性就越低。

    在他们看来,这件事上晏褚似乎是功臣,而且对方现在才刚进城门,什么也没做,宫里就说晏小将军要造反,还把晏老夫人她们统统抓进宫,在老百姓看来,那就是晏小将军的功劳太大,皇帝容不下他了。

    周明珠还没来得及暗骂宫里哪个蠢货出的这个主意,晏褚已经一马当先朝着晏家的方向冲过去了,这趟进京,身后跟他回来的几万精兵可都是心腹,现在城门大开,又看周王是这么对待功臣的,当即也拿着刀剑,跟着小将军冲了过去。

    围观的百姓如惊鸟四散,他们已经意识到了,不论是小将军有心要反,还是陛下容不得这个忠臣,这大周的国都,怕是要血流成河了。

    聪明点的当即就跑回家了,把家人都聚起来,堵住门窗,打算静静的熬过这几天。

    至于谁当皇帝,只要能好好活着,对百姓而言又有什么要紧的呢。

    要不是身边的宫女护着她,周明珠早就被这忽然混乱起来的场面给伤到了,不过在她们正打算离开的时候,一支小队伍将她们团团围住。

    现在局势未定,她是周国的公主,自然也是现成的筹码。

    此时晏府的大门紧闭,只能听到里面时不时传来的打斗声以及女眷的哭喊声,晏褚跪在晏家的祖祠前,对着外头的响声充耳不闻,晏老夫人和晏三夫人也是如此。

    “祖母最后一次问你,你是真的想好了?”晏老夫人情绪复杂的看着这个孙儿问道。

    “是。”他再一次郑重的点了点头,“我会娶周国的公主,将来我们的孩子会继承这片江山,也不算辜负了先祖的遗训。”

    晏老夫人也晏三夫人相视一眼,没想到自己的孙子/儿子居然对周明珠那般情深义重,只是对方已经是有夫之妇,孽缘,孽缘。

    “公主对我们晏家有恩,虽然她要嫁你就是再嫁之身,可是你既然决定娶她,就不能辜负她,这也是咱们晏家的祖训,所以你真的想清楚了?”

    自从明珠公主嫁给那符丛后就和晏府没什么来往了,晏老夫人和晏三夫人也知道她处境为难,她们感念着对方曾经在周王面前求情救了孙子/儿子一命,这份恩情是怎么也不会忘的。

    晏褚点点头,他自然不会因为周明砾被迫嫁给姜王而心存芥蒂,他又不是自己曾经穿过的那些渣男。

    看着孙子/儿子笃定的模样,晏老夫人和晏三夫人无话可说,看着他朝晏家的先祖重重的磕了三个头,提着剑离开。

    在他出门后,本来还在那一个个比谁嗓门高,谁叫的好听的禁卫军以及晏褚的亲兵都停下了装模作样的演戏声,直勾勾的看着他。

    晏褚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将手中冒着寒光的宝剑高举过头顶。

    “杀——”

    在场所有的将士全都跟着嘶吼起来,整个国都的地界仿佛都被他们的嗓门震的颤了几颤。

    今天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

    “那边,应该也开始了吧?”

    周明砾如同往常一样,登上了姜国皇城中最高的那座楼台,眺望着周国的方向。

    她的手里捏着一张信笺,那个人说他马上要带她回家。

    回家啊,就像做梦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