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叛国的将军
    距离那一次突破身份的界限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天, 从那天晚上之后,晏褚就再也没有机会单独和大公主私下接触过,对方似乎在避着他,不愿意和他见面。

    此时距离他们到达姜国的边境, 也就只有四五天的时间了。

    晏褚这些天一直在思考大公主对原身到底抱有什么样的感情, 她说的那些话, 是发自肺腑还是别有用心。

    毕竟他没有原身的记忆,而在对方前十六年的记忆力,似乎也并没有大公主的存在, 若说大公主喜欢原身,这还真是让晏褚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当天晚上对方亲吻他时虔诚的、幸福的、绝望的、平静的眼神, 这些日子一直在他脑海中重复出现, 如说这样浓烈不得宣泄的感情只是演戏, 那绝对是比影后更加出色的演技了, 晏褚直觉那些感情都是真实而存粹的。

    结合二公主的表现, 晏褚觉得, 周王对祖母和娘亲所说的那个替他求情的公主, 恐怕是现在这个正坐在前往姜国的和亲队伍中的大公主, 而非受尽万千宠爱的二公主。

    相反, 二公主所极力克制的对他的厌恶, 以及对方在他失势后就立马被指婚给符丛的表现,让他不得不怀疑, 对方在他被陷害叛国罪的这件事情上, 是不是也出了大力气。

    毕竟能够模仿原身笔迹的, 都该是极其熟悉他原本字迹的人,而作为从小和晏褚一起长大的周明珠,或许就有这样的本事也说不定。

    所以说晏褚不愧是007都看好的宿主,在没有原身的记忆以及世界的大致剧情下,也能透过一些旁人根本就察觉不到的细节,就串联出了故事的大致主线。

    在那天晚上,他就看了大公主递给他的那张纸条,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的都是人名,其中有几个,原身也有印象,都是周王和周王后,以及几位皇子身边伺候的宫女太监。

    恐怕那一张纸上写下的都是周明砾这么多年在周国发展的人脉,要不是亲眼见到这张纸条,恐怕没人能相信,一直不显山不露水,常常被所有人忽略的大公主,居然在周国经营了这样一份势力。

    别看她给的似乎都是一些小罗罗,可是蚁多咬死象,有时候那些大人物,就是败在这些往日不起眼的人身上的。

    这份人情太大了,晏褚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还。

    尤其是前些天晚上的那个吻之后,晏褚忽然觉得要他亲自送那个女孩去嫁给姜国的那个老头,有些不是滋味了。

    他想着在达到姜国之前,自己还是得再和周明砾见上一面,如果她不愿意,自己或许能帮她离开。

    虽然后续的问题还很多,也会影响他的计划,但是他是个男人,还没到要靠一个女人牺牲自己的幸福才能取得胜利的份上。

    因此虽然有些不道德,可是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晏褚还是选择了夜探公主香闺。

    “谁?”

    周明砾的警惕心比他想象的还要高,几乎是在他刚刚进入到房内的时候,周明砾就立刻醒了,她敏捷的拿起枕头底下的匕首,并且当时就要呼叫。

    好在晏褚动作敏捷,很快就来到了周明砾的床边,并且捂住了她的嘴吧。

    这事弄得,倒把自己搞成一个采花贼了。

    看着这个即便在黑暗中都万分熟悉的身形,周明砾一下子就认出了来人,原本藏在她身后的匕首也随之放下。

    晏褚感受着对方放松下来的表情就知道对方已经认出他来了,当即就把手放下,因为他知道对方不会叫人的。

    “你来做什么?”

    周明砾的拳头有些捏紧,避开眼去不敢看他。

    “如果你不想嫁给姜王,我可以带你走。”

    熟悉的声音在周明砾的耳边响起,听了对方的话,她的眼睛有些泛酸,却还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只要嫁过去,我就是堂堂姜皇后,我为什么会不愿意呢?”

    对方是这次护送和亲队伍的领将,如果她出事,晏褚难辞其咎,因此她绝对不能让对方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来,更何况在周明砾看来,这或许只是对方看到她给他的那份人员名单后的补偿罢了。

    她还没有自作多情到只是那天的一个吻,对方就爱上她的地步,毕竟在她的心中,晏褚最爱的是自己的家人和军营,其次喜欢的,估计就该是周明珠了。

    “在周国的时候,我不被所有人重视,所以在很久之前,我就想要体验一下,成为高高在上的人是什么样的滋味,而姜王能满足我,即便他已经老了,作为王后,不论哪个皇子继位,我都会是名正言顺的皇太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周明砾强迫自己做出高傲清高的表情,这样的表情,在周王宫中,她是做惯了的,早就已经得心应手。

    “那你那天为什么亲我?”晏褚闷声问道。

    “因为你曾经是周明珠的未婚夫,我只是想要知道,她曾经喜欢的男人,是什么滋味罢了。”

    周明砾舔了舔嘴唇,露出不屑的微笑,“可惜,不过如此。”

    她现在的表现够绝情,而如她所愿的,晏褚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就,就转身离开,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在他走后,周明砾将脸埋在了被子里,她知道对方是多么骄傲自信的一个人,这下子,对方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她的馈赠,也不会再做什么傻事了。

    接下去的一路,晏褚果然再也没有来找过周明砾,她告诉自己这样是最好的结果,可是心情却还是一日日的消沉了下来。

    在达到姜国的国都的时候,她就消瘦了好几斤,脱去了原本还有的一丝稚色,更加美的惊心动魄。

    姜国不同于周国,他本来就是许多番邦国家合并而成的,包括皇室,都有异域的血统,周明砾这般的长相在周国会被质疑血统不纯,可是在姜国,却没有人会在乎。

    因此在周明砾出现在皇宫之时,不仅姜国的王很满意自己的这个新妻子,连姜国的几位皇子,也有些蠢蠢欲动。

    要知道姜国风气蛮化,一直都还保持着父死子继的传统,这里头的继承,不仅仅是继承先辈的财富,还包括妻妾,当然,这一切建立在那些妻妾也同意的基础上。

    要知道姜王已经不年轻了,或许没几年好活了,而那时候眼前的这个周国公主依旧美颜如初,又经历过男人的滋润,最是成熟诱人的时候。

    姜王也是个男人,怎么看不出自己这些儿子的意思,他有些不高兴,倒不是不高兴对方觊觎他的女人,因为他的一些老妃子也是从他的父皇那里继承过来的,他不高兴的只是自己还没死,对方就已经盼着他死了。

    为此姜王在婚礼当天就大发脾气,狠狠斥责了几位皇子一顿。

    周明砾此刻正坐在姜王给她准备的宫殿之中,看着被打扮的富丽堂皇的寝宫,以及穿着大红嫁衣的自己,她想着,晏褚此刻应该已经离开姜国的国都了吧。

    除了陪嫁的人员,送嫁的队伍在将公主送达姜国后就会离开,因为周国送嫁的人不少,姜国未必高兴留那么多周国的士兵在自己的国都里,而且一万精兵并不算少,从驻军中抽调这么大一批人手,存粹只是因为想要表达周国对这次联姻的重视罢了,现在他们得赶快赶回去。

    “公、公主。”

    周明砾的大宫女匆匆忙忙跑进来,脸色有些惊慌,“姜王——薨了——”

    “什么!”周明砾掀开盖头站起来,她还没动手呢,对方居然就死了。

    宫女看她这番惊讶的表现,只当是她刚嫁人就守寡的惊痛,还想着该怎么劝慰自家可怜的公主殿下。

    原本大红的装饰被一件件撤下来,周明砾也顺着那些姜国宫女的意,换下了自己身上红色的喜服,而换上黑白色的,属于皇太后规制的丧服。

    在姜王死之前她就已经是皇后了,因此对方驾崩,她顺理成章的就成为了太后,这一点,谁当皇帝都改变不了。

    说来姜王的死因也奇怪,大喜当天,或许是因为迎娶美娇娘心里头高兴,不由的喝多了几杯,酒劲上头,拉了几个跳舞的舞女直接就在后殿里睡上了。

    这一晚上的姜王格外勇猛,不顾自己上了年纪需要好好保养的身体,一连要了十几个舞女,直到最后,口吐白沫倒在了一个舞女的肚皮上。

    这样的死法太不光彩,知情人怀疑姜王是中了什么催情的药了,可是数十个太医检查,都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唯一的结果就是姜国喝多了酒,一时间没有节制,就马上风了。

    毕竟姜王中的可是系统出品的金枪永不倒,这玩意儿用在年轻力壮的青年身上还好一些,用在这个年过半百的糟老头身上,那就不是好东西,而是要命的东西了。

    不过这件事除了晏褚以及他在姜国的几个暗探,现在也就周明砾一人知晓。

    此刻周明砾看着在她换衣服的时候,一个不知名的小宫女递到她手上的信,不由的心安了下来。

    作为皇后,不同于其他后宫嫔妃,她必须要为姜王守孝三年,这三年里,就是下一任皇帝想要娶她,也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现在姜王死的突然,有没有封过太子留下过什么遗诏遗言,几个年长些的皇子都快争成斗鸡了,江山霸业在前,谁还有心思管一个早晚能吃到嘴的美人呢。

    周明砾的生活就这么平静了下来。

    实际上这也是晏褚深思熟虑后的结果,他之后要做的事情很多,不一定顾得到周明砾,作为和亲失踪的公主,到时候把她藏到哪儿,都会有无数周国和姜国的人寻找她,而嫁去姜国同样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至少在基本的安全问题上,暂时不用考虑。

    这个时代的男人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信瞧不起女人,他们不知道,女人狠起来往往比男人更厉害,不过基于这一点,只要没到姜国和周国对立的时候,他们是不会动周国的公主的,而到了那个时候,晏褚也不会让对方受到任何伤害。

    六个月的时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比如明珠公主嫁给了符丛,符丛在成为驸马的第二个月,就启程前往了周国的边城。

    又比如周王想要复用晏小将军,可是晏小将军以自己重伤未愈拒绝了,至今还在府里养伤,只是养伤的时间久了,外人似乎也渐渐忘记了他的存在。

    “咚——咚——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晏老夫人迷上了吃斋念佛,此刻她正在晏家的祠堂里,身边的老嬷嬷静悄悄的走进来,在对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时,才凑到她耳旁说道。

    “老太太,小将军走了。”

    “行了,我知道了。”

    晏老夫人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她看着祠堂里一个个刻着历代皇帝亲题的英烈二字的祖宗牌位,轻叹一声,闭上眼,继续了刚刚没念完的经。

    几乎也没有多长时间,晏三夫人也进来了,她跪在老夫人身边的垫子上,同样手里拿着一串佛珠,念念有词。

    了解你最深的就是你的家人,虽然晏褚什么都没说,可是晏老夫人和晏三夫人还是知晓了,只是她们终究选择了纵容。

    因为那件事,伤的不仅仅是她们孙儿/儿子的心,同时伤的,也是她们的心啊。

    *****

    古代不同于现代,有什么消息上个网,打个电话就知道了,在通讯靠信的古代,想要传达一个消息,距离远一些的,往往需要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要是中途有人阻拦,甚至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明国现在正是最得意的时候,原本他们还被动的陷入周国那个姓晏的小将军的突袭中,哪知道周国的人哪来的毛病,忽然退军不说,还把那个晏小将军给抓了,据说怀疑他和姜国勾结,还把人给弄残了。

    就那个小将军在战场上拼命的模样,说他是姜国的奸细,周国人脑子没毛病吧,不过对于明国来说这是好事,少了一个劲敌,还凭白多了十座城池。

    开头的几个月明国还警醒着,后来渐渐的越来越放松了,毕竟周国给他们的印象就是脑子有坑,现在连唯一得用的晏褚都被他们自己给废了,又何尝为惧呢,只能国力恢复,将周国攻下就好了。

    守城的人不经心,面对突然冒出来的周国的大军,原先抢来的十座城池,几乎没有多少时间就沦陷了,一边是疏于练兵,又气势不高的明**队,一边是不知道苦练了多久,又连胜几场,士气正足的军队,双方孰胜孰负,是很明显的事了。

    等边关有开仗的事情传到周国国都时,伴随的就是好几个捷报。

    “符丛怎么也学了晏褚,不和我说一声就和明国开战了。”

    即便周王是一个好脾气的皇帝,这一次他也有些不高兴了,要不是这一次随着这个消息送来的还有收复了当初割让的十城,并且还攻下周国两座城池的好消息,恐怕周王就不仅仅是不高兴那么简单的事了。

    “父皇,实际上这一次相公的举动,早就已经和儿臣商量过了。”

    周明珠的眼底带着喜色,她就知道自己喜欢的男人拥有不下那个人的能力,再加上在对方出发前自己和他分析过明国那些将军的行军特征以及应付的方法,打下明国,只是迟早的事。

    周明珠一点都不觉得用自己以前从晏褚那儿听来的机密教符丛有什么不对的,她仿佛已经看到了符丛声名赫赫,而她怀上上辈子他们那个不幸被晏家贱妇害死的孩子,然后一家三口幸福生活的样子。

    当着父皇和皇兄的面,周明珠详细的解释了自己和符丛的计划,并且再三表示符丛在军中根基不深,并不会像晏家一样会动摇周皇室的统治,打消太子皇兄的疑心后,周明珠带着愉悦的心情就在宫中住下了,反正现在将军府和公主府里就只有她一个主人,回不回去都一样。

    捷报一天天的传来,周国的百姓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人人都夸赞符将军,觉得他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将军。

    因为周国皇室接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周国和明国开战的事传到姜国耳中的时候,又延迟了一个月,足足形成两个月的时间差,在他们知晓此事时,周国的军队已经快打到明国的国都了。

    此事距离姜国驾崩已经过去八个月了。

    先皇后所出的大皇子,第二任皇后所出的三皇子以及五皇子,先皇活着时候最受宠爱的贵妃生的七皇子,以及母家家世同样显赫的四皇子和九皇子。

    人人都想当皇帝,谁也不服谁,谁都觉得自己最有资格,这个时候的姜国根本就顾不上理睬别的国家,毕竟自己的事还没处理干净呢。

    足足八个月,姜国还没能立下新帝,六个皇子中势力最小的三皇子和九皇子遇刺身亡了,谁都知道应该是其他活着的皇子做的,他们的母家并不乐意自家出的皇子就这么不清不楚的死了,对于还活着那几个恨到了心眼里去。

    剩下的四个,五皇子瘸了一条腿,四皇子瞎了一只眼,就剩下大皇子和七皇子两个最健全的皇子,知晓周国和明国打起来后,两个皇子还有些庆幸,因为姜国因为内斗乱成了一锅粥,原本他们还担心周国和明国沆瀣一气对他们发难呢,现在看来那边自己就互相消耗了起来,根本不足为据。

    此时他们知晓的消息还是周国和明国刚刚开战的消息,在他们的想法里两个国家势均力敌,不论是周国还是明国,都不会那么容易被另一方侵占,他们哪里知晓,就两个月的时间,周国的军队,就已经打到明国的国都里去了。

    等到七皇子终于以微弱的优势战胜了年长自己许多的大皇兄的时候,周国王都里,已经张灯结彩,准备迎接他们的英雄符丛符将军的到来。

    周明珠早早的就站在城墙外,一脸欣喜的眺望这远方的军队,她知道,那个骑在高头大马上,即将受到万人拥戴的就是她的夫婿,也是她的心上人。

    随着军队越来越近,人影越来越清晰,周明珠脸上表情从一开始的欣喜羞涩期待,转变为冰冷和苍白。

    与她相似的还有许许多多围观的百姓。

    不是说带着他们大胜仗的是符将军吗,这么现在领军的,似乎是许久不露面,传闻中躲在府里闭门不出的晏小将军呢?

    原本翘首以盼的百姓一下子哑了火,心里依旧是激动的,可是忽然间不知道该欢呼些什么了。

    周明珠的脑子转动的很快,即便在她此刻情绪最复杂的时候,她已经猜到了现在的情况,该说那个男人果然不愧是上辈子那个被他皇兄忌惮的男人吗,居然能够在这样的绝地之下反击,只能说还是她太心软,留下了这么一个祸害。

    不过她很庆幸当时自己做法,晏褚这么做或许是来复仇的,可是在对方的心里,她还是那个深爱着他,只是碍于皇权,不得不改许他人的女孩。

    周明珠深吸了好几口气,强迫自己露出喜悦激动的眼神,她还没有输,她还有重来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