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叛国的将军
    苟雄并不知道, 这些天他看到的,都是晏褚想要让他们看到的。

    毕竟人都是自私的,真正能够无条件为他人付出的那都是什么样的交情,反正像晏家人那样的傻子, 全天下是找不出几个来了。

    因此晏褚必须让那些曾经忠心于他的部下看到希望, 动摇他们的决心。

    在苟雄站出来替他说话的时候, 晏褚就知道时间已经成熟了。

    既然想要收复那些人,此刻他就绝对不能拒绝陈钊提出来的比武的请求。

    在这次出发前,他曾经让人打听了送嫁队伍里所有提的上名字的将领, 陈钊就是其中一个。

    说起来他受到的晏家的恩惠并不比任何一个人少,可是在晏褚出事后, 对方也是第一个站出来, 旗帜鲜明的和他脱离关系的, 现在人家的主子是符丛,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 就从一开始是四品安东将军成为了三品镇东将军, 可谓是坐地飞升啊。

    要知道武官升官可没文官那么随意, 多数都是靠自己实打实的打下来的, 最近几个月也没战事, 陈钊能一下子飞升两级, 就是符丛在告诉其他人,跟着他, 比跟着晏褚更有前途。

    好在多数人不是那么利欲熏心的, 他们也怕, 符丛现在能这样心狠手辣的对待曾经与他有恩的晏家,之后就会怎么对待他们,虽然没有证据表明陷害晏褚的人和他有关,可谁让他就是利益最大者呢,不怀疑他怀疑谁。

    陈钊此时迫不及待的站出来,只是让人更加觉得符丛这人人品不好,不值得信任罢了。

    要说今天这出戏没符丛在背后指示,谁信?

    “好,不过我的手脚都还没恢复利索,刀剑无眼,我们点到即止。”

    此时晏褚已经换了一身轻便的常服,蓝灰色的缎面长袍在烛火之下衬得他身姿挺拔,英俊的五官,刚毅随和的表情,让在场人无一不为他的气度感到城府。

    眼前的这个青年才十九岁,却历经了所有人都不敢想象的磨难,面对旧部下的刻意挑衅,他却没有退缩,而是选择了答应,这又是何等的气度。

    即便这场比斗还没开始,在多数人心里,陈钊已经输了。

    “公主?”

    周明砾身边的小宫女看着忽然间拉住自己的公主殿下,疑惑的问道,对方不是刚刚让她下去说外头的声音太吵闹,让那些人散了吗,怎么现在又拉住了她。

    “不必了,将士们连日奔波疲乏,就让他们难得放松一下吧。”

    周明砾看着不远处那个高大的青年,心里油然而生一股自豪,这就是她喜欢的男人,不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中,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她挥了挥手挥退了那个小宫女,自己则是依旧站在窗户边,不知在看些什么。

    “属下都忘了小将军手脚筋惧断,现在能行走已经是极其不容易的事了,罪过罪过,刚刚的话,小将军就当属下是喝多了酒忘了吧,不然正如小将军说的,刀剑无眼,我伤了您该怎么办呢?”

    陈钊这般人家提起他的旧名就不高兴的男人,自然是极度自卑的,别看他长得憨厚老实,实际上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眼红上眼前这个年纪比他小了十几岁的青年了。

    凭什么他出生显赫的晏家,凭什么自己处处出众却被贫寒的家世拖累,人人都赞颂他,人人都敬佩他,可也不想想,如果他们出生在那样的家庭,从小接受那样的培养,会不会比眼前这个青年更优秀。

    因此对方曾经给予他的那些帮助他一点都不感激,包括那笔曾经救了他父亲的钱财,区区十两银子,对于对方的身份而言,只是一顿酒菜的价格罢了,何足为奇。

    “陈二牛,你别蹬鼻子上脸。”

    苟雄拍了拍桌子拿起自己的佩刀指着陈钊说道,刚刚他也喝了不少酒,不知是酒劲上头还是怒火上头,脸都是红的。

    “无妨。”

    晏褚按住了苟雄,他接过一旁侍从递来的肩,没有耍什么架势,只是慢慢的将剑抽出剑鞘。原本应该锋利的动作被他做的不温不火的,陈钊撇了撇嘴,眼底的不屑神色更浓重了几分。

    “我现在还使不了□□,就用剑和你比吧。”晏褚现在的恢复速度已经超于常人了,要是还能把□□使得虎虎生威,那体质就过于变态了,因此他选择了相对较轻便的剑,这么一来,也不会引来太多的怀疑。

    “那属下就不客气了。”陈钊没多说什么,他随意从边上的侍卫那儿借了把剑,决定速战速决,那就是个废人,要是连一个废人都打不过,自己不是连废人都不如吗,以后符将军又怎么会看中他。

    陈钊就是个普通乡下泥腿子出生,若说他会使多么精妙的招式那就是唬人的,能爬到如今这个位置,他靠的就是自己的蛮力和运气。

    因此在和晏褚的比试中,他的招式多数都是直来直往的,在真正的高手面前,破绽很多,而且他从一开始就轻视了晏褚,两人打斗还没二十个回合,他拿剑的右手就被晏褚的剑给割了道口子,因为吃痛,下意识的松掉了手上的武器。

    “承让了。”

    晏褚这些日子的锻炼也不是白费的,自己虽然没有晏褚十六岁之后的记忆,可是光是他前十六年的本事,就足够晏褚对付眼前这个自大的陈钊了。

    这些日子,他的锻炼既是为了蒙蔽他人,也是为了尽快熟悉原身的本事,毕竟记忆和实践还是有差别的。

    晏褚在他手上的武器掉落的时候就停止了这场打斗,转身朝自己的位置走去。

    刚刚那一幕被在场所有人看在眼里,若说刚刚对晏褚只是敬佩,现在他们的心情就只能用惊涛骇浪来形容了。

    陈钊虽然莽撞,而且这次这么快输给晏褚也有他自己轻敌的原因在,可是晏褚能够在情况不利于自己的时候,依旧保持着沉稳的心态,躲过陈钊一次次的攻击,在最恰当的时间动手,一击必中,此子心计,远胜在场所有人。

    大家这时候才发觉,眼前这位青年,能以未及冠的年龄就被冠上不败将军的名号,不是没有缘由的。

    苟雄更是在场众人里最激动的,他的决定没有错,只要再给小将军时间,他会还给大家一个当初被他们所有人尊崇的小将军,什么符丛,给小将军提鞋都不配。

    陈钊看着自己虎口处一条长长的剑伤,还在怔忪当中,听着周围人的议论,莫大的羞耻感席卷全身,鬼使身材的,他拿起掉在地上的剑,想也不想就要朝晏褚刺去。

    “小——”

    周明砾看着这一幕,当即就要唤出声,只是晏褚的反应比她更快。

    在陈钊的剑还没碰到晏褚的时候,晏褚依然转身,他手中的剑,就对着陈钊的咽喉,剑贱微微入喉,溢出点点血珠。

    绝妙的反应力,陈钊的偷袭行为不仅让他成为了军队里的笑柄,更是让晏褚这个名字,重新开始在送嫁的队伍中,被频繁的提起。

    这一次,他在兵将们的嘴里不再是那个可惜的晏小将军,而是重新成为了所有人嘴里那个耀眼夺目的晏小将军,所有人都开始相信,只要给他时间,他能重铸晏家的荣光。

    *****

    “晏将军。”

    夜深人静,除了巡逻的士兵,所有人都已经歇下了,晏褚拿着一坛酒,坐在驿站的庭院当中,看着圆月,发着呆。

    距离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将近三个月了,可是和007的联系,一直都没有恢复。

    他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计划,却不知道自己的计划,是不是符合这个世界许愿者的愿望。

    在他出神的时候,周明砾悄悄的走到了他的身边,并且拿过了他边上的那坛酒,对着瓶口喝了一口。

    此时还是冬末,又是夜晚,温度很低,周明砾身上还披了一件银狐皮的斗篷,月光下,毛茸茸的斗篷将她的脸衬托的更小了,也显得这张本来就极具异域风情的脸,更加的魅惑,少了几分清冷。

    “公主未曾歇息吗?”晏褚看着被对方拿过去的酒,不知道该不该要回来。

    他们似乎间接接吻了吧,还是古人不在乎这个?

    “我知晏将军的心意。”

    周明砾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只是不知道上面写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只求事成之后,将军能够留我父皇一命。”

    她不意外从晏褚眼里一闪而过的杀意,反而心中更加开怀,果然对方想的和自己猜测的没有丝毫差别。

    对于大周皇室,她没有丝毫感情,那个全天下最尊贵的家庭,唯独她是格格不入的,她不是圣母,并不会原谅那些曾经欺侮过她的人,不过周王毕竟待她还有一份情,虽然那份情,也是她汲汲营营骗来的,可总归对方不是一个合格的君主,却也是个仁慈的君主。

    “公主再说什么臣不懂。”

    晏褚有些诧异这个大公主的敏锐,不过因为对方的身份,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大公主在炸他。

    “晏褚,你是英雄,希望你能给全天下的百姓,不止是大周的子民,一个真正和平的,安康的天下。”

    周明砾微微一笑,她站起身,绕过石桌,朝晏褚走去,晏褚也下意识的站起来。

    “我相信你,你可以的。”

    她仰头看着这个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或许是刚刚那口酒给予她的力量,她踮了踮脚,轻轻的,将一个吻落在了他的唇上。

    就当是她最后一次的放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