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叛国的将军
    周明砾坐在屏风之后, 不知道用了多大的毅力控制住自己,让自己不至于失态的推开屏风,冲到前头去。

    娇嫩的手心被修剪的齐整的自家戳破,滴下星星点点的血痕, 好在宽大的袖子遮盖住了这一切。

    周明珠依旧稳稳的坐着, 仿佛那个成了残废的男人, 不是她的前未婚夫一般。

    不过她的面上也是带着担忧的,就是这种担忧的情绪,在晏老夫人和晏三夫人无保留的失态表现下, 显得有些虚假。

    太医马上就来了,他看着陛下如此紧张晏小将军的模样, 心里大致就有数了, 估计是小将军身上的冤屈洗刷了吧。

    这样就好, 整个大周谁没受过晏家军的恩惠, 现在晏小将军可是晏家唯一的男丁了, 他要是有了什么是, 晏家岂不是等同于绝嗣了。

    不过这点放松在看到晏褚手腕和脚腕上的伤时顿了顿, 下手的人恐怕是一心想要毁了晏家啊。

    这些日子晏褚被关在牢房里, 能光明正大在那里动手了, 除了坐在龙椅上的那个人, 老太医也想不到别人。

    他叹了口气,仔细的替晏褚检查了起来, 其实想想, 废了也好, 至少能把命保住了。

    “伤口太深,而且受伤的时间太长,老臣现在替小将军施针,恐怕也只能让小将军能勉强恢复行走的能力,这还是在后期恢复很好的情况下,至于双手,以后拿不了重物,无法做复杂的动作,至于习武,更是万万不能够了。”

    这个老大夫是太医院的院正,如果连他都说治不好,那就是真的治不好了。

    除了这些,晏褚身上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鞭伤烫伤,这还只是露出来的手脚部分,就足够让人触目惊心。

    说起来,他也只是一个十九岁,刚刚长大不久的孩子,身上有那么严重的伤,可是出现到现在,从来就没有见他痛呼过一声。

    一些老臣都沉默了,这孩子心志坚定的程度,超乎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如果没有今天这一出事,待他成长起来,他们大周还何惧明国和姜国。

    或许真的如对方说的那般,如果这一次没有意外,不是明国要了他们十城,而是他们从明国手里夺来十城。

    周王气了,在太医给晏褚治伤的时候,他让人立马去传唤了那个当初负责拷问晏褚的官员,结果传来的消息,那官员死了,在对方的府邸里,还发现了他与明国往来的信函。

    先是姜国,再是明国,现在谁还看不清这就是一出阴谋,阴谋的主使者就是想要毁掉他们大周未来的一员猛将,可怕的是,他们还真的中计了。

    “都是我的错,如果我能更小心一些,更谨慎一些,就不会被那几封伪造成将军亲笔所写的信函蒙蔽了,这是我欠小将军的,我把自己的手脚还给他。”

    符丛想也不想,直接将右手放到左手关节处,稍稍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他的右臂就软塌塌的垂了下来,在他正要对自己的两条腿做同样的动作时,被围观的大臣给阻拦了下来。

    大周已经少了一个晏褚了,可不能再少符丛了。

    原本还有的一丝怀疑随着符丛的这番举动而放了下来,毕竟那几封信可是连他们都骗了呢,现在想想,这些日子除了晏家的女眷,这位符将军也时常进宫请皇上彻查此案,虽然他是最大的得利者,可确实在这件事里,他并没有任何责任。

    “符将军的手臂只是脱臼,只要我帮他把手臂接回去就好了,只是这一段时间内不能用左手提重物了。”

    太医还没忙完晏褚那边的伤,就又多了一个病人,好在接骨老太医很拿手,三两下就搞定了。

    因为晏褚在牢里的遭遇,重新进军营是不可能了,周王愧疚之下免了他十万两白银的赔偿,并且赐给了他无数良药,让太医每天都去晏府为晏小将军换药。

    这件轰轰烈烈的事,就以晏褚变为残废结束了。

    离开皇宫的时候,晏褚躺在马车里,而晏三夫人就抱着他哭,晏老夫人比儿媳妇坚强点,可是看着晏褚的眼神里,也尽是愧疚和懊悔。

    从威风凛凛的小将军变成了现如今可能不良于行的废人,这样的落差,让他一个十九岁的少年如何接受的了。

    晏老夫人让自己坚强起来,恐怕以后,整个晏府,她就是主心骨了,她不能倒下,更不能在孙儿面前露出脆弱的表情来。

    而此刻晏褚想的则更多了。

    这一次原身的愿望会是什么?如果他没有过来,恐怕对方熬不过这几天的牢狱之灾就得死了,也有可能没有洗刷自己的冤屈,终身背负着叛国的罪名。

    晏家世代忠烈,名声毁在了他的手上,不仅仅是他,他的祖母,他的娘亲,还有晏家的一众女眷,甚至都有可能会因为他而被拖累。

    “我晏家满门忠烈,既然天要灭我晏家,那我就灭了这人间。”

    这些日子晏褚重复的琢磨着这句话,灭我晏家,难道在原来的世界里,晏家人都因为这场祸事而死吗,那么既然如此,原身的愿望一定是报仇,找出冤枉他的罪魁祸首。

    至于灭了这人间,晏褚有些犹豫,以为根据他对原身的了解,即便是恨到了极点,也做不出屠尽天下的骇事来,很有可能只是一时气言。

    大周的皇室不信任他,大周的百姓背弃了他,或许对方心中想要做的,是换了这周朝的天地吧?

    现如今晏褚也只能凭着这些仅有的资料猜测。

    他身上的伤口上了药疼痛已经减轻了许多,晏褚艰难的抬手试图帮娘亲擦泪,只是他的手指完全没办法活动,这个动作做的格外艰难。

    当了好几次的总裁,当皇帝还是第一次呢,这一个世界,似乎还有点意思。

    *****

    “公主,没想到晏小将军真的是冤枉的,真是可惜了,多么威风凛凛的一个人物啊,现在却变成了残废。”

    周明珠作为大周唯一的嫡公主,住的自然是后宫中除了皇后宫殿外最好的屋子,此刻在千光殿,周明珠正在作画,而她身边的小宫女叽叽喳喳的,替晏小将军可惜,也替自家公主可惜。

    当初公主可是被许给晏小将军的,晏小将军出生好,和公主又是青梅竹马,多好一段姻缘啊,最主要的事晏家的男人都忠心,从来不纳二色,虽然作为公主本来就不需要有这种烦恼,可是主动的和被动的总还是有些区别的。

    现在的符将军虽然模样上比晏小将军来的出众,可其他的处处都不如他,公主因为这出乌龙被许给符将军,小宫女总觉得自家公主委屈了。

    其实说实话,在赤金河那一战之前,晏小将军俊俏的脸庞也是迷倒了不少国都的小姐们的,只可惜那场战争,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消不去的疤,跟一条蜈蚣似得,看的就有些吓人了。

    不然光比脸,符将军也比不过晏小将军。

    “行了,帮我去把我屋里一些上了年份的药材找出来,给晏家送去,也当是我的一点心意。”

    周明珠说话的音调轻轻柔柔的,一听就知道她是一个多么温柔的女孩儿。

    小宫女嘟了嘟嘴,又觉得自家公主果然善良,也没说什么就找药材去了。

    诺大的宫殿,一下子就只剩下了周明珠一人。

    她并不喜欢太多人在身边伺候,往日里更多的宫女都在殿外候着,能近身的,就只有几个。

    在那小宫女走后,周明珠正在作画的手顿了顿。

    她没想过让他死,只是上一世的生活她不想再经历一遍了,周明珠看着画纸上那一团团的墨,眼底闪过一丝厉色,完全破坏了她身上娟秀宁静的气质。

    要怪,就该怪晏家的那几个女人,一切都是她们逼的。

    周明珠回想起了自己的前一世,与现在截然不同的前一世。

    在另一个世界里,没有之后通敌叛国的这一出,晏褚顺利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明国没有防备过来的时候,接连攻打下了对方好几座城池,那时候国都内接到的第一份信件就是捷报,因此,虽然周王气他自作主张,在看到这番成果后却还是调遣了另一批兵力去支援,随之一起过去的,还有充足的粮草。

    晏褚确实是几世都不见得能出一个的名将,在打开了明国边关的口子后,就以一路如同破竹一般,打到了明国的国都,亲手斩了明国的皇帝。

    姜国和明国之间隔着一个大周,等得到周国攻打明国的消息时已经晚了,毕竟晏褚是先斩后奏,一开始连周王他都是瞒着的。

    在姜国知晓后,立刻派兵攻打了大周,那三个月里,晏褚收复了大半明国,而姜国因为出兵的时间太短,只来得及攻下周国七座城池,等晏褚带着周国的军队杀回来时,姜国也只能安耐住,暂时息兵。

    七座城池换几乎整个明国的疆土,谁都知道这笔买卖划不划算。

    因为晏褚的果断,他给周国取得了和姜国平起平坐的地位,从此将三足鼎立的局势改变成了两国僵持。

    这一战,使得晏褚成为了整个大周的英雄,所有人都在为他欢呼。

    一开始,周明珠确实很高兴,她未来的夫婿,是一个大英雄,可是等她真的嫁给晏褚后,她发觉,作为一个英雄的妻子,实在是太寂寞了。

    晏褚喜欢军营,而且边关需要他,一年里,他能待在国都的时间几乎不到一个月,这样的婚姻,和守寡没什么区别。

    周明珠是傲气的,可是嫁给了晏褚,她发觉人家对她的记忆往往不是明珠公主,而是晏将军的夫人,这让她深以为耻,同时也对晏褚在周国的地位感到恐慌。

    她和自己的两个兄长感情很好,再说了,做皇后哪有做公主来的舒服,在太子的不断游说之下,她开始渐渐担心,晏褚会不会造反,取代周皇室的地位。那时候的晏褚,完全有那个能力。

    就在她胡思乱想,并且对晏褚的那份喜欢渐渐装变成了厌恶的时候,符丛出现了。

    他很幽默,也很英俊,比晏褚更懂得讨女人的欢心,可是因为两人的身份,每次他们见面,都只能偷偷摸摸的,这对一向循规蹈矩的皇室公主而言,成了另一种刺激,周明珠也渐渐沉浸在了这种刺激当中。

    只可惜,纸包不住火,晏三夫人,也就是她的婆婆发现了这件事,她想和她的儿子告状,周明珠真的是一不小心,她只是想要对方不要说话,却失手将捂死。

    她的运气不好,那时候晏老夫人和晏大夫人正巧来她婆婆的院子里,撞见了她行凶的这一幕,作为捂杀婆婆的女人,即便贵为公主,她也不可饶恕。

    她的皇兄那时候已经登基,可是碍于晏家的权势,忍痛将她一杯毒酒赐死,那时候,她的肚子里还有她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的孩子。

    周明珠不甘心,她是公主,是周国最耀眼的明珠,为什么会落得这个下场。

    带着这股不甘,她重生了,重生回到了自己十五岁那一年,这时候的她,还未嫁给晏褚,他也还没有成为那个真真正正的晏将军。

    周明珠无意识的在画纸上写了几个字,那几个字可不就是晏褚笔迹吗,她怔怔的看着上面的几个字,嗤笑了一声,将纸揉成一团放入火盆中任由火苗将它舔舐。

    她给他留了一线生机,他也确实把握住了,现在他也成了一个废人,掀不了什么风浪了,这样也好,上辈子晏家欠她两条命,她就拿他的前途来偿还。

    他们两清了。

    至于他曾经替周国打下的江山,她的符将军,会帮她重新拿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