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叛国的将军
    “叮, 完成主线任务一,奖励积分,完成主线任务二,奖励积分, 购买循环符, 扣除积分两百, 加上往期剩余积分,总额3600.”

    007显然有一些忙,这一次他任务结束也没有出现, 晏褚看了看个人面板,现在除了3600积分, 他所购买的能够永久使用的能力也就只有超级黑客技术。

    倒也不是舍不得那些积分, 而是系统商城里出来的东西都太不靠谱, 多数都是为女攻略者提供的, 男攻略者能够使用的商品种量不多, 想花钱还得看运气好不好。

    因为007不在, 独自一人留在系统空间里也显得过于寂寞, 晏褚直接投入了到了下一次的任务世界中。

    *****

    “我晏家满门忠烈, 既然天要灭我晏家, 那我就灭了这人间。”

    这一声咆哮浑厚凄厉, 在刚进入这个世界的身体中,他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空间传输似乎出了些问题, 晏褚只觉得脑袋很昏沉、饱胀, 无数残缺不全的信息一股脑的往他脑子里塞, 还没等他将一切消化吸收,腹部就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一下子从深层的意识空间内被拉了出来。

    “怎么样?他招了没?”

    晏褚艰难的抬起眼皮,入眼是一间昏暗的囚房,在他面前站着两个狱吏打扮的男人,其中一个手上拿着铁烙,看着他的眼神极度憎恶。

    他感受到的剧烈疼痛,就是来源于此,闻着那股焦糊的味道,因为这具身体的主人似乎长时间没有进食了,饥肠辘辘,晏褚咽了咽口水,觉得自己似乎变态了。

    “对于这样出卖自己的国家,出卖自己的士兵的罪人还有什么好问的,就该把他凌迟处死,一片片片成肉片,或者是五马分尸,然后再将他挫骨扬灰。”

    那个稍微年长一些的狱卒似乎很恨他,边说边拿起了一旁炭火盆里的另一根铁烙,径直烙在了他的左胸口处。

    这样的疼痛没有经历过根本就无法形容其中滋味,晏褚虽然忍着没有惨叫,可是他整个人就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几乎要昏厥过去了。

    他感受到后槽牙几乎咬碎后传来的铁锈味,心里苦笑,原身到底干了什么样的事,让眼前这两人恨他入骨。

    因为被打断了记忆传输,现如今他只知道这个国家名叫周国,并不是历史上存在过的那个大周。

    在这个空间,周、明、姜国三国鼎立,其中以明国和姜国的国力最强盛,疆土最辽阔,而周国相对于弱势,只是周国地理位置正好就在明国和姜国之间,不论哪一个国家对他开战,另一个国家也不会坐视不理。

    除非哪一天,明国和姜国做好了和各自对战的准备。

    这个空间的格局也不是一直以来就这样的,最早一共有七个国家,现在三足鼎立的格局已经是多年战乱后的结果了。

    这些国家常年征伐,民不聊生,有些村庄,甚至找不出一个壮年的男丁来,尽是寡妇。即便是为了休养生息,也不该再经历打仗了。

    原身所在的晏家军世代为周国皇室效命,多少男丁为了保卫疆土死在了战场之上。

    原身一共五个叔伯,连同他父亲一起在一次现在已经被灭国的燕国的战争中因为一次意外,统统埋骨异乡,现在的晏家军除了晏老将军,也就只有他这一个唯一的男丁,剩下的叔伯要么还没来得及留下任何一个子嗣,要么就只有女儿。

    可以说晏褚是晏家军未来唯一的接班人,也是晏家所有人的希望。

    他从五岁开始习武,十二岁跟着祖父上战场,立下赫赫战功。

    提起晏家小将军,谁人不夸,当初赤金河一战,年仅十六岁的他率领几百步兵,奋勇抵抗住了上千的敌军,守护住了他背后的小城镇,似的那些妇女不被欺凌。

    那一场战争中,他被砍了十七刀,其中一刀从他胸骨穿过,差点刺中心脏,还有一刀从他额头划到左眉眉骨,差一点就能刺破他的眼球。

    但是援军赶到时,只剩下成为一个血人的他拿着晏家军传人的凌霄宝剑,依旧还和残存不多的敌寇厮杀。

    这一场战争成就了原身,所有人都知道,晏家军后继有人,他没有辜负周国百姓的希望,是个傲骨铮铮的汉子。

    晏褚的记忆在这里就结束了,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走向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原身在那一场战役后又经历了什么。

    总之,肯定是一些不好的事就对了,看着自己此时身处的环境,原身这经历,有些刺激啊。

    “你悠着点,过些天陛下恐怕还要提审他呢,可怜晏家满门忠烈,却出了这么一个不孝子,活生生气死了晏老将军,好在符将军力挽狂澜,不然这时候咱们周国迎来的估计就是明国和姜国的铁骑了,好不容易过下安稳日子,我婆娘不久前给我生了一个儿子,我可不想再打仗了。”

    一个年轻点的狱卒没让那个年长的做的太过火,毕竟这个罪人之前才刚刚经历了一番严刑拷打,因为对方做的那些事,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大夫来给他上药,要是在陛下召见他之前就把人给弄死了,他们这些人可个个都逃不了。

    “我看就是他们晏家那些女人有问题,你听说没,晏老将军都被这不孝孙给气死了,晏家老太太还带着几个守寡的儿媳妇以及孙女在宫外长跪不起,要求陛下明察,查什么,那么多人亲眼看见的,还能有假。慈母多败儿,那些晏家的娘们儿也不是好东西。”

    老狱卒朝晏褚的方向吐了口唾沫,好在准头不好,没真吐到他身上。

    “谁说不是呢,那些被他害死的兵将的亲人现在都赶去宫门外砸臭鸡蛋烂叶子去了,也不知道那晏老封君到底是不是老糊涂了,还连累几个未出嫁的姑娘受罪,恐怕经过这一出,之前定下的婚事也该退了吧。”

    两个狱卒若无旁人的聊了起来,现如今晏褚没有丝毫记忆,也只能根据他们闲聊时的这些话判断自己如今到底是什么处境。

    “退了,大小姐被赶回了娘家,二小姐和三小姐跟着生母和晏家脱离了关系回了外祖家逃过了一劫,除此之外剩下的小姐定了亲的当初的契书都退回来了,这种时候,谁敢和晏家扯上关系,那不是罪人吗?”

    老狱卒想也不想的说道:“实际上陛下一开始根本就没有要牵连晏家女眷的意思,毕竟晏老将军和当初几位牺牲的少将军都是忠烈,怎么都不能让他们的遗孀寒心啊,谁让她们自己不识趣呢,跪在宫门口请求陛下彻查,这不是骂陛下昏聩吗?”

    两个人闲聊着,看晏褚在刚刚经历铁烙之刑时依旧一声不发,以为他已经疼得意识不清了,对于折磨这样一个人他们也没多少兴趣,将拴在木架上的人放了下来,拷上手铐脚链,扛着他随意的往其中一间牢房里一扔,然后丢下他就离开了。

    在他们走后,晏褚缓缓睁开眼,感受着全身上下的剧烈疼痛,也熄了坐起来的心,就那么趴在草垛上整理起了刚刚从那些对话中得到的信息。

    听那两人的对话,原身的犯下的罪名还不小,叛国罪,足够诛九族的,就是不知道是真的还是陷害,狱卒口口声声说原身的祖父是被他气死的,可如果真是这样,他的祖母会带着家中女眷跪在宫门口请陛下重审此案吗?

    在目前看来,晏褚觉得陷害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虽然他执行任务的那么多个世界里,自己不是渣男就是在成为渣男的路上,可是就凭他仅有的那一段记忆,看到的赤金河一战,那个年仅十六岁,在现代还是个孩子的小将军的表现,他就不相信对方会做出叛国的事来。

    即便是真的,他也觉得这里头或许还有什么隐情。

    最要紧的,还是知道这一次的主线任务和支线任务是什么,他在心里疯狂呼叫007,希望它能出现帮他解惑。

    往日他在心中默念就会出现的007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响应,晏褚不知道这是不是和他这一次传送时出现的意外有关,他紧张的打开自己的系统面板,好在一切数据都是正常的,就是任务栏那一块,仿佛被一层阴影覆盖,让人不知道这一次的许愿者是谁,许了什么样的愿望。

    这种时候,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晏褚苦笑的看着自己没有一块好肉的身躯,恐怕现如今,他连活下来,都十分困难吧。

    他打开系统商城,不知道这一次,有没有正好能适用他的东西。

    外伤良药,还你牛奶般的肌肤,一瓶三颗装,200积分

    内伤良药,保命必备,一瓶三颗装,200积分

    一夜十次郎,做最勇猛的男人,一瓶三颗装,200积分

    人.皮.面.具,超薄透气,给你贴身享受,永久型,1500积分

    品种???不可食用,孵化期,永久性,100000积分

    看到前两个丹药,晏褚心头一喜,至于后面两个,他早就已经习惯了系统商城的不正经,这个不正经不仅仅是针对商品,也是针对它对于商品的介绍,唯独让他意外的是最后一件商品,这还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系统也辨别不出来,或者说故意不辨别的存在。

    十万积分,他做了四个世界的任务也只积攒了3600积分,连片蛋壳都买不起,不然的话,对于这个未知品种的蛋,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晏褚叹了口气,他勉力抬起手在虚无的面板中点了几下,将生肌丹、内造丹都各自买了一份,这种丹药可以存放在系统包裹里,任何世界都能适用。

    至于在面对那个要价高达1500积分的人.皮.面.具时,晏褚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购买。

    或许是手抖的缘故,晏褚本来要按在千变万化上的手指不小心点在了金钱永不倒上面,他的脸色变了变,看着那个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系统包裹栏里,形状很不正经的小瓷瓶,很想知道系统有没有退货这个功能。

    显然是没有的。

    他只能选择假装自己看不见,然后再一次点击了千变万化,四样东西下来,扣除了他整整两千一的积分,系统面板上的剩余积分,一下子就只剩下一千五了。

    在所有购买物品都放入到系统包裹后,晏褚立马拿出一颗内造丹服下。

    一股清凉舒爽的感觉从身体内每一处脏腑传来,这个丹药的药效果然霸道,晏褚隐约觉得,除了这一次拷打后的内伤,连原身原本的一些成年旧疾似乎也有治愈的感觉。

    至于生肌丹,这时候他可不会用,不然原本浑身是伤的人忽然间全好了,恐怕等不到他执行任务,就能直接回到系统空间了。

    做完这些事晏褚已经很累了,他闭上眼睛,心里有些发愁忽然消失的007,不知道它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另一边,满头白发的晏老夫人,笔笔直的跪在宫门口,她的身后跪着的是晏家的一众女眷。

    往日威严的老夫人,此刻身上,头发山挂满了烂菜叶和粘稠的臭鸡蛋液,看上去狼狈极了,不仅仅是她,晏家的其他女眷也都是如此,几个年轻些的,偷偷抹着泪哭泣,可是看着祖母严肃的表情,只能忍着,心里恨死了那个床了弥天大祸的堂弟/堂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