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过河拆桥的凤凰男
    “欣音, 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于秋月在宋昆走后就直接拿起手机拨打了女儿的电话。

    “妈,你怎么知道的。”

    孟欣音想起之前找她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的宋昆,第一反应就是对方告的密。

    “改天带回家给爸妈看看,怎么说也是咱们小公主第一个喜欢上的男孩子, 爸妈也想看看, 他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不然怎么把你给迷住的。”

    对于自己的女儿,于秋月并不希望她知晓那些不开心的事,如果晏褚确实是个好的, 不提前告诉女儿也是为了不必要的误会,如果他确实如同宋昆给她的那些资料一般, 她也希望用更好的方式, 让女儿在结束这段恋情的时候, 不至于太伤心。

    “妈, 晏褚真的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人, 而且他很厉害, 是除了你和爸以外我心目中最厉害的人。”

    孟欣音从小生活的环境并不会让她觉得几百万是一个特别庞大的数字, 她身边不乏零花钱随随便便就几十万几百万的二代三代, 那些人当中, 不是所有人都如同她这般幸运, 作为家里的独生女,能够享有父母一心一意的疼爱的。

    不少家庭, 他们不仅要和自己的亲兄弟亲兄妹争, 也要和自己叔叔伯伯的孩子争, 为了表现出自己的价值,他们当中有不少人在成年后就开始接触起投资以及家族的小生意,厉害一些的,靠着父母给的资本,累积百万千万甚至更高的身家也并不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可晏褚不一样,他没有任何人的帮助,赚来这笔钱,靠的完全就只有他自己,孟欣音相信晏褚曾经对她的许诺,只要给他时间,他一定会成为很多人仰望的男人。

    所以她不希望妈妈因为那些从宋昆嘴里听来的乱七八糟的消息就对晏褚有了其他想法。

    他们一边是自己最喜欢的爸爸妈妈,一边是自己最爱的男人,孟欣音希望他们能和睦相处,没有任何的矛盾。

    “知道了,妈妈的小公主。”

    于秋月心中一沉,看来自己的女儿十分喜欢那个男孩,不然不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如果那个叫晏褚的青年不值得托付的话,女儿岂不是会很伤心。

    她现在只希望女儿的眼光没有错,而宋昆给自己看的那几张照片,也只是错位的巧合吧。

    孟欣音挂掉和妈妈的电话,想了想,迫不及待的打了个电话给晏褚。

    “喂。”

    她捂着嘴,偷偷摸摸跑去了宿舍阳台,还不忘把阳台的门给关上。

    “音音。”

    晏褚此刻正在对着电脑工作,屏幕上一片密密麻麻的字符,看着让人头疼,偏偏他自己似乎不觉得,用脖子夹着电话,手指噼里啪啦的没有停顿。

    “我打扰你工作了吗?”

    孟欣音听到了他敲击键盘的声音,不好意思的问道。

    “天大地大媳妇最大,工作不就是为了挣钱,挣钱不就是为了养媳妇吗,所以被媳妇打扰,那就不叫打扰。”

    寝室里的老四是个实际经验为零,理论经验却很丰富的男人,在他日复一日的熏陶下,晏褚偶尔也能蹦出几句情话讨小女友开心了。

    孟欣音的脸红扑扑的,蹲在阳台上,揪着她们寝室几个小姑娘养在阳台的盆栽花坛里的杂草,很快脚边就一堆野草以及泥土了。

    “我爸妈想见你。”

    孟欣音的声音有些轻,主要这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晏褚说。

    通常男女方父母见面,都是因为小情侣的事要定下来了,他们恋爱了还不到一年,晏褚还是大三的学生,她自己也才大二,她想晏褚会不会觉得她太心急了,逼着他向她求婚还是怎样啊。

    “什么时候?”

    晏褚编写代码的动作一顿,他一手拿着手机:“看来还得请我的音音小姐陪我去买几身新衣服,毕竟也是第一次见我未来的岳父岳母,还是得慎重一些的。”

    “呸,谁是你岳母岳母。”

    孟欣音心肝一颤,差点把一株还娇嫩的含羞草当杂草给拔了。

    “对了音音,今天你有让姜茉莉给我送你自己做的便当吗?”

    晏褚看了眼斜对角下方摆在寝室老大福满多桌子上的空饭盒,对着孟欣音问道。

    “什么?”

    这下好了,含羞草注定躲不了被摧残的命运。

    孟欣音的心情很复杂,之前姜茉莉绕过自己找晏褚修电脑还能拿她性格马虎直爽,没想那么多而解释,可这一次她以她的名义给晏褚送便当,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她不想怀疑自己的好朋友,可这个坎,她确实过不了。

    “那你吃了没?”

    孟欣音一想到晏褚要是真的吃了那份极有可能是姜茉莉自己做的便当,呼吸都急促了些。

    “没有,福老大和侯夜分着吃完了。”

    透过电话,孟欣音能听到晏褚轻轻的笑声,因为经过电话听筒的缘故,回放在耳边的时候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我家音音十指不沾阳春水,哪里是会做便当的人啊,所以一开始,我就想着那不是你做的,而且你这个小醋瓶,真要是自己做了便当,可不会让姜茉莉给送过来。”

    孟欣音心里一松,可随后又有点不服气。

    “我怎么就不会做便当了,还有,谁是小醋瓶?”

    她想要反驳晏褚可是仔细想想,她似乎从来也没做过饭菜,顶多就是在家里阿姨请假的时候,叫上几份外卖。

    她在心里发誓,等这次放假回家,她一定要好好练练自己的手艺,到时候做一桌丰盛的饭菜,啪啪啪打某人的脸。

    “谁让我喜欢的就是一个公主呢。”

    晏褚似乎看不到电话另一边女孩气鼓鼓的模样。

    他的嗓音低沉带着磁性,温柔又甜蜜。

    “结婚前她不会做的事,结婚后她也不需要会做,我会把她宠成皇后,然后再过几年,她或许还未成为一个公主的母亲,至于我,就是守护皇后和公主一生永远幸福的国王。”

    晏褚并不觉得一个女人不会做饭打扫卫生是一件过分的事情,谁也没规定过女人生下来就是来伺候男人的,所谓的女德女戒,那是男性掌权时代对女性的束缚,这些陈俗旧规早就该被摒弃了。

    衡量一个女人一辈子成不成功,绝对不是她做的家务活有多利索,她做的饭菜有多好吃这样死板的规定,当然,能把这一切做的很好的家庭主妇当然还是值得所有人尊敬的。

    只是晏褚觉得,如果一个人有那个条件不为这些家庭琐事发愁烦恼,并且在另一个工作上有所展望的话,她做不做家务活,不该成为被指责问题。

    想想记忆中因为不堪两个姑姐的指责,终日为自己喜欢的油画和家务而烦恼的姑娘,晏褚希望这一次,她不用再为这些事而操心了。

    男人的蜜语甜言总是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孟欣音还是第一次谈恋爱,她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男人说的情话都有晏褚说的那般动听,但是在此刻,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女孩儿。

    挂完电话后,孟欣音还在阳台痴痴的笑,有一下没一下的祸害面前的那盆含羞草。

    等寝室里一个女孩出来晒刚希望的衣服的时候,那盆含羞草算是彻底壮烈牺牲了。

    最后孟欣音在室友的围攻中,收拾了阳台上那一地残躯,并且签订了连续一个月承包给阳台的花花草草浇水的工作后,才被放过一马。

    她拿着畚斗倒完垃圾回来,就看到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跟她几个室友聊天的姜茉莉,想着刚刚晏褚说的那番话,一下子表情冷了下来,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这个心目中的好朋友。

    因为就住在对面的关系,姜茉莉和孟欣音的三个室友关系也很不错,有说有笑的,看到孟欣音进来,姜茉莉笑着从她的椅子上站起来,只是视线接触到孟欣音有些冷凝的表情时,她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难道是今天给晏褚送东西的事被其他人看见了,然后告诉孟欣音了?

    姜茉莉不觉得是晏褚自己说透的,那个男人她很了解,现在对方和孟欣音还不是感情最深的时候,他不会告诉孟欣音这些捕风捉影的事,这样不仅会让孟欣音对她心存怀疑,也会对他心生芥蒂。

    姜茉莉哪里知道现在的晏褚早就不是之前的那个晏褚了,上一世孟欣音和对方的感情就是因为英雄救美结缘,然后细水长流的谈恋爱。

    孟欣音没有遇到过真正让她动心的男人,以为对原身的些许好感就是爱情,可现在不一样了,孟欣音觉得晏褚就是一个宝藏,每一天和他在一起,对方就会给她新的惊喜。

    门当户对,讲究的并不一定是财富上的相等,而是精神上的,孟欣音的富养是精神和物资双层面的,她喜欢油画,喜欢音乐,晏褚在第一个世界大小也是个总裁,对于孟欣音喜欢的这些东西,他都能接上话,并且有自己的见解。

    这就是精神上的契合,也使得孟欣音比姜茉莉理解当中的,更加喜欢晏褚,从头到尾就没怀疑过对方,只是对她有了其他想法。

    姜茉莉心思转动的很快,看着孟欣音这般表现,在她开口之前,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副姐妹好的模样。

    “你这个女朋友当的可太不称职了,听晏褚他们寝室的黄家俊说,晏褚可是好些日子没出过寝室了,每天就靠盒饭度日,今天我去当志愿者,待遇不错,是一家很有名的日式便当店的便当,我借花献佛给你们家晏褚送去了,借的可是你的名义,你可别说漏嘴了。”

    姜茉莉笑嘻嘻的,一副一心为孟欣音着想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