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过河拆桥的凤凰男
    “你是说我的女儿在大学里交了一个男朋友?”

    于秋月今年五十二, 虽然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她的身上却没什么女强人的气质,相反她的长相温婉,十分有亲和力。

    今天她穿着一身米白色的职业装, 头发高高盘起, 带着一副金丝框的眼镜, 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宋昆。

    “是的,欣音小姐年纪也不小了,谈恋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只是她的男朋友......”

    宋昆的表情有些迟疑,似乎是做了很艰难的决定, 才让自己来做这个告状的小人的。

    于秋月对他的表现不可置否, 她和自己的丈夫孟国华都是开明的家长, 他们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国外生活, 同样是在学生时期自由恋爱, 对于他们而言, 早恋不是洪水猛兽, 相反保证一个相对的度, 恋爱会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再加上女儿现在也念大学了, 在他们做父母的不知道的情况下恋爱也是很正常的。

    对于女儿的另一半, 他们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毕竟无论是钱还是名, 他们都已经有了, 只要女儿喜欢的那个人心地善良, 对她好就足够了。

    说起来于秋月和孟国华还真是少有的善人,每年他们都会把自己收入的一半捐助出去,他们帮助了许许多多读不起书看不起病的孩子,也救助了许许多多的流浪猫狗,哪个地方出现了什么灾情,他们送过去的物资绝对是第一批到达的。

    可就是这一对做了许许多多善事的夫妻,最后却不得善终,连他们的女儿都被人害死,而害死他们的人,正是他们捐助过的孩子。

    “今年校庆的时候,我请假去了一趟母校,在学校里,我听到不少学生在谈论欣音小姐和她那个男友的事,他们说.....哎,我原本是不信的,于姨,你还是自己看吧。”

    宋昆从公事包里拿出一叠资料。

    “我能有现在的生活多亏了于姨和孟叔叔的帮助,即便我知道我自己的这个做法不对,可是为了欣音不被欺骗,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他拿出来的厚厚一叠资料都是这些日子他请私家侦探回晏褚的老家查的,为此还花费了他刚拿到手不久的年终奖,原来那笔钱,他是打算先投到股市翻几番的。

    于秋月皱了皱眉,说实话,对于宋昆这个自己资助的孩子,她了解的并不算特别多,毕竟她和她丈夫做好事也不是为了图回报的。

    在意外得知这一次法务部招进来的实习生里面居然有自己当年资助过的学生的时候,于秋月只是感觉意外,也因为这个缘分,她偶尔会和法务组的组长打听一下宋昆的状况,知道这是一个很开朗,很有上进心的孩子。

    知道自己曾经资助的学生考上了优异的大学,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于秋月也很为他开心,而法务组的人看老总居然这么会特地打听宋昆这个实习生,以为他和老总有什么亲戚关系,也不由的长了点心,每次有什么重要的工作总是会让他参与,凡是有什么文件要给老总送去,也会派宋昆去。

    一来二去的,两人就更熟悉了,只要不是处理公事,宋昆也会亲热的喊于秋月一声于姨。

    于秋月只听他之前那一段话,以及递过来的一叠厚厚的资料,就知道这上面记录的事情应该就和自己女儿的男友有关系,虽然心里不是很舒服宋昆私底下偷偷调查人家的事,可是于秋月作为一个母亲,还是接过了那叠资料,仔细的翻看了起来。

    入目第一份资料,是记录晏褚生平的,父母早逝,被一双姐姐抚养长大,考上了全华夏最好的天水大学,可以说是十分立志了。

    于秋月看着资料右上角那张一寸照,看着相片中青涩的青年,估计是在高三或是刚进入大学时拍摄的,那个青年五官俊秀,就是眉眼间有些许郁气和瑟缩,似乎并不是一个十分自信的孩子。

    光是看第一份资料,于秋月觉得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那个青年虽然出生农村,父母早亡,家庭条件比大多数人都要差,可就凭他能在这种环境下考上天水大学,就说明他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她看了第一份资料,心里略微有些疑惑,难道宋昆那孩子以为她是那种有门第之见的人?所以会反对女儿喜欢那个叫晏褚的男孩?

    她心里讪笑,又借着看了下去。

    后面的两份资料,详细的记载了晏褚两个姐姐的情况。

    大姐为了弟妹能上学,嫁给了一个开小饭馆的瘸子,二姐初中毕业也没再往下念,嫁了一个比自己打了二十岁的花心小老板,晏褚高中几年除了学费生活费之外的开销,都是这个二姐给的。

    于秋月见此皱了皱眉,她倒不是看不起晏家两姐妹嫁了那样的丈夫,而是针对晏褚,他能这般坦然的接受两个姐姐嫁人后得来的钱念书,这让于秋月对他不禁多了一些看法。

    不过她毕竟也是个大公司的老板,对于一个人的人品品性到底如何,她并不会就凭自己面前的这几张纸就确定。

    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其实有时候即便是眼睛亲眼见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但是不得不说,看完了宋昆给她的这些资料,让她产生了一定要亲眼见一见晏褚那个青年的想法。

    如果他确实是在品性上有问题,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让女儿和他交往的。

    “小昆,谢谢你告诉于姨这件事,不过这份资料,希望你不要外传,以免在一切不确定的时候,给那个叫晏褚的孩子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于秋月将那一叠资料放到了自己的抽屉里,没有归还宋昆的意思,说实话,对于这个孩子特地交了这么一份资料给她,不论是出于好心还是什么缘由,都让于秋月有了一丝莫名的想法。

    “于姨你放心,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有关欣音的幸福,我也不会拿着这些东西来找您。”

    宋昆想也不想的回答,表情十分诚恳。

    于秋月见状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于姨,除了这叠资料,还有几张今天我的学弟意外拍摄到的照片我也想给你看看,毕竟你是欣音的母亲,我觉得这件事我没办法瞒着你。”

    他打开手机,翻到自己保存的照片相册里,点开大图,放到于秋月手上。

    相片里,赫然就是姜茉莉和晏褚,一共十张照片,拍摄的角度十分巧妙,连贯的看下来,似乎就是姜茉莉递给了晏褚一盒东西,两人凑的很近,就像是接吻了一般,在晏褚离开后,姜茉莉还站在男生的宿舍楼下,脸颊绯红,神色迷离,就像是一个陷入甜蜜爱恋的女孩一般。

    宋昆有些得意,在他重生之初就有了猜测,想着在那一天和自己一同死亡的姜茉莉会不会也好运的获得了这个重生的机会。

    这些日子,他和以前的自己一样,每天都给姜茉莉打电话,跟她培养感情,可是姜茉莉的反应却有些冷淡,往往说不了几句话,就把电话挂掉了。

    在那个时候,宋昆就确定了,姜茉莉一定也是重生的。

    凭他对那个女人的了解,获得这样的机遇她能做些什么可想而知,左右不过提早勾引那个穷小子为她着迷,好在几年之后坐享孟家的庞大财富罢了。

    于是他就将计就计,让人偷偷跟着她,偷拍每一次她和晏褚相会的画面。

    只可惜晏褚寒假居然早早的回了老家,直到今天,才让他抓到了两个人私会的画面。

    每一个女人对这种事情都是敏感的,于秋月不仅是女人,她还是孟欣音的母亲,她认识姜茉莉,这个女孩子不仅仅是她资助的对象,还是她女儿的好朋友,现在网络上流行的防火防盗防闺蜜的话于秋月也是知道的,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样的事会出现在自己女儿的身上。

    那些照片的拍摄实在是太暧昧,饶是于秋月,也忍不住有些误会。

    宋昆看着于秋月的脸色变了几变,心中喜悦,面上却依旧保持着沉稳以及丝丝沉重。

    “本来今天我是没打算来找于姨你的,只是欣音很相信那个男人,根本就不听我的解释,我也不敢把这些照片拿给她看,所以只能冒昧的来找于姨你了,希望您不要嫌我多事。”

    宋昆这个二十六岁的青年,笑的有些羞涩:“当初您和孟叔对我的帮助我都记在心里,所以这一次,即便您生我的气,我也不会后悔的。”

    他的长相很能欺骗人,五官端正,棱角分明,是十分正气的长相,加上他嘴唇有些厚,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些憨直,总是让人觉得他是一个特别踏实可靠的男人。

    于秋月原本的那些芥蒂因为他的这番话也没了大半,她安慰了宋昆几句,让他删了这些相片不要外传后,就让他回自己的部门工作去了。

    宋昆关上董事长的办公室,眼神志得意满,上一次,于秋月和孟国华能接受那个穷小子女婿,完全是因为孟欣音的表述给他们造成了先入为主的好印象。

    晏褚曾经在不知道孟欣音情况的时候舍身救过他,这一点在夫妻俩看来,是人品好,值得托付的表现。

    一个愿意救一个陌生的遇到危险的姑娘的孩子,对自己的妻子,总不能更差吧?

    因为这一点,他们没有介怀晏褚的家庭条件,再加上晏褚在他们面前表现的一直都是一个话不多,却很稳重老实的模样,虽然不一定能有多么大的出息,可是在夫妻俩看来,只要对女儿好,女儿自己喜欢也就够了。

    于秋月可没有什么一定要有人继承自己公司的想法,等她老到不能参与公司决策了,女儿女婿又没有继承公司的能力,她就聘请一个职业经理人,或者将自己的那份股权转卖给公司的其他董事,光是这笔庞大的财富,就足够孩子几辈子不愁吃喝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当父母的能管得了一时,还能管得了一世吗?

    可这一次,宋昆将晏褚不好的一面先让于秋月记到了心里,他不信,在这种情况下,于秋月还能让自己的女儿嫁给那样一个自私,甚至对感情不忠的男人。

    他冷笑了几声,离开董事长办公室,乘上电梯离开。

    “你们听说了吗?”

    他走后,于秋月的女秘书和助力窃窃私语。

    “听说什么?”小助理被这句没头没尾的话疑惑到了。

    “宋法助,也就是刚走的那个,秒射男,特没品,自己秒□□完了,还把约的姑娘赶出了酒店的房间,都没让人休息会儿或洗个澡。”

    女秘书以前看那宋法助偶尔会进进出出董事长的办公室,加上名牌大学毕业,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法助了,还对他有那么点意思呢,听完了流言,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秒射也就算了,还有那个脸约,约也就算了,约完就把人女孩当充气娃娃给扔了,这得是多没品的人啊。

    “什么!”

    小助理也是刚听见这消息呢,捂着嘴巴惊叹,眼里满是八卦的符号。

    “我和你说啊......”几个年轻女人凑在一块,时不时的惊呼感叹。

    宋昆一路回到办公室,以前因为他和董事长没有点破的关系,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董事长远方亲戚,对他都是很和气的。

    可是这一次,他总感觉似乎大家看他的眼神十分怪异。

    男同事是揶揄,女同事那存粹就是鄙视了。

    这是自己的错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