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过河拆桥的凤凰男
    “狗子, 大姐在这儿呢。”

    晏褚刚下大巴,就听到了大姐的声音,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也很显眼的看到了早早等在那儿的大姐和二姐。

    晏家人的基因确实是好的, 晏招娣今年二十八, 看上去和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女孩没什么区别。

    她并没有怎么打扮, 一头长发就绑了个低马尾,简单的藏蓝色棉袄,黑棉裤加保暖的棉鞋, 换一个人恐怕都土的没眼看了,偏偏晏招娣身段好, 每天待在饭店里被养的粉白的肌肤, 丰胸纤腰大长腿, 一点都不比城里姑娘来的差。

    晏来娣比大姐爱打扮, 她今年也就二十六, 不像晏大姐, 父母刚去世的时候家里的重担就压在她一人的肩膀上, 根本没有给她年轻的机会她就长大了, 那几年节省惯了, 现在也改不过来了。

    晏来娣今天为了接弟弟, 穿了自己新买的大红色的呢大衣,配了黑色的小皮靴, 她的头发烫了大卷, 染了颜色, 这一身的搭配其实不太符合她的年纪,显得过于成熟,不过在小县城里,这绝对是最时髦的配置没错了,加上她本身长得就是艳丽挂的,才等人的短短一段时间里,就有不少人偷偷打量她了。

    “买了啥东西,两个大箱子怪沉的。”

    晏招娣看弟弟拖着大箱小包的赶紧上来帮他推了一个,晏来娣也接过弟弟拿的小包,反正快要上车了,晏褚也没拦着她们。

    那个行李箱和包里装着的都是一些比较轻便的东西,真正重的装着一些滋补品的箱子,还在他手里呢。

    今天接弟弟晏来娣是开着家里的小轿车来的,这辆车不贵,也就三万多块钱,是她男人为了方便媳妇接送上幼儿园的儿子给她买的,就是怕儿子夏天热着冬天冷着,为此晏来娣还特地去考了驾照,县城买车的人不多,这一路都没经过几个红灯,他们就顺利到家了。

    在晏大姐嫁人后,晏家姐弟就一块住到了李瘸子家里,他们家是自己件的民房,足足有五层,底下一层开小饭店,上面四层也没租出去,全都是自主的,在晏大姐嫁到李家后,他们就把二层的房间收拾出来给晏来娣和晏褚住,晏来娣嫁人后,二楼就是晏褚一个人的天下了。

    “舅舅。”

    晏褚还没进去呢,大姐生的那对龙凤胎就迎出来了,一人抱着舅舅的一条腿开始撒娇。

    龙凤胎里的李多俊是哥哥,李多美是妹妹,听这个名字,就能知道李瘸子对改善自家基因的愿望有多强烈了。

    两个孩子也却是如他祈祷的那般,处处都像晏招娣,唯独像他的鼻子,还是他整张脸唯一能拿得出手,且非常不错的一个位置。

    双胞胎今年也已经十岁了,晏褚上大学的时候他们正好上小学一年级,对于以前的舅舅,他们也没啥印象了,只知道这个念大学的舅舅每次回来都会给他们带礼物,还会带他们去市里的游乐园玩,除了爸爸妈妈,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小舅舅了。

    “二姐,你拿的那个小包里有我给多俊和多美还有金锦买的衣服和玩具,你和大姐等会儿分一分。”

    晏褚说罢,两个小家伙就不粘着他了,改黏二姨去了。

    “也不知道这半年金锦长了多大的个儿,我把衣服买大了一些,怕他穿不下。”

    晏来娣嫁的男人姓江,给儿子取名金锦就是希望儿子金银财宝,锦衣玉食能够想之不尽,用之不竭,从名字上,就能知道两个姐夫截然不同的性子了。

    同样是两个姐姐为了他而嫁的姐夫,晏褚更喜欢大姐夫却不怎么喜欢二姐夫,其实撇去外貌和身体上的问题,李瘸子人品不赖,除了爱抽烟,没有任何吃喝嫖赌上的毛病,也不像这个偏僻的小县城里很大一部分男人一样,有打老婆的习惯。

    刚嫁给李瘸子的时候,晏招娣心里并不是那么得意,可是时间久了,尤其是生了一双儿女之后,她这心里就没了其他想法,相反,她觉得嫁给李瘸子是当时的自己做下的最正确的决定。

    至于二姐夫,不说也罢。

    晏褚不止一次想要劝二姐离婚,只是她似乎觉得现在这样近乎丧偶式的婚姻挺好,只要对方不缺她生活费和零花钱,带着儿子,她这日子过得还挺美的。

    他毕竟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二姐之上,反正现在的他就是二姐最大的靠山,将来二姐想明白了,不愿意和二姐夫过了,他也能妥善的将人安置好。

    “多美,你瞎凑什么热闹,这些玩具让给你哥和你表弟玩。”

    晏招娣重男轻女的性子不仅体现在对弟弟上,在一双儿女身上,她也有自己的偏向性。

    “这是洋娃娃,是女孩子玩的,哥哥和金锦才不喜欢玩呢。”

    李多美可不怕她妈,以前她还会为妈妈喜欢弟弟而难过,可是她发觉爸爸和舅舅就更喜欢她多过于弟弟,这么一来,她就不难过了。

    妈妈和二姨喜欢哥哥,爸爸和舅舅喜欢她,二比二,太公平了。

    “大姐,那本来就是给多美买的。”

    晏褚知道大姐的性子,所以给多美买衣服的时候只买裙子,买玩具的时候只买女生喜欢的洋娃娃,就连买文具,他也只买粉色系不适合男孩子用的那一种,就怕不知道的时候,他姐又把多美的东西给多俊了。

    他来到这个身体里的时候已经上大学了,他没那个本事改变一个人刻到骨子里的观念,也只能潜移默化的,用自己的方式,不让多美成为下一个晏大姐了。

    好在这一点上李瘸子就做的很好,在家的时候晏招娣给儿子买了一双新球鞋,他就给闺女买一条新裙子,反正哥哥有的妹妹也必须有,从来不让闺女觉得自己有哪一点是比不上哥哥的。

    晏招娣疼儿子,他就疼闺女,晏招娣不乐意他也有理由,就允许有人重男轻女就不让人重女轻男了,哪条法律那么霸道。

    久而久之,晏招娣也就懒得和丈夫争了。

    闺女也是她生出来的,她也是疼爱的,又不是仇人,丈夫给闺女买点东西她还要闹个天翻地覆了,只是晏招娣不明白啊,女孩子家家的需要用什么好东西吗,她小时候家里有口细粮都是留给弟弟的,不仅仅是她家,其他人家也是这样的,难道这么做不才是正确的吗?

    李多美可不知道她妈又在纠结了,她拿着舅舅给自己买的漂亮小裙子对着镜子臭美的比划,早就把妈妈刚刚的话忘到脑后去了。

    “姐夫,这是我给你买的酒。”

    李瘸子往日在这个家里就是比较沉默的,看到演出居然还给自己带了礼物,有些受宠若惊。

    “给我买这些好东西做什么,怪浪费钱的。”

    李瘸子在电视广告上看到过这个牌子,一瓶得三四百呢,看小舅子的行李箱,装了四五瓶呢,那可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他并不酗酒,不过每餐饭都习惯性的喝上一小杯,电视里不是说了吗,这样能保护血管。

    不过他喝的都是农户自己酿的酒,劲头不大,五斤装的小桶,也就二十块钱,够他喝小半个月了,晏褚给他的这么好的酒,他可从来还没喝过。

    “会不会说话,这是狗子孝敬你这个大姐夫的,你还怪他浪费钱。”

    晏招娣腰一掐眼一瞪,李瘸子缩了缩脖子,除了在儿女问题上,他都是让着她的,谁让他们老夫少妻,晏招娣比他小了十四岁,又长得那么漂亮,不对她好一些,他也怕这个媳妇跑了。

    晏褚带来的几个大箱子,除了一些是他自己的换洗衣物外,基本上都是给两个姐姐的礼物,他知道他给大姐和二姐钱对方估计也不会花,干脆就买了一些她们这个年纪能用的衣服以及保养品带回来了。

    这些东西都是孟欣音帮他参考的,在知道他确实不缺钱后,孟欣音给他挑的就都是符合这个年纪,价格确实也不那么低的保养品,所以在两个姐姐问他花了多少钱的时候,晏褚糊弄着就给糊弄过去了,不然要是让他们知道这样一套保养品得几千块钱,估计得立马让他拿去退了。

    晏褚回家的第二天,三姐弟就回了一趟老家,给父母上了坟,告诉他们这一年他们兄妹的概况。

    第三天,晏大姐把店里的事交给了丈夫,姐弟三人去集市扫荡年货去了。

    “不对,不对。”

    三姐弟正走在路上呢,忽然被一个道士拦住,他疯疯癫癫的,掐着手指看着晏褚,又摇头又点头的,把晏招娣都给搞糊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