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世界上最好的哥哥完
    白玫等人幽幽转醒, 发现自己居然在一间阴暗的破旧的小库房里,地上湿冷冷的,还有一种莫名的粘腻感觉,当即打了一个激灵, 彻底清醒过来。

    “于楚楚, 这是怎么一回事?”

    许泽皱着眉看着自己手上脚上的一个个环扣, 金属制造的,还闪着红光,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只知道那些东西很牢固的被扣在各个关节的位置,根本就脱不下来。

    他们还记得自己是被于楚楚叫来的, 说是她打听到晏茵的下落了, 还说对方似乎要报复他们, 特地让他们从学校请假过来商量对策。

    仓库内一共九个人。

    许泽, 几人所在高中当年的校草级人物, 许多女孩子都偷偷将他奉为自己的男神。

    他剑眉朗目, 是大众意义上的帅哥, 还是很正派的那种帅气, 不阴柔, 加上热衷锻炼, 体格强健让人很有安全感。

    许泽的爸爸是一家私企的高管,妈妈是大学老师, 家世好, 成绩好, 人生一帆风顺。

    白玫,许泽的青梅竹马,一直都偷偷喜欢着他,两人从幼儿园起就是一个班的,在情窦初开的时候,就认定许泽会是自己将来的丈夫。

    白玫的爸爸开了一家服装公司,妈妈是家庭主妇,家境优越又会打扮,尤其是高中毕业后,没有了学生这个身份的限制,开始熟练的使用一些化妆品,将原本只是六分的样貌打扮到了八分,在大学里也有不少男生追求。

    他们俩人在同一所大学里,因为白玫黏许泽黏的紧,学校里也有不少人将他们默认为一对,实际上按照世界剧情的走向,许泽会在其他七个好友接连死亡后感受到活着的不易,接受白玫的这份真心,和她在一起。

    剩下的七人,分别是于楚楚,李美美,夏雨欣,王志涵,江一,徐晨,陈秋,三女四男,他们九个人加上失踪的晏茵,这样十个人凑成了毕业旅行的队伍。

    晏家的父母也是考虑到他们一行十个人,其中既有他们一家人都熟悉的于楚楚,又有五个男生,安全能够得到保障,这才答应让宝贝女儿来一次值得纪念的旅行,谁知道,就是这几个他们认为可靠的人,断送了女儿和他们的性命。

    “怎、怎么回事?”

    于楚楚自己都懵呢,原本她是想着既然晏茵的鬼魂来找自己了,那就干脆把那些共同参与那个恶作剧的人都叫来,让她去对付那几个真正提出这个游戏的人去,她也没想到,前一秒还在她暂时租的民宿里,后一秒,他们就都出现在了这个陌生的厂房里。

    难道是晏茵的鬼魂把他们绑来这里的?

    于楚楚瑟瑟发抖,眼神恐惧的打量着四周。

    “于楚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白玫看着于楚楚这副模样,生气的问道。

    “就是,怎么回事啊?”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质问,毕竟他们都是听了于楚楚的话才过来的,而且看对方现在这个表情,她似乎知道到底是谁把他们带来这里的。

    “我想和你们玩一个游戏。”

    一个沙哑的声音从封闭厂房的四周响起,虽然更嘶哑了些,但是在场的九个人一下子就听了出来,这是失踪的晏茵的声音。

    “晏茵,你在做什么,还不放我们出去,你这样把我们拘禁在这里,是犯法的你知道吗?”白玫的脸色有些慌乱,色厉内荏地转着身,朝着四周的空气说到。

    她听出来了,这里应该有什么录音装置,对方的人不在厂房里,估计是躲在哪个角落偷偷观察着他们,厂房里留下的只是几段提前录好的录音罢了。

    “晏茵已经死了,她死了!”

    于楚楚失控的大吼道:“是鬼,是鬼把我们抓来这里的,她回来报复我们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呢。”

    李美美反驳于楚楚的话,她觉得于楚楚的精神似乎出了什么问题,本来这里阴森森的就很恐怖了,再提什么鬼啊鬼的,渗不渗人啊。

    “是真的,我亲眼见到的,她浑身都是血,身上的伤口都腐烂了,还冒着黑气,她问我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太害怕了,把一切都告诉了她,现在她来复仇了。”

    于楚楚好后悔,她真的是无心的,晏茵都死了,为什么不能原谅她,她还那么年轻,她还有爸爸妈妈,他们要是知道她出事该有多伤心啊。

    她奔溃的抱着自己的肩膀痛哭,泣不成声。

    “于楚楚你别闹了,这是不是你的恶作剧,是你和晏茵联合起来耍我们的是不是。”江一的脾气比较爆,上去拎起于楚楚的头发,让她停止这个玩笑。

    他们下意识的不愿意相信晏茵真的死了,不然他们不就是间接杀人的凶手吗,他们更愿意相信晏茵确实出了事,但是又活着回来了,因为生他们的气,和于楚楚联合起来耍他们。

    “你们不听我的话,我很不高兴。”

    嘶哑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下一秒,嘭的一声,江一扯着于楚楚头发的那只手忽然间爆炸,四溅的火星烧到了于楚楚的头发上,脸颊上,两人顿时一阵惨叫。

    这一幕所有人都看清了,是他们每个人手上都绑着的金属手环爆炸了,此时江一的手腕已经一阵焦黑,手掌掉落在地上,手肘光秃秃的。

    “啊——”江一痛的在地上打滚,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傻了,发疯似的想要拽掉自己身上的金属环,只可惜徒劳无力。

    “我说了,我想和你们玩一个游戏,就和你们当初没经过我的允许,和我玩那个剥夺了我性命的游戏一样。”

    嘶哑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怨毒,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打了个冷战。

    晏茵真的死了,于楚楚没有说谎。

    白玫的脸色煞白,她看着脸颊一片燎泡几乎看不出那边脸原本容貌的于楚楚,以及断了一只手掌的江一,她不想变成那个样子。

    “茵茵,灌醉你把你丢在酒店大厅都是白玫的主意,你要报仇就找她去吧,你放了我们吧,我们不是故意的。”

    李美美这时候也不说什么世界上是没有鬼的话了,她只想回家。

    “李美美,当初玩那个游戏你可是第一个响应的,别以为大家不知道,你喜欢晏茵的哥哥,却气她一直不肯把她哥哥介绍给你认识,即便没有我的提议,你估计早就也想捉弄她了吧。”

    白玫气的反驳:“再说了,我本来就只是觉得好玩闹着玩的,谁知道短短半个小时她就出事了,而且酒店的摄像头也坏了,让我们不知道她到底是自己离开了,还是被别人带走了。”

    她不知道晏茵到底是人是鬼,但是现在她的性命掌握在对方手里,绝对不能任由他们把锅都往自己身上推。

    “晏茵,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姑娘,你的死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可是我们是好朋友啊,而且包括白玫在内,我们的初衷真的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别让仇恨蒙蔽了你的眼睛,做出这些不理智的事来。”

    许泽眉头微蹙,他不知道晏茵在什么地方看着他,只是对着空气慷慨激昂,想要规劝晏茵迷途知返。

    “我和你们玩的游戏名叫诚实的好孩子,你们每一个人说一件自己做的错事,我就给你们一把能解开你们身上某一个金属环的钥匙,你们知道的,我是鬼,我什么都知道,我想让你们说出来的错事,不是偷吃糖果,不小心砸坏人家家窗户这些无趣的事,你们每个人手上的环数量都不一样,这意味着你们在我心里到底做了那几件不可饶恕的错事,记住,能保住自己多少个部位,都掌握在你们自己的手中。”

    声音的主人没有在乎他们的长篇大论,只是有条不紊的说着自己的游戏规则。

    大伙互相查看,其中白玫身上的金属环最多,一共有六个,四个在她的手腕和脚腕上,一个在她的脖子上,还有一个在她的右腿大腿根的位置,深深的勒进肉里,也怪不得她现在基本上单腿站着,因为血液不循环,她的大腿已经越来越肿了,时间一长,恐怕金属环不爆炸,她的大腿的神经也会坏死,许泽其次,有四个,其他七人,基本上都是一个两个。

    那些人看着白玫和许泽身上的手环,都有些异样了,按照晏茵的说法,这两人得做多少不可饶恕的事啊。

    江一的运气算是最差的,他身上就只有一个环,就在刚刚作为儆猴的那只鸡,已经提前爆炸了,不过想想,当时他们几个不放心,中途曾让江一去酒店一楼大厅看着点晏茵,结果那小子不上心,偷偷回自己的房间睡大觉,晏茵不拿他出气拿谁出气。

    此时他已经疼昏过去了,而且他身上也没环了,这个游戏已经和他无关了。

    “我先说。”

    徐晨是学体育的,他成绩不行,能上现在这所大学存粹只是因为他长跑得过省冠军,是国家二级运动员。

    他身上有两个金属环,分别在他左右腿上,他们家的条件一般,如果他的腿断了,他这辈子就完了。

    “我十四岁第一次看毛片,很冲动,那时候我堂妹就在我家,她才七岁,我给她拿了糖,用她的双腿解决了一次。”

    徐晨看着周围好友的眼神,赶紧补充:“那时候我还小,就是个孩子,而且就那一次,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干过这样的事。”

    可惜没人听他的,那是他亲堂妹,而且才七岁,畜生才下得去那个手。

    而另一边,一家公司里,一个五十左右的男人拳头捏紧,看着猫熊直播中的画面,双眼充血,恨不得把里面那个侄子挖出来,亲手砍掉他的第三条腿。

    就在一个小时前,华夏三大直播平台猫熊、顽鱼、狼牙忽然被不知名黑客侵占,所有的正在进行直播的房间被另一则直播强行侵占,画面里,九个学生模样的人被关在一间屋子里。

    一开始,听着对方云里雾里的对话,所有人都把这当做是恶作剧,还向直播平台举报,可随着一声爆炸,其中一个男孩的手腕直接被炸掉,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不是游戏,这是真实存在的画面。

    一开始,弹幕里的所有人都在谴责上传这段视频的博主,可是渐渐的,又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因为根据那些学生的对话,似乎是因为他们做了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惹来别人的报复。

    也有一些人觉得或许真的是冤鬼复仇,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现在还没彻底结局的蠡县的案子不就传闻是女鬼复仇吗。

    当然,在江一的手腕被炸掉的时候,多数人还是认为主播做的太过了,怎么样都不能用这种残忍的手段啊,可是在听完徐晨的话后,又觉得主播做的完全不够啊,这些小畜生,就该炸了他们的四肢才是他们最好的下场。

    徐修远,徐晨的大伯,早些年他吃苦耐劳收废品,靠着这一笔初始资金,开了属于自己的收购站,现在有房有车,他结婚晚,三十多岁才得了一个宝贝女儿,而且闺女很争气,学习成绩好,徐修远已经想好了,等他再攒一些钱,让闺女去国外念大学。

    之前他只是和往常一样,在直播平台听自己喜欢的一个男主播直播游戏赛况,谁知道画面一转,就转到了一个破旧的小仓库里,画面中同时出现的,还有他侄子徐晨。

    徐修远的弟弟没什么本事,一家子的日子过得苦哈哈的,徐修远看不下去,时常会让妻子给弟弟一家买一点吃的穿的用的,他自己私底下也会偷偷给徐晨这个大侄子塞钱。

    听着对方刚刚的话,徐修远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巴掌,他的宝贝闺女,居然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被这个小畜生那样伤害过。

    “徐修远,你给我和你弟弟一家断绝关系,不然我带着曦曦和你离婚。”

    徐修远几乎是麻木的接起电话,电话那一头,是他妻子尖利的嘶吼声,想来此刻她也正在观看着这场直播。

    “你带曦曦出国吧,不要等到大学了,初中就出国,立刻,马上。”

    徐修远无法想象自己单纯的女儿将来会忍受多少人的指指点点,他必须在女儿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把她送出去。

    电话那头,徐修远的妻子崩溃大哭,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直播还在继续,废弃厂房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此刻他们的一言一行,正暴露在全国的网友面前,甚至在以病毒传播的方式,更大规模的扩散。

    “啪嗒!”

    几乎是在徐晨说完的瞬间,仿佛是从天花板上,又仿佛是从高处的空气中,掉下来一把小钥匙,徐晨想也不想就拿钥匙开自己右腿上的金属环,打不开,又拿它开左脚,这一次顺利的打开了。

    “所有的钥匙都在上面。”

    许泽不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自己曾经做过的事,他一直在等第一个人开口,想知道对方到底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把打开锁扣的钥匙给他。

    可是这个厂房很高,足足有五六米的高度,没有梯子和桌椅,他们根本够不到这样的位置,即便是搭人塔也做不到。

    也是,如果那么简单就让他们自己找到钥匙,这游戏还有玩下去的必要吗?

    “我也说。”

    李美美是第二个开口的,她的金属环在腰上,要是这个金属环爆炸,她会瞬间被炸成两截,不像是手腕脚腕的位置,她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

    “之前我偷听到白玫和一群社会人士打扮的小混混的对话,她让那些人在我们灌晕你把你放在酒店之后,悄悄把你带走,然后、然后□□你,拍下不雅照交给她......”

    李美美忍着恐惧哭着说到:“那时候我们刚对完成绩,我知道你给自己估分720分,我嫉妒你,加上那时候我想让你哥一起来参加咱们的毕业旅行,你以你哥要考研为由拒绝了我,我一时气愤才忍住没告诉你的,呜呜呜,晏茵,你放过我吧,都是白玫,你找她去啊。”

    “警察同志,你听到我们家美美的话了吗,她是无辜的,一切都是那个叫白玫的女生,她心太黑了,你们赶紧把我们家美美救出来啊,她还是个孩子,她出了事,让我们夫妻俩怎么活啊。”

    李美美家就是宜川的,她念的不是宜川大学,而是一所更差一些的二本院校。

    此时李美美的家长正在警察局内,对着值班室的警察哭闹,大有不把她女儿救出来他们就没完的架势。

    这则直播的影响力太大,上面已经成立的专案组,并且要求猫熊、顽鱼、狼牙三个直播平台关闭他们的终端,停止这则恶劣的直播视频在网络上流传扩散。

    这三个直播平台各有背景,关闭终端的损失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想要让他们答应,必须有高层的通知,报告一层层打上去,那也得需要一定的时间了。

    而且关了猫熊、顽鱼、狼牙,谁知道那个无名的黑客会不会将直播转移到其他直播平台,到时候没准还会更加扩大影响力呢。

    警察们看着这两个哭闹的中年男女,要不是还记得自己的指责,这是都想赏他们几个白眼球。

    还是孩子,被他们害死的那个难道就不是孩子。

    刚刚已经打听清楚了这视频里九个孩子的身份,他们居然牵扯到了蠡县那个案子,晏茵,也就是被他们间接害死的女生,已经确认为五德村几个被害姑娘中的一个。

    只是搜寻队在后山找到了她曾经被埋葬的那颗大树,也检测出了血迹反应,却始终找不到本该埋在里面的尸骨。

    李毅有一个大胆的推测,或许尸骨就在晏褚的手里,而这个神秘黑客搞出来的直播游戏,也是晏褚的手笔。

    此时他正在带人赶去晏褚暂住的酒店的路上。

    如果一切都是对方计划的,在对方的住处,应该能找到他远程控制这一场直播游戏的证据。

    他同情对方的遭遇,但这绝对不是对方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原因。

    此刻李毅坐在副驾驶,同时也开着手机直播画面。

    李美美说了自己犯下的错,她也拿到了解开自己身上金属环的钥匙。

    “我也说。”

    有李美美和徐晨开口,所有人都开始诉说自己曾经犯下的错,几乎每个人这辈子犯的最大的错都是和晏茵有关的,他们其实清楚,自己的隐瞒,是造成晏茵和晏家父母死亡的最大真凶。

    只是以前都哄着自己,这一切和自己无关,想要让自己活的更坦荡些罢了。

    “我不喜欢晏茵,她的父母只是普通工人罢了,和我门不当户不对,只是她的成绩太好了,自从她跳级来了高三,每次年纪第一都是她,以前这个位置都是我的,原本我想着骗她谈恋爱,好让她分心,重新回到第一的位置,可谁想到她那么乖,那么死心眼,坚持所谓的可笑的和哥哥的约定,十八岁成年前不谈恋爱,每一次都婉言拒绝我。”

    “我知道白玫提出这个游戏绝对不是游戏那么简单,她一定还准备了其他的计划戏弄晏茵,只是我依旧没有阻止,我只是想要她受点教训。”

    许泽开口,白玫惊讶的看着他,她做了那么多,嫉恨了晏茵那么久,原来这一切的源头只是因为许泽的嫉妒,太荒谬了。

    每个人身上的环一个个减少,他们不敢撒谎,因为江一的前车之鉴还摆在那里呢,白玫的经历相较于那些人更加丰富多彩。

    她知道自己的爸妈一直想要生个儿子,她妈是家庭主妇,她长期在妈妈的饮食里下避孕药,她的父母是农村出来的,虽然现在家大业大,可还是老性子,没有太大的病痛不愿意去医院,他们自认都生了白玫这个女儿了,就表示他们的身体没有任何原因。

    因为长期服用避孕药,白玫的母亲生理期混乱,且开出现各种各样的副作用,白玫看在眼里,却什么都没有说。

    还有,也是白玫为了解开自己身上最后一个环说的话。

    其实晏茵被人贩子带走的那一天,白玫就在现场,原本她是想看着自己的人把晏茵带走的,没想到忽然出现的赖三等人抢先了一步,看到喝的不省人事的晏茵,几个大男人装成好不容易装做找到闹脾气离家出走的女儿的模样,把人给扛走了。

    白玫意识到这可能就是人贩子,可是她最终还是站在角落里,没有制止那些人的行为。

    那时候她想着,许泽那么喜欢她,万一他不嫌弃她不贞洁呢,既然如此,干脆就让她彻底消失好了。

    那些人贩子拐走这些漂亮的女孩子,多数都是卖到山里去的,根本就没有逃出来的机会。

    她不想那样做的,可谁让许泽喜欢她呢,许泽是属于她白玫的。

    听完白玫的话,以及刚刚所有人的供述,他们忽然发现,自己怎么那么陌生,曾经要好的玩伴怎么那么陌生。

    “很好,我宣布,游戏结束。”

    沉默了良久,嘶哑的声音再次在这个空间内响起,与此同时,李毅等人也已经来到了晏褚所在的房间外,据保洁人员的回答,他从昨天早上起,就没有出过宾馆的房门。

    李毅拿着枪,让手下撞开房门,然后一群人冲了进去。

    “李队长,你这么不打声招呼就进来的行为,可是很不好啊。”

    晏褚还在睡觉,警察们进来的时候,他打了个哈欠,慢腾腾的从床上下来,只穿了一条短裤,露出平坦的腹部以及几根清晰可见的肋骨。

    作为一个常年待在研究室和教室的医科生,原身根本就没有锻炼的时间,腹肌胸肌什么的,离他很遥远啊,再加上经历了父母和妹妹的事,暴瘦也是正常的。

    “队长,什么都没有。”

    说话的时候,其他警察也已经把房间内彻底翻了一遍了,什么都没找出来。

    “临别前,我要送你们一件礼物。”

    李毅的手机声音是外放的,他看了眼一脸无辜的晏褚,拿起自己的手机接着盯着里头的画面。

    此时的晏褚就在他眼前,可是直播依旧还在继续。

    随着那个嘶哑的声音说完,砰砰砰,接连无数声爆破的声音,原本被他们解开丢在地上的金属环接连爆炸,几人被吓得到处逃窜,可终究反应慢了些,每个人的双腿都被炸的鲜血淋漓。

    “他们在哪儿?”

    李毅对着晏褚质问道。

    “我不懂李队长你在说些什么?”晏褚摊了摊手。

    “晏褚,你要知道,你父母和你的妹妹,未必希望你做这些事。”

    李毅知道对方很聪明,可他的人生不应该因为复仇这件事而毁了。

    “李队长,我真不知道,我刚刚睡觉呢,你就带着你的人进来了。”

    晏褚并不惧李毅的眼神威势,双目直视他说到。

    “带走。”

    李毅无奈,对着手下说到,因为晏褚只是有嫌疑,但没有证据,所以没有上手铐,他平静的穿着衣服,看着窗外的暖阳。

    一切都结束了,一切却又刚刚开始。

    *****

    那场直播引起了政府部门的强烈关注,毕竟影响太过恶劣,虽然最后九个学生都被找到,却也造成了他们每个人不同程度的残疾。

    因为他们在直播中承认的曾经犯下的过错,以及造成的恶劣影响,九个人都被他们所在的大学开除,甚至他们的父母都被人肉出来,许泽的母亲教出这样的儿子不配再当一名教师,他的父亲也被所在企业开除。

    白玫父亲的公司因为她的缘故,再也接不到单子,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女儿是一个多么狠辣阴险的女人。

    其他人的家长也多是这样,几乎他们走到哪儿,都会被人指指点点,因为他们教出了那样的孩子,作为当事人的白玫等人,更是达到了只要被人认出来,就砸臭鸡蛋的地步。

    因为他们一部分的玩笑,一部分人的故意,一个十六岁,本该处在花样年华的女孩凄惨的死去,他们付出的代价,还远远不够,他们需要用一生来赎罪。

    这是社会给予他们的报应,而法律,其中最过分的白玫,也只是犯罪未遂,判几个月就了事了,谁也没规定不见义勇为就是罪啊,她看着晏茵被人贩子带走却没有站出来,这是道德问题,却不是法律问题。

    至于其他人,多数连坐牢都不用。

    李毅在送晏褚离开警局的时候,脸露羞红,他一直告诉晏褚,要相信法律,相信警察,可这就是法律,这就是警察。

    现实总是无奈的,对于被害者的家属而言,或许前者才是他们更想看到的。

    “你已经做完你想要的了,结束吧。”

    他们终究没有找到任何这一切和晏褚有关的证据。

    那些人失踪的时候,晏褚还在酒店餐厅,他有无数的人证,在他的住所也没有找到任何远程控制的器材,种种证据只证实了晏褚无罪。

    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李毅居然还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虽然他心里基本肯定,就是对方动的手。

    他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的,他只知道这样的犯罪手段,如果对方一旦沉迷,将会是警队的克星,也是社会的灾难。

    并不是所有的罪犯一开始都是罪恶的。

    “但是我妹妹回不来了,我的家回不来了。”

    晏褚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李毅怔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哥哥。”

    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小姑娘,一头齐腰的长发,她的肌肤雪白透明,她的眼睛如湖水般澄澈。

    “下辈子,我还想做你的妹妹。”

    小姑娘恢复了原本的模样,眷恋,不舍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她笑着,也留着泪。

    “好。”

    晏褚的眼里闪着水光,朝着夕阳,他身边的那个身影渐渐化作透明,消失在空气中。

    ******

    晏褚,著名脑外科专家,一生致力于慈善,终身未婚,享年八十九岁。

    ******

    “你的能力超乎我的想像。”

    这一次晏褚回到系统空间的时候,007已经等在那儿了。

    “你完成了双主线任务,我不明白,你明明选择了报仇,为什么主线任务一你也完成了,而你明明没有杀死白玫和许泽,却连原身布置的主线任务二也完成了。”

    “很简单,晏茵并不是不想报仇,她只是不想拖累自己的哥哥,而我最后成功名就,这就是她想看到的,至于原身,他本来就只是想要报复,等最后他发现原来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痛苦,他自然会判定我的任务成功了。”

    在离开那个空间后,所有的情感就被剥离,晏褚摸了摸自己的心脏,不知道为什么还会有闷闷的感觉。

    “这一次双主线任务加上报复五德村村民以及于楚楚等人的支线任务,你一共获得3400积分。”

    “不过你在系统商城购买价值2000积分的永久使用权的超级黑客技术,以及价值600积分的招魂符后,因为积分不够,曾和系统贷款400积分,加上双倍利息,一共是1200积分,现在剩余积分2200。”

    原来晏褚能召唤晏茵的魂魄,是因为那张招魂符,而他连官方都无法破解的黑客技术,也是从系统商城里购买来的。

    “你的冒险成功了,但是不是每一次都能有那么好运的。”

    007觉得自己看错了自己这十七号宿主,他一点都不稳重,这一次他做的事,差点害死他自己。

    如果他任务失败,得不到这个世界的积分,还不起欠给系统商城的本金和利息,等待他的就是彻底的死亡。

    晏褚没有回答007的这个问题。

    他选择执行这一个个任务,是因为他觉得在一个个世界里,或许有他存在的意义,而如果向系统所说的那般,为了积分选择简单的支线任务一,看着那些凶手逍遥法外,即便是永生永世,又有什么意义呢。

    “开启下一个世界吧。”

    晏褚开口。

    007知道自己的话对方没听进去,金属的大脑也忍不住有些头疼。

    *****

    这一个世界,是关于凤凰男的故事,晏褚看完这个世界的主线发展,以及原身的记忆,有些怀疑007是不是在报复自己。

    怎么除了上一个世界,自己扮演的都是渣男的角色呢,这和他的气质一点都不相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