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楚楚, 你说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人贩子的存在,对那些人千刀万剐都不算过分啊。”

    宜川大学内,几个女生正在食堂吃饭,其中一个女生和多数这个年纪的华夏大学生一样, 有吃饭的时候还不忘刷手机的习惯, 她看着这两天高挂热搜首位的新闻, 气愤难耐的说到。

    “你说的是蠡县那个案子吧,没想到那些人贩子就离咱们那么近,真给咱们宜川丢人。”一个女生附和道, 显然这些日子也没少看这些新闻。

    “诶,不过你们听说了吗?”刚开始挑起这个话题的女生凑近她们的耳边悄声问道。

    “听说什么?”

    “据说那个叫林有德的男人之所以会杀了那么多人, 是因为女鬼的报复, 据说那一天被警察抓进局子里的人在当天就疯了, 互相攻击, 一个个身上都血淋淋的, 照片都登报纸上了, 正常人哪里会这样。”

    这是现在网络上流传比较广的灵异推测, 谁让这个案子从一开始就有那么多玄幻的色彩呢。

    那一天发帖子的人是谁一些顶尖的黑客都没找到, 那么近距离的拍摄, 如果拍照的人在现场, 按理早就应该被围观的村民给发现了吧,唯一的解释, 那就是拍照的人是个鬼。

    “啪嗒!”

    于楚楚的勺子没拿稳, 掉在了塑料的饭盒上, 她面色有些惨白,还冒着虚汗。

    “不是吧楚楚,这样就把你吓到了?”

    刚刚说话的姑娘看着她这幅表情,将手揽在她肩膀上。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即便是女鬼复仇,那找的也是那些害死他们的人,这叫恶有恶报,咱们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是遇到女鬼也不用怕。”

    李怡的哥哥是警察,她要不是个子太矮,考不上警校,也不会来上一所普通的大学,作为警察的妹妹,李怡嫉恶如仇,这辈子最恨的就是那些毒贩人贩子强奸犯之类的恶人了。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吧。”

    于楚楚勉强笑了笑,拿起自己基本没动过的餐盒,匆匆忙忙离开。

    “什么意思啊,她这表情,好像真有鬼追她似得。”一个胖乎乎的女孩子嘀咕了一声:“要不是之前开学做过自我介绍,我都以为她家就是蠡县的了,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这四个姑娘都是一个寝室的,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在生活习惯饮食习惯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差异,这个胖姑娘叫许爽,她因为吃药体形有些胖,对着明明瘦成一根竹竿样却还总是在她面前说着要减肥的于楚楚不太满意了。

    “许爽,楚楚没准真是身体不舒服呢,咱们赶紧吃完饭去寝室看看她。”

    李怡觉得许爽这话未免有些过了,于楚楚虽然娇惯了一些,但也不是那种恶人,把好好的大姑娘和蠡县那群人扯在一块,多大仇啊。

    许爽扯了扯嘴角,也就是心里嘀咕两句,当着在寝室里素有威望的大姐头李怡的面终究没再说什么有关于楚楚的坏话。

    ******

    “你没长眼睛啊。”

    于楚楚没心情洗饭盒,直接连带着那些饭菜丢在了厨余桶里,一路上她拿着手机,不停的刷有关于蠡县以及周边这些日子以来解救出来的女性的消息。

    对于这些女性受害者,政府都是保密的,因为网络上的曝光,很有可能对她们造成二次伤害,可架不住有那么一群没有底线只追求曝光率的记者,她们用各种手段查出来那一个个被拐去蠡县的女人,**裸的刊登她们的照片,籍贯,以及被拐卖后悲惨的人生经历,最后总结性的对她们表示惋惜和哀叹。

    那些人好不容易从魔窟中逃脱出来,却被这么一群自认为“善心”的记者再一次搅乱了本该平静的生活,很多人都会指指点点,看,那家姑娘被人贩子卖给那儿的谁做老婆了,还给人家生了两个儿子呢,啧啧,真可怜啊。

    多数人是真的对她们感到同情,却还有一部分人,披着人的皮囊,做着魔鬼的举动。

    天呢,她们为什么还有勇气活着,如果是我还不如自杀算了。

    好恶心,跟那种男人生孩子,脏死了。

    这种女人还有人愿意娶吗,反正我是不愿意,都是几手货了。

    这些种种不堪的言论也是真实存在的,有些时候,那些可怜的被拐卖、被强.暴的女孩,不是被罪犯害死的,真正压垮她们的稻草,就是这些来自陌生人恶意的攻击。

    于楚楚浏览着那些“伟大”的报社所刊登的信息内容,浏览者一张张被解救出来的女人的照片,都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人影。

    她既是高兴又是担心。

    高兴或许和他们之前猜测的不一样,晏茵并没有被那些人贩子带走,担心的事,之所以没有晏茵的照片,是因为她死了,既然死了,当然有可能就不会被刊登在那些新闻上了。

    因为一直埋头看着新闻,她在回寝室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一个人,还惹来对方的破口大骂。

    如果搁以前,于楚楚一定会和对方理论的,可现在不是没那个心情吗,她也没说道歉的话,白了那个被她撞的姑娘一眼,匆匆忙忙上楼回了寝室。

    现在有不少帖子都觉得这次的案件和灵异有关。

    因为在媒体围堵警察局的当天,警察局外来了不少救护车,一张张担架从警察局里被送出来,上头的人都鲜血淋漓,的不住的哀嚎,而这些人都是刚刚被抓进去的。

    一开始有人怀疑是警察动用了私心,还有一批自认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公知觉得这就是你国法律落后于发达国家的原因,在网上狠狠刷了一波存在感,知道警局迫于压力,放出了一部分不那么血腥的当时的情况录像后,才堵住了绝大多数人的嘴巴。

    可是也因为这些录像,让女鬼复仇这一说法甚嚣尘上。

    于楚楚越看这些帖子越心惊,她本身就是很迷信这些东西的,至今手上都挂着一串串从庙里道观里求来的手串,有保平安的,也有招桃花的,看着这个离奇的案件,她更加相信这个世界上或许真的有鬼魂的存在。

    她回了寝室,拿了自己之前买的一些平安福挂身上,正打算转身出门时,看到一双沾着泥土和血浆的脚,在自己的眼前。

    晃啊,晃啊,晃啊。

    于楚楚的牙齿格格作响,脸上血色尽退,因为她看到了那双带着伤口的灰白色的脚上,熟悉的指甲油的颜色和样式。

    那是在高考结束的第一个礼拜,她硬是拖着晏茵一块去做的,那时候晏茵还害羞,她以自己过生日,她最大作为理由,和晏茵染了一模一样的指甲。

    晏茵失踪后,她就把那指甲油给洗掉了。

    她目光所及的部位,弥漫着黑灰之气,脚背朝上一截小腿的位置,布满密密麻麻撕咬的伤口,白骨清晰可见,鲜血、**,这绝对不会是活人的腿。

    于楚楚不敢抬头,她不知道自己一抬头,看到的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她和疯了似的,趴在带上,连哭带叫的朝寝室的门爬去,她死了,她变成鬼来找他们报仇了。

    她转着门把手,可是根本转不开,使劲的拍门,往日这时候人来人往的寝室走道,似乎没有任何一个人听到房间里异样的动静。

    于楚楚后悔了,她为什么要和李怡她们分开,如果四个人在一块的话,女鬼或许就不会出来了。

    “哇——你不要来找我,那个游戏是白玫提议的,当时我说了要报警的,可是他们都担心如果你真的出事的话你的家人会找我们麻烦,我们才刚刚结束高考,我们的人生也才刚开始。”

    于楚楚缩成一团,双手捂着眼睛痛哭。

    “你要报仇,就去找白玫啊,还有许泽,他喜欢你,白玫就是为了她才想出那么一个游戏捉弄你的,我们就只是觉得好玩,真的没想到你会出事,茵茵,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别害我。”

    “还有,还有我偷偷用新手机卡告诉你哥哥你可能在蠡县的事了,他应该去找你去了,茵茵,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是有心的,你饶了我吧。”

    “游戏,什么游戏?”

    嘶哑的女声,让人听着就毛骨悚然,不过似乎又有一些机械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于楚楚压根就没功夫思考这些问题,报纸杂志上那些村民的惨状还在她脑海中来回闪现呢,她才十九岁,她不敢想象自己的脸上,胳膊上,大腿上要是留下一个个坑坑洼洼被咬下几块肉的痕迹会是多么丑陋的一件事。

    “就是白玫啊,那一天咱们刚到蠡县附近的堰都的时候,不是她生日吗,她说她想看看你这个跳级的大天才喝醉酒以后还是不是那么聪明,于是就让我们瞒着你,给你灌下一杯杯果味鸡尾酒,直到把你灌醉为止,然后......然后......”

    于楚楚带着哭腔,她那天也是喝多了,被白玫他们一撺掇,也觉得这个恶作剧有趣,晏茵和她家近,小时候都是一块儿玩的好朋友,直到她家搬家了,才渐渐没了联系,没想到晏茵之后会跳级到她所在的高三,两人还是同一班的,就又恢复了联系。

    那时候晏茵在班里没什么朋友,是她把她带进自己的圈子里,那些人里她最信任的就是她了。

    “然后我们就把你放在了酒店的外面,全都跑了,我们想着,那是酒店的大堂,我们就只离开半个小时,想看看你喝醉了能不能自己找回咱们定下的房间,如果你找不到,咱们就再下来找你,谁知道你就这样消失了,酒店的监控正好坏了,我们都不知道是谁把你带走了。”

    于楚楚奔溃大哭,她在听说堰都附近的几个贫困县,尤其是蠡县的人有买媳妇生孩子的恶习后,真的是吓坏了,当时就提议要报警。

    可是白玫说了,如果报警警察知道他们做的事,一定会告诉晏茵的父母弟弟,到时候如果他们去媒体爆料,他们的人生就全毁了。

    更何况晏茵也有可能没出事啊,只是被好心人带走了,或者说她酒醒了,因为生气他们的恶作剧,自己一人回了家,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抱着这个侥幸心理,以及自私的想法,他们匆匆结束了这一趟旅程,然后各回各家,在知道晏茵真的失踪后,还一致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说辞,将晏茵失踪的事和他们扯开关系。

    于楚楚觉得那就是一个游戏啊,她真的没想过害死晏茵。

    “于楚楚,你坐在地上做什么?”

    李怡几人吃完饭赶回寝室,开门就看到于楚楚缩在寝室的角落里崩溃大哭,诧异的问道。

    晏茵呢?

    于楚楚听到熟悉的声音,忐忑的抬起头来,此时站在她面前的正是她的三个室友,哪里还有什么鬼魂的影子。

    难道刚刚的一切只是她的错觉?

    于楚楚发疯似的推开李怡等人冲了出去,这件事是白玫惹出来的,最该受到惩罚的应该是她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