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太惨烈了, 赖三自认自己这辈子做的亏心事不少,他绑的那些女人想逃,他能把她们打的皮开肉绽,杀鸡儆猴给其他姑娘树个榜样, 可真的下手杀人这事, 他还真没做过。

    虽然因为他自杀的人并不在少数, 被他破坏的家庭,也不止晏家一家。

    “哐当!”

    门开后,赖三那群人手里拿着的手电筒的光正好就对着林有德的眼睛, 他被刺的眼睛酸痛,下意识的用手捂脸, 手里的斧头也掉在了地上。

    村里的几个壮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一拥而上把林有德压在身下, 年长的跑去林家的粮库找麻绳, 一群人合伙把他捆得严严实实的。

    他们可全都看见了, 刚刚那一地的尸体里除了老张家的人, 还有林有德的弟弟林有才, 谁都知道他有多疼他那个弟弟, 能下手把对方给杀了, 林有德怕不是疯了吧, 为了防止他再伤人,还是捆起来比较好。

    “赖三, 你怎么会来?”

    强光过后, 林有德总算能勉强视物, 他没有理会那些人要把自己捆起来的动作,只是赤红着眼,看着突然出现的赖三一群人。

    赖三还震惊于自己看到的血型场景呢,他咽了咽口水,看着林有德,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男人是个精神病呢。

    “你问我为啥来,不是你打电话叫我上山来的吗?”他觉得林有德现在的状态不太对,即便对方被捆的牢牢的,还是忍不住往人群后头躲了躲。

    “不可能,信号都没了,上山的桥也断了,不可能的。”

    林有德有些魔怔了,他念念有词,别上人看着他这副模样,确认捆结实后,也往四周散了散,不敢靠近。

    “是她,是她要报仇,是她......”

    他的声音很轻,那些人离得远,几乎都没听到他到底说了什么,只是看到他的嘴巴在那念念有词。

    “这事儿都是咋闹得。”

    屋里的场景太惨烈,血腥味太浓,都被砍成那样了,一定不会有活口了,大伙把林有德关在隔壁的厨房里,把门锁上大铁链子,然后一群人急急忙忙退了出来,不敢在那地儿再待下去,血把地都给染透了,多渗人啊。

    也因为这样,他们都失去了一个得知真相的机会。

    不过估计现在让林有德开口,村里人也不会相信他的话,且不论鬼神之说在不信这些事的心里有多荒谬,就说他能把自己的亲弟弟给砍成肉泥,这个人就离疯子不远了,一个疯子的话能信吗?

    林有德这个村里最具威势的人出了事,现在主持大局的自然也就变成了村里最年长的长辈。而赖三作为旁观者,也是和这个村子息息相关的人,他也被邀请参与到其中。

    “死了五个人,得报警啊。”一个老人开口。

    这老张头和他的儿子还有林有才和那些被买来的女人不一样,他们都是登记在村里的常住人口上的,一下子死了五个,怎么都瞒不下去。

    尤其那老张头还有两个妹妹,嫁去了山脚下,每隔十天半个月会来山上看望这个大哥,他和三个侄子一下子失踪,他那两个妹妹可不会相信。

    再说了,村里人完全没必要替林有德瞒着这些事啊。

    “不能报警。”

    赖三是最惧怕警察的,虽然这个小县城里,买卖人口已经是一件所有人心知肚明的事,可所谓官不举民不纠,这边的村寨都十分团结,警察未必会为了那些女人出警,即便出了警,几百个村人拦成肉枪不让警察把人带走,警察还敢开枪不成?

    拐卖妇女都只判七八年呢,更别提买了,那罪更亲,警察要是开枪,除非不要自己那顶警帽了。

    但是凡事也不绝对,赖三觉得现在这样挺好,他一点都不想和警察打交道。

    村里人听赖三开口,以及他身后那五个流着泪,早就被刚刚那一幕血腥的画面惊呆的姑娘,顿时也熄了声。

    “不能报警,不能报警啊。”

    林有德媳妇哭着冲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三个小丫头。

    虽然林有德待她并不好,可那也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要是因为杀人进去了,让她们母女怎么活啊。

    “我们赔钱该赔多少钱赔多少钱,李叔,林叔,根叔,有德是你们看着长大的,他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知道,这一次一定是意外,你们不能把他送进去啊。”

    林有德的媳妇哭天喊地的,听了她的话大家都犹豫了。

    倒不是因为同情,而是因为林有德媳妇提到的钱字。

    今天这事他们可都看见了,怎么着也得有个封口费吧。

    五百、一千,这买媳妇的钱就又凑够了一些,儿子、媳妇、孙子,人这一辈子不就为了这些东西在挣吗?

    再说了,人也不是他们杀的,他们只是当做没看到这一切罢了。

    赖三不稀罕那几块钱,他也不想掺和那些事,虽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可是他也不想在这儿呆下去了,当即带着自己的人和货物就朝山下走去,这生意他暂时也没心情做了。

    “三哥,下山的桥断了。”

    他一个小马仔匆匆忙忙跑回来对着赖三说到。

    “妈的,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就断了呢。”赖三眉头一皱,觉得这心情格外的糟糕。

    “算了,暂时在这村里将就几天,把人看好了,等桥一修完立马下山。”赖三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没信号了,似乎除了住在这山里,也没有第二个选择了。

    “赖三,你这两天把这几个闺女看好了,别让她们出来,山里有个来看日出被大雨天关山上的城里客,要是让他看到些什么就不好了。”

    老根头一边打量他这趟带来的五个闺女,一边对着他叮嘱道。

    “行了,我知道。”

    赖三觉得自己这运气还真是背到家了,不过这些事他都做惯了,也不觉得麻烦,反正这些女人都被捆得严严实实的,只要把她们关在屋里,再让一个人守着就行了。

    大伙现在显然都对刚刚见到的那一幕心有余悸,对于怎么处理那些尸块儿以及林有德暂时还没商量出个结果,天色越来越暗,大伙也打算各自回去了,等明天一早再来处理这些问题。

    老根头在回自己的屋的时候,还长了个心眼朝晏褚借宿的那间屋里瞅了一眼,里面的灯已经熄了,隐隐能听到轻微的打鼾声。

    他放了心,叹了口气这才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在他走后,晏褚睁开了眼,拿出手机,将原本编辑好的东西上传到各大网站,他还编辑了一个小病毒,这几个帖子只要一旦被删,就会重新上传,删几次,上传几次。

    如果这时候林有德和赖三在的话,会惊讶的发现,晏褚的手机信号,居然是满格的。

    *****

    网络上,此时有一条帖子,在不断的被转发评论,文章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描述了一个叫蠡县的贫困县里头的罪恶,尤其是其中一个名为五德村的小村庄,买卖妇女、强迫妇女意志发生关系、谋杀......等等罪恶触目惊心。

    尤其是配合文章的几张图,满地血肉残躯,以及为一个举着斧子站在血肉中央的男人。

    围观的村民,几个突兀的被捆绑住的女孩儿,一切的一切,无疑不刺激着网友的神经。

    也不知道是意外还是巧合,那些姑娘的脸都有些模糊不清,可是她们的衣服穿着都照的格外清楚,本来家里有孩子失踪的家长就格外注意这些网络上的讯息,几乎没有多长时间,五个女孩里,有三个被各自的家人认出来了。

    一时间,网络都沸腾了,这意味着什么,这帖子是真的,有那么一个小县城,居然那样肆意妄为的纵容着人口买卖,还有图片中那个杀人的男人,简直就是新一代杀人魔啊,让他活下去,岂不是害死更多的人。

    这一个晚上,各地警方的报警热线被打爆了,蠡县所在的青州市,青州市所在的宜川省,所有警队领导,宣传部的领导全都被连夜从床上叫醒,他们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他们所在的辖区,发生了这样的恶**件,一个晚上的功夫,丑闻传遍了整个华国,甚至因为太过骇人听闻,早就被人翻译,传到了国外。

    这要是处理不好,就变成国际丑闻了啊。

    天还未亮,警队集结,武装部集结,以及无数找寻不到自家失踪的女儿,抱着期冀赶来的普通民众,把蠡县这个小县城,挤得水泄不通。

    而还在梦想里的五德村村民,以及赖三等人,此刻还沉浸在梦乡里头。

    *****

    “白玫,你看到这则新闻了吗?”

    凌晨两点,此时大一新生也就刚开学不久,还兴奋于大学生活的前高三学生们这个点压根就没有睡觉。

    白玫看着微信传来的消息,好奇点开,是她高三的同学于楚楚发来的。

    什么新闻?她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也懒得点开。

    “蠡县,是蠡县,你还记得晏茵是在哪里失踪的吗,怎么办,我们好像闯大祸了。”

    对方的讯息持续的发过来,白玫看着那熟悉的两个字,心头一紧,赶紧把对方刚刚发送给她她却没有打开的链接点击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