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没有城市的车水马龙, 在这个宁静的小山村里,能听到的也就是只有三五成群的麻雀叽叽喳喳叫着,还有几只家养的大黄狗,在陌生人经过时的犬吠声。

    这并不是一个太过富裕的小村庄, 随处可见的多为半泥坯半砖瓦的小平房, 有些家里条件差的, 房屋的四壁都是用泥土裹着牛粪堆起来的,屋顶上堆着稻草和木条,一到暴雨天就得忍受家里漏水的烦恼。

    每家每户前的院子都搭着挂架, 有的种着南瓜,有的种着丝瓜, 藤蔓瓜果爬了满架子, 附近还种着各种各样的蔬果, 郁郁葱葱的, 给这破旧的老房子增添了几分城里没有的勃勃生机。

    多么美丽的地方啊!

    晏褚拿着登山棍, 背着有他半个人大的登山包, 站在进村不远处的泥道上, 神色莫名。

    “这位小哥儿, 你来咱们村做啥子来的?”

    一个满头白发拄着拐的老头看着晏褚, 面容慈祥, 只是眼神中带着些许警惕。

    这个老人并不高,还佝偻着背, 站在晏褚不远处也就勉强到达他胸膛的高度, 脸上满是皱纹和老人斑, 眼白浑浊,牙齿微微泛着黄,穿着一身洗得发毛的白色汗衫和大裤衩,就是一个普通山村老人的形象。

    “大爷,我是打算来山上看日出的,就是不知道咱们这村里有没有人家能让我借宿一宿,我给钱。”

    晏褚现在的形象就是一个瘦高带着黑框眼睛,看上去有些文弱的青年,他背着登山包,拿着登山棍,一副标准的登山客的造型。

    五德村是一个特贫村,也是国家重点扶贫对象之一,不过毕竟现在经济那么发达,科技那么进步,即便是这样一个处于深山老林里的贫困村,也是拉了电线通了电的,村里三十多户人家,有两户人家买了一台小彩电,每到晚上其他家里没电视的人家就会去那两家看电视,看新闻,对于新闻报道里常出现的驴友,他们也是知道的。

    “就你一个人儿?”

    老人家弓着腰,朝着晏褚问道。

    “对,就我一人。”晏褚笑了笑,爽朗的大男孩模样,人畜无害。

    “这两天天气不对,尤其是今晚要下雨的模样,小哥儿想看日出,那恐怕不中啊。”听到他只有一人,老人家对他的警惕心就小了很多。

    他们村子比较偏,不过因为在深山里,有时候隔三差五的也会有那么几个城里孩子吃饱了没事干来山里探险。

    那些人出手大方,只是借宿一晚就给他们一百块钱,吃饭的话每餐还加三十,对人均年收入也就两千的山里人而言,是一笔很大的外快。

    之前山里人对那些来村里的驴友抱着警惕心,后来日子久了,发现他们真的存粹只是来玩的,这么一来,村里人虽然还会时常盯着那些陌生来客,却没有以前那么草木皆兵了。

    这个老人家里就一个儿子,人口不算多,就把家里多余的两间房给整了整,刷了石灰墙,专门租给这些来山里玩的城里人,一年到头,这收入没准比他们种地还多呢。

    他儿子今年已经四十了,因为山里头穷,别的村的闺女都不乐意嫁到这山沟沟来,他得给儿子存钱,买一个媳妇啊。

    村里那刘家和黄家买的媳妇就不错,都给他们生了好几个孙子了,以后等他攒够钱,就找卖媳妇给刘家和黄家的那个赖三买个念过大学的闺女,听说这样的闺女生的孩子,那啥基因好,是这个词没错。

    老人家想着再过不久他就能攒够钱了,笑的别样慈祥,看着晏褚的眼神也越发柔和。

    “要下雨吗,天气预报也没写啊?”

    晏褚就像是一个初入社会的小年轻,办事很不稳妥,他摸了摸鼻子:“大爷,要不这样,我就在村里多住几天,这雨总不能下不停吧。”

    “我就是冲着拍摄日出来的,你们这村子太偏太高,光是上山我就爬了近两个小时,实在是懒得下山等哪天天气好再上来了,你放心,我带了钱,反正出门前我和我爸妈说了来你们村采风,归期不定,他们也不会着急的。”

    晏褚举了举挂在脖子前的摄像机,一副人傻钱多速来的模样。

    “那中,不过咱们村里的人不喜欢拍照,你要拍日出就等着天气好了去山头拍,不准在村里鼓捣那玩意儿,不然被发现了就要被赶出去的。”

    老头笑了笑,庄稼人有自己看天气的方法,看现在这天,连下两三天的大雨是没问题的了,这么一来加上伙食费,他一下子就多了四五百的收入啊。

    “诶。”

    晏褚应了一声,跟着老人朝他家走去。

    在离开时,他看了眼村口的大石碑,上头写着的五德村三个大字,明明是黑色的,在略微阴沉的天气中,竟然隐隐透着红光。

    五德——忠、孝、礼、义、仁

    呵呵!

    *****

    “老根头,你家新住进来的那个年轻人没问题吧?”

    村里最豪华的一个青砖灰瓦的大院里,几个村里的老人和几个青年坐在一块,神色有些肃穆。

    “除了吃饭的时候,一晚上都没出来过,我一直盯着呢。”老根头也就是那个晏褚刚来到村里碰到的老人,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中年男子说到。

    “嗯,你多注意着些,这几天不知道是天气的缘故还是怎么了,我这眼皮一直跳,总觉得不安宁。”

    中年男子,也就是五德村的村长林有德抚了抚额头,满面愁绪的说到。

    他的体格出奇的壮,一米九的块头,浑身的疙瘩肉,一脸横肉,看上去是个很不好惹的人物,在这个村里,他不仅仅是村长,也是村霸王,村里的青年都对他马首是瞻,也因为他的缘故,另外几个山头的村子的人都不敢和他们争,在划分山林地的时候让他们占了很大的便宜。

    也因为这样,林有德在村里的威信特别高,并不亚于那些族老前辈。

    “哥,你该不是被那个小娘皮给吓着了吧?”

    别人怕林有德,但是林有德的亲弟弟却不一定怕他,林有才和他大哥长得完全就不像是同个娘胎出来的,他的身材格外瘦小,一个大男人勉强就只有一米六的身高,尖嘴猴腮的,一脸猥琐样。

    在这村子里,林有德是大霸王,林有才就是二霸王,他们兄弟是双胞胎,估计是在娘胎里林有德吸收了太多的养分,导致林有才小时候差点好几次没养活,林家老娘就时常告诉大儿,这是他欠他弟弟的,让他以后一定要把弟弟照顾好了。

    林有德很听他娘的话,果然对弟弟十分疼爱,任何人都不能越过林有才去,这时候被弟弟嘲笑一句,林有德压根就不生气。

    “呸,老子会被那小娘皮吓到,也就是她太不识趣,老张头家三个儿子都睡过她了,怎么偏偏老子睡不得,还敢打老子,去他娘的。”

    林有德朝边上吐了口唾沫,摸了摸脸上刚掉痂没多久,还有白白一道痕迹的脸,回想起了那天发生的是。

    他们这个村比较穷,别的村的姑娘很少有愿意嫁进来的,偏偏村里的老一辈又守旧,不愿意让自家儿子媳妇出去打工,生怕人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没人给他们养老。

    久而久之,村里的媳妇来源就不再是正常嫁娶了,而是通过外面的人贩子,买媳妇儿回来。

    通常一个黄花大闺女要价三万,被睡过的折价两万五,模样好点的,或是大学生,那价格还得再高一些,目前村里出现过的最贵的媳妇,就是林有德嘴里刚刚提起过的老张家的媳妇。

    买那个姑娘,张家出了血本,足足花了五万块钱。

    原本老张头是不愿意买她的,他们一家总共也就攒下三万多块钱,哪里买得起那么贵的媳妇,而且老张头有三个儿子呢,大儿子今年三十六,二儿子今年三十三,小儿子最小,才二十一,估计他妈生他的时候年纪太大,脑子不好使,每天流着口水鼻涕,就知道盯着人家家里媳妇的屁股和胸脯,怪让人恶心的。

    可谁让这一次赖三带来的姑娘就属那丫头最好看呢,皮肤比豆腐还白,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看着就招人稀罕,那丫头年纪还挺小,似乎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不过没关系,这么大的闺女在村里已经能生孩子了。

    村里不少想买媳妇的人家都看中了那闺女,就是赖三要价太高,后来还是老张家三个儿子死活都想要这个姑娘,说他们家穷,估计给老大娶了媳妇就没钱再给老二老三买媳妇了,干脆他们三兄弟就要一个媳妇。

    那闺女长得好,就算是共妻他们也认了。

    老张头寻思着也是那么一回事,反正都是他儿子,生的也都是他孙子,于是他就咬牙花了大价钱,其中不够的一万多块钱还是找林有德借的。

    林有德也喜欢那丫头啊,他借钱给老张家就一个要求,那就是等他们家三个儿子把那姑娘睡过后给他也睡一次,这样的话他就答应借钱。

    老张头和三个儿子商量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

    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儿村里人不知道,那丫头死犟,被拐子卖来村里后除了求情求他们放了她,她家人会给他们很多很多钱之外就没说过别的话,后来知道他们是不会放了她的,就净日里的苦,还有诅咒。

    他们叫她张家媳妇,婚礼当天,那姑娘是被绑着的,叫声那个凄厉,整个村子都听见了,一叫就是一整宿,直到后头,嗓音渐渐哑了,再也听不到了。

    村里被买来的媳妇都是这样过来的,对于村里人来说,已经习惯了,只要生了孩子,那就在村里扎了根了,而且不仅仅是他们村,山脚下不少村子里娶不起媳妇的人家也都是找那些熟人买媳妇的,这样闭塞的小县城都沾着亲带着故,对于买媳妇的事大伙都心知肚明,谁家买来的媳妇跑了,大伙都会帮着招人。

    只要守住县里的车站,早晚有能把人找出来的一天。

    找回来就是一顿毒打,那些女人随着一次次的逃跑失败,也越发麻木了。

    三个月多前,林有德在老张头儿子结婚的第二天就找上门去了,老张头不敢赖账,就让儿子把人送过去了,谁知道再看到自家媳妇儿的时候,已经是一句冰冰凉的尸体了。

    林有德说那姑娘动手抓他脸,把他脸抓花了,他一生气就推了她一把,谁知道脑袋撞在了炕上的柜子上,血哗啦啦的流了一地,当即就断气了。

    花大价钱买来的媳妇就这么没了,老张头和他那三个儿子肯定不干啊,可谁让林有德是这个村的土霸王呢,最后商量,等下次赖三来林有德再帮他们买一个媳妇,当然不能买最好的那种,然后之前借的钱也不用他们还了。

    老张家认下了这个哑巴亏,当天晚上一群男人把那姑娘的尸体扔到了深山里,他们这山里是有狼的,任由那些畜生把那尸体啃得破破烂烂的,然后在佯装新买的媳妇偷跑被牲畜攻击的假象。

    林有德杀人的事,也就只有他们这些人知晓了。

    老根头他们不知道这事,只当那姑娘是在被林有德睡完以后偷跑进深山才死的,听了林有才和林有德的打趣,也就只是笑笑。

    “还是尽快让他走吧,再过一段时间,赖三该送新货来了。”

    林有德不信鬼神,要是真有鬼,早些年那些买来后想不开自杀的女人就该来找他们报仇了,现在他们这个村不还是活的好好的。

    归根结底就是那闺女不识趣,被几个人睡不是睡,瞎矫情丧命也是活该。

    “你放心,下雨天赖三可不会带着人上山,那后生就是来看日出的,天气一放晴拍完照他就走了,和赖三碰不上。”

    老根头笑的很憨厚,露出一口的黄牙。

    边上的那些人也都笑了,赖三来了,意味着村里又有新媳妇了,媳妇都有了孙子还远吗,村里的香火一代传一代,他们死了也有脸面去见祖宗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