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抛妻弃子的知青
    晏褚说了一大段话,也没管江东临的反应,拎着那一兜的馒头回了家。

    几个月下来,主线任务已经进行到了百分之九十,自从到了这个分界点后,无论晏褚做什么,进度条都没有任何增进,晏褚觉得,想要达到满分的幸福度,或许还需要一个契机。

    至于后来出现的支线任务2,他暂时还没打算分出精力去执行,原本他是想着等媳妇生完孩子,再去考虑怎么对付江家人的,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对方自己先找上门来了。

    别看晏褚刚刚把话说的那么敞亮,似乎一点都不打算和江家人计较,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不再往来,实际上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那么简单就放过那一家子。

    他心里清楚,不论是江东临还好,还是他身后的江城和高亚琴也罢,都不会放着晏家这块大肥肉啃上几口的,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不了多久那个女人就该找上门来了。

    晏褚的脸色沉了沉,倒不是怕了那一家子,而是现在媳妇还怀着孩子,一堆苍蝇找上门来,虽然伤不了人,可是光听他们嗡嗡叫,也怪恼人的。

    看来得想个办法,早点解决他们了。

    江东临就眼睁睁的看着晏褚离开,嗓子发干,背后一阵虚汗,想要把人拦下都没有那个勇气。

    “东临,那小子说的都是骗人的吧?”跟江东临一块过来的朋友朝他问道,眼神里隐隐透露出些许打量。

    “当然是假的。”

    江东临想也不想的回答,为了确定自己说的是真话,他的脸上还露出一个放松的微笑:“我家什么情况你们还不了解,当初买房的钱就是我爸和高姨工作好些年的钱攒的,再加上我爷爷当初留下的一些遗产,根本就不是晏褚说的那回事。”

    “他估计还在怨高姨和我们一家,所以才口不择言说了这些话污蔑我们吧,他是弟弟,不论怎么样,我都会原谅他的。”

    江东临一副宽容的模样,他那些朋友不管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在明面上只能符合他刚刚的话,决定等回家后再好好打听打听江家的情况。

    和他混在一块的都不是简单人,相处的好多数都是家庭的原因,掺杂着不少利益关系,根据刚刚那些对话,看得出来江东临那个继母的前夫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如果真和刚刚那个青年说的那般,两家怕是得结仇了。

    江家凭空惹来这么一个大麻烦,之后该怎么相处,不是他们这些孩子能决定的事。

    江东临此时心慌意乱,往日这个时候他肯定能发现自己的那些朋友的变化,不过这个时候他一心想着回家和他爸问清楚有关晏褚的事,根本没工夫和他们寒暄。

    “我得回家告诉高姨晏褚回来的事,今天暂时没法和你们约了,咱们还是改天找个机会,就去老莫,我请客。”

    江东临是江城的长子,也是他最器重的儿子,对于这个儿子他一向很大方,因此江东临手头并不缺钱,为了笼络人脉,请客也是家常便饭的事。

    “那行,你就先回去吧。”

    他那些朋友笑着冲他挥了挥手,心里对于刚刚晏褚的那些话更是信了几分。

    江家就一个江城还算有点本事,但也只是个领固定工资的,这些年不比以往,油水也有限,江东临能够那么阔气一次次请客,还是去老莫那样的高档西餐厅,肯定就是因为晏褚刚刚所说的那笔意外之财啊。

    这么想来,那些朋友对江东临的态度,就不由的冷淡了几分。

    *****

    “丁丁,我回来了。”晏褚被江东临那群人耽搁了点时间,往日这个点家里都开饭了。

    他回来的时候,林丁丁正在门口张望,她穿着一件纯棉的碎花连身长裙,裙子的长度正好到小腿肚,上身还套了件米白色的针织外套,五个月大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俏生生的姑娘一手捧着肚子,看到晏褚后笑着朝他挥了挥手,总算放下心来。

    “我闺女今天乖不乖?”晏褚蹲下身子凑近林丁丁的肚子问道。

    “还在家门外呢。”

    即便已经结婚怀了孩子,可是面对晏褚这么亲密的动作林丁丁还是有些害羞,她拍了拍晏褚的肩,让他赶紧放开抱住自己腰的双手。

    “七婆,兰花婶,炒菜呢?”

    晏褚也没和林丁丁多闹,很快听话的站起身,对着附近的一些邻居打招呼。

    “是啊,咱们可没丁丁那么好的福气,有一个像你一样体贴,啥事都帮媳妇做好的丈夫。”一块住了几个月,周围的人都知道这空了好些年的房子,终于迎来了他们的主人。

    尤其是那个七婆,也算是当初看着晏褚出生的,和晏家的老一辈关系十分不错,见到晏家的后人回来了,别提多开心了。

    住在这一片的多数都是老亲,关系很快就热络起来,加上晏家人都是会做人的,邻里之间你给我一盘炸藕合,我给你一盘素饺子,感情就是这么培养的。

    “七公和大柱哥还不是忙着给家里挣钱吗,咱们这一片说去来,谁不羡慕七婆你有七公那么肯干的丈夫,有大柱哥那么孝顺的儿子,还有兰花婶,大柱哥跑完长途回来,给你带的那条丝巾你现在还系在脖子上呢,就这样你还说大柱哥不疼人,他都得伤心哭了。”

    林丁丁也就是对着晏褚羞涩了些,农村的姑娘性子都开朗大方,加上她现在被丈夫宠着,公公捧着,一点糟心事都没受过,眼界是越发广了,又因为嘴甜会说话,附近的邻里都知道她是晏褚在乡下插队时娶的媳妇,却没有一个人因为她是农村户口而看不起她。

    七婆和兰花婶被林丁丁那么一通夸果然很开心,谁不喜欢自家男人被人夸有出息呢,刚刚还觉得晏褚是不是对媳妇太好了些,现在被她那么一讲,觉得自家男人也不比人家的差。

    不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自家两个跑长途货车的男人,和晏褚这个燕京大学的大学生,哪个有出息,哪个前途广阔,大伙心里也是有数的,林丁丁刚刚的夸赞,也就是为了让她们开心罢了。

    “我娘家婶子刚给我送来了一筐水灵灵的青菜,等会儿我给你们拿点过去,丁丁怀着身孕呢,还是得吃些新鲜的东西。”

    兰花婶现在心情很好,十分大方的就把嫂子给她送来的青菜分享了一小半。

    “谢谢你啊兰花婶,这新鲜的蔬菜现在还真不好买,每次等我赶去集市,好一些的菜都被人挑完了。”

    晏褚不是小气的人:“前些日子我爸曾经的学生送来了两罐麦乳精,他不爱喝那些东西,一罐我给丁丁留着,还有一罐正好给小柱,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多喝点好的补补。”

    他口中的小柱是兰花婶的儿子,说起来也有趣,当爸的叫大柱,儿子的名字懒得想,直接就叫成了小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兄弟的名儿呢。

    “这怎么好意思呢。”

    兰花婶激动的搓了搓手,不就是几把青菜吗,一罐麦乳精的价格都够买上几十筐青菜了。

    “我那嫂子的娘家就是郊区的,他们每个礼拜都来集市卖自家自留地种的新鲜蔬菜,要不这样吧,以后你们想吃什么,提前告诉我一声,我让我嫂子专门帮你们留下,也省了你们买菜的功夫。”

    兰花婶也是个精明的,想了想晏褚刚刚的那番话,当下就想到了该怎么回麦乳精这份谢礼。

    “那还真是麻烦兰花婶了。”晏褚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实际上他能和周围邻居处的那么好,也是因为这些邻居为人正直,不是那种喜欢贪便宜的,和这样的人相处让人来的舒心又放心。

    “不麻烦,也就是顺道的事。”

    兰花婶赶紧摆摆手,她也知道晏家人的脾性,到时候她嫂子把菜送来了,他们也不可能会赖下那些菜钱,实际上也就是多走一趟的事,到时候她再把那罐麦乳精匀一半给她娘家嫂子,保准她比任何人都愿意。

    “我男人真厉害。”

    进屋关上门,林丁丁冲着晏褚佩服地说道,眼里都快冒小星星了。

    “我这么厉害,那你一定要更喜欢我。”

    晏褚点了点小媳妇的鼻尖,挽起毛衣的袖子,家庭煮夫准备开火做菜了,还有那馒头,这会儿功夫早就凉透了,得上笼蒸过才能吃。

    林丁丁坐在餐桌旁,剥着豆芽的那层薄衣,看着晏褚在厨房忙碌时专注的模样,一时有些痴了。

    她怎么这么幸福,拥有了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